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幽冥石極大,無常道人繞著此石轉了好幾圈,也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行跡,越發感到不解。

他索性不再理會,而是三魂分散,各盤踞一方,再次修鍊起來。

時間不斷流逝,轉眼間,便是三個小時過去。

期間,那幽冥石上的氣息,不斷衰減著,無常道人對此似乎也有察覺,先後起身又查看過幾次,依舊毫無任何的發現。

「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無常道人越來越煩躁,再也無法靜心修鍊,索性站在一邊,定定的看著幽冥石。

「嘶!怎麼回事?這幽冥石為何好像縮小了一圈?」

察覺到這一幕,無常道人頓時大驚失色!

他慌忙又仔細在幽冥石四周檢查著。

只是,楊軒的立地無影神通,太過於神異,就好像他處在另一個不同的空間一樣,任憑無常道人動用何種探查手段,竟然始終沒能發現他的存在。

「完了,完了!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我無法理解的事情!不行,得立刻向白前輩稟報!」

無常道人萬分恐慌,趕緊一翻掌,取出了一塊直徑約莫尺許大的圓盤來。

那圓盤乍一看,跟羅盤一樣,但仔細看,卻能發現,此物乃是由無數極為精密的機械零部件構造而成,一看就不是凡物。

「發現低級星盤一塊。星盤持有者正在登陸靈基網,是否攔截?」

系統的聲音,陡然在楊軒腦海中響起。

楊軒見到無常道人這番動作,再聽到他的話,便毫不猶豫,向系統下達了指令。

「攔截!暫時別讓他聯繫上任何人!」

楊軒已經行功至關鍵的時刻,豈能容無常道人招來夜雪仙子,壞了他的大事?

無常道人拿著那低級星盤,不斷撥弄,始終無法登錄上靈基網。

「怎麼回事?這裡怎麼突然沒有信號了?難道是九幽裂縫出現了什麼變故?」

無常道人嘀嘀咕咕,拿著星盤朝著上方遁去。

「幽冥空間即將開闢完成,幽冥星竅開闢完畢,請洞主立刻凝練幽冥星源,維持幽冥星竅,直至其穩定下來。」

楊軒雖然知道,絕對不能讓無常道人連線成功,可是,此時他卻沒辦法離開,只能加快對幽冥之力的吸收。

嗡,嗡,嗡!

幽冥礦石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的縮小。

某一刻!

幽冥礦石突然間消失不見。

「幽冥星源凝聚完成。」

系統的聲音傳來,楊軒大喜。他顧不上檢查新開闢的星竅,身影一閃,朝著無常道人先前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幾分鐘后,楊軒感應到了無常道人的位置。

正當他要有所行動,忽然察覺到,夜雪仙子的氣息,正在急速朝這裡趕來。

楊軒大驚,想也不想,直接施展玄維穿梭,遁離此地。 玄維穿梭開啟的第一時間,楊軒就察覺到了夜雪仙子的狂暴氣息,在快速降臨九幽天坑。

「大膽!是誰?!竟敢盜取本仙寶貝,找死!」

楊軒的身影剛剛消失,夜雪仙子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九幽天坑中。

她此刻白髮飛揚,眼眸中閃爍著極度憤怒的幽光,強大無比的神念放出,掃視著方圓萬里之內一切的動靜。

奈何楊軒施展的是玄維穿梭,任憑她如何一寸寸的搜尋,卻始終沒有任何的收穫。

「無常!」

夜雪看著空空如也的天坑,震怒異常。

「前輩饒命!」

無常道人重新返回九幽天坑,看到空空如也的天坑,頓時也傻眼了。

再看到暴怒的夜雪仙子,他頓時嚇得魂飛天外,慌忙磕頭求饒。

「該死,該死啊!到底是誰?你之前難道一點動靜都沒有察覺到嗎?」

無常道人哪敢隱瞞,趕緊一五一十,把自己的發現,告知了夜雪仙子。

「你說什麼?你早就察覺到了幽冥石出現狀況?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聯繫本仙?」

夜雪仙子咬牙切齒,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無常道人。

「晚輩聯繫了啊,可是不知怎麼回事,星盤在這裡無法登陸靈基網,晚輩嘗試很久,才終於聯繫上了前輩。前輩……」

無常道人趕緊為自己辯解,當然,話中多有不實之處。

「廢物!若不是看在你還有用處的份兒上,本仙恨不能立刻處死你!如今幽冥石丟失,罰你去九幽寒風洞面壁二十年,日日承受九幽寒風的刮骨凍魂之痛,直至修成神景天!」

夜雪仙子不由分說,一掌把無常道人攝拿抓走,遁離此地。

無常道人的慘叫聲傳出,聽起來分外凄涼。

轟隆隆!

隨著夜雪仙子遁走,大地突然間坍塌。

九幽裂縫瞬息之間彌合不見,好似從來就沒有在這裡存在過。

存在了八萬年的無常谷鬼王城,也在一陣煙塵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地被抹平,這裡重新變成了一片荒漠。

……

回到太玄神廟,楊軒心有餘悸的回首看了看。

「還好,還好!若不能進行玄維穿梭,這次只怕要被夜雪仙子發現了!」

到了這裡后,楊軒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隨後一閃,返回洞天內。

上次讓玄夔進入九幽裂縫探查,他就懷疑,這塊幽冥石很可能跟幽冥極夜宮的開派祖師夜雪仙子有關。

此次進入無常谷,徹底得到了證實。

「這個夜雪仙子,到底要幹什麼?竟然在飛靈大陸布置了八萬年之久。也不知幽冥石丟失后,她會做出什麼樣的瘋狂事情了。這段時間,暫時還是不要出去為好,閉關好好參悟一下這個幽冥星竅和幽冥玄維空間吧。」

楊軒暗暗盤算著,元神遁入幽冥空間,仔細觀察了起來。

「三生石?我擦,我就說嘛,這礦石肯定不簡單!原來竟是三生石!」

一進入玄維幽冥之中,楊軒頓時被裡面顯出本來面目的幽冥石,驚呆了。

三生石的大名,楊軒豈能不知?

「卧槽,這仇結大發了!」

也不知那夜雪仙子,從哪裡搞到了這樣的寶貝,偷偷藏在起源星上研究。

看情形,她為此起碼布置了有八萬年之久。

不過,從方才的情形來看,夜雪仙子應該還沒有研究出這石頭的真正價值,否則絕不會還把它留在無常谷中。

這下好了,白白便宜了自己!

楊軒站在這塊石頭前,看著上面那白的如雪骷髏一樣的幽冥道紋,又是興奮,又是擔憂。

「不管了!反正此石上的幽冥之氣,已被我吸收乾淨,而且絕大部分的幽冥之氣,都已轉化為我這幽冥玄維空間。別人未必能夠感應的到。」

楊軒自我催眠道。但想來想去,他還是有些不大放心。

「應該沒人能夠感應到吧?」

楊軒還是向系統詢問了一下。

「只有能進入超維空間的強者,才能夠察覺到你這幽冥玄維的存在。而能進入超維空間的強者,根本不會存在於第三區間。」

系統回答道。

「那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楊軒這才稍稍放心一些,然後觀察起了周圍的幽冥玄維空間。

「這次開闢的玄維空間,有點大啊。」

楊軒摸著下巴,看著面積差不多有上百平方公里的幽冥玄維空間,張著嘴巴,喃喃自語。

「這個玄維空間,至少吸收了3星的幽冥之氣,能夠開闢這麼大,並不意外。」

系統的聲音響起,隨後,一團光芒出現,凝成了一個淡金色的小機械人。

「咦,你化形了?」

楊軒吃了一驚,看著面前的小機械人。

「沒有。我只是模擬形態,方便跟洞主更好的交流。」

小機械人的嘴巴一張一張的,好像真在說話的樣子。

「我才吸收了0.6星的幽冥之氣,這玄維空間一下子就吸收了3星,也不知這玄維空間,具體有什麼用途。」

楊軒露出一副頗有些吃虧模樣的道。

「幽冥玄維空間,是建立幽冥輪迴道場的根本。洞主開闢了這個玄維空間,以後就能夠在太初洞天,建立六道輪迴,讓太初洞天的生靈,生生不息,不用再受外界天道的管制。當然,前提是洞主首先要悟出輪迴大道才可。」系統道。

「什麼?!好處竟然這麼大!那這次還真是賺大了!」

楊軒又驚又喜。

「有了這幽冥玄維空間,洞主還可以在墟界幽冥域內,建立自己的道場,隨時往返於現實世界和幽冥域中,不再受到限制。當然,前提還是要求洞主先悟出幽冥大道,掌控幽冥之力才可。」系統補充道。

楊軒暗暗點了點頭,這並不意外。

他的目光,隨後落在了那三生石上。

無論是輪迴大道,還是幽冥大道,看來還得從這三生石入手領悟。

楊軒默默回憶了一遍剛才在無常谷的經歷,越來越感覺到,夜雪仙子的行為有問題。

這三生石一直被她藏在無常谷下的九幽裂縫中達八萬年之久,她甚至放任無常道人,吸收三生石上的幽冥氣修鍊,要他在二十五年時間內,務必修鍊到煉道境神景天境界。

楊軒不禁想問,為什麼?

夜雪仙子肯定不是為無常道人好,而是有她自己的目的。

「什麼目的呢?難道真要去星源谷兩界山峽谷盡頭看看才能搞清楚?」 楊軒越想,越感覺事情不對勁。

不搞清楚這件事,他簡直有些寢食難安。

因此,在洞天休息恢復了一天後,本打算要閉關躲避風頭的楊軒,再也按捺不住,悄然離開太玄山,往絕靈道星源谷遁去。

索性一路無事,楊軒順利來到了星源谷兩界山峽谷外。

此時,已經修出了星源的楊軒,身在外界和身在絕靈道,根本沒什麼區別,不再受到任何的干擾。

元磁星力也是他星源之力的一種。

楊軒取出磁懸浮滑板,踏上后,星源注入滑板。

嗖!

楊軒的身影瞬間化作一道銀光,沒入兩界山峽谷,眨眼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不如縮地成寸的速度,但腳踏磁懸浮滑板,楊軒的遁速也達到了一息十數千米的程度,快的驚人。

但是,越往兩界山峽谷深處飛遁,楊軒就越吃驚。

這條峽谷深的驚人,好似沒有盡頭似的。

而且,越往深處,兩邊的山勢就越高大陡峭,兩山之間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楊軒甚至相信,若是他沒有修出星源,恐怕連三千里都深入不了,就會被裡面恐怖的壓力鎮壓而死。

還好他現在是星神體,且擁有星源,兩山之間那恐怖的壓力,雖然對他有一些影響,卻並不大。

大約向里飛行了兩天左右時間,楊軒已經記不得飛了多遠。

終於,楊軒看到了兩界山峽谷的盡頭!

嘶!

抵達盡頭后,楊軒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完全被眼前所見,震驚的說不出任何話來。

良久,楊軒才從那震撼中回過神。

「這根本就不是飛靈福地的界山!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地方存在於起源星上?或者說,穿過這裡,就不是在起源星上了?」

峽谷盡頭的虛空之中,聳立著一座巨大到楊軒無法目測的星門。

那星門若隱若現,甚至好像都不是實體,而可能只是某個空間的一道投影。

「葬天之墓!」

虛淡的星門前,赫然漂浮著如此四個巨大的古韻道紋。

四個道紋上,流露著荒古滄桑的不朽氣息,訴說著它曾經可怕的來歷。

「葬天之墓?這究竟是誰的墓葬?難道是一個叫葬天的荒古大能的古墓?亦或者,這裡面埋葬的是……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