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簡直就是不要命了,他在這裡兩天一夜,不吃不喝,被大雨淋了那麼久,不感冒才怪。

看著司厲霆那張憔悴又蒼白的臉,顧錦心疼的撫摸著他的臉。

「對不起,又讓你擔心了。」

「錦小姐,恕我冒昧的問上一句,他是?」

「他是我的先生,來找我的時候飛機出事才會這麼倒霉掛在懸崖邊上。」

要是自己今天沒有來這裡,他還要掛多久?他又能堅持多久?

這一切真的要多虧了赤炎,赤炎帶著她找到了媽媽,又陰差陽錯找到司厲霆。

「謝謝你,赤炎。」

赤炎開心的圍著她轉圈,蛇信子吐得嘶嘶作響。

「錦小姐,還是讓我幫你處理腿傷吧,不然你這條腿會有後遺症,你先生是感冒,一會兒我會給他煎藥。」

「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你是家主的孩子,也就是我的主子。」

老人年紀很大了,他們這樣的年紀最講究規矩兩個字。

他拿來紗布,止血散等葯,一邊給顧錦消毒一邊問著顧錦。

「錦小姐都已經結婚了?」

「嗯,孩子都有幾個月了,改天抱給你看看,對了,老人家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

「稱呼?我都快忘記了我的名字,我的本家姓甄。」

「我可以叫你甄爺爺嗎?」

老人有些激動,「好,當然好,很少會有人這麼叫我。」

「以前安南不會這麼叫你嗎?」

老爺子搖搖頭,「安南小姐打小就古怪精靈,她都叫我老頭子的,哪會像你這樣乖巧的。

對了,錦小姐你都結婚了,他對你好嗎?」

顧錦點點頭,「嗯,他對我很好,拿命在愛我。」

「好就好。」老爺子就從剛剛他對顧錦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這個男人真的很愛她。

「甄爺爺,我爸爸不愛我媽媽嗎?」

見甄老爺子這樣的語氣,彷彿是意有所指。

「不,他愛家主,很愛。」

這一點和顧錦的猜想又不同了,「既然愛,那麼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們幾姐妹分離,媽媽躺在那裡生死不明,那媽媽也愛他嗎?」

「家主是愛的。」

顧錦越聽越糊塗,「那麼是有其他人破壞了我們家嗎?」

之前甄老爺子還說過一件事,她的爸爸是魔鬼。

「親手破壞了這一切的是你爸爸,你知道嗎,你的爸爸就是因為太愛,愛成了偏執狂。」

「偏執狂?」

「他的世界只有你媽媽,除了你媽媽之外,包括他的孩子他都不會愛,他對家主的愛超越了一切。

以前我也以為家主能找到一個這麼愛她的人是一件好事,後來見過他的愛以後,我只覺得害怕。

愛到極致就是變態,變態到讓人毛骨悚然。」

這還是顧錦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形容別人的愛。

「那個……我家先生也很愛我,可我不覺得害怕。」

「錦小姐,愛分為兩種,你爸爸是屬於變態的愛,你能想到曾經有人多看了你媽媽幾眼,他就讓人挖出別人的眼珠。」

顧錦嘴角抽了抽,這簡直就是神經病啊!

雖然司厲霆也不喜歡別人看她,但不會變態到真的去挖人眼睛。

「這還算好的,因為家主的美貌引來女人的妒忌,有人設計想要害家主,當然沒有成功。

被你爸爸知道了,他直接剝了那女人的皮做成鼓,以警示別人不要再動家主半分。」

顧錦只是聽著就覺得渾身都不自在,背後一片發毛。

「這……」

「你爸爸他成長的環境和別人不同,可以說他變態到讓人害怕。

除了你媽媽之外,他幾乎沒有任何在意的人和事情。」

「那麼媽媽為什麼和他分開呢?」

「因為你們。」

顧錦臉色很疑惑,「我們?」

「是的,對你來說,孩子意味著什麼?」

顧錦想也不想就回答:「是兩個人愛情的結晶,兩個人相愛,然後誕下承載著他們兩人基因的孩子,這是很神奇也很神聖的事情。」

她家的諾諾就和司厲霆很像,自己都很久沒有見到諾諾,也不知道安南有沒有好好照顧他?

諾諾長大了沒有?長高了沒有?

「對於你們是這樣的想法,對他不是,在他的世界裡面只要有家主就可以了。

他不需要孩子,因為他認為有了孩子只會分走家主對他的愛,以及讓家主浪費時間。」

這世上居然有這樣偏執想法的人,顧錦都不知道她那位父親性格究竟擰巴成什麼樣子了?

「既然他是這樣的想法,那我們為什麼會出生?還有一個我哥哥呢。」

老人嘆息一口氣,「起初家主和他在一起,他是堅決不要孩子的,直到家主出現了意外。」

「什麼意外?」

「這個意外就是悲劇的開始,家主被你爸爸的仇家抓到以此來要挾你爸爸。

你爸爸越愛她,她就成了你爸爸最大的弱點,儘管他為了家主受盡屈辱。

最後那人還是當著你爸爸的面前給家主注射了一種藥物。

這種藥物不能要家主的命,卻要折磨她一輩子。

你爸爸報了仇,也無法改變,於是你爸爸本就偏執的性格就更瘋狂了。

他是一個絕頂天才,開始做各項研究,最後竟然想出一個辦法。」

顧錦有種不好的預感,「什麼辦法?」

「他要給家主換血,家主的血型雖然稀有,想找的話還是可以找到的。

然而他偏執的認為只有家主的孩子才是這個世上和她匹配度最高,不會產生排斥的血液。」

顧錦捂著嘴,「所以他才選擇要了孩子?」

「是,家主根本就無法改變他的思想,她被囚禁起來直到受孕成功。

一直到生產,她肚子里的男孩血型和她不同才逃過一劫。」

「所以他將哥哥送回了顧家?」

「是,他並不死心,雖然家主竭盡全力阻止,他仍舊堅持。

他覺得女兒的血型和家主更加匹配,就給家主服用藥物,甚至還給她打了多卵針,提高機率。」

顧錦聽到這裡,緊閉著雙眼,這就是她一直追求的真相。「對於爸爸來說,我們只是為了治好媽媽的容器?」 薔薇古堡。

經過一段時間,蘇夢已經徹底博取了穆七的信任。

穆塵並不喜歡蘇夢在穆七身邊,「七丫頭,離她遠點。」

「塵哥哥,為什麼啊?小夢都沒有家人和朋友,我想要當她的朋友。」

「她很臟。」

當初在船上發生的事情,穆塵可是清清楚楚的。

在他指使蘇夢之前,蘇夢已經經歷過那樣的事情,那樣的女人骨子裡的血液都是髒的。

她在接受自己的指令之時,就已經捨棄了所有的自尊。

蘇夢和穆塵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並沒有穆七看到的這麼簡單。

雖然穆塵敢斷定蘇夢不敢對穆七做出什麼事情來,他仍舊不喜歡蘇夢靠近她。

「臟?塵哥哥,她每天都換衣服啊,怎麼會臟呢?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七丫頭,總之你聽我的就是了,不許和蘇夢往來。」

「塵哥哥,我也沒和她往來,就是偶爾見面說說話而已。」

「嗯。」穆塵揉了揉她的腦袋。

蘇夢在暗中看著這一幕,她心生疑惑,明明穆塵是不喜歡自己呆在穆七身邊的。

既然穆七不願意,他直接將自己遣走就是了,為什麼他還是將自己留在薔薇古堡?

不管穆塵心中是怎麼想的,她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計劃。

蘇夢折下一株薔薇,當初她以為穆塵喜歡薔薇,所以她也偏愛玫瑰和薔薇,就連香水味道都換成了玫瑰的。

她是那麼愛著他啊,可是在他心中,自己就像是最噁心的垃圾一樣。

臟,原來他一直都是這麼想自己的,被那麼多男人上過,她的確很臟。

不過那又如何?我要讓你看著自己心心念念的天使隕落在你面前。

蘇夢嗅著薔薇的香味,手中提著花籃,采了一朵又一朵。

事情到了現在這一步她早就沒有了回頭的餘地,她知道顧錦就算再怎麼恨自己,也不會去傷害她媽媽。

顧錦當初給媽媽的那一筆錢足夠她用完這一輩子,至於她會有什麼樣的後果,蘇夢從來都沒有在意過。

大不了就是一死吧。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放好了洗澡水,將花瓣一片片灑落到裡面。

想著她即將實戰的計劃,蘇夢臉上湧出狂喜之色。

在短短時間之中,她經歷了大起大落,整個人早就不像是從前那樣正常。

她有著嚴重的心理疾病,心理變態並不是罵人的話,而是她現在真實的寫照。

她哼著歌,在空曠的房間之中顯得十分詭異。

以前她也痛恨過,為什麼自己和蘇錦溪都是蘇家的女兒,她可以得到一切,自己為什麼一無所有。

後來她一躍成為顧家家主,自己成了沒落千金,真是可笑啊。

她喜歡的每一個人最後都會成為顧家姐妹的囊中之物。

腦中想著穆塵那張俊臉,從前以為他不喜歡任何女人,他是雲端高陽一樣的存在。

蘇夢心裡是平衡的,覺得他那樣的男人根本就不屬於任何女人,天下有哪個女人可以配得上他呢?

當她看到穆塵對穆七的好,蘇夢只覺得可笑,原來他並不是真的冷漠,只是將溫暖都留給了她。

自己又算是什麼呢?一株卑微的小草?

她不認命,絕對不會讓那些人好好的活著,她要讓她們後悔!

穆塵例行出門,穆七和平時一樣在薔薇古堡呆著。

「七小姐,你很無聊嗎?」

「是啊,小夢,你天天呆在一個地方也會無聊的。」

「我在後花園看到了一隻可愛的小鳥,我帶你去看吧。」

穆七雙眼放光,「好啊。」

蘇夢湊近了她的耳邊輕聲道:「琳達不喜歡我和你在一起,你支開琳達,我先去後花園等你。」

穆七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好,我很快就來。」

她沒有看到蘇夢臉上的陰沉笑容。

可愛的小七小姐啊,你就像是童話中的睡美人,穆塵為了保護你不受傷害,隔絕了所有危險。

可是女巫的詛咒還是會應驗的,小七小姐,你可不要怪我。

薔薇古堡的後花園的薔薇長得更加茂密,這個點根本沒有其她人在這。

琳達看到蘇夢靠近穆七臉色就會很難看,「七小姐,我說了多少次,你不要和蘇夢在一起,你為什麼不聽?」

「琳達,我就是和蘇夢說了兩句話而已,你放心吧。」

「放心?小姐天真善良,而那個蘇夢一看就是個不安分的,我要是能放得下心才有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