這個人叫揚天,和楊風的關係很不錯,楊家天才人物之一,今年才十七歲,就已經是魂之力八段了,實力比楊林還要強。

「楊林,有本事,咱們切磋一番,明明知道我風哥武魂沒有覺醒,還和我風哥進行比試,實在是可惡!」揚天看著楊林,怒聲的說道。

「揚天,你以為我怕你不成?再說,是楊風說讓我做他的跟班的。而且也是他同意和我比試的,我也沒有逼迫他。」看著揚天,楊林淡淡的回應道。不過,他還真的不敢和揚天比試,他的實力和揚天比起來還是有差距的,而且,揚天是今天剛剛試煉回來的。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以前揚天的實力比他都高上一截,現在,揚天的實力自然是更強。

「小天,放心,我有把握對付他。」看著揚天,楊風也是有些感動,這麼多人,也就揚天給自己出頭,如果要是揚天前兩天回來的話,也會去看看楊風的。

這個楊天是楊風父親親叔叔的孩子,楊風的叔叔和楊風的父親一塊去了絕地黑暗森林,一直也沒有回來。

楊風的父親和楊風的叔叔是親兄弟,他們的關係是非常的好,而楊風和揚天的關係也是非常的好,揚天比楊風小一歲。

「風哥,真的沒事嗎?」揚天不由的看著楊風,他感覺楊風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

「放心,如果沒有把握,我也不會接受。這個楊林實力還不錯,做我一個小跟班,還算是湊合。」楊風笑呵呵的說道。

聽了楊風的話,楊林的臉色那是很不好看。一直冷冷的看著楊風,但是卻沒有再說話。

「教官來了。」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是看向了訓練場的中央,數十道身影走了進來,這就是楊家的教官。每個人都是擁有魂者以上的實力。

「楊風,你還記得來練武場?」其中一道身影來到了楊風附近,瞥了一眼楊風,冷冷的說道,顯然對楊風很是不滿。楊風,武魂竟然都沒有覺醒,教導這樣一個傢伙,這個方教官感覺很丟人。因為最差的是他教的。即便這個人名義上還是楊家的繼承人。

「我傷好了,就立刻的過來了。」楊風淡淡的回答道。

大明虎賁 「好好修鍊。」方教官看了楊風半天,說出了這麼幾個字。

「放心吧,我會的。」楊風淡笑道。

方教官搖了搖頭,對於這個楊風,他真是無話可說了,畢竟,楊風是平時修鍊最刻苦的一個,奈何,武魂沒有覺醒,修鍊的再刻苦,那有什麼用處?

方教官隨即將自己教導的幾十個人都集合了起來,這些人包括楊風,楊林。不過卻不包括揚天,揚天是屬於另外一個教官教導的。

「今天,教導大家凡級基礎上等魂技,撕裂爪。大家好好學習一下。在成為魂者之前,凡級魂技還是能夠提高很強的戰鬥力的。如果練好了的話,那你們在同級別的戰鬥當中,就能夠脫穎而出。」緊接著,方教官開口說道。

武魂大世界,分魂技分為五種,凡級魂技,黃級魂技,玄級魂技,地級魂技,天極魂技。沒有成為魂者之前,只能修鍊凡級魂技,因為凡級魂技沒有屬性差異。

黃級以上的魂技則是不一樣,黃級以上的魂技,那是有屬性區別的,根據武魂屬性不一樣,修鍊的魂技就不一樣,像火屬性的武魂只能修鍊火屬性的魂技,水屬性的武魂只能修鍊水屬性的魂技。

魂者之所以成為修鍊的一道分水嶺,就是因為絕大部分武魂的屬性在成為魂者的時候才會表現出來。像刀劍類的武魂,也有不同的屬性,有火屬性的,有冰屬性的,雷屬性的,開始的時候都是一樣的,只有成為魂者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是屬於什麼屬性。妖獸類型的武魂同樣是如此,同樣是虎類武魂,屬性也不一樣。因此,知道了武魂的是什麼,但是武魂是什麼屬性那得等到成為魂者的時候才知道。

當然,一些特殊的武魂就不一樣,就像楊風有火鳳凰武魂,那屬性就是火屬性的,有的人武魂是閃電,那武魂就確定是雷屬性的,當然,這樣的武魂數量很少。

凡級上等魂技,所有的人眼睛都是不由的一亮,這樣的魂技對於他們來說那是非常的不錯了,絕對能夠大大的增加他們的攻擊力,就算是實力已經達到了魂之力七段的楊林也是眼睛一亮,顯然,這樣的魂技對於他來說也是很有吸引力了。

看到眾人都被他的話所吸引,方教官的臉上也是不由的出現了笑容,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看到自己教導的這些楊家子弟對修鍊熱情這麼的高,他也是很高興,但是一撇到楊風,臉色就不由的一沉,這個廢物,怎麼分到了他的手裡面。

隨即,方教官開始了演示。只見他的手快速的變幻,彷彿成了老鷹的爪子一般,然後狠狠的抓向了一塊石塊,直接的就將那石塊給捏碎了。

「這撕裂爪最重要的就是快,准,狠,要以最快的速度出招。這樣的話,就能夠擊中對方的要害,取得勝利。如果要是速度慢了,抓的不夠准,反而可能會被對手抓住機會,發動反擊,到時候,輸的就是你們。」做完演示之後,方教官繼續開口說道。

緊接著,方教官將撕裂爪的要訣教給了眾人,要求眾人都是牢牢的記住,開始練習,早日的掌握,希望能在楊家家族大比的時候用上場。

在這練武場,所有的人都開始認真的演練了起來。

楊風也是認真的演練了起來,不過演練了幾遍,便不再練習了,因為,他已經掌握住了,這樣的魂技在他看來根本就不算什麼。在地球上的時候,他用的招數比這撕裂爪不知道高明多少。

「楊風,你怎麼不練習了?」方教官看到其他人都在練習,楊風卻是停了下來,有些生氣的說道,在方教官看來,這魂技對於楊風來說,用處最大,楊風基本上已經註定不能成為魂者了,能夠掌握最好的也就是凡級魂技。遇到危險的時候或許還能保命。

「我已經掌握了。無需再練習。」楊風笑著回答道。

「胡說八道。」聽了楊風的回答,方教官直接的就惱火了。

「你知道什麼叫掌握嗎?不要徒有其形就以為自己掌握了,差的遠呢。」方教官怒聲的說道。在他看來,楊風絕對是胡說八道。掌握?那怎麼可能?

如果您喜歡,請把《絕世葯皇》放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絕世葯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楊風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的行動了起來。只見楊風的手快速的轉變,就像撕裂的爪子一般,然後楊風的身體快速的移動,朝著附近的一塊石頭抓了過去。

「砰。」的一聲,那塊石頭直接得被楊風的手給抓了個粉碎。

「嘶。」方教官手下的所有學員都是吸了一口冷氣,楊風這撕裂爪運用的可不是一般的熟練,論掌握程度還在剛才方教官之上,畢竟,楊風的魂力和方教官沒法比的,方教官雖然只是動用了一部分魂力,那也不是現在的楊風能達到的,然而楊風撕裂爪的威力和方教官的差不多,那就說明楊風的撕裂爪的境界比方教官還要高,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楊風運用撕裂爪能夠和方教官的威力相同。

「這。」方教官的臉色也是大變,楊風領悟能力也是讓他震撼,只是很可惜,楊風的武魂沒有覺醒,如果楊風的武魂覺醒的話,以楊風的勤奮還有領悟能力,楊家將誕生一個超級天才。

「這楊風的領悟能力還真是強啊。」

「可惜啊,再強也是一個廢物,武魂沒有覺醒,一切都是白搭。」

「如果他能夠武魂覺醒就好了。」楊風身邊的楊家子弟也都是議論紛紛,都是流露出了惋惜之情,有些的語氣當中依然是帶著嘲諷。

領悟能力強又如何,只能修鍊這些最低級的魂技罷了,實力也不能提升。註定只是個普通人罷了。

對於這些議論,楊風沒有在意,而是盤坐了下來,開始修鍊魂力,現在的他,要抓緊時間,將以前丟下的,都補回來。修鍊魂力,並不需要將武魂召喚出來,只要武魂是覺醒的就行。

因此,這些人實際上並不清楚楊風的武魂已經覺醒了。

「這個傢伙。」方教官看著楊風,不由的搖了搖頭。不過也不再說什麼了。魂技楊風已經掌握了,人家想怎麼修鍊是人家的事情,他也不好干涉。

中午,所有的人都散了,吃完中午飯,休息一會兒,然後下午繼續修鍊,這就是楊家子弟一天。

「哥。」揚天中午的時候也是來到了楊風的住處。

「小天,坐。」楊風看著揚天也是笑著點了點頭。

「聽說你前幾天的時候受傷了?」揚天看著楊風,很是擔心的問道。

「恩。」楊風點了點頭,這件事誰都知道,揚天回來了,自然也肯定是知道。

「混蛋,肯定是那個妖女設下的圈套,他知道哥你喜歡她,所以故意設下圈套,目的就是殺了哥哥你,實在是可惡。」揚天說著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事情已經過去了。我也是看透了那個妖女,再也不會喜歡她了。」楊風輕輕的搖了搖頭。這件事情,楊風記憶的很清楚。這個仇,他自己會報的。

「對了,你這次試煉結果如何?」楊風也是隨即的轉換了話題,很顯然,剛才那件事情楊風並不想多提。

「我的魂力再次的提升了,已經到了魂之力九段,接下來就開始衝擊魂者了。」提起這個,揚天也是很興奮,他才十七歲,就達到這個實力,在楊家,那絕對是絕無僅有的。

「還是小天你厲害。」楊風也是驚訝,揚天武魂覺醒也就兩年的時間,卻是達到了這樣的實力,別說是在他們這個小地方,就是在整個大興國,都是很罕見的。

「哥,那楊林怎麼說也是魂之力七段了,哥,你怎麼挑戰他呢?他們這些人早就想對哥你動手了。到時候,雖然不敢殺哥你,但是,卻肯定會下重手的。」隨即,揚天也是談起了楊風和楊林約戰的事情,憂心忡忡的說道。

「你看。」這個時候,楊風笑了,將自己的武魂展示了出來。

「哥,你的武魂覺醒了?」揚天張大了嘴巴,十六歲之後,武魂沒有覺醒的話,那就再也不會覺醒了。楊風顯然是打破了這種鐵律。

「對,也是因禍得福,這次受了重傷,差點死了。當我醒來的時候,武魂就覺醒了。我也說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楊風笑著說道,他也沒有說假話,事實確實是如此。

「哥,你這武魂是什麼武魂呢?」揚天看著楊風的武魂,很是好奇的問道。他見過的武魂也不少,但是揚天這樣的武魂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就是一片虛無,一片黑暗,其他的什麼都看不清。這武魂也太奇怪了。

「我也說不清楚。」楊風搖了搖頭,其他兩個武魂他都清楚是什麼武魂,就這個武魂,他是一點都不清楚。楊家的武魂以兵器武魂為主,揚天的武魂就是一把大劍。劍武魂屬於攻擊力很強的一種武魂。他的輪迴武魂好像和楊家沒有多大的關係。

「等哥成為魂者的時候就清楚了。到時候,可以去咱們城裡面的武魂聖殿檢測一番,到時候什麼武魂,武魂的品級都能檢測出來。」揚天笑道,武魂到底品級如何,那得成為魂者之後才能知道,武魂的品級決定了一個人所能達到的成就。品級越高,一般達到的成就也就越高。品級越低,那成就就越低。當然,這只是在一般的情況下。在某些丹藥的作用下,武魂品級有可能會得到提升,所能達到的成就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只是那些丹藥都是特別的珍貴,一般的人根本就買不起。

「對,現在不談這個。我現在是魂之力四段。十天後就要和那楊林比試。想要快速的提升,得需要魂石,小天,你那裡有魂石嗎?」楊風開口問道。以前的時候,那個楊風比較懦弱,感覺自己是個廢物,什麼都不會開口。就像廚房給他吃的那些垃圾飯,他都是默默吃了,什麼都不說,如果要是給揚天說了,那個楊二牛早就被趕出楊家了,他也不會每天都吃那個飯了。

現在的楊風則不然,該開口就開口,自己的兄弟,有什麼難以啟齒的?

「正好,我這裡有家族裡面獎勵的大量的下品下等魂石。我留下一小部分,其他的哥哥都拿去吧。」楊天說著就拿出了一個儲物腰帶,將整個儲物腰帶都是送給了楊風。

儲物腰帶,那是用來儲存物品的,是屬於最低級的那種儲物空間。一般情況下,只能儲存1立方左右的東西,不過這已經是非常的不錯了。有一個儲物腰帶能夠帶來很多的便利。

「謝了。」楊風看著揚天,也是真心的謝道。

「兄弟之間,說什麼謝字。哥,你需要什麼,只要你一句話,我有的會立刻給哥您,如果沒有的,我也會盡量找到。」揚天笑著說道。

楊風點了點頭,的確,兄弟之間,不用多說什麼。現在揚天幫他,等到時候,楊風也可以幫助揚天。

有了這些下品下等魂石,他的魂力還能提升的更快,十天之後,說不定就是魂之力七段了。魂石,就是提升一個人魂力的。

對於還沒有達到魂者的修鍊者來說,只能夠吸收下品下等魂石當中的魂力。

「嘶嘶。」

「嘶嘶。」在揚天離開之後,楊風直接的開始吸收魂石裡面的魂力。揚風的三個武魂都在如饑似渴般的吸收著魂石裡面的魂力。沒有多久,一顆魂石便是被吸收殆盡。

連續吸收五顆之後,楊風暫時的停了下來,小翠進來了,端上了午飯,烤羊肉還有排骨湯。

楊風也是餓了,直接的開始吃了起來。

吃完之後,立刻的,再次的開始吸收。

楊風感覺很是奇怪,他吸收魂力的速度這麼的快,這和他了解的不太一樣。在他了解當中,魂石當中的魂力一般只能被吸收很小一部分。而且吸收的很慢,他很明顯的與其他人不一樣。吸收的非常的快,而且,魂石裡面的魂力基本上完全都被吸收了。因為,楊風吸收完之後,魂石直接的就成了碎末,一點魂力都沒有了。

「魂之力四段巔峰。」兩個小時的時間,楊風吸收了二十多顆魂石的魂力,實力直接的從魂之力四段提升到了魂之力四段的巔峰,距離魂之力五段已經很近了。因為是三大武魂同時吸收魂力,因此,楊風提升一級的所需要的魂力要比其他人多的多,如果只有一個武魂的話,那他現在估計早就是魂之力五段的實力了。

楊風起身,再次的來到了練武場。

練武場,楊家的子弟都在認真的修鍊,有的修鍊魂力,有的修鍊魂技。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多一份實力就多一份尊重。

楊風一出現,就成為焦點,無數的人對她指指點點,尤其是現在很多人都是聽說了他和楊林的約戰,都是用充滿異樣的眼光看著楊風。

「廢物,聽說你要挑戰林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那個資格嗎?」楊風剛剛到練武場,便是聽到了這樣一道聲音。

「廢物,你說誰呢?」楊風順著那道目光看了過去,冷冷的回應道。

「當然是說你。」那人立刻的回道,不過,這個時候,他的臉色不由的一變,他也是反應過來了。自己中了圈套了,自己這樣回答,那不就承認自己是廢物了嗎?實在是可惡。

如果您喜歡,請把《絕世葯皇》放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絕世葯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想到這裡,他就對楊風恨得是咬牙切齒的,這個楊風竟然敢給自己下圈套,簡直是找死。

「楊風,聽說你的撕裂爪練習的很熟練,我很想親身體驗一下,不知道可否賜教。」那人說著走到了楊風的身旁,抱著拳對著楊風說道。

話是這麼說,但是,他的目的其他人都知道的,就是想找個借口教訓一下楊風罷了,毫無疑問,這個借口是冠冕堂皇的。

所有的人都是看向了楊風,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認為揚風絕對不敢接受。畢竟,一個武魂沒有覺醒的人,註定只有很少的魂力罷了,怎麼和人切磋,那不是找虐嗎?一個人只要沒有受虐的傾向,那都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的。不過,不答應的話,那是很沒有面子的。

「當然,沒有任何的問題。」楊風瞧了一眼那個人,淡淡的說道,這個人只是個旁系子弟罷了,實力僅僅達到魂之力五段,在楊家二十歲以下的修鍊者當中,僅僅是排名中等而已。這樣的修為楊風如果都不敢接招的話,那他乾脆買一塊豆腐直接撞死算了,就是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沒有豆腐。

「嘩。」楊風一答應,所有的人都是震驚了,這樣打答案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讓他們感覺到不可思議。畢竟,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楊風拒絕,然後嘲笑幾句楊風的準備。完全沒有想到楊風會答應,今天,楊風想受虐嗎?是不是腦子裡面哪根筋出現了問題?

要知道,兩年前的時候,楊風還接受過一些切磋,結果被教訓的很慘,從此以後,楊風就再也沒有接受過比試,上午的時候答應和楊林比試,現在,又直接的答應和楊狗的比試。這都讓他們不敢相信了,這還是楊風嗎?那個懦弱的楊風嗎?

「現在呢?還是十天以後,或者是一個月之後?」楊大狗不由的一愣愣,看著楊風說道,他也是很震驚,沒有想到楊風竟然直接的答應,不過隨即,他就有點想明白楊風的意思了,這很有可能就是一種策略,先答應了下來,有了面子,然後就是推遲時間,到時候,時間到了,再借故不上場,這樣的話,有了幾天的面子,也不受虐。

周圍的人都是點了點頭,楊大狗這樣一說,他們也感覺如此,可不是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說的過去了。這個楊風,和楊林的比試不就是拖延了十天嗎?

「既然你想受虐,那我就成全你。」楊風冷聲的笑道:「就現在吧。」

說著,楊風直接的朝著比試台走去。

在練武場的中央,有一個比試台,是用於家族成員切磋的。

即便是一個家族當中,也會有矛盾,家族內部,那都是禁止私鬥的,如果雙方真的不可調和,那就上比試台比試,誰贏了的話就聽誰的。這是一種激勵的機制,這樣的話,有矛盾的雙方都會努力的修鍊,爭取能夠戰勝對方。

同時,這也是平時切磋的地方。光修鍊是不行的,想要知道自己戰鬥力如何,還得需要和人切磋才行。

「嘩。」人群當中更是激動了起來,一個個都是感覺到非常的不可思議,這還是楊風嗎?竟然直接的就上了比試台,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遭受蹂躪嗎?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楊風都上了比試台,楊大狗自然是不甘示弱,立刻的也是上了比試台。他現在感覺到很沒有臉面,簡直是被氣壞了。以前的時候,其他人挑戰,楊風都是低著頭,屁都不敢放,現在,輪到他了,卻是答應了下來,這是什麼意思,這是覺得他不行嗎?他也是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楊風,讓這個楊風知道他的厲害。

至於楊風,他也有自己的算。要知道,這個楊大狗平時見到他的時候,叫的最歡,總是說一些難聽的話,以前的楊風都是忍了,不過對這個楊大狗也是印象很是深刻,心裏面非常的不滿,一個旁系子弟罷了,竟然敢如此。

「你先出手吧。」看著楊大狗,楊風淡淡的說道。

「什麼意思?」楊大狗不由的一怔,這個傢伙,竟然讓自己先出手,難道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所以,開始就認慫了?

「如果我出手的話,你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所以,你想有出手的機會的話,那就先動手吧。」楊風淡笑著說道。

「混蛋,可惡。」楊大狗臉色猙獰,自己竟然被一個廢物給小看了,這怎麼能讓他接受。

「暴風拳。」楊大狗直接的出手,一上來就是運用了他所掌握的凡級中品魂技,暴風拳,撕裂爪他還沒有掌握呢,不然的話,他就運用撕裂爪了。

台下觀戰的眾人都是不由的一驚,楊風可是武魂沒有覺醒呢,實力很差,楊大狗就是用很一般的招數都能直接的將楊風給打趴下了,根本就用不到魂技。用了魂技,這是要重傷楊風了。不得不說,這個楊大狗的膽子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畢竟,楊風名義上還是楊家的族長繼承人,雖然說,所有人都沒有把這個繼承人當回事,雖然說,所有人都知道,楊風這個楊家繼承人的身份做不了多長的時間。

「撕裂爪。」楊風淡淡的一笑,直接的也是使用了剛學到的魂技撕裂爪。楊風的身體靈巧的一動,直接的來到了楊大狗的身後,直接的就是朝著他的屁股上就是發動了攻擊。楊風還真擔心如果要是攻擊其他的部位,直接的殺了這個楊大狗呢,畢竟,楊風想要檢驗自己的戰鬥力到底如何,也是用了全力。

「啊。」楊大狗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剛才的時候,楊風的一隻手指頭直接的插進了楊大狗的菊花,楊大狗的菊花直接的爆開了。那個地方可是比較脆弱的地方。哪裡承受的住這樣的攻擊。

楊大狗在地上不斷的打著滾,渾身上下都被汗水給浸透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他想教訓一下楊風呢,結果卻是自己被爆菊了。

楊風直接的走下了比試台,他也沒有想到是這麼一個結果,他只是想攻擊楊大狗的屁股,避免出現意外,畢竟,在比試台上殺了人也不好,楊大狗雖然是旁系子弟,但是也是楊家子弟。

有兩個和楊大狗關係比較好的,立刻上了比試台將楊大狗給抬了下去,畢竟,楊大狗現在的狀態自己是沒有辦法走下去的。

「這怎麼可能?我是不是眼花了,僅僅一招,楊大狗便被重傷了?」

「這楊大狗太廢物了,竟然連一個廢物都對付不了,要知道,他可是魂之力五段啊。他簡直是廢物到家了。」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楊風剛才是怎麼躲避的,速度怎麼那麼快,沒有足夠的魂力,他怎麼能這麼快?」楊風戰勝楊大牛,帶來的結果是具有震撼性的,底下的人都是議論紛紛,很多人都是紛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覺自己看錯了。一個廢物竟然戰勝了魂之力五段的楊大狗,這無論如何都讓人難以置信。但是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最後,很多人得出了這樣的結論,這只是一個意外,楊風正好攻擊到了楊大狗的菊花,不然的話,絕對不是這樣的結果。

「楊風,我和你比試,你敢嗎?」這個時候,又是一道聲音響起。

楊風朝著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這個人正是楊二狗,是楊大狗的弟弟。楊二狗論實力還比楊大狗強上一些魂之力五段巔峰。剛才,楊大狗被一招擊敗,他作為楊大狗的弟弟,臉上也是無光,正是因為如此,他想把這個場子給找回來。

「想來車輪戰嗎?好,那就來吧。」楊風淡淡的說道。

楊二狗的臉上不由的白了一下,車輪戰,這是在嘲笑他呢,實際上也是如此,楊風剛打敗了他的哥哥,他就提出了挑戰,這不是車輪戰這是什麼?不過現在話已經收不回來了,楊風已經再次的上了比試台,他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如果不上的話,那其他人就會以為他不敢了。那樣的話,將會更加的丟人,現在,他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快速的解決戰鬥,戰勝楊風。

這個時候,教官們也都來了,一個個也都是很震驚,家族裡面的廢物楊風,竟然也敢上擂台了。當知道楊風一招就戰勝了楊大狗的時候,更是震驚不已。楊大狗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那可是魂之力五段的高手。一個武魂都沒有覺醒的人,怎麼可能戰勝楊大狗?

「小子,你剛才的招數別想用第二遍了,我已經有了防備。」楊二狗看著楊風,菊花不由的一緊,他還真的擔心楊風再用這麼猥瑣的手段,因此,提醒道。

「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沒有防備?」楊風不由的樂了,本來嘛,他是不打算再用那麼一招的,畢竟,這樣的話,有損他高大的形象,但是,這個傢伙說有了防備,他倒想看看,這個傢伙到底怎麼防備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絕世葯皇》放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絕世葯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娛樂富三代 ?楊二狗的實力很明顯的比楊大狗的實力要強上一些,無論是招數,還是,力量,速度都比楊大狗強。這也是他敢上台的原因,如果他的實力比楊大狗的實力還弱的話,那他上台豈不是找羞辱嗎?

他在出招的時候還不斷的守護著自己的屁股,這也是防範楊風用同樣的招數對付他,菊花,那可是人身體很脆弱的地方,而且,如果被爆菊了,那將成為笑料。

這個時候,楊二狗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招出了自己的武魂。

魂者之下的戰鬥,召喚出武魂那是沒有多少作用的,召喚不召喚武魂都一樣,只有到了魂者之上,召喚出武魂才能夠發揮出一些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