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女,皆有著傾城之貌,並排站立在一起,簡直就是絕代雙嬌,莫說關明,正道這邊不少人都看著這兩女,眼裡滿是愛慕。

就連邪道那邊,都有不少人投來目光,只是他們明顯很忌憚這兩女,所以目光很是隱晦,並不敢暴露太多的情緒。

關明心思一動。

李虎早就同他說過,祖黎有一女,守護契的家主也有兩女,兩女天資卓越,這次皆會參加比武峰會。

而能站在祖黎身後,身份頓時凸顯而出。

而且細看之下,就能發現其中一個女子,模子和祖黎有幾分相似,想必此女就是祖黎的千金。

「哼!」

似是感受到關明的目光,兩人竟然齊刷刷的看過來,同時冷哼了一聲,十分默契。

關明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不就多看了你們兩眼嗎?至於這樣嗎?

關明根本就沒想過,別人看兩女都是有些偷偷摸摸的,哪像關明這般,不僅大大方方的看不說,還眼睛都不帶眨的。

而且還上上下下的,跟掃描儀似的。

這自然令兩女十分不爽。

不過心中也有些詫異,因為敢這麼明目張胆看她們的人,還真不多。

特別是現在還有祖黎在場。

知道惹人不高興,關明收回了目光。

但正是因為關明收回目光,讓兩女眉頭緊蹙起來,看向一旁的女子:「瀧姐,那人剛才還在看我們,怎麼忽然就不見了,這種感覺好奇怪!」

「的確,我剛才想了一下,竟然記不起他的模樣,這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被叫做瀧瀧姐的人好看的眉頭同樣蹙了起來,一臉不解。

兩人都看像關明剛才所在的地方,似乎想將關明揪出來一樣,但兩人反覆看了半天,眼睛也掃到過關明,但只是匆匆一瞥就挪開了,並沒有怎麼在意。

這也是因為關明易容葉子的模樣實在太平凡了,平凡得微不足道,平凡到別人看他一眼,根本無法讓人記得。

就算在大街上,也是屬於那種路人甲的存在。

不過兩女此時不斷的看向這邊,可讓關明旁邊的人興奮得不輕,一個個不是弄發就是擺很帥的造型,但都被無視掉了。

「葉子兄,你說凌瀧和祖韻姚在找誰啊!」武識輕輕的碰了關明一下,小聲的問道。

關明哪裡不知道,凌瀧和祖韻姚都是在找他,可誰讓葉子的模樣太平凡了,平凡到讓人一眼就忘。

這個時候,他自不會去看這兩女,而是回了武識一句:「說不定是在看你,可能是因為你剛才的表現太優異了!」

武識臉一紅,有些結巴的道:「這……不太可能吧!」

關明不由啞然失笑,從武識這句話他就看得出來,武識對這凌瀧和祖韻姚其中一人心生愛慕,只是以他憨厚的性格,不懂表達。

剛才被關明無意說中心事,這才會臉紅。

「武識,沒什麼是不可能的!」關明在武識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這下武識變得更加靦腆了,說話也比之前結巴,道:「也許,也許她們是在找葉子兄你吧!」

「武識,我問你,我們兩個,誰帥!」關明突然問道。

武識先是一愣,然後看了看關明,再看了看關明,最後乾脆就看著關明,但他就是不說話了。

「沒事,你直說便是,這並沒有什麼!」

「我帥!」武識直接道。

以他憨厚的性格,自然不會說謊,雖然關明早知道這個答案,但心中多少有些鬱悶,早知道就易容得帥一些。

當然,關明也就想想而已,為了行事方便,關明絕對還會易容得有多普通,就多普通。

「那不就得了!」關明看著武識聳了聳肩,想表達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武識自然能懂,不過一時間,臉色更紅了!

得!

感情武識不僅是個憨厚一根筋的傢伙,還帶著點悶搔。

評委席那邊,凌瀧和祖韻姚奇怪的動作引起了祖黎的注意,祖黎不由好奇的問道:「瀧兒,韻姚,你們在找什麼?」

「沒什麼啦!」兩女異口同聲的道,急忙將頭扭回來。

因為一直沒找到,所以讓兩女心有不甘,發誓一定要將剛才看他們的那人找出來,不知不覺就忘記了她們如今的處境。

兩女可以肯定,剛才看他們的人沒有離開。

因為那片人群,根本就沒人動過。

可她們就納悶了,既然沒離開,為何卻找不出來。

這就好比是一種強迫症,兩人找著找著就入了迷。

要是這一幕被別人知道,被譽為守護契絕代雙嬌的兩女為了找一個男人入迷,不知道會引起多少男性同胞的羨慕嫉妒恨。

祖黎一臉疑惑,掃了一眼剛才兩女尋人的方向,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瞥到了人群中的關明。

關明給祖黎的印象不錯,因為剛才兩人對視,關明沒有絲毫躲避,而是迎下了他的目光。

現在的年輕人中,能夠以這種平常心和他對視的人,還真很難遇到。

感覺到祖黎的目光,關明也看過去,兩人的目光再次在空中相撞,頓時,關明之覺得眼前突然天旋地轉起來。

關明微微咬牙,悶哼一聲,恢復了清明。

剛才不知不覺竟然被帶入了祖黎的眼神當中。

光是一個眼神,竟然就能讓人產生如此駭人的幻覺,這祖黎,的確是個恐怖的人物。

祖黎也很驚訝,沒想到只是微微影響了關明一下,他剛才只是抱著試探一下關明的心思,關明的表現的確令他驚嘆。

「此子,非池中之龍!」祖黎當即在心中給了評價。

隨後,他輕輕朝著關明點頭,算是示意,關明自然同樣微笑著點了點頭,不論如何,他現在和祖氏商會合作,這就當時提前和祖黎打了招呼。

就算祖黎現在可能不知道他就是葉子! 也正是這時,擂台上那兩個先天中期武者的比試已經有了結果,隨著傳出咚的一聲,眾人齊刷刷的看去。

但令人驚訝的是,剛才手握戰刀的那男子此時痛苦的捂著手腕,戰刀已經掉落在地,持劍那名男子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卻安然站立。

這場比試,竟然是持劍男子贏了。

關明心中也很是驚訝,因為他剛才斷定這持劍男子會輸,卻沒想到結果完全相反。

「武識,剛才發生了什麼?」關明不由好奇的詢問身旁的武識。

「啊!怎麼了?」武識一驚,回過神來,關明嗎,滿頭黑線,感情武識還在想著剛才的事情,壓根就沒有注意到擂台上發生的一切。

「太不可思議了,絕對的大逆轉啊!」但這時,距離關明不遠處,已經有正道弟子一臉驚訝的開口。

關明凝神聽去,很快就明白了大概。

原來,持劍男子方才的確是處於弱勢,而且基本所有人都認為他必輸無疑,可是當手握戰刀那名男子一刀劈下來的時候,這持劍男子猛然往前一點,截住了戰刀,隨後身子詭異的前葡,另外一隻手點在手握戰刀的男子手腕。

男子手腕吃痛,戰刀落地。

持劍男子手中的寶劍也搭在他的脖子上。

可能他自己也沒想到,最後怎麼會變成這樣!

「你剛才最後一招叫什麼?」掉落戰刀的男子開口問道,臉色依舊有些痛苦!

「我給它取名叫夜未央!」持劍男子開口道。

嘩!

全場嘩然。

自己給招式命名,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招夜未央是持劍男子自己所創。

以先天中期的境界,竟然自創如此強大的劍招,足以讓人吃驚,而且持劍男子本身就是必輸的局面,卻以這一招夜未央在最後關頭反敗為勝。

一招夜未央,竟然擁有此等威能。

而且持劍男子雖然創立出來此招,但是明顯並不嫻熟,否則也不會留到最後,但很多人心裡都明白,這招夜未央,能夠越級戰鬥,堪稱恐怖。

評委席上,正道這邊也流露出欣賞的目光。

雖然持劍男子的實力不強,在這比武峰會上只能算是中下游。

但光憑他能自創劍招,就足以讓評委對他的評價提高許多。

反觀邪道那邊,臉色有些不好看,能自創招式的都不是泛泛之輩,以後對邪道來說,必然是個強勁的對手。

而且被持劍男子擊敗的人,也是屬於邪道。

關明也很詫異,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自創招式,他看了一眼熒屏,默默的記下了此人的名字,吳川。

最令關明驚訝的是,這吳川竟然不在任何勢力,因為熒屏上分明投射他是一名散俢。

比武峰會的舉行,是為了見證正邪兩道之間的實力,當然了,這也是正邪兩道用來壓制對方的手段。

因為在比武峰會上,就能看出哪方更強。

評委席上,自然也有人注意到了吳川是名散俢。

當即就有一名頭髮花白的男子的站起來,這男子氣宇軒揚,不留絲毫鬍鬚,看起來精神無比,而他站起的瞬間,從他身上湧出無盡的劍意。

此人是個習劍的高手,而且有著真武境界。

「吳川,老夫乃天劍宗太上長老胡邵龍,你可願意拜入老夫門下,老夫願收你為關門弟子!」胡邵龍開口道。

看向吳川的目光有些欣賞,還有些莫名的意味。

真武境界高手開口收徒,這是讓人何等的驚訝。

其實吳川年紀也不大,也就二十左右,又是一介散俢,能夠修鍊到先天中期的境界,足見其資質,若果是身在宗門,有宗門資源的話,修行必然日進千里。

更何況,胡邵龍還是天劍宗的太上長老,就算是天劍宗宗主,也不敢在其面前造次。

能成為胡邵龍的關門弟子,絕對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情。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除非腦袋被門夾了,否則沒人會拒絕胡邵龍。

吳川收起長劍,先是恭敬的對著胡邵龍行了一禮,然後開口道:「多謝前輩美意,但吳川四處為家慣了,怕是適應不了宗門生活,還請前輩見諒!」

吳川拒絕得十分隱晦,也為自己找了理由,不抹胡邵龍的面子。

全場再次嘩然。

真武境界的天劍宗太上長老親自收徒,而且還是關門弟子,竟然真有人會拒絕,所有人都覺得吳川是不是腦袋秀逗了。

關明同樣一陣詫異,不明白吳川是怎麼想的。

難道他不明白,一個真武境界代表著什麼嗎?

還有這天劍宗,雖然只是『宗』字勢力,但僅差一線便可躋身『宮』字勢力,在這華夏,是龐然大物般的存在。

拜入天劍宗,以後的修鍊必然順風順水。

可吳川偏偏還拒絕了。

「也罷,老夫也不勉強你,不過你日後若是改變心意,可隨時來天劍宗找我,今日/你我有緣,這柄離天劍,便增送予你,希望你能好好待它!」胡邵龍嘆了一口氣,似乎覺得惋惜。

同時,他拋出一把寶劍,被吳川接在手裡。

「這離天劍可是天劍宗的五大名劍之一,天劍宗曾有多名長老幫弟子索要,胡長老都沒捨得給,沒想到今天卻贈給吳川,這吳川,真是走了狗屎運!」

「不過也有此可見,胡長老是多看重這吳川!」

一時間,不少議論聲響起。

「劍的確是好劍,可惜,這吳川不會收!」關明意識中,谷瑾萱幽幽的聲音響起。

關明驚訝,剛想詢問,還處於擂台上的吳川開口了,他雖接住了離天劍,但卻看也沒看一眼,而是道:「多謝前輩好意,但無功不受祿,還請前輩收回!」

說完,吳川手一拋,將離天劍還給了胡邵龍。

這次,胡邵龍臉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想他堂堂太上長老,又是真武境界的高手,如今卻被一個小娃娃兩次拒絕,縱然他再看好吳川,也難免動了些怒氣。

現場的人也是一陣莫名其妙。

這吳川莫非真是腦袋被驢踢了。

竟然屢屢拒絕胡邵龍的好意。

最驚訝的莫過於關明,因為他想不明白,谷瑾萱是如何肯定吳川不會收下這把離天劍的。

「哼!」評委席上,胡邵龍看著吳川,不滿的哼了一聲,不過他卻沒有在多說什麼,自己坐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