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士兵納奇認識,正是自己的得力副將。

他沒死!

「魔頭大人!」

副將從造物之城出來,首先發現納奇,頓時亢奮呼喊起來,不過下一刻也看到了古木,頓時擋在納魔頭的身前將其保護。

古木沒有理會他,而是淡淡道:「你五萬手下都在我的造物之城內,沒有任何傷亡,你若歸順與我,必然物歸原主。」

在山谷內他將五萬士兵鎮壓了。

但鎮壓不代表死亡!

他看這些士兵不怕死,一時念頭將其全都強行收入造物之城,本來打算在以後能將他們收為己用,壯大赤血軍。

如今想要收服納奇,用這些士兵來逼迫就範,定然有奇效。

還別說。

納奇看到自己得力副將出現,原本的堅持就被攻破了,聽到古木所言,臉上有著掙扎之色。

「你說過,我殺了你的手下有著血海深仇,可事實上你的手下安然無恙,那麼我們的仇恨就不存在。」

古木展開攻勢,而且最後更是直言,道:「我的這件法器擁有時間之力,是外界的一百倍,你如果肯歸順,我不單單將你手下歸還,還會為你和他們開放百倍時間加速進行武道修鍊。」

此言一出。

納奇臉上有著駭然之色。

時間之力他聽說過,可一百倍加速卻是第一次聽說,裡面一百天,外界一天,這是何等逆天!?

「你坑誰呢!」

他冷聲道,選擇不相信。

這是可以理解的。

別說他,就算是其他高手在聽到這件事,第一反應肯定是不相信。

「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你手下。」

古木指了指那名副將,道。

納奇看向自己的手下,而後者只能點點頭。

真的?

納奇嘴巴張的老大,心中更是如江海翻滾。如果能在裡面修鍊,一天等於修鍊一百天,幾年幾十年下去,修為的提高簡直不可想象! 造物之城的時間加速,對任何武者而言都是巨大的誘惑,畢竟擁有此物,就等於擁有了更多、更快的時間來提升武道。

納奇很是震驚。

同時肯定,如果此物放在戰場兵器榜,雖然只是上品,但其功能足以媲美絕品,名列前三也是很有可能!

古木說出造物之城的功能不是讓他羨慕和判斷的,只看他笑著道:「做出選擇吧,是歸順與我,還是選擇死亡。」

納奇凝視著他,心中則在做著抉擇。

「此人如果沒有殺我的手下,也算不上仇恨。」

「我抗命不遵,私自離開陣營,肯定會被任行上報,一旦回到魔域天必然會被重責……」

他想了很多,最終抬起眼瞼,看向古木,道:「我同意!」

古木微微一笑道:「識時務者為俊傑。」

說罷,從懷裡取出一顆丹藥,丟給他道:「這是我煉製的獨門毒藥。」

納奇接過那顆毒藥嘴角一抽,這傢伙的『獨門』之物還真不少。

想歸想,他還是毫不猶豫將葯吞下去,然後冷然道:「小子,若是不放心,還有什麼毒,老子吃了便是!」

這傢伙是果斷的人,也並不在乎毒藥,反正已經打算投誠,還在乎這些幹什麼?

古木搖搖頭,道:「一顆毒藥足以控制你。」

然後從懷裡取出特製的療傷丹,丟給他,繼續說道:「這是……」

他只開口說了兩個字,納奇仰脖將丹藥吞下,打斷道:「老子知道,這肯定又是你的獨門丹藥。」

「……」

古木升起一頭黑線,這傢伙雖然長得丑,倒是很幽默啊。

納奇吞下療傷丹,體內頓時傳來一陣暖意,隱隱作痛的傷口,受損的經脈也再極快時間淡化和修復著!

「好葯!」

他微微一怔,不由自主的脫口說道。

「那是當然。」

古木笑著說道:「跟著老子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納奇不語。

因為說完那兩個字,他已自行盤坐下來,靜心調養著傷勢,畢竟療傷丹正在揮發效果,趁熱打鐵才能更快調養傷勢。

古木笑了笑,然後離開山洞為其護法。

從一開始他並沒想著收服納奇,可在發現兩名大將來到戰場,才走了這一步棋。

而且在他的打算中,將此人先收入造物之城,等到某個時機作為底牌將其放出來,效果肯定比當年四頭玄獸還要猛!

當然,底牌是不可能隨便定的。

尤其是這個納奇,畢竟他乃魔域天的武者,是不是真心歸順自己還無法肯定,接下來的時間需要證明。

事實上,納奇的歸順肯定不是心甘情願。

其一,情況所迫,畢竟受傷了,也打不過古木。

其二,古木的造物之城時間加速太逆天了,作為武者他很心動,很想進去修鍊。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他的手下都在古木手中,既然沒死那隻能妥協。

綜上所述,這傢伙雖不是心甘情願,但也不會對古木造成危險,或者陰奉陽違,畢竟他現在的處境在魔域天也不是太好,回是回不去了,只有跟著古木,能夠提高武道那就更好了。

說直白點。

他是想保住自己手下,也想好好修鍊武道,對古木只有氣,沒有太大的恨,這個前提則是手下沒有隕落。

納奇的傷勢得到康復,隨後進入古木的造物之城和自己一眾手下相聚,不過他所在的是一層封閉空間。

這也算是囚禁吧,至少現在還沒得古木的信任。

出招吧,秦小姐! 納奇倒是無所謂,在看到自己手下平安無事,頓時鬆了一口氣,然後感受著時間加速,眸子里有著亢奮。

就在此時,古木聲音在空間內傳來:「你所在的區域,時間只有二十倍,想獲得更高加速,唯有用你的行動來換去。」

納奇聞言,嘴角一抹微笑。

他知道這傢伙不信任自己,用時間加速來控制自己對武道的渴望,於是冷笑回答:「放心吧,老子會讓你相信的!」

「納奇,我希望你我兩人能成為朋友,成為最真誠的夥伴,但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朋友?夥伴?」

納奇放聲大笑,道:「小子,在老子眼裡,只有利益的朋友,沒有所謂的真誠。」

古木的聲音沒有再傳過來。

而外界的他已經離開山洞,動身前往極南軍區的陣營。

剛才那一句話只是讓納奇明白,此刻雖被控制,但以後也許會有成為朋友的那一刻。

古人言,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

……

西門雲二人仍然藏身在暗處,古大少繞開他們之前的埋伏點,悄無聲息地回歸軍營。

降服納奇,手下沒了危險,神紋大陣在當天就被解除。

當務之急的事情解決,接下來古木開始將目光放在兩個不懷好意的大將身上,畢竟他們這麼藏著始終是個麻煩。

這件事他並沒有告訴秦風和王副將,也不打算上報軍區元首。

既然有人打自己的主意,那就必須將其幹掉,況且古大少也在打兩人的主意,畢竟是大將,身上肯定少不了好寶貝和力石!

怎麼才能將兩人悄無聲息地幹掉?

一個月下來,古木始終在糾結,但有一日,他看著戰區地圖,眸子里閃過一絲狡詐。

次日。

他早早起床,安排秦楓繼續訓練士兵,然後帶著一名手下離開基地,去的地方正是西門雲和皇甫勇藏身之地。

送死?

顯然是不可能的!

古大少來至那片小山林,拿出戰區地圖看了一會兒,最後向著那名手下道:「西南方向七百里屬於偏僻區,那裡應該藏著法器,我去看一看,你先回基地待命。」

「將軍……」

手下臉色一變,偏僻區可是虎穴,怎能隨便亂闖。

可話還沒說完,古木喝道:「這是命令!」

「是!」

士兵無奈的行了一個軍禮,旋即向著基地返回。

手下離開后,古木收起戰場地圖,然後修為爆發化為虹芒飛走了。

當他剛剛離開,躲在不遠處差點按耐不住衝出來的西門雲和皇甫勇頓時大喜。

兩人蹲在陣營外圍四個多月,終於等到了古木外出,而且還是獨自一人前往偏僻區尋找法器,這絕對是一次絕佳機會,因為一旦到了偏僻區,就算將那小子殺掉,也會讓別人以為死在神紋陷阱中,日後上面得知自己曾去過戰場,也根本不用擔心,隨便找個理由就能糊弄過去。

「小子,你這是找死,不能怪我們!」

西門雲和皇甫勇小心翼翼的施展身法跟上去,氣息則沒有半點釋放,他們要等到遠離陣營后再爆發,就算被發現這小子也跑不了。

古木行在最前面。

雖然神識無法捕捉兩名大將,但卻肯定他們必然在後面追著,畢竟在其隱藏的地方一番表演,給出動手最佳時機,不上來就真是白痴了。

七種真元徹底爆發,他化為虹芒,暢遊在戰場的天地間。

第一次踏出陣營來到交戰區,他就仿若一個瞎子。

如今神紋陣小有成就,只要不是太高級的陷阱他可以一眼看破,從而在最快時間繞行,所以一路上也沒碰到什麼危險。

他是沒事,但卻苦了後面窮追不捨的兩名大將。

這一路追上來人雖然沒追丟,可接連遇到很多神紋陷阱,磕磕絆絆,苦不堪言!

好在兩人都是大將,身上穿的裝備都是法器,而且也來過戰場很多次,均是有驚無險的化解了。

然而,當古木走的路越來越偏僻,神紋陣的陷阱就會越來越強。

到最後,兩大將被整得灰頭土臉,暗暗罵道:「這小子怎麼沒事,陷阱為何全讓我們碰到了!」

……

鴻鈞天陣營外五百里是一片沼澤之地,從地圖來看,這裡屬於交戰區的偏僻地帶!

古木對神紋陣只是小有成就,來到這裡自然不敢高空飛行,而是小心的躲避著陷阱,同時神識不忘盯著後面,暗道:「這裡環境已經很偏僻,他們如果是為了我而來,應該要動手了。」

兩大將為奪自己的寶物來到戰場只是他個人猜測,還無法肯定下來,或許是在秘密執行什麼任務呢。

古木希望如此。

可下一刻,他卻只能苦笑。

因為在神識覆蓋下,果然發現西門雲二人修為全部釋放,毫無忌憚的向著自己衝來,而且那種強度的爆發,顯然是打算直接將自己擒下!

「來吧!」

古木體內血液在燃燒,旋即爆發修為不再小心翼翼貼地飛行,而是疾馳在沼澤之地。

在這幾天時間,他已將地圖上所標記的沼澤危險區域記住,此番單獨出來,就是讓西門雲二人在追殺自己的時候落入強悍陷阱內。

這是借刀殺人。

也是在賭!

賭自己對神紋陣的理解,賭對方進入強悍陷阱不死也得重傷,這樣自己或許可以反殺。

「那小子突然加速,難道發現了我們?」

至尊冷少:盛愛絕版未 西門雲神識同樣可以發現古木,當他看到後者速度加快,驚訝的道:「我們和他保持的距離足有幾十里,這傢伙修為才四十力,神識怎麼可能會在魔域戰場覆蓋如此遠呢?」

「發現又如何,論起速度,他和我二人比起來差遠了。」皇甫勇不屑的說道,旋即爆發修為,速度又提高了很多,西門雲也同樣加速起來。 來到了火鍋店,江洵來之前便訂好了包間。

一家四口進了包間,警衛在門外守著。

偌大的包間里,小糯米和小飯糰在沙發上玩了起來,小傢伙現在爬得很溜,瞄準目標,就向著目標奮力爬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