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監獄長的批條,自己拿着看。”

那個人一擡手,將一張紙丟給了塔格,同時身後的幾個人急忙走上來,將雲天的手銬打開。

“對不起,還是要走流程!”

當他們進來的時候,雲天就認出了,這不是自己救過的那幾個獄警嗎。

被解下來之後,那個幾個人對雲天也是十分客氣的重新帶上了手銬。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算是逃過一劫,雲天看着氣急敗壞的塔格,很明顯,他是阻止不了的。

“你給我等着!”

臨走前,雲天眯着眼睛,看着這個幾次三番想要置自己於死地的傢伙。

新仇舊恨他一定會和他好好算一下的。

塔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手裏拿着的,確實是監獄長親手寫下的命令。

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雲天被人帶出去,根本阻止不了。

走出了水牢的雲天,被幾個人一路帶着向着監獄長辦公室走去。

在路上,幾個人也把事情的經過大概的說了一遍。

雲天救下他們的事情,當然不會有人說了,而受傷的副監獄長,此時還在醫院治療。

臨走前他不忘提醒幾個人,一定要小心塔格對雲天下手,所以他們也都留意着雲天。

只不過,他們一直都是負責外圍安保,很多事情也是過後才知道。

當聽說塔格的姘頭突然死在浴室裏,這件事情一定和雲天有關。

於是他們急忙求助監獄長,試圖將雲天調離。

好在雲天福大命大,監獄長竟然很痛快的答應了他們,並且要求他們把雲天帶過去見他。

“見監獄長?爲什麼?”

聽完了這些,雲天還真的感謝這幾個人,起碼他們懂得報恩。

只不過這監獄長突然的會面,讓他感覺到一絲奇怪。

他也只是隔着玻璃,見到過那滿頭白髮的監獄長一眼而已。

作爲這個沙漠監獄的最高管理者,他爲什麼突然要見自己呢。

“我們也不清楚,不過最起碼,應該可以換個牢房!”

他們也不清楚爲什麼監獄長要見雲天,但起碼可以離開塔格的控制。

雖然說殺人犯法,但是如果他真的一槍把雲天殺了,恐怕也不會有太重的刑法。

畢竟他有太多太多的理由,而這裏的囚犯也都是十惡不赦之人,即便是外界輿論也會讓他不會判刑。

這就是所謂的公平法制,在陰暗的角落中,滋生着罪惡。

時光因你而甜 現在雲天也不能控制,只有跟隨着他們向着辦公樓走去。

坐着電梯的他,一路來到了頂層的位置,隨着電梯門打開,幾個人帶着雲天來到了一扇辦公門前。

叩響了房門之後,很快裏面就傳來了一個聲音,於是他急忙推門而入。

“進來吧!”

很快,雲天也被叫進了辦公室中,而寬敞的辦公室裏,還特意加裝了一個結實的鐵椅子。

看樣子,雲天絕對不是第一個來監獄長辦公室的囚犯了,坐在辦公桌後的獄長,一臉微笑的打量着雲天。

坐在鐵椅子上,雲天被重新固定好,這樣他就無法掙脫而傷害到監獄長了。

坐在那裏,雲天也在打量着這個五十多歲的監獄長。

雙鬢斑白的他,雙目有神,穿着警服坐在那裏,一臉的和藹微笑。

不過雲天也發現,他的身體有意無意的向右靠近着,雖然雲天看不到,但是從他的右手擺放,雲天也猜得到。

恐怕他的抽屜現在已經被打開,而那裏面肯定會有槍。

從自己的位置到他也有五六米的距離,一旦掙脫了了束縛,他也絕對有機會開槍。

“好了,你們出去吧!”

檢查了一遍所有手銬腳鐐之後,監獄長揮了揮手,對着那幾個獄警說道。

“是!”

幾個人也習慣了這樣的事情,於是轉身向着門外走去。

隨着辦公室的門關閉之後,辦公室裏只剩下雲天和監獄長了。

“你的本事很好啊,竟然輕易就打斷了蠍子的腿!”

監獄長微笑着伸出手來,從辦公桌上的雪茄盒子裏,拿出了一根雪茄。

又掏出一個專用的雪茄刀,將雪茄頭剪開後,用打火機輕輕的烤制着雪茄。

“我認爲他是洗澡的時候,自己不小心摔倒的,畢竟他那麼胖!”

雲天當然不會承認這是自己所爲,看着抽着雪茄的監獄長,這傢伙想要做什麼。

“聰明人不說假話,你的實力不錯,我覺得在監獄裏可以有更大的發展!”

監獄長吐出濃濃的菸圈,微笑着坐在那裏。

一雙狡猾的眼睛,不斷的盯着雲天打轉。

“監獄裏還會有發展?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雲天疑惑的看着監獄長,這傢伙到底要說什麼。

“畢竟昨天才來,很多事情你還不瞭解,不過只要你願意,在監獄裏你一樣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監獄長看着雲天,辦公室裏現在都是那雪茄的香味。

“難道我也能吃牛排,抽巴西雪茄?”

受過潘瑤訓練的雲天,一聞就能聞出這雪茄的產地。

“果然是行家,不過你說的確實有些不合實際!”

監獄長點了點頭,將雪茄放在了菸灰缸上。

“那就是了,在這裏還會有什麼發展!”

雲天聳了聳肩,這裏是監獄,最多也就是牢頭罷了。

“我說的不合實際並不是做不到,而是太簡單了。”

卻沒想到,監獄長話鋒一轉,竟然繞了個圈子。

“什麼意思?”

雲天一愣,看着監獄長,這個老狐狸到底是什麼意思。

“牛排、雪茄、紅酒、單間,都僅僅只是初級的權利罷了,只要你願意,還有更多的享受!”

監獄長拍了拍手,順着他身後的一個房門內,竟然走出來兩個女人。

身穿獄警服的她們卻濃妝豔抹,一身香水一出現就可以聞到。

高挑的身材,藍色的眼睛,金髮碧眼下,火辣的身材一覽無遺。

尤其是那齊腰的短裙,露出雪白的長腿,踩着高跟鞋的她們,微笑着走到了監獄長的身後。

搔首弄姿的兩個女人不忘對着雲天拋着媚眼和飛吻,這突然出現的女人,真是讓雲天驚呆了。

“只要你願意,不僅是生活,還可以有女人享用。”

女人,絕對是這沙漠監獄裏難得一見的東西,尤其是這兩個女人的長相也算是美麗。

監獄長不忘拍了拍兩個女人的****,示意她們去往雲天的身旁。

這份享受絕對會讓這裏的囚犯,爲之瘋狂。

兩女踩着高跟鞋,一步步的走了過來,一個拿着雪茄,另一個則端着紅酒。

來到雲天左右的她們,停下腳步,左邊的女人則含着那粗粗的雪茄點然後,才放在雲天的嘴裏。

至於右邊的,也是拼了一口美酒後,這才把帶着脣印的酒杯放入了雲天的嘴裏。

一口香菸一口美酒,還有兩個美女環繞在雲天的身邊。

身上的香水味不斷鑽入雲天的鼻子,這種感覺實在是讓人心潮澎湃。

雖然這突如其來的美女讓雲天一愣,不過反應迅速的他卻並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

急忙色迷迷的伸手去抓美女的小手,不過卻被她們靈巧的躲開了。 監獄長的辦公室裏,突如其來的香豔絕對是難以抵擋。

雲天的演技不錯,那色迷迷的眼神讓監獄長一臉的欣喜。

人都有弱點,只要找到弱點投其所好,沒有人可以抵擋。

在這個地方,美食、美酒和美人,絕對是空城掠地的必勝之法。

“怎麼樣?這樣的享受如何啊?”

監獄長微笑着看着雲天,這樣的表情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你要我幹什麼都行!”

雲天貪婪的點着頭,但是心裏卻暗自的嘀咕,這傢伙要做什麼事情。

這個老狐狸一直坐在那裏不肯靠近,足以證明他可是非常的機警。

一點都不肯犯險的他,有着超強的自我安全意識。

如此心計花費這樣的手段來給自己,他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呢。

宴無好宴的他,又打着什麼如意算盤呢。

雖然雲天不知道,但是他卻不能拒絕,否則的話,一定會被對方察覺有異。

畢竟自己現在可是囚犯,而且檔案裏還寫着在其他監獄關了兩年,因爲殺死了其他監獄的囚犯,纔會被轉移的。

所以如果自己對女人都不爲所動不感興趣,對方一定會察覺有問題。

到時候只會讓自己有更多的麻煩,所以他必須要答應。

“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發揮出你的優勢,做拳手,參加監獄的格鬥大賽,只要你贏,就能享受了!”

監獄長的話,讓雲天一愣,此時他腦海中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監獄的格鬥大賽,難道和之前魔術師舉行的格鬥賽相似嗎。

如果單單只是爲了監獄的娛樂,他絕對不會下這麼大的本錢。

“你讓我和瘋子對戰?”

絕世盛寵,嫡女難求 雲天看着監獄長,此時他的臉色明顯有一絲猶豫。

這也逃不過監獄長的觀察。

“沒錯,只要答應他,你就可以坐上他的位置,到時候美女美酒享受不盡!”

監獄長大方的承認了這件事情,看着雲天那好色的模樣,這種事情基本上不會有人不願意的。

“我要考慮一下!瘋子的實力誰都清楚!”

雲天並沒有立刻答應,而是假裝有些害怕的說道。

“當然可以,不要浪費這樣的好機會,如果你還有其他的要求,也可以告訴我,我儘量滿足你。”

監獄長點了點頭,而此時那兩個女人已經走回到了他的身邊。

不忘解開胸口的鈕釦,露出那深不見底的深淵,火紅的嘴脣還拋出飛吻。

這就是陷阱的魅力所在,讓你只能看得到卻摸不到的感覺,會讓人發瘋。

“只有贏了才能享受嗎?”

沉思了一會,雲天擡起頭來,看着監獄長,目光中的貪婪讓監獄長非常滿意。

只有貪婪的人,纔好控制,更可以好好利用。

“如果你願意簽下聯賽生死約的話,今天晚上,她們就是你的了!”

監獄長微微一笑,從抽屜裏拿出來一份好似合同的東西,遞給了身邊的女人。

女人急忙拿着合約和鋼筆,走到了雲天的面前。

“我籤,當然籤,命給你都行!”

雲天毫不猶豫的接過筆來,看都沒看就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當然,這名字可不是他的,這一點他還不會糊塗。

“好,很好,那麼你們今晚就好好的服侍他一下,不過別太晚了,明天晚上還有比賽!”

慢着簽好的合同,監獄長一臉微笑的說道。

聯賽可是一筆豐厚的收入,到時候別說兩個女人,就算是兩百個也富富有餘。

寵妻撩人:緋聞總裁你別鬧 而且,這個傢伙竟然得到了瘋子的認可,實力絕對可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