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長道姑名叫花盼月,是蓬萊島五大師尊之二,排在掌門夢盼星後頭。如今掌門閉關修煉,便有她代理門派內的事物。

幾十年前,這蓬萊島盼字輩的五位女子,行遍神洲,不僅威名遠揚,豔名也是遠播。只是如今風華不再,只是眉宇間還微微能看出當年的風采,其他,已經無從說起。

墨正輝被花盼月這麼一說,頓時得意洋洋起來,“聽說那龍小虎前幾日逃下山去了,也不知道他今日會不會來。”

花盼月呵呵一笑,說道:“世侄多慮了,那龍小虎本就是江湖宵小,他的話本不能相信。無奈世侄你正直過人,卻還真的勞心勞力搭建了這一個擂臺。”

墨正輝說道:“小侄這點力氣倒也不算什麼,只是如今衆多師姐妹這樣看着,我總覺得她們白來一趟,心裏過意不去。”擂臺周圍,衆多蓬萊弟子正在圍觀,彼此也是議論紛紛,顯然對於龍小虎的缺席她們甚是意外。

“師姐,那龍小虎應該不會那麼窩囊吧?”安珊湊向了夢若璃,一臉疑惑的問道,身旁的巧蘋也豎着耳朵,靜靜聽着。

“我哪知道,我倒是盼他別來了,省的多生事端。”夢若璃翻了個白眼便轉頭朝着遠處看去。

不遠處,雲盼晴的身旁,白勝雪也是憂心忡忡,不停看着蓬萊島的山門口。

衆人等了好一會,也沒見動靜,花盼月忍不住了,開口說道:“今日這形式,那龍小虎怕是不會來了,聽說世侄也是爲了維護蓬萊島某個弟子纔會定下這場比試,既然對方慫了,那此事便作罷吧。”

墨正輝聽了有些得意,連忙笑道:“花師叔,小侄倒不急,再等等也讓衆師姐妹看清楚那龍小虎的德行。”

正說着,墨正輝身後,一箇中年人走了過來。

“少爺,前幾日聽說有個紅髮少年搶了你叔叔的寶貝,連墨宇墨燕聯手都沒攔住他,萬一正是那個龍小虎怎麼辦?”

墨正輝“嗤”了一聲,回頭說道:“柴叔,你別多心了。況且墨宇墨燕兩個廢物,就算他們不是對手也不代表我也不是對手。”

柴叔一聽,退了下去也不多說。

外頭忽然嘈雜起來,許多弟子紛紛轉頭朝着山門看去。

“龍小虎來了?”墨正輝心裏一緊,“這小子當真這麼有種?也罷,今日就給他點顏色看看。”

山門喧鬧之聲越來越響,但是聽聲音似乎是一個女子,衆人看去,只見一個摸樣俏麗的女子,領着一個和尚和一個毛茸茸的怪人,正在大聲喊叫。

“我是虛懷谷的人,來這裏找我未婚夫,你們攔着我幹什麼?”那女子大聲咋呼着,山門裏的兩個弟子顯然攔不住她,一下就被擊退。 一道身影飛了出來,正是夢若璃,只見她一下攔在那女子身前,正色問道:“閣下何人?蓬萊島向來只有女弟子,怎麼會有你的未婚夫呢?”

那女子不依不饒,“不信你問他,是他們告訴我,我未婚夫在這裏的。”伸手一點,女子身後一個小和尚,小和尚的身旁一個毛茸茸的怪物,長相可怖。

夢若璃不識,可身後的白勝雪卻認識他二人,正要開口去聽到墨正輝擠開人羣,喊了一聲,“婉兒?”

那女子正是林婉兒,此刻見到墨正輝出來,便是皺了皺眉,“你怎麼也在這裏?”

墨正輝稍一思量,說道:“婉兒妹妹,來這蓬萊島,可是尋我?可我聽林伯父說那次你爲了我們的婚約逃到了北洲,後來我們的婚事才告吹,正輝也已經死心。”

林婉兒一聽,便“呸”了一下,可還沒等得及她說話,那墨正輝又搶着說道:“如今看到婉兒妹妹回心轉意,正輝心中也頗爲高興。只是如今正輝已心有所屬,若是婉兒妹妹用情太深,那也只好委屈妹妹做個側室了。”

林婉兒被氣的面色通紅,大罵一聲,“墨正輝,你這個王八蛋,誰說你是我未婚夫了。”她情急之下從懷裏掏出一塊金黃色的五行圓盤,就要拼命。

身後一個小和尚一閃身形,攔在林婉兒身前,“施主,正事要緊,先找到龍小虎吧。”

林婉兒氣的直跺腳,當下也不顧女子身份,對着那墨正輝大罵了好幾句“王八蛋”,之後才氣呼呼走向夢若璃。

“我是來找龍小虎的,你們認不認識。”林婉兒沒好氣的說道。

夢若璃一愣,“龍小虎是你未婚夫?”她說完便轉頭看了一眼白勝雪,此刻白勝雪臉色有些難看,顯然面上有些不可思議的神色。


“是啊”,林婉兒說道:“這小和尚說他被你們的人帶上島來養傷,如今我有要緊事找他,請讓他出來了。”

“他,他不在這裏,他……”夢若璃支支吾吾說不下去。

墨正輝皺着眉頭,暗道:“又是龍小虎?難道當時就是因爲他才惹得婉兒妹妹逃婚?”想到這裏,墨正輝走上前去,說道:“今日本是我和龍小虎決鬥的日子,只是他這個慫蛋,一早就逃了,也不知去向哪裏?”

林婉兒聽到墨正輝說的話,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說道:“就憑你?你連他一個小手指都及不上。”

重生八零:潑辣小媳婦 ,頓時譁然。倒不是因爲這個女子如此看重龍小虎,而是那女子對着墨正輝的態度。在豐洲,這墨正輝可以說事天之驕子,出身豪門不說,本身實力也是非凡,更重要的是,他還會畫符。

“這女子是誰,爲何如此大言不慚,這樣說墨公子。”

“可能是虛懷谷主林霄雲的獨生女。”

“這樣啊,怪不得那麼囂張。”

別人畏懼墨正輝,可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婉兒也不會怕他分毫,當下說話也不留一絲情面。衆人本來有些同情龍小虎,可如今這麼一鬧,他們也都想看到墨正輝打敗龍小虎,也好搓一搓那林婉兒的銳氣。

“好,好,好。就算我比不上那龍小虎一個指頭,可如今他人逃了是事實。你看,我連擂臺都搭好了,就等着他來比試了。”


聽到墨正輝這麼說,林婉兒擡頭看到遠處的擂臺,頓時心裏一驚,“龍小虎真的跑了?可這不像是他的風格,難道出了什麼事,或者是被人害了。”

墨正輝見林婉兒陷入沉思,急忙說道:“那龍小虎定是在你面前裝的豪邁,其實他本就是個卑鄙小人,婉兒妹妹你莫要被騙了。”


林婉兒說不出話,墨正輝心中卻暗笑起來。

“不知道背後說人壞話,算不算是卑鄙小人做出來的事。”一個聲音從林婉兒的身後而來,衆人擡頭看去,只見到一個紅髮少年,沿着臺階一步步朝着蓬萊島走來。

名媛出租:首席,超時加價… ,這個時候,龍小虎的忽然出場,自己的氣勢瞬間被壓了一頭,之前那感覺良好的氛圍也瞬間有些消散了。

“你是來找死了?龍小虎。”墨正輝正要上前卻被林婉兒一下擠到了身後。

“哎呀你終於來啦?快,我們快些逃,我爹要殺你。”林婉兒莫名其妙說了這話,惹得龍小虎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快走啊,愣在那裏做什麼?萬一我爹來了,你怎麼死都不知道呢。”

龍小虎笑道:“林宛,你來了,怎麼好久沒見,依舊是沒頭沒腦的。”說着他的眼神看到了她身後的小和尚身上。

“釋志,怎麼你和林宛在一起呀?”

釋志攤開了手,搖了搖頭說道:“俺幫你安頓你的族人,結果不她抓住,俺打不過她,就被她逼着來找你了。”

看着釋志無奈的臉孔,龍小虎莞爾一笑。

“小和尚厲害的很呢,不過看到你有危險,他纔出手相助的。”林婉兒這時候不忘恭維一下釋志,身後的獸奴“嗷嗷”叫了兩聲,表示支持。

“林宛,你的事情一會再說,我先把他的事情了結了,很快的,你稍等就好。”

“很快?”墨正輝聽了這話頓時火大,“你是說你很快便會被我打成肉醬吧。”

龍小虎嘿嘿一笑,也不說話,便朝着那擂臺走去。

“畜生,等下一定要你出醜,要多醜,有多醜。”墨正輝指頭一閃,戒指裏飛出一把亮白的長槍,提在手上,威風凜凜。

才一爬上擂臺,蓬萊島許多女弟子便傳來了歡呼,這墨正輝名門之後,外形又有些俊朗,自然是頗受衆人歡迎。

花盼月笑呵呵站在雲盼晴身旁,說道:“師妹,依你看,這二人比試,誰會取勝。”

雲盼晴沒什麼表情,冷冰冰說道:“師門之內,爲何要弄這些擂臺比試,若是讓掌門師姐知曉,只怕你我都要受責備。”


似乎是雙方都知曉個性,花盼月並未露出不悅表情,“小輩玩鬧,有何不可,如今我輩弟子之中,除了內門的幾個,其他人及這個墨正輝。我看你徒弟有幾分天分,正輝對她也有些興趣,不如你撮合一下,對你也有好處。”

雲盼晴並沒說話,眼睛只是看着場地中央,花盼月訕訕又說了幾句,也就說不下去了。

場地的中間,龍小虎和墨正輝對面立着,二人都生得有幾分英俊,這讓在場的女弟子們心中不免都有些悸動。只是支持墨正輝的畢竟是多數,而支持龍小虎的,僅僅是他認識的幾人而已。

“聽說你這次下山搶了我二叔的東西?”墨正輝惡狠狠瞪着龍小虎,想要先在氣勢上壓他一籌。

沒想到龍小虎絲毫沒有在意,只是催促道:“快些吧,林宛好像有事情找我,直接來吧,用你最厲害的招數。”

墨正輝本就不是城府極深的人,一聽這話,更加暴跳如雷,“兔崽子,本來今天想要留你一條性命,你居然如此囂張,活該被殺。”

這話一出,不免讓衆人都深吸一口涼氣。看來這墨正輝殺意已決,就算二人本身實力相差不大,可墨正輝家族裏隨便拿出兩張六級或者七級符文,龍小虎都抵擋不住。

一張符文貼上胸口,墨正輝全身真氣瀰漫出來。那符文不過是五階高級的引氣符文,效果卻是不錯,能將人體內的真氣一隻保持在最強的狀態,符文世家的人也都是用他來作爲戰鬥的起手式。

“看好了,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

墨正輝真氣大盛,圍在他的身體周圍,隱隱猶如一隻猛獸,不斷咆哮。“烈獅勁,狂獅嘯天。”只聽那真氣一聲巨嘯,墨正輝的身體猶如一隻下山猛獅,瞬間朝着龍小虎撞來。

“這,上來就是殺招,難道這墨正輝真的想要殺了龍小虎嗎?”蓬萊弟子紛紛一驚,夢若璃甚至緊張的將拳頭緊緊捏起。那龍小虎重傷初愈,若是再添新傷,只怕這一生都會有影響。

只有花盼月嘴角帶着笑容,對着雲盼晴說道:“正輝這孩子功力又精純了很多,皇極島年輕一輩裏頭,就數他最爲用功,也最有前途了。”

這一招狂獅嘯天在初神道的功法裏頭,算是最霸道的一種,靠着符文引導,將真氣提升到最大,用着強悍的肉體將對手一下擊碎。

只是龍小虎卻不避不閃,雙眼緊緊盯着衝上前來的墨正輝,似乎是要強行擋下這一下。

“喂,龍小虎,快閃啊笨蛋。”林婉兒心急如焚,不由大喊起來。

“閃?來不及了。”火紅的拳頭穿過空氣,似是要將周圍的一切都點燃一般。這一招,除了霸道,沒有別的詞語可以形容。

“嘭……”龍小虎上前一步,用自己的胸膛去抵擋那火紅的拳頭。瞬間,一個一塊獸面鎧甲在他的胸前亮了起來,墨正輝頓時覺得一股反噬之力朝着自己而來,他急忙運勁抵擋。“嘭……”又是一聲巨響。 只見那辛苦搭建的擂臺,就在僅僅這一擊之下便化成了齏粉。而周圍蓬萊島的衆人,只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一些在初神道之下的弟子連站立都覺得有些困難,只好依靠着牆壁,或者強大一些的弟子。

一瞬間,狂風大作,捲起地上那本是擂臺的粉末,卷的那擂臺中間一片模糊。

粉塵飄散,只見到那龍小虎依舊是之前那一副模樣,一動不動,雙目炯炯有神盯着前方。而前頭的墨正輝,明顯吃了暗虧,此刻雖然也是裝出來的泰然,但是胸口不斷的起伏已經出賣了他的本意。

強行吞下一口鮮血之後,那墨正輝惡狠狠的對着龍小虎大聲罵道:“用的什麼妖法暗算,有種的光明正大和我拳對拳。”

龍小虎沒有受他挑釁,只是淡淡說道:“我站着讓你打,你都不滿意,那不如你站着讓我打,好不好?”

墨正輝臉色一白,瞬間說不出話。“站着讓別人打,除非自己的實力高過對手好幾個檔次。難道?難道那龍小虎真的如此強悍?”

遠處林婉兒笑嘻嘻對着釋志說道:“小和尚,小和尚,剛纔龍小虎用的是我爹給他的鬥鎧,鬥鎧第一重功法是能抵擋一些強橫功法,還能反彈一部分給對方,厲害吧。”

釋志點了點頭,“厲害,厲害。”

“喂,大塊頭,厲不厲害?”林婉兒轉頭朝着獸奴問道。

專寵小蠻妻 ,“啊……啊……”叫了兩下,示意自己明白了。

“笨蛋一個,說什麼你都聽不明白。”林婉兒覺得無聊,便又看向龍小虎。那雙美目一見到龍小虎,表情就變的不一樣起來,笑盈盈,甚是可愛。

墨正輝臉色又白轉青,在白勝雪和林婉兒兩名他心儀的女子面前吃癟,是他想象不到的,如今之計,自己若不扳回一城,那真是什麼面子都丟光了。”

“是你逼我的,龍小虎,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墨正輝擡手拿出一片淡黃色的符文,這符文透着濃濃的天地氣息,估計實力已經在六階高級的頂峯或者七階低級。

“啪”符文拍在胸口,一股氣息瞬間流入墨正輝全身,而墨正輝的身形,也漸漸模糊起來。

“這是什麼符文,好像很厲害?”就在在場衆人都紛紛表示驚奇之時,只見底下的墨正輝,忽然閃動身形,隨即的,場地裏頭出現了四個一模一樣的墨正輝。

“逆天分身符文?”花盼月瞪大了眼睛一聲驚呼,“皇極島居然如此下血本,這可是七階低級的符文,不僅能讓符文使用者多三個一模一樣的分身,而且每個分身的實力並不會減少。”

也就是說,如今的龍小虎,要面對四個初神道九層的墨正輝。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一對四,誰贏誰輸,一目瞭然。

“墨正輝,你這個卑鄙小人,如今靠着人多,算什麼本事。”

林婉兒氣急敗壞,在遠處大喊大叫起來。

墨正輝有些得意,“婉兒妹妹,我只是用了一張符文,算什麼卑鄙。龍小虎若是有什麼幫手也可以一齊叫出來,當然,是要他自己的才行。”

說着四個墨正輝分別捏了一拳猛獅嘯天,就要朝着龍小虎擊來。

之前一個人,龍小虎能泰然抵擋,可是如今是四拳,他可不會那麼笨,依舊一動不動的去擋。

“唰……唰……”兩聲,場地中間,忽然出現一隻身形龐大的猛虎,和一個鬼面的金屬人。衆人一驚,卻發現那猛虎和金屬人的實力,也都在初神道九層,非常強悍。

“果然也有幫手,看來這龍小虎也不是泛泛之輩。”不知爲何,雲盼晴忽然說出了這話,說的那花盼月猛的一怔。

“啊……”林婉兒忽然大叫起來,惹的釋志和獸奴轉頭去看。“這是吞天的第二階段,我爹當時研究了五年才研究出來的,這龍小虎居然那麼快就領悟了。還有老虎,似乎成長了不少,比我那不成器的嘯天厲害多了。”


林婉兒驚喜的叫聲,惹的墨正輝一臉不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