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合約對於大隋是大事,但是對於整個嶺南來說,遠遠比不得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宋閥閥主和南蠻聖女的婚期快到了,嶺南城早就開始了佈置,喜氣異常。 入冬第一日,正是宋閥迎娶主母之日。

現在的婚禮又叫昏禮,是非常嚴肅的一件事。有云:“婚禮者,將合兩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子重之。”就是說婚禮是讓夫婦二人經此而合爲一姓,對上告慰列祖列宗,對下繁衍子嗣,是當之無愧的禮之大禮。

這時候的婚禮,尤其南方士族都在秉承周制。

周制婚禮嚴肅而安靜,雖有賓客來賀,都是士族正裝跪坐等待新人,不交頭接耳,或站起來嬉笑喧譁。

要道喜在未入座前就得說。

宋缺父逝,代替醮子禮的是宋氏族中最親近的堂伯父。

醮子禮後,宋缺才走下山城前去別院迎親。

士族禮服崇尚端正莊重,遵循玄纁制度。

新郎服飾爲爵弁,緇衪纁裳,白絹單衣,纁色爲韠,赤色舄。新娘婚服形制與新郎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服裝的顏色。上衣和下裳邊會帶着一些黑色,以爲專一。

任文萱換上了禮服,一身紅黑華服上面繡金色的鳳凰,相當華貴。

長髮散落下來,沒有任何梳任何髮髻,她站在巨大的銅鏡面前微微側身而看,眼睛微微勾出魅惑的弧度,明明是端正貴氣的禮服,卻讓她穿出妖媚詭異的魅魔模樣。

餘英餘蘭替任文萱將黑紅拖地華服鋪張開來,然後幫她佩戴好各種腰間飾物,扶着她坐在梳妝檯前,兩人很伶俐地給她化妝,這是任文萱特意要求的,不許外面的人前來幫忙。

兩人非常巧手,原本就極其完美的面容經過精緻的妝容,讓她顯得更加明豔動人。

臺上除了各類貴重的首飾,還有一塊能讓傾國傾城的臉瞬間變成世間最醜的醜女的黑色帶疤的皮。

餘蘭這些天和任文萱相處得極好,她的性子相當活潑,見任文萱極其漂亮得手伸向這塊皮,忍不住道:“聖女爲何……”

卻沒說完被餘英打斷了。

“閉嘴,聖女自有分寸。”

任文萱沒去看她們,將皮粘了上去。

餘蘭被呵斥過後見到任文萱模樣,眼睛是濃濃的失望。

聖女好美,爲何要這般……

“在這塊皮上隨意添幾筆。”

餘英餘蘭只得聽從囑咐又化起妝容來,雖然是假面,但是她們還是很認真地上妝,期望將這假面修飾的不再那麼可怕,可惜再如何神奇的化妝術,也解救不了這張臉。

外面傳來敲門聲,是來給她梳髮的數位婦人進來了。

這些婦人有三個是宋閥派來的,南蠻也出了三個,她們都和任文萱見過,不過宋閥那三個昨日纔來,所以她們見得都是帶着面具的她。

等到宋閥的三位這一走到任文萱身後,第一眼自然失去看向銅鏡裏的人,南蠻來的婦人平靜地很,可宋閥那三位忍不住驚呼一聲。

早就知道閥主娶的是位醜女,怎麼會這麼不堪入目……

任文萱輕笑一聲,這模樣,他可下得了手?

“閉嘴。”隨後,她就喝了起來。

宋閥派來的婦人頓時心裏一緊,這不堪入目的聖女竟然只憑着一句話讓她們感覺到死亡的恐懼。

“開始吧。”

“是……是。”

她們的手拿起了梳子,微微有些顫抖,她們越看越不敢去看銅鏡,偶爾察覺這位聖女從銅鏡中看她們,她們越發緊張害怕了。

髮髻綰成小高髻,剩下的頭髮散落在腰後,然後帶上金色雕花小冠籠罩在小高髻上,左右插上紅黑色珠玉長金簪,又佩戴金絲流蘇垂落下來,又裝飾了些小簪和步搖,很典雅的感覺。

蓋頭此時還未興起,但是現在也有佩戴若隱若現如禮服同色的紗或流蘇遮掩着新娘的臉,給人一種朦朧的感覺,其實細看,還是能看到新娘大概的臉。

今日任文萱的造型有流蘇和紅紗,帶上後,已然差不多遮住了,暗自觀察,也只隱隱覺得新娘有些黑。

梳妝婦人鬆了口氣,她們也只能做到這個地步,至於洞房,她們心裏爲宋閥主默哀。真是可惜了,宋閥主那麼俊美的人……真要聯姻,也不一定親自上啊,聽說還答應了不納妾!這個南蠻聖女真是福氣。

任文萱還在屋裏的時候,外面宋缺已經送了贄禮。揖讓登堂,婿跪拜大禮,因爲任文萱上無父母,所以作爲受禮的只能是名義上的祖父,也就是三長老。

禮畢後,任文萱所在沉重的門被打開,三位長老和族長候在外面,也就三長老有些愁緒,其餘的只是表面功夫。

大門的門口,宋缺候在那裏。

三長老伸出手,任文萱將手交給他,然後由着三長老將她帶向宋缺所在。

從她的房間到大廳三十來步,任文萱不覺得有多遠,但是出了大廳,看到別院門口等候的宋缺,這不過十來步的距離,可是同樣的速度下,任文萱覺得自己彷彿走了很久似的。

走在這條路上,她有種逃跑的衝動,平復了好幾次,才沉澱下心情。

到了他身邊,她微微看了他一眼,很清楚看到他的表情。

混沌劍神 今天的他穿的是士玄端服,和她的禮服儀制相等,很少穿玄色的他添了一股之前他不曾有的莊重中溫雅。

是的,他今天的氣質很溫和,不見平常時的冷漠清傲。

是因爲娶妻,他很高興?

任文萱微微垂眼,寬大袖袍下的手已經緊握,藏着的白色天魔帶和天魔刃恨不得立刻就發出去。

再等等,還不到時間。

宋缺伸出手,任文萱緩緩擡手,手晶瑩如玉,很漂亮異常,不過宋缺似乎沒有去看。

看了也不會發現什麼,任文萱豈會在手上留下破綻。

兩人再次對着三長老三拜,終於被宋缺送上了馬車。

三長老的眼睛有些微潤,大長老二長老還有趙家族長終於完全鬆了氣。

宋家山城大堂已經有上百賓客在坐,一個個都端跪坐在那裏,非常嚴肅。

一品嫡女 大多是嶺南有名望或者宋家交好的世家貴族代表,少部分人,不請自來,但是宋家又不能掃客出門,比如楊家、宇文家和獨孤家、李家等隋室皇族貴族。

衆人早就聽說宋缺的妻子是天下少有的醜女,今日很多人雖然端坐,但是還是會不着痕跡去看新娘。

新娘雖然有紅紗和流蘇遮掩,也依稀能看到新娘的臉有些黑,不過身姿極其動人,他們交握的手也極其漂亮,據說這位聖女本也是絕代佳人,不過被蠱後給毀了,如今看來,到也不錯。

天黑關燈,不都是一回事。

有幾個想到男女之間事這麼想了起來。

之後在衆人的見證下,沃盥對席合巹相拜之後,任文萱被送入了洞房。

在這期間,就沒有賓客再旁了,在這時候,還有最後一禮,俗稱合牀禮,合牀後就正式成爲夫妻。

武煉神帝 新房侍女早就候在那裏,爲任文萱脫下繁複的正裝。

屏風前宋缺也在脫去了正裝。

侍女顯然訓練有素,褪去紅紗流蘇後,臉色和眼神都不曾有任何變化。

緊接着,宋缺走進來。

任文萱不由微勾嘴角,這模樣,他是否會有一絲後悔?

她現在希望看到他會後悔,這樣她纔會感覺到心平。

誰知,她這張讓人看及色變的醜陋容顏,他很淡定地看着她。

兩人坐在一塊,侍女跪坐下來將兩人裏面的紅衣衣襬打了個結,說了些祝福的話後,一個個秉着紅燭離開了。

偌大的新房安靜到了極點。

宋缺起身,然後主動爲任文萱拿起桌上的碗筷,輕淡的道:“一起吃。”

任文萱微微平復了一口氣,淡定。

宋缺明顯感覺他的新婚妻子放鬆下來,他的心情更爲複雜。

她輕輕地接過碗筷,很平靜地吃着,這一天,她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不過對於她的修爲而言,不吃也沒什麼。

平靜用罷,她先放下了碗筷,然後擡眼去看他。

宋缺的手也微停,他似乎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面要和他度過一生的女人。

任文萱主動喊道:“夫君……”

不知道爲何,這沙啞聲音叫喚他爲夫君的時候,他的心竟然有着一種莫名的顫抖。

“嗯?”他輕聲應下,同時上揚表示詢問。

任文萱從跪坐上起身,然後來到宋缺身邊。

然後在他身邊重新跪坐下來,問道:“聽說你有心上人,爲何還願娶我,你不怕你的心上人不高興?”

宋缺看着妻子乞求又希冀的目光,放下手中碗筷。

“你放心,日後我與她再無任何糾葛。”

任文萱心中怒火燒天。

“真的?”她驚喜地問道。

隨後又落寞道:“聽說她是個極美的人呢?你娶我……真的會不嫌棄嗎?”

宋缺心中一嘆,隨後平靜地說道:“不會。”

任文萱放在桌下的手已經捻住天魔帶。

“那你爲何不親我?我們部落裏,行禮過後,郎君都會在洞房很熱情地親新娘子,可你不但不親我,還不和我說話……你知不知道,當初我在你們軍營外,聽到你見了我的畫像後還願意娶我,我有多高興?那時候,我就想,不管你長什麼樣什麼身份,也不管你未來會怎麼樣,我都會喜歡你一輩子。”說着說着,她的眼睛明亮而熱切。

傳聞南蠻女對待感情熱情炙熱,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

宋缺心中更加複雜了,他問道:“你不覺得太過輕率嗎?他不喜歡你,你怎麼辦?豈不是太委屈?”

任文萱心氣順了一點點。不過,他說自己輕率,是不是太委屈,是不是他自己也是那麼想,他和她之前的感情輕率了,現在還委屈了?

“其實之前我不知道你是否嫌棄我,所以我不敢露出絲毫,故作冷漠,現在你都說不嫌棄我,我有什麼委屈?更何況,現在我不是嫁給你了嗎?”她說得很開心,整個人都亮了起來,她嬌小的身形,讓人覺得她曾經就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單純人。

任文萱見他不說話,小聲起來:“我會對你好的,你既然不嫌棄我,那親我好不好?就像阿野哥老在婚禮上偷親蓉兒姐姐一樣。”然後一隻手拉住了宋缺的袖子,隨後眼睛充滿期待地看着宋缺。

卻不知,這股期待如果是在一個美人身上,誰也拒絕不了這個要求,可是在現在任文萱這張醜臉上,就格外讓人噁心了。

宋缺慢慢起身,然後拍了拍任文萱的頭,倒不是嫌棄,而是實在沒有心思,所以一句話也不說就準備走。

任文萱心中的氣又順了一些。

不過,事還要繼續的。

任文萱立刻拖住他的衣袖,眼睛立刻溼潤了。

“你是個騙子,說不嫌棄我是在騙我。”她嗚咽出聲道。

宋缺轉過身來,輕輕地道:“若是騙你,你會這麼難受?”

任文萱忍住眼淚,說道:“當然,被喜歡的人騙會很……很難過。”

宋缺臉上露出清淺的笑。

是啊,被喜歡的人騙……真的很難過。

“那你以後會騙我嗎?”他問眼前的妻子。

任文萱當然搖頭,口不對心地說道:“當然,我纔不會騙你。”

宋缺聽了後,微微轉過臉,臉上的笑容多了些,是一種無奈的笑,或者是一種悲哀的笑。

不過任文萱卻因爲他轉過臉並未看到。

WWW ✿т tκa n ✿¢O

她走到他前面,向他做保證道:“趙萱不會騙宋缺的,以趙萱的名義向蠱神起誓。”

南蠻人對蠱神非常敬重的,基本上向蠱神起誓,都不會去違背。

任文萱留了個心眼,以趙萱的名義,她真正叫任文萱,此外也沒說違背了會怎麼樣。

這時候,宋缺微微低頭,脣向任文萱清澈真誠的眼睛吻去。

碰到後,任文萱臉上所有表情,包括柔情和單純在這頃刻間完全消失。

他竟然會去親吻別的女人,就因爲她說了幾句不知真假的話?

她冷笑一聲,宋缺頓時身體一僵。

“宋郎啊,你真是讓人家失望哩,這麼一張難看的臉你也吻得下去?”

強烈推薦: 瞬時之間,宋缺就感覺到周圍的空氣被抽空了,他眼前那雙很清澈的眼睛變得非常勾魂詭異。

然後看見她一點點撕下那塊醜陋的面具,露出讓他曾經朝思暮想的容顏。

任文萱另一隻手很靈活地摟住他的脖子,話語雖然冷,但是卻是笑着。

宋缺手輕觸任文萱的手,然後順勢一拐,一股大力傳來,讓任文萱不得不脫離他身上。

“趙萱呢?”他一步步逼近,神情是從所未有的嚴肅。

極品女 明明宋閥高手和南蠻高手都沒有任何發現,中間也沒有一個陌生人出現。

任文萱不慌不忙地坐下來,幽幽地道:“我都說了要你不要娶,可怪不得我哩。”

隨後將手中的醜女面具丟過去:“可好好瞧瞧,是真的人皮……”

宋缺連忙接過,人皮他還是分的出來。

任文萱見他臉色一變,笑道:“是不是想給趙萱報仇?來吧,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宋缺卻將人皮丟走,他蹲下身子,和坐着的任文萱平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