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在這…”亦邪掏出了裝着楊浩的那個葫蘆,可剛拿了出來,忽然就覺得手上一輕,葫蘆竟然消失不見了.

“小貓咪…給你,拿好了啊~~~”凱瑞把葫蘆放到了虎頭面前,笑嘻嘻的拍了拍虎頭的腦袋.就再這個時候,亦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個跳躍奪窗而逃了,仍下了傻眼的李楠.

“哼…膽小鬼….”凱瑞並沒有去追,而是走到了雲雪的面前,右了個指響,雲雪彷彿被電擊了一下,頓時恢復了神志.

“啊…我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雲雪看到自己半裸的身體驚慌的問到,凱瑞把衣服遞給了她…虎頭在一旁和雲雪說這剛纔發生的一切.

“哼….真是給臉不要臉,你當我是什麼???”雲雪氣股股的走到李楠的面前繼續說到, “我很漂亮嘛????”李楠傻傻的點了點頭

“你想要我嗎??”李楠又傻傻的點了點頭..忽然雲雪臉色一變,好像成了一個頭上長角,屁股後頭有尾巴的小惡魔,只見她擡起了右腿朝這李楠的下半身狠狠的踹了過去..

“我讓你要…我讓你要…..”

“啊~~~啊~~~救命啊 救命啊~~疼死我了 疼死我啦~~~”李楠殺豬一般的吼叫着,雲雪一連踹了十幾腳,方纔停了手,估計李楠以後別說泡妞,就臉傳宗接代都成問題了吧,雲雪踹了一通之後,氣吁吁的走了回來..凱瑞此時在一旁笑的咯咯直叫,楊浩這個時候已經被虎頭放了出來,看到眼前這兩個漂亮又如同惡魔般的美女,心裏說不出是高興還是恐懼…..

“啊浩,你沒事了吧??”雲雪和凱瑞擊了一下掌之後直奔楊浩而去.可楊浩面對雲雪竟然向後飄離開來,似乎有些害怕的點了點頭.

“楊兄,事情不妙啊~~咱倆還是~~~”

“還是什麼…跑~~~~”楊浩甩下了一句話後,夥同虎頭倆一溜煙似的奪門而逃..

“阿浩..你等等我..你跑什麼呀~~~”雲雪一頭霧水的跟着跑了出去.她似乎不明白楊浩爲什麼要跑,估計只有凱瑞一個人明白這一切吧,望着雲雪跑掉的身影,凱瑞捂着嘴壓住了笑聲跟着出了門去…………. “亦邪????這個名字聽起來有點耳熟…”一陽叔此時正皺着眉頭聽這楊浩和雲雪一行的經歷.

“一陽叔叔,我也不清楚,第一次是在晚上,我熟睡的時候,第二次是在白天…”

“連你也察覺不到,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如果沒猜錯應該是夢魅作怪”

“師父,夢魅是什麼東西??”楊浩非常好奇的問了起來,因爲他不明白這是個什麼樣的鬼怪,竟然能逃脫陰差的法眼,作祟而不被察覺.

“夢魅也可以說是鬼的一種,一般的夢魅能力低下,只有趁着人熟睡,意識較弱的時候出來作祟,是一種單一的能量體.但是如果它有了一個固定的藏身之所,那麼就可以逃脫陰差的追捕,逍遙法外,而且等力量變的強大的以後,可以在人清醒的時候干擾人的視覺聽覺系統,產生幻覺…”一陽叔大概的解釋了一遍.

“師父,有辦法去除它嗎????”楊浩一連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師父.

“恩…雲雪,最近你家裏可有不明來歷的東西嗎?比如說,一個玩偶,一件裝飾,或者是首飾之類的????”

“首飾???對了….一陽叔叔,前兩天那個李楠派人給我送了一條項鍊…..”

“項鍊在哪????”

“喏..給您..”雲雪翻了翻挎包,不久後就找到了它,遞給了一陽叔.

“就是它了,這條項鍊被人施了法,裏面封有一個落水鬼正想找宿主.”

“可是師父,既然是鬼,爲什麼我和虎頭都看不到她呢???”楊浩實在是想不通,既然鬼應該逃不出自己的眼睛纔對.

“夢魅比一般的鬼能量還要小,還未能形成能量場.只是一種介乎於有和無之間的模糊能量態.這條項鍊雲雪是不是戴過???”雲雪聽了一陽叔的話後,回想了一下,在生日當天,確實是在珠寶店裏試戴過它,於是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陰差追捕的是有實質能量場的鬼魂,而這種介乎於有和無之間的東西無論人或者是鬼都很難看到它,這個落水鬼依附在項鍊上,雲雪正好佩戴過它,那麼夢魅就吸收並且掌握了雲雪的氣息,就像電臺調頻一樣,每個人的腦電波,頻率都不一樣,這個鬼掌握了信息之後,就把頻率震幅的調節,儘量的與雲雪吻合.一旦頻率震幅重合,那麼雲雪的世界裏就會出現它的身影,而頻率不相同的其他人,就無法看到它的真身.”一陽叔邊端詳着項鍊,一邊解釋着.

“看來它比一般的鬼還危險…..”虎頭在一旁聚精會神的聽了半天,回了這麼一句.

“其實也沒什麼危險,頻率重合是很難辦到的.就算重合了,如果碰到膽子大的人,以爲就是個夢,根本不會在意.如此以來,夢魅就無法得逞.但是相對膽小的人,情況就不一樣了.由於驚嚇,意識會出現混亂.也就是科學界說的精神病.這個時候,夢魅會一直潛伏在這個人的精神世界裏,一旦他本身的精神世界完全崩塌,那麼它就可以反客爲主,佔領這個人的精神領域,從而控制肉身.這也是很多精神病患者康復之後性情大變的原因.其實,這個人在得病前和康復後已經完全是兩個人了.”

“真可怕~~~~~”雲雪一臉的慘白緩緩的說道.無論是誰,都不想讓另一個人來佔領自己的肉身吧,那會發生什麼???

“那師父,這條項鍊怎麼辦???”

“先放我這裏吧,項鍊離開了雲雪,自然就干擾不到她.我們誰也不會直接接觸這條項鍊,夢魅自然就無法獲得信息,也就無法調頻.久而久之,它自己就灰飛煙滅了.”

“好了,一陽….別嚇壞了雲雪..咱們還是說一說你愛徒楊浩的事情吧..你有什麼打算?”凱瑞站在一旁好久之後,終於拉開了話匣子.

“這個…..我還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道家自古就有以蓮藕重塑肉身的傳說,但是傳說畢竟是傳說.太乙真人爲哪吒重塑肉身的年代距今已經千年有餘,是真是假難以分辨,就算是真的,可功法早已失傳.真是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一陽叔第一次在衆人面前嘆氣,顯的是那麼有心無力.畢竟一陽叔的修爲,和太乙真人比起來還相差甚遠.

“這件事情我到是可以想想辦法.”凱瑞見一陽叔真的是爲此而神傷,不免露出了關懷之色.

“哦??你有辦法???”

“辦法到是有,不過需要一個前提,就是要找到一個有靈性的物體給楊浩當肉身之根源,這個東西靈氣越強越好.只要找到了這個,我就有辦法給楊浩從新做一個肉身出來.”

“此話當真??你有什麼辦法??”一陽叔聽凱瑞這麼一說頓時來了精神.

“我們血族就有重塑肉身的方法,而這個方法正巧被我得到了…”

“等等,凱瑞小姐,你說你有重塑肉身的方法??可爲什麼沒有換血的方法??難道肉身還比不上血珍貴??”楊浩再一旁忍不住的問到,因爲凱瑞的話確實有問題,重塑肉身都辦的到,換血卻辦不到??

“呵呵…你不要以人類的眼光看待問題,對於我們血族來講,血自然是最珍貴的,其他的一切與之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而且我可以告訴你,血族只要有血源,什麼事情都辦的到,相反,血族要是沒有了血,那麼不但什麼都做不了,甚至會全族滅亡”楊浩聽了凱瑞的話以後,似乎明白了什麼,這就和人要吃飯一樣,有食物,人就可以去思考,去創造,去開拓.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了食物,那麼後果是什麼可想而知.

“那麼什麼東西是最有靈性的呢???”雲雪一臉惆悵的嘟囔這,其實此時所有的人都在考慮這個問題,要找就找個最好的.

“虎頭,這個事情你可以去找地府的朋友幫忙阿???”一陽叔一語點醒夢中人.

“對阿~~我怎麼沒想到…..”虎頭馬上拿起了通幽令牌和地府聯繫起來.不多會後,地府那邊有了反應.

“三弟嗎??有什麼事情直說吧”通幽令牌裏傳來了鍾馗的聲音.

“大哥,我想問一下,在咱們這,最有靈性的東西是什麼??”

“這個我也不清楚,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們現在有辦法幫楊特使重塑肉身了,不過前提就是找一個靈性十足的東西做根基”

“你是說真的???你等等阿…我派人用地書查一查….”鍾馗一聽楊浩的事情有轉機,二話沒說,直接派人去找鬼判了.沒用了多少時間之後,通幽令牌裏又傳來了聲音.

“三弟,地書上面顯示,普天之下最有靈性的東西是千年人蔘王.它一直出沒在長白山原始森林的深處,具體位置不清楚.”

“太好了,謝謝大哥..不用急着謝我,地府雖然欠楊浩一個人情,但是卻不能徇私枉法.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還有,那千年人蔘王離飛昇得道已不遠矣.你們此去只可好言相商,萬不可動粗,它的修爲高到什麼程度,我們也拿捏不準.總之萬事小心.”虎頭和鍾馗寒暄了幾句之後就關掉了令牌.

“師父, 您老人家怎麼看???”楊浩始終是尊重師父的決定,所以徵求着一陽叔的意見.

“我看也只好如此了,只是長白山原始森林乃是集天地靈氣於一身的寶地,隨說是寶地,可是裏面到底有什麼誰也不清楚,現如今爲師身遭此劫..哎~~~該如何是好”一陽叔說出了心中的無奈..

“沒關係沒關係,只要凱瑞小姐願意陪我們走一趟的話,再加上虎頭.肯定應付的來”雲雪在一旁興奮的說到.

一陽叔似乎沒有反駁,而是看了凱瑞一眼沒有說話.而楊浩等一羣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凱瑞身上.

“中國不是有一句話叫做幫人幫到底,送佛送上天嗎??那我就入鄉隨俗陪你們走一躺吧”凱瑞還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着,此時的她無論從樣貌還是從心靈上看,似乎都和吸血鬼毫無關係,反到是一個天使站在衆人面前.

“太好了,凱瑞姐姐…你真好~~~`”雲雪和小孩子一樣抓着凱瑞的手晃來晃去的撒着嬌.

“哎??我說雲雪,你一口一個我們我們的,好像剛纔也沒人說要帶你吧??”楊浩故意調侃到….

“你….”雲雪的臉色忽然間變的深沉起來,這臉色讓他想起了慘遭毒了個冷顫.

“師父,事不宜遲,那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了..”一陽叔點了點頭,也是無比期待着這次尋找肉身根基的結果.因爲它直接關係到楊浩的生或是死. 衆人道了別之後,紛紛離開了一陽叔的家,爲明天一早的遠行做準備去了….歷史悠久的長白山有什麼特別??豪無人煙的原始森林裏有這怎樣的祕密??此行到底是福音還是再一次的危機??敬請繼續關注陽人陰差……掌聲 鮮花 貴賓 點擊 統統砸向我吧 ? 次日清晨,楊浩雲雪還有虎頭先到了DL市的機場,凱瑞在此10分鐘後也趕了過來,只看她沒有穿着以往的黑色斗篷,而是換了一身的裝束.頭髮紮起束辮,上身穿着一個白色的體恤,下身穿着一條多個口袋的黑色束筒褲.腳上穿着一個軍用野戰靴,看起來別有一翻姿態,讓人有一種強烈的征服欲.雲雪相比之下就要顯小許多,她懷裏抱着一隻黑色的貓,另一隻手拿着一把太陽傘,身上穿着一套淡黃色的運動服,一雙雪白的運動鞋.看起來清純可愛.

“你也不差阿…雪妹妹……”凱瑞邊笑邊看着孩子一般的雲雪,迴應着.

“凱瑞,你還是穿這樣的衣服更加漂亮…..”楊浩拖着下巴當起了審美裁判.

“呵呵,謝謝,其實我也不喜歡穿成那個樣子,只是爲了少惹些麻煩..好了不多說了,進山所用的工具我已經提前2個小時託運了,咱們蹬機吧”說完,雲雪挽着凱瑞的胳膊大步的想登機口走去.楊浩心裏這個癢癢阿,他真想和凱瑞換一換.無論她倆任何一個人,要是挽着自己的胳膊在這人數衆多的公共場合亮個像,還不把那些男人都羨慕死….”哎~~~也只能想想了…”楊浩搖了搖頭,徑直的飄進了機艙.

頭等艙就是舒服,看着這兩個女人悠閒的樣子,讓楊浩有了強烈重生的**.有重量的感覺多好阿,看看我,軟綿綿的,毫無質量.

“兩位小姐這是要去哪??”一個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雲雪擡頭望過去,一個黝黑的男子左在她們左面,這個男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壯,但均勻的身材和黝黑的肌肉讓人感覺很矯健,兩眼炯炯有神.一看就是練家子.

“長白山…..”雲雪禮貌性的回了一句

“哦??第一次來吧??我經常座這般飛機,好像第一次看到你們..”

“是的,我們是第一次來….”凱瑞笑呵呵在一旁聊着

“是來旅遊的嗎???”

“算是吧~~~~”楊浩看他們越聊越起勁了,自己到覺得無聊,乾脆鑽回到龍珠裏閉眼養神去了,可耳朵一直沒休息.關注着外面的每一句話.

“哦….呵呵…二位小姐,不是在下多事,到了長白山,走一走天池,看一看火山口和地下森林,吃一吃小蘋果,洗一洗溫泉,在景點處玩一玩就好,千萬別獨自走的太遠..這森林裏面什麼都有,不是很安全…請二位小心”雲雪對此人的印象不但沒反感,聽了人家的話之後反到是有了一絲好感.

“這麼危險嗎???”雲雪瞪着大眼睛盯這人家問.

“呵呵 是的,這原始森林裏面了無人煙,屬於原始生態林,野生的狼,狐狸,老虎,豹子多不勝數.還有很多沒被人發現的動物.比如大蜥蜴,紅蛤蟆等等….”

“這麼好玩??大哥那你給我們多說一說吧…”雲雪耳朵和兔子一般立了起來,聚精會神的等待着.

“您貴姓????”凱瑞中間插了一句嘴.

“哦對了,聊了這麼久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林天養,大家都叫我黑牛.我家就在長白山腳下,如果你們時間充裕的話,歡迎來我家坐坐…”

“黑牛大哥,我叫韓雲雪,這是我姐姐,你可以叫她凱瑞…”沒等凱瑞說話,雲雪已經吧她和自己介紹了一便,黑牛傻傻的點着頭迎合着.接下來,雲雪這丫頭的好奇心大爆發,纏着人家問東問西,黑牛也是憨厚老實,有問必答,和雲雪聊的越來越火熱,自己的一些歷險的經歷和奇聞怪說通通般了出來,雲雪聽的有聲有色,關鍵時候還暴出2聲驚叫.凱瑞也是聽的有滋有味.飛機上的時間就這麼被打發了..

DL市到長白山機場的距離大概是2600多公里,飛機在天上飛了快2個小時之後,終於在長白山機場着陸了….

“黑牛大哥,我們就住在白山賓館如果有時間,我去找你哈???”雲雪依依不捨的拽着人家黑牛,弄的黑牛的臉一會白一會紅.

“好了好了,大家坐了這麼久的飛機都累了,雲雪妹妹,你先讓人家回去休息去吧”凱瑞把雲雪拉了過來,朝着黑牛抱歉的笑了笑.

“沒關係…如果你們有什麼事情,或者是閒來無事就到山腳下的那棟房子去找我吧”黑牛說完揮手和衆人告了別,轉身離開了.

“這個黑牛哥真有意思…你說呢???凱瑞姐.

“呵呵…你這個丫頭,好了上樓吧,房間我都訂好了..大家先休息休息吧.”凱瑞說完走在最前面,來到了提前預訂好的一套貴賓房間.

“阿浩,你出來一下…..”楊浩隨着凱瑞的聲音飄了出來.

“這是什麼???”楊浩見到凱瑞此時正在房間的地板上,收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包裹.

“這些都是必備的東西…對了,我打探了一下,長白山最近管理的比較嚴格,所有人的行走路線都是規定好的,沿途都有人把守,你對此有什麼想法”凱瑞轉過身來看這楊浩問到.

“我也沒什麼主意…”

“那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明天一早跟這人羣進入景點,趁着人多,找個地方隱藏起來,等到日落之後,在朝森林深處進發”

“主意是可以,但是原始森林不會那麼簡單的,我們幾個冒失的進去,肯定是有去無回”楊浩說出了關鍵.

“不如我們去找黑牛吧,他打小就在這長大,肯定有辦法擺脫那些守衛,而且他地形比較熟悉,可以給我們做嚮導.”雲雪在一旁出着主意.

“這個人可靠嗎???”楊浩有些懷疑的問到,畢竟在飛機上纔剛認識.如果讓他參加,看到了一些神奇的事情,是不是會泄露出去阿.

“我看不會的,黑牛哥這麼老實….”

“黑牛哥黑牛哥,你黑牛哥跟你認識多久了?他那麼好你嫁給他得了”楊浩忽然冒出了一句醋味十足的話語.

“楊浩,你說什麼那你????”雲雪頓時氣的直跺腳.原來在飛機上,楊浩就已經很不爽了,自己被冷漠不說,雲雪還在那一個勁的黑牛哥黑牛哥的叫這那麼親密,估計楊浩要是有肉身,早就撲過去打黑牛了.

“好拉好拉,都別互相埋怨了,我看黑牛那個人也不錯,就這麼定了,午飯過後 我們就去找他具體再商量.”凱瑞勸了一句,楊浩和雲雪相互氣的不行,自此之後就再也沒有說話,直到午飯後,衆人來到了黑牛的家中…

“什麼???你們要去挖人蔘???”黑牛吃驚的問到

“是的,你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們進到生態區裏面嗎??”

“辦法到是有,只是裏面非常危險.而且就只有你們2個女人還,失蹤是算了吧..”黑牛看了看眼前的這兩個美女,一口回絕了.

“我們可以付你錢….”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跟你們說實話吧.長白山最近管的這麼嚴,就是因爲有一個團的外國遊客失蹤了,至今還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黑牛的話讓在坐的幾個人渾身一震…遊客失蹤??????如何才能進入封閉的原始森林呢?失蹤的遊客,潛藏的危險,究竟還有什麼祕密呢??敬請關注陽人陰差 “黑牛,你不是怕了吧?我們就是想去挖2根真正的野山參.拿你當朋友,纔來找你幫忙,如果你實在不想去,那就算了吧~~~雲雪,我們走”凱瑞遞給雲雪一個眼神,雲雪馬上就明白凱瑞這是要激將法,於是什麼話也沒說,站起來就準備往門外走,口中還不住的嘆着氣.要不怎麼說,女人和女人之間的這種感應非常值得研究呢.可黑牛一個堂堂7尺的漢子,怎能受的了這個??

.“好好好~~一切你說了算…我們根着就是了…”凱瑞和雲雪相視一笑的說道.最後因爲白天不便行動,大家定在晚上10點鐘在黑牛家集合.雲雪和凱瑞回到了賓館之中,打開了包裹…裏面裝的東西讓雲雪和楊浩看的直眨眼.這哪是探險裝備??明明就是特種部隊專用的設施.狼牙高能手電,軍用鋼絲吊繩,紅外夜視望遠鏡,野戰匕首,夜光探照棒,燃燒筒等等等等應有盡有,最後楊浩的目光停留在幾把類似54式軍用手槍的東西上面.

“你說不是槍它確實是槍,你說它是槍吧,它又不是常規的槍…”

“什麼意思呀,凱瑞姐姐….”雲雪拿起了一把放在眼前端詳着.

“這幾把槍,名字用中文翻譯的話,應該叫高壓電噴槍.使用方法於普通手槍一樣,只是不需要上子彈,扣動扳機的同時,槍管會射出一股強電流,有效距離25米以內.碰上危險了,可以用它脫險,被擊中的無論是動物還是人,都不會有死亡的危險,只是暫時失去戰鬥能力而已.這幾把槍是我們英國間諜才能使用的,爲了它們還費了不少的功夫呢.”凱瑞邊解釋着,邊教雲雪如何開啓電門,如何蓄電,發射.雲雪也是在一旁連連稱奇.

“你們政府也太**了吧??”楊浩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這一堆專業的工具.

шωш ●TTκan ●c○

“這有什麼奇怪的??我們血族自古就和皇家政府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不然血族怎麼會發展的這麼快??”凱瑞仍下一句話之後,就幫這雲雪穿戴起來.凱瑞也在給自己帶上了一些裝備之後,另拿出了一套給黑牛準備着.

晚上10點,黑牛家.

“這…這都是軍用的工具吧??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不會只是爲了2根人蔘吧”黑牛看着眼前的工具,無論哪一樣拿出來,都是相當的專業,所有的裝備都是叢林作戰的一些設施,甚至還有高科技的東西在裏面,於是他懷疑也是正常的.

“黑牛,實話告訴你,我們倆是來調查失蹤人口的.”凱瑞一臉正經的說到

“那 你們是政府的人???”凱瑞聽了黑牛的話後,鄭重的點了點頭.

“既然是政府的人幹嘛偷偷摸摸的??白天行動不是更好??”黑牛不愧是實在人,心裏藏不住一點疑問.

“這次人口失蹤有些蹊蹺,組織上派我們祕密調查,不能驚動任何人..所以我們也是沒辦法..”黑牛聽了凱瑞的解釋後,雖然疑惑解除了,但是他總覺得怪怪的.眼前這兩個女人,都是嬌美驚世,傾國傾城的人.組織上怎麼會派兩個女人來執行任務?她們行嗎???

楊浩在一旁讀出了他的心聲,緩緩的飄到了凱瑞的耳邊,和盤托出之後,凱瑞笑了.

“黑牛,你在懷疑我倆的身手是嗎??來…你動手吧…..”黑牛聽後猛然一陣,一個絕世美女站在自己前面發出挑戰,這如何是好??一動壞了人家怎麼辦? 凱瑞見黑牛還在猶豫,於是又故技重施的說到.

“怎麼??害怕了??那我讓你一隻手.在不然讓你一隻手一隻腳…”黑牛一聽心裏的火頓時躥了上來,自己雖然沒有什麼大本事,可也是從小習武,別說一個女人,就算是5,6個壯漢都不是自己的對手.此時受到挑釁,他哪裏還能按耐住?

“不用讓….那我就領教領教,看看政府派的人有什麼本事..小心了”黑牛說完向前跨出了兩步,飛身一躍,在空中的他右拳向後拉伸至極點,之後,從凱瑞的頭上砸了下來.凱瑞見這架勢,覺得這黑牛也不簡單,按武術來講,這種打法帶這鮮明的北方拳法的影子,大開大合,有開山劈地之威猛.就在拳頭要砸在凱瑞臉上的那一刻,黑牛看到凱瑞臉上一笑,忽然整個人就消失在面前.不過他並沒有停留,練武的人,並不是靠眼睛去觀察對手,而是用感覺,用渾身的汗毛去判斷對手的位置.只見他一拳落空之後,身體原地轉了180度,左腿繞了一個大回環,從頭上狠狠的劈了下去.可是並沒有擊中,凱瑞稍微往後小跳了一步就躲開了這一擊必殺式的攻擊.黑牛2擊皆落空,心裏未免有些着急,於是左腳劈空順勢落地的同時,身體一蹲,右腿隨着再一次的轉動,如同秋風少落葉般的衝這凱瑞的小腿踢去..凱瑞心裏也對黑牛暗自佩服,如果自己不是血族,還真說不準要吃虧呢.只見她一個空翻,從黑牛的頭上躍了過去,腳一落地,順勢一瞪,身體如同箭一般射了出去,黑牛的掃堂腿又一次落空,剛站起身,就覺得有一之後從自己身後掏了過來,一把掐出了黑牛的喉嚨…這次比試不到1分鐘就分出勝負了..黑牛一臉鐵青的站在原地說道.

“佩服..佩服..果然是高手….”

“呵呵…你也不賴阿,拳法有了這般火候….”凱瑞邊說着邊送開了黑牛退身開去.

“政府派來的人果然不簡單….好吧~~ 咱們也不用再比試了,我願意幫你們..”黑牛說着,從抽屜裏拿出了一份地圖,雲雪凱瑞,虎頭還有看不見的楊浩都圍了過來.

“喏…我們現在是在長白山天池的腳下..這兒..”黑牛指向了一個距離地下森林偏左的一個位置繼續說道.

“就是遊客失蹤的地方,白天這兒人很多,野生的動物大多不會來此.如果到了晚上,狼從虎豹的就不好說了…”

“那是原始森林嗎???”雲雪好奇的問到,

“那還不算是,地下森林入口的山後面,過了這條河開始,就屬於原始生態林.很少有人進去過,就連本地的獵戶和挖參的行家,也是不敢太深入.早晨進去,趕傍晚就一定要回來….”黑牛的臉色告訴所有人,他沒有在故弄玄虛,而是句句實話.

“爲什麼要趕傍晚就一定要回來????”雲雪又成了好奇寶寶,眨着大眼睛看這黑牛問到.

“你們可能有所不知,長白山的氣候詭異莫測,自古就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評價,你們要帶好衣服,和食物.到了這個原始生態林裏以後,冷熱變幻奇快,時而下雨,時而下雪.春夏秋冬四個季節也許一天之內,就全都過了一便.還有,一到傍晚,太陽光越來越弱,原始生態林裏到處都是野獸,而且溼氣很重,要起霧的.所以無論外地人也好本地人也好,總之要趕在起霧之前走出來.不然就算不被野獸吃掉,也會因迷路而走失.”黑牛說着,開始打理行囊.

“謝謝你,黑牛….沒有你的話,可能真的要出問題,既然該說該交代的都已經差不多了,我們就出發吧”凱瑞也檢查了一下裝備,準備出發了.

“等等…我們不能走這條路線…..”黑牛叫住了雲雪和凱瑞.楊浩也回過頭來奇怪的看着黑牛.

“爲什麼?”

“這條路是旅遊通道,周圍都有護欄.我們沒辦法越過去…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從天池左側的這個山拐進去,進入朝鮮國界,然後繞個遠路回來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