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被稱爲“魔術師殺手”的男人才是自己所熟悉的衛宮切嗣嘛,什麼魔術名門的女婿,那纔不是衛宮切嗣呢。

久宇舞彌所熟知的那個衛宮切嗣,就是那個爲了自己內心的正義而一直奮戰在戰場上的男人才對。

現在參加了此次聖盃戰爭,那個“魔術師殺手”的方方面面都正在慢慢的向過去的自己所改變着。

————————————————————————————————————————————

嗖!嗖!嗖!嗖!撲哧!

在銀白色的火焰之中,沒有出乎劉零預料的,Lancer揮舞着【破魔的紅薔薇】隔絕了大部分銀河源力之火的傷害,從那半徑爲十米的火焰之中硬生生的打穿了一條路,從那裏快速逃了出來。

此時,那個一開始衣裝整潔的美男子已經面目全非了,雖然身上並沒有十分明顯的傷口,但是Lancer的身上卻有着很多燒焦的痕跡。

Lancer那緊緊束於腦後的頭髮被劉零的火焰給燒焦了一塊,臉上和手上也是被薰的有着很多黑色塗鴉。

這樣的Lancer根本就看不出來哪裏是個美男子吧,即便Lancer身上擁有着天然的魅惑詛咒,以Lancer此刻的模樣,恐怕那些女子們也不會接近Lancer的吧。

“呼,那個火焰還真是難纏啊,就算是我的【破魔的紅薔薇】也不能將這些火焰徹底消滅,只能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抵消掉,看來Caster你這火焰不簡單呢,這應該不是魔力形成的火焰吧。”

從火焰中逃生成功的Lancer鬆了一口氣之後,向劉零問起了這個銀白色火焰的問題。

雖然Saber和Rider都大概的感覺到了這銀河源力化作的火焰並不尋常,但是他們都沒有發現,劉零的銀白色火焰並非是以他們熟知的魔力作爲燃料的。

但是親身體會過火焰威力和特性的Lancer卻通過自己的寶具察覺到了火焰的不同。

Lancer手中的【破魔的紅薔薇】在發動破魔能力的時候,絕大多數的魔力,只要是由魔力構成的東西,都不可能承受的住此槍的攻擊。

但是劉零之前用銀河源力轉化的火焰雖然也隱隱約約的被【破魔的紅薔薇】所剋制着,但是剋制的程度並沒有剋制魔力時那麼大。

要是這些火焰是由魔力構成的話,那Lancer早就用【破魔的紅薔薇】破解此招了,但是在那銀白色的火焰中,Lancer即便用上了【破魔的紅薔薇】,也是費了老大的勁才逃出生天。

因此,Lancer也就明白了,劉零身上必定有些迥異於魔力的另一種能量。

“呵呵,這是不是由魔力構成的火焰都無所謂啊,只要能夠爲我殺敵,那就是好火焰呢。”

劉零笑了笑,並沒有說出自己體內銀河源力的事情,笑話,他劉零可是一個修真者,雖然身上也兼具異能,但是體內也不會有Lancer所說的什麼魔力啊。

“不過Lancer你能夠幾乎身上無損的從我這火焰中逃脫出來,還真是出乎我的預料呢,看來你那紅色的槍型寶具也是挺厲害的嘛。”

劉零瞥了一眼Lancer的【破魔的紅薔薇】,此時這把槍的鮮紅光芒又重新的收斂了起來,果然,這個所謂寶具的武器是需要一直消耗魔力才能使用其能力的嗎。

“切,Caster你不想說那火焰的事情那就算了,不過你這火焰的威力雖然厲害,但也不是能夠輕易施展的招式吧。”

見劉零撇開了話題不欲多談他的奇異火焰,Lancer只能無果的笑了笑,轉而問起了劉零之前御火攻擊的劍式。

“嘛,這一招數在我練習之後還從來沒有真正的施展過,對於我的消耗的確是不小,不過再施展上好幾次來幹掉Lancer你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況且……”

劉零看着那仍然在地上燃燒着的銀白色火焰,微微一笑,說道:“這些火焰可不是一次性的哦,現在全世界各個國家不都講究循環利用嗎?”

“什麼?”

聽了劉零的話之後,Lancer不禁有些疑惑,不明白劉零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當然是字面意思啊,笨蛋槍兵!”

劉零將冰清劍的劍尖向下,劍柄向上,用冰清劍上被加持的銀河源力與那銀白色火焰碰觸在了一起。

唰!唰!唰!唰!唰!唰!唰!

在Saber和Rider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地上的火焰像是有了生命一樣,以冰清劍和劉零爲中心,快速的凝聚了過來,一縷縷的銀白火焰順着冰清劍的劍身向上攀爬着。

“那,那是什麼火焰?竟然那麼有靈性,這就是Caster壓箱底的底牌,或者說是底牌之一嗎?”

Saber看着那從劍柄到劍身都佈滿了銀白色火焰的藍銀色冰清古劍,震撼不小的說道。

“啊啊,真是一式不凡的招數啊,之前Lancer的行爲已經證明了那個奇異火焰的威力了,現在Caster將那火焰附加到武器上,再用這樣的武器進行快速攻擊的話……”

“那光是被那火焰碰到就會受到傷害,如果再被那燃燒着的劍正面砍到就更糟糕了啊,Caster這傢伙的技能還真是陰險啊。”

Rider的話說到一半就被他的Master,韋伯給接上了。

“伊斯坎達爾,我看這個Caster的棘手程度雖然還不比Berserker和Archer兩個,但是也十分難對付啊,你雖然一直自稱是征服王、征服大帝什麼的,但是你的實力真的能打敗Caster這樣的對手嗎?”

“哈?你這是在小瞧我嗎?我的小Master?”

聽到了韋伯語氣中對於自己實力的那濃濃的懷疑,一直沒有生氣的伊斯坎達爾都不禁產生了些許憤怒。

“韋伯,我不是之前說過了嗎,戰鬥戰鬥,不戰鬥到最後的一刻,誰勝誰負誰也不知道,只有實際打過之後,勝負纔可以真正的揭曉啊。”

“但……但是,Archer和Berserker都那麼厲害,伊斯坎達爾你自從被我召喚出來之後還沒有真正的向我展示過你的實力。”

見自己的英靈有些生氣了,韋伯也是着急的小臉蒼白,但仍然不依不饒的說道:“這樣下去我也是很擔心的說。”

“呃,好像真的是這樣子啊,說起來我貌似還真沒有展現過我的實力呢,對不起了,小韋伯你難得這麼擔心我,我是不該生氣的。”

感受着韋伯對自己的擔心和關懷,Rider的怒氣頓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喂喂,誰擔心你了啊,我只是想問一問你的實力,免得以後連帶着遭殃而已。”


韋伯傲嬌的對伊斯坎達爾說道。

“不過,伊斯坎達爾,你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啊?雖然之前看過你和Archer短短的交手了一次,但那時候你們都只是試探,沒有用出全力吧。”

“說實話,Rider,先不說Archer、Berserker這樣等級的英靈,光是在場的Saber和那個Caster,你有信心和他們一較高下嗎?”

“哈哈哈哈,小韋伯啊,實話告訴你吧,經過我的觀察,Saber、Lancer和Caster這三個英靈的單人戰鬥力都十分強大,如果讓我和他們一對一戰鬥的話勝算並不太大,估計我多半會在他們的手中落敗吧。”


Rider一臉爽朗的說出了讓韋伯擔心的話語。

(未完待續) “怎麼會……伊斯坎達爾你的實力這麼弱的話就早點說啊,看你的作戰方案這麼直接,我還以爲你是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能夠打敗其他英靈呢,該死,真是輸給你了。”

沒想到自己家的英靈親口承認了自己的實力不如其他對手,韋伯的心情頓時就變得黯淡無光了。

從進入聖盃戰爭以來,韋伯一直不太驚慌的原因就是還有着伊斯坎達爾作爲他的支撐。

但現在這根頂樑柱卻告訴韋伯,它無法支撐住房樑了,這一下子就讓韋伯變得驚慌起來了。

“不行,伊斯坎達爾你的實力那麼弱,萬一被那些厲害的英靈纏住豈不是很不妙?現在趁着Caster和Lancer在戰鬥,Saber也沒有注意到我們這邊,我們還是先撤退吧。”

驚慌並且失措的韋伯看着在場的其他人都沒有看這邊,趕緊拉住了伊斯坎達爾背後的大紅色斗篷,希望伊斯坎達爾催動牛車帶他逃跑。

看着因此而變得驚慌失措的韋伯,伊斯坎達爾不禁嘆了一口氣,說道:“小Master啊,聽我把話說完啊。”

“我的戰鬥力雖然並不算英靈中較爲強大的,但是這並不代表我不能打敗其他的英靈們啊。”

“欸?!伊斯坎達爾你在說什麼……”

聽了伊斯坎達爾的話語,韋伯一點點的冷靜了下來,同時鬆開了抓着Rider大紅色斗篷的手。

“我是說, 壞蛋老公好可怕 ,我可以最終擊殺對方。”

伊斯坎達爾一臉傲然的向韋伯說道。

“哎?可是,該怎麼做……”

“這個麼,這裏人太多,等我們回去我再向你解釋吧,你只要知道我有辦法和Archer、Berserker這些傢伙相抗衡就是了。”

“好了,讓我們繼續觀看Caster和Lancer的表演吧。”

伊斯坎達爾說完就轉過頭去觀看劉零和Lancer的戰鬥了,只留下欲言又止的韋伯一臉定定的看着Rider那粗獷的面龐,隱隱明白了什麼。

————————————————————————————————————————————

叮!叮!叮!叮!叮!叮!叮!

在一片狼藉的倉庫街道上,劉零的小小身影和Lancer快速的變換着位置,兩人每一次向對方靠近的時候都快速的出劍出槍,他們的兵器間不斷的摩擦出了紅色和銀白色的火花。

不過在和劉零的交鋒中,Lancer的動作卻不像之前那麼大開大合了。

在劉零那糾纏不斷的銀白色火焰下,就算是擁有着兩把兵器的Lancer,也因爲對火焰有些顧慮,而不敢再太傾向於攻擊,而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防禦之上。

每一次的劍槍相交,劉零的冰清劍上都是火焰澎湃,銀白色的火焰千方百計的向Lancer的身上蔓延而去,幸好Lancer有着【破魔的紅薔薇】,能夠將這些偷襲而來的火焰快速撲滅,不影響戰鬥。

但是這對於Lancer來說卻算不上是什麼好消息。

縱然自己在和劉零的交鋒中還未落下風,但是因爲劉零劍上覆蓋了火焰的緣故,【破魔的紅薔薇】的進攻路線已經被劉零牢牢的封鎖住了。


而Lancer左手的【必滅的黃薔薇】只是一柄短槍,攻擊的距離並不長,每次Lancer要用【必滅的黃薔薇】攻擊劉零時,劉零那敏銳的精神力都早早的捕捉到了危險,從而提前避開了。

因此,哪怕Lancer現在在戰鬥中並沒有落入下風,但兩柄槍的攻擊卻都已經奈何不得劉零了。

再這樣下去,Lancer也知道自己會必輸無疑的。

“碰!!”

再次和劉零硬碰硬的扛了一次,Lancer趕緊向【破魔的紅薔薇】中注入了一股魔力,才讓順着長槍燃燒過來的銀白色火焰熄滅。

看着那把纏繞着無數銀白色火焰的藍銀色冰清古劍,Lancer的眼中滿是忌諱之色。

感受着體內已經不足一半的魔力,Lancer知道現在局面正在向他所不願的方向發展了,如果不想想辦法,他可能真的會輸掉的。

“Caster,真是一個好棘手的傢伙,要是早知道他的火焰這麼難纏,就應該在他還沒使出火焰的時候早早的用【必滅的黃薔薇】刺穿他的心臟纔對,現在卻麻煩了……”

呼吸略微急促了一點的Lancer看着對面一點不顯露疲態的劉零,心情越發的急躁了。

“可惡,現在Caster對於我這【必滅的黃薔薇】已經有了防範,根本不靠近我一米之內,這樣子【必滅的黃薔薇】也打不到他啊,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能幹掉他啊。”

沒有給予Lancer想太多事情的時間,劉零就再次腳踩着詭異步法向Lancer這邊快速來襲。

白皙右手握住的滿是銀白色火焰的藍銀色冰清劍直指Lancer的眉心,在短短的一秒之內斬出了近三十道藍銀色的冰冷劍光,一起在Lancer的身前爆炸開來,讓Lancer心中一涼。

“這小子的劍速竟然又快了!可惡,之前他還藏了一手嗎?”

看着前方封鎖了所有方向的冰冷劍光,Lancer根本不敢硬接劍上的火焰,趕緊向後面退去。

不過Lancer剛退後了幾步, 紅樓之尷尬夫妻


“不好!”

Lancer的心頭突然警鐘長鳴,全身的肌肉都繃緊到了極致。

嗖!

只見那一道璀璨的藍銀色劍光從那衆多其他劍光中脫穎而出,在一瞬間驟然加速,跨越了幾米的距離,來到了Lancer的身前。

這一招正是劉零曾經最喜歡的七大劍式之一,達到了100%大圓滿境界的衝劍式結合着每秒接近三十劍的最快劍速降臨於世!!

這一劍的衝刺速度和劉零之前的速度完全在同一等級。

因此在在場的人眼中,這藍銀色的一劍是如此的突然,完全像是一條藍銀色的長線,頗有了一些一點寒星萬丈芒的雛形。

當Lancer察覺到這衝刺之劍的時候,劉零已經連人帶劍來到了他的身前一米之地。

透過劉零的無框眼鏡,Lancer能夠十分清晰的觀察到劉零那充滿殺意與冷漠的銀色眼瞳。

可恥的是,久經戰鬥而沒有絲毫畏懼的Lancer在今天,與這雙銀色眼瞳對視的時候竟然罕見的有了幾分退縮和畏懼之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