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易寒正把身邊的一隻魔獸解決,擡頭看着赤焰,發現赤焰的目光很奇怪,心中涌起了不祥的預感,他也不管其它人怎麼想,對着赤焰就大聲叫喊:“老赤,你別亂來,我和你一起對付它。”

赤焰的身上火焰再次升騰,這時,獨眼犀牛也感覺出問題了,這隻討厭的生物想要發大招了,於是它身上也開始閃耀着黃色光芒。隨着兩隻魔獸身上的光芒越來越盛,周圍不管是人,還是魔獸,都感到壓抑,特別是一些比較弱的生物,被氣勢壓得吐出血來。

這時,戰場上的戰鬥已經停了,因爲不管是村民,還是魔獸,都已經沒有辦法在這種壓抑中戰鬥。而且,最重要的,是兩隻魔獸,到底哪一隻能夠獲勝,否則,不管村民死光了和魔獸死光了都沒有意義。

這時,赤焰張開了眼睛,他身上的火焰已經變成了一個十米直徑的巨型火球了,黑夜當中,就像另一個火紅的太陽。突然,火球突然縮小,火焰聚集在赤焰的體內,赤焰和嘴巴張開,易寒看到一條細細的紅線,從空中射向獨眼犀牛王,細線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接近了獨眼犀牛王,要知道,兩魔獸相距足足有百多米,那條線只花了零點幾秒就到了獨眼犀牛王的身前。

看着接近的細線,獨眼犀牛王不閃不躲,因爲它知道,這只是一種鎖定,不是直接的攻擊,而且,這種鎖定以它的速度是絕對躲不開的。那倒不如由它鎖定,就在細線接觸到獨眼犀牛王的時候,它也睜開了眼睛。

令所有人驚訝的是,先發出攻擊的不是赤焰,居然是獨眼犀牛,身上黃光大盛的獨眼犀牛王,它的角發出了一道兩米寬的黃色光柱,這道光柱就像一把撕裂天空的巨劍,夾帶着雷霆之勢射向赤焰,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這道光柱走的路線正是沿着赤焰那一條細線,光柱所到之處,那片天空出現了一點點扭曲,就像是火焰上空的景象。

黃色光柱剛走到一半的距離,赤焰的身前就出現了一道紫紅火焰,只有半米直徑的紫紅火焰,沿着那條細線衝下來,雖然看上去那道火焰的速度好像很慢,但是,如果認真的看上去的話,就會發現,黃色光柱與紫紅火焰的接觸點是離這條細線中間不遠的距離。就是說,紫紅火焰的速度,居然比黃色光柱快了近兩倍。看見它慢的原因,只是因爲,那道火焰把這片空間完全扭曲了,這一招,就算是神級劍師,也不敢硬撐。

兩種能量撞擊,空中泛起了陣陣漣漪,碰撞的衝擊波也衝得其它魔獸們吐血,村民們早村長和李斯巖的提示下,伏在地上,減少衝擊力,就算這樣,他們也感到陣陣壓抑。

兩種能量還是繼續相撞,不過,很明顯的,那道黃色光柱節節敗退,已經被推過了中間的位置,還在一點點向着獨眼犀牛王靠近。

獨眼犀牛王很着急,它怎麼也想不到,這隻鬼東西居然會使出這招,只爲了保護這些渺小的人類。但是,它也沒有時間想這麼多了,體內再次聚集能量,獨角仍然頂着黃色光芒。

終於,紫紅火焰到了獨眼犀牛王的跟前,只見獨眼犀牛王放棄了黃色光柱,紫紅火紅將它淹沒了。

遠處的村民們歡呼起來,他們已經發現那隻紅色巨馬是易寒的朋友,這次來是幫助他們的,現在,看見這麼強大的火焰把那隻犀牛怪物吞沒了,當然高興。

這時,赤焰降落了,易寒向着他跑了過來,發現赤焰的身體已經佈滿了紅色的汗水,它身體的火焰,也變得極其黯淡,這一招,看來對赤焰消耗,並不簡單啊。

易寒正想出聲問了一下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時,赤焰突然也易寒撞開,易寒被撞退幾米,噗一聲,一道土刺擊中了赤焰的身體,赤焰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被擊飛出去,本來就虛弱的他,掙扎了好幾次,才勉強站了起來。

易寒向着攻擊的地方望去,只見一隻全身焦黑,還帶着肉香的生物出現,它頭上的巨角,還有那一隻獨眼,正是獨眼犀牛王。現在它那隻獨眼瞪得老大,易寒能看出裏面充斥着無際的怒火。

易寒聽到赤焰發出奇怪的聲音,這種聲音不是對着他的,而是對着獨眼犀牛王發出的。

赤焰(獸語):“你居然活了下來,真是頑強的傢伙。”

獨眼犀牛王(獸語):“哼,不只是你們赤焰一族纔有獸魂技能的。”

獨眼犀牛王向着赤焰使用了幾個魔法,先使用土錐把赤焰從地面擊起,然後發了一個土刺,再在被撞飛的赤焰前面施放了一個土牆術,嘭,赤焰撞中了土牆之後,已經奄奄一息了,就算是強大的魔獸,在重傷之後也經不起這樣的攻擊。

獨眼犀牛王對着在地上的赤焰踢了一腳,把他踢了出去,然後,用它的巨腳踏在了赤焰的身上,獨眼犀牛王(獸語):“在你死之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到底是什麼,讓你居然不顧性命危險,還不惜實力倒退,也要使出了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獸魂技能:紫紅炎天。爲了什麼?”

赤焰(獸語):“呵呵……咳……你……永遠也……不會……咳……懂的……”

獨眼犀牛王(獸語):“算了,我也不想知道。現在,你上路吧!”獨眼犀牛王再次一腳把赤焰踢飛,土樁,赤焰再次上升幾米。然後,獨眼犀牛王的頭上散發出光芒,這是它最喜歡的殺敵招數,就是把獵物刺死在自己的的角上。

易寒看着獨眼犀牛王的角發出強光,獨眼犀牛的絕技,獸王刺,赤焰閉上雙眼,它心中暗想,就到這裏了嗎……

易寒看着它們的戰鬥,心中仍然充滿恐懼,上一次,易寒被獨眼犀牛王一招擊倒,對七級魔獸的恐懼,令到他握住匕首的手也不停的擅抖,但是……

叮,一聲清脆的響聲,易寒擋在赤焰的前面,用手中的匕首來阻擋犀牛角,但是,這可是連大劍師也不能硬擋的絕招啊。只是剛一接觸,那矮人打造的匕首碎了,碎成一片片,不過,這樣也讓它的角偏離了一點角度,角上帶的巨力把易寒的右手也弄骨折了,那隻犀牛角從他的左半身擦着過去,玄鐵的背心有一定的防禦效果,不過,雖然只是被那隻角擦過,易寒的玄鐵背心也被劃開了,從右胸到在肋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而且受到巨力衝擊,易寒也被擊飛出幾十米外,獨眼犀牛王衝出十幾米外停下。

它不管這次不管赤焰,只是慢慢向易寒走去,只有赤焰纔會對它產生威脅,但是,先幹掉這隻可惡的人類也一樣,聽着獨眼犀牛王不斷接近的隆隆聲,看着漸漸接近的獨眼犀牛,他嗅到了死亡的氣息了。

赤焰在趴在地上,掙扎着想要站起來,但是,他的努力都是徒勞的,身上的傷已經不允許他站穩身體,他身上的火焰也只能維持着表面的一層薄薄的紅色。赤焰(獸語):“不要,不要……傷害……他。”

獨角犀牛王回頭冷冷看了他一眼,一臉獰笑,獨角犀牛王(獸語):“原來你這麼在乎這個人類,你不是想保護他嗎?那我就要傷害他,居然敢讓我把獸魂技能使用出來,我就要讓你痛苦,你又能拿我怎麼辦?”

“嘭”易寒被獨角犀牛王撞了一下,雖然獨角犀牛王已經沒有用它的角來攻擊易寒了,但是易寒也感到就像被一輛時速300的汽車撞了一下一樣,身上有幾根骨頭出“卡卡”聲,看來是有幾根骨頭斷了,易寒也感到胸口氣血翻騰,一口鮮血涌入喉嚨之中,不可自抑地噴了出來。

易寒看了看在遠處趕來這邊的李斯巖和一臉是淚水看着這邊,李斯巖想過來,但是卻分不了身,麗絲也想要過來,但卻被人拉住,易寒留戀地看着他們,還有,在地上趴着卻掙扎着起來的赤焰。 易寒閉上眼睛,往事一幕幕的回放,突然,易寒的腦海中浮現那個一頭藍髮,一身紫衣的背影,還有,她那一頭天藍的長髮漸漸變成銀絲,這次的機會,就這樣結束嗎?

不,她一定,也在某個地方等着我吧,我不可以就這樣死去,這裏有我的親人,也有我的愛人,我怎麼可以這樣死去呢?

突然,易寒感到身上有一點暖,他睜眼一看,一團淡淡的火焰出現在他的面前,只見不知什麼時候赤焰突然站在他的身前。

獨眼犀牛王(獸語):“我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你爲什麼還要這樣維護着他?”

赤焰:“我說過了,你永遠也不會懂的,來吧!讓我比他先走一步!”

獨眼犀牛王獰笑(獸語)):“既然這樣,我就成全你!”說完,獨眼犀牛王的角上再次發出光芒。

易寒心中一暖,不知道多少次,赤焰就是這樣站在他的身前,爲他阻擋危險,爲他遮擋風雨。每一次出外,都是赤焰帶着他,不管他想到去哪裏,赤焰都沒有意見,都順從他,其實,赤焰更像易寒的父親,更像他的親人,現在,赤焰也要自己先去黃泉路上等易寒了。

腦中閃過十六年的種種事件,這一刻,易寒的心中不再有恐懼,不再有猶豫,他張開眼睛,戰意一下子達到頂點,“碰”一聲,在易寒心中不知是什麼碎掉了,不過,易寒可不管這些,因爲他感受到自己身體充滿了力量,身上的傷沒有好,但是也暫時讓易寒感覺不到一絲疼痛,消耗的魂能一下子被補充,是充沛的魂能,他感覺到他的魂能已經擴大了幾倍,就像手腕一樣粗,而且……

閃爍,易寒出現在獨眼犀牛王的身邊,不過獨角犀牛王雖然感受到易寒的出現,但是卻看也不看易寒,因爲它認爲易寒對它一點威脅也沒有。

“我不——允——許——你再傷害我的朋友!!” 重生成頂級食材

易寒再次閃爍出現在獨眼犀牛王后背,他用僅餘的右手(左手已經粉碎性骨折)用力捉住它的後背,身上出現了熊熊的綠色火焰,頓時,獨眼犀牛王感到一陣巨痛傳來,這不是身體,而是從內心深處傳來的疼痛,它眼中充滿驚訝,就算是赤焰,如果不使用紫紅炎天也不能讓它受傷,但是,現在卻傷在一個人類的手中,而且還是一個弱小的人類。

第二技能,獻祭之火,能夠直接灼燒靈魂的火焰。

獨眼犀牛王本來已經被了重傷,現在它的實力只有全盛時的三成,而且因爲他使用了獸魂技能,所以它還在虛弱當中,他消耗的力量太多了,不足以支持他使用高級的魔法,獨眼犀牛王的眼中漸漸出現恐懼了,因爲,它發現自己的力量正在倒退,它感到自己越來越虛弱,越來越累,是這個人類的綠色火焰接觸到自己身體,纔會自己的力量就會漸漸消逝,這是什麼火焰。

獨眼犀牛王的身上發出光芒,它喚出魔法,用岩石來砸自己的背後,十幾斤的岩石擊中易寒的背部,易寒又“哇”的吐出了幾口血,但是他咬着牙忍受着,他的手一點也不放鬆,甚至用上口來咬在它背上,獨眼犀牛王很想逃走,但這個人類卻死活不放開它,於是它只好集中魔力,想要放出高難度級的魔法,但這個時候,赤焰一直在注視着它,赤焰不顧自己的傷勢,發出一個赤焰彈,赤焰彈準備的命中它,只見獨眼犀牛王的身體不斷抽搐,魔法被強行打斷,它遭到了魔法反噬,這時,獨眼犀牛王的力量已消失得差不多了,最後,只能癱在地上,被易寒的火焰燒死,它的身體什麼也沒有留下,連魔核也消失了。

這時易寒感到一陣頭暈,這就是我使用魂能過度的後果嗎?他昏過去了。

赤焰掙扎着站起來,看見老頭子和村民們過來,就先走了,不過,還是對易寒施了幾個治癒術,雖然作用也不會太大,朋友嗎……它心中暗道。

當易寒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李斯巖和麗絲都在問易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他能擊斃那隻獨眼犀牛王,易寒只是對他們說是一個人教他的,就是十年前開始,那人教了他兩個技能三年,然後就離開了,剩下的是他自己修煉的。這是易寒對他們說的原話,當然,就算他們不相信,易寒也不管了。

晚上,周圍沒有人,麗絲不會在李斯巖的家裏過夜的,所以房子裏只剩下易寒和李斯巖,看着易寒,李斯巖臉色嚴肅道:“你的技能從哪裏來,我就不問了,我想,十年前的那個人,應該也是你吧,十年前的魔獸來襲的日子,是你救了我。”

看到易寒想要說話,李斯擺擺手,示意易寒不要說話,他繼續說道:“你不需要否認,雖然我不是什麼強大的戰士,但是,我也曾經做過傭兵,我大概可以勉強算是一箇中級劍士,十年前,我也朦朧的發現那個人其實並沒有那麼強壯和強大,今天你使用那個神奇的技能,也比當時那個人更加熟練了,還有你的武器,所以我才發現,其實,你們就是一個人。”

易寒看着李斯巖,發現他的臉上不再是一臉懶洋洋的樣子,他一臉嚴肅的樣子,易寒點了點頭,道:“你說對了,我就是十年之前的那個人,當時我是要赤焰使用模糊術來造出假象,那時我的技能纔剛獲得,還不熟悉,不過現在,我已經學習了強大的技能了。我已經有了自保的能力了。”

李斯巖嘆了口氣,道:“唉,我知道了,你要走了,我早就知道,你以後一定會離開這裏的,外面的世界纔是你的天地。不過我要說的就是,這裏永遠是你的家,而且,當你的力量還不夠強的時候,別把你的技能暴露在人們的面前,否則,不管你的技能能不能讓他們學習,他們也會瘋狂的強迫你,不惜一切來獲得你的技能。好了,現在你還是好好休息吧,離開這事,等你傷好了再說。”

易寒在牀上躺了足足一個月,才能下牀,這段時間裏,赤焰只來看過他一次,給了易寒一棵草藥就離開了,不過,照赤焰的動作看來,他也傷得不輕啊,不過,魔獸就是好,恢復力超強的,它給易寒的草藥很有用,就是生吞的味道不太好(後來才知道,這種草藥不是生吞的,是混合幾樣藥一起煮成藥再喝的,不過,赤焰一般是生吞的),否則的話,也許要更久才能下牀。在赤焰的眼中,易寒看到了淡淡的失落,連那隻大笨牛都能普級了,而自己,當時赤焰一族的天才,卻淪落到了,在七級魔獸墊底的那個,甚至,赤焰現在只能淪爲六級頂顛魔獸,這讓它無比的無奈。

在這個月後,李斯巖找到易寒,對他說道:“臭小子,今年的你已經有16歲了吧?”

“嗯,剛好16歲了。”易寒答道。

“嗯,那麼,你就去落克爾魔武學院看看吧,相信你這麼強的實力應該可以通過它的考覈的,雖然你好像沒有鬥氣和魔法,但是,你應該也能通過他們的考覈的從這裏到那裏後,還有兩個月就到了他們的考覈的時間了,你一個月後出發,應該也剛好趕上他們招人的時間。”

落克爾魔武學院,在多比拉王國的首都拍多拉,離這裏也不近,大約要走一個多月時間,而且聽說這所學院只招收16到20歲的少年。每個季節只收200人,雖然報名費只要一個金幣,但是要求卻嚴格得過分,劍士要達到中級劍士,魔法師要到達低級魔法師,當然,也有不能修練鬥氣和魔法卻進入學院的測試,測力氣,舉起500斤就可以通過,不過,這種方法進入的人就算入了學院也會被人看不起,畢竟,頭上掛的也是魔武廢人的名號。

毫無疑問的,易寒就算要進去也只能用第三種方法,雖然現在的他就算舉起2千斤也不算問題了。易寒還真的要進去看看,因爲他還要在這個世界生存,就必須瞭解這個世界,所以他要入魔武學院的圖書館,那裏也許可以找到更多關於弒神者,也就是遠古英雄的資料。所以雖然易寒不喜歡這個地方,但卻不得不去。

一個月後,在易寒能熟練的使用獻祭之火後,他獨自一人上路,易帶着一隻戒指,寵物戒指,這種戒指可是要一百個金幣,如果不是易寒前一段時間獵殺了不少魔獸,得到它們的魔核,還買不起呢,赤焰就在裏面,雖然赤焰不喜歡待在裏面。

當時赤焰覺得自己已經幫不上易寒的幫了,所以想要離開易寒的時候,易寒卻興沖沖的來找赤焰,這時,赤焰身上的傷已經完全好了,只不過,他的實力的確是退階了,成了六級的魔獸。易寒把赤焰對着自己施放魔法,當赤焰發出的火系魔法的時候,易寒身上也出現了綠色的火焰,那些火系魔法一接觸到易寒的身體,就立即消失了。

不管是什麼等級的火系魔法,只要一碰到易寒,立即消失,易寒就站在這裏不動,他感到很興奮,火系魔法免疫啊,這是多麼強大的能力。最後,赤焰發出了他現在能發出的最高級魔法,八級火系魔法,易寒還是沒有半點感覺。 釋放出八級魔法的赤焰,感覺到無比的疲憊,這是以後不曾出現過的,而且,赤焰也感覺到他的腦袋不像以前好用了,有好多以前學會的東西也開始遺忘了,他不禁想:難道,我已經老了。其實他知道,這是退階的後遺症,智力下降,魔力下降,體質下降,反正就是全屬性下降。赤焰本來是想悄悄的走的,但是,易寒的到來,讓赤焰帶他去一個大一點的城市去,赤焰不知道,易寒的目的就是買一隻寵物戒指,爲了帶他一起走。

“老赤,我知道,你的實力一定是倒退了,否則你不會施放一個八級魔法就累成那個樣子的,跟我走吧,我向你承諾,我一定會幫你恢復成原來的樣子的。”


赤焰聽到這句話,欣慰的點了點頭進去了寵物戒指裏面,這隻寵物戒指價值一百個金幣,這一百個金幣可是易寒從以前就開始幾年時間積累的,寵物戒指裏面有幾十立方米空間,就像一個房間一樣,可以放一些活物進去,不過,如果活物出現抗拒,就不能放進去了,而且,也不可能讓人進去,赤焰是自願進去的,所以也沒有什麼問題了。

“小寒,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有時間就回來看一下麗絲阿姨和你父親,在外面,難免會受氣,你不可以任性,如果遇上那些貴族,你不要跟他們鬥……”麗絲在易寒離開這天,嘮叨了近一個小時,易寒很注意的聽着,他要把這些話都記入腦中,前世沒有的東西,親情,愛情,今生他全都擁有了,所以他格外珍惜,這一刻麗絲的話不再是嘮叨,而是關心,易寒只感覺到自己的心中暖暖的。村民們也放下手中的活,來送易寒走。

最後還是李斯巖說了句:“如果你再說下去,這個臭小子就要明天再走了。”麗絲才停止說話。

“我走了,麗絲阿姨,還有老頭子,還有大家!”易寒說完,也不再回頭地離開了。

麗絲看着易寒的背影發呆,臉上卻掛滿了淚水,她真的一直把易寒當作兒子啊,李斯巖拍拍她的肩膀,默默的安慰她,麗絲就撲在李斯巖的懷中,大哭了起來,突然,她感覺到有水滴落在她的長髮上面,她擡起頭,看見李斯巖兩行淚水順着臉頰落下,這時,李斯巖對着易寒大喊:“兒子,你一定要保重,而且一定要回來啊!”

這時,易寒也回頭,同樣的兩行熱淚流下,他也大喊着:“父親,我會的,你也要等我回來!”說完,就不再回頭,大步往前走。

看到易寒已經消失的背影,村民們漸漸散了,李斯巖和麗絲相擁着站在那裏,看着易寒遠去的背影,很久很久,兩人才離去。

本來,易寒可以坐着赤焰飛去,但是一來赤焰還在衰弱期,二來易寒也想在這個世界好好看看,以前他一直在修練,根本沒有時間去看,但是現在,易寒發現一般的練體已經對他沒有用了,他的身體已經變得很強大了,現在這普通的修煉根本沒有什麼大作用,而魂能的增加也需要不斷的戰鬥來提高,所以易寒才放棄去練體。

一般人趕路時都是結伴同行的,易寒仗着自己的實力強大,一個人踏上旅途。



在易寒離開村子的第四天,他正走在路上,耳中隱隱聽到有人在呼救,打開第二層靈魂鎖的易寒,不管是六覺五官,還是身體各部分的強度,都比一般人強大十幾倍,所以只要是在百米內,就算是一隻蚊子,他也能夠看得見,聽得見。

呼救的地點是在一個樹林中,在外圍,插着幾支黑白旗,是白色背景,在旗上只有一個滴血的紅色骷髏頭,易寒不知道,這是殺手協會排名第二的組織,浴血在“辦事”的時候的警告,凡是在浴血“辦事”的時候闖入的人,將會和目標一起列爲獵殺對象,但是,易寒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在乎,這一輩子,他再也不想畏手畏腳地活着了。

越過幾棵樹後,易寒翻身上了一棵樹上,他已經清晰的聽到前面兵器碰撞的聲音了。悄悄的來到戰鬥地方附近,易寒看到了交戰的雙方。

一方有十個人,全都身穿黑衣,面帶黑布的人,他們胸前有一隻跟外面一樣的骷髏頭,十個人中,有九個劍師,一個大劍師。

別一方只有五人,四個劍師和一個大劍師,易寒可以感覺到其它人都在隱隱保護着其中的一個小白臉。那小白臉年紀不算太大,只有十六,七歲,長很非常俊俏,那是可以讓女人瘋狂的臉。

地面上已經躺着七個人的屍體了,有四個是穿黑衣的,三個不是,可以看得出來,浴血那一方雖然人數衆多,但是也沒有佔到多少便宜。

那個小白臉雖然也是個劍師,但是,他的實力很明顯是最弱的,所以這個時候,他已經岌岌可危了,他的右手再次被劃出一道傷痕,露出讓女人羨慕和妒忌的雪白肌膚。

小白臉一方的大劍師,是一個看上去已經五,六十歲的老頭子,他一劍逼退浴血的大劍師,閃身到了小白臉的身體,身上的青色鬥氣閃耀着,一道青色風刃從他的劍時飛出,把小白臉前面的正向他攻擊一個劍師劈成兩半。大劍師走到小白臉的身邊,小聲對他說:“一會兒,我會使用祕技拖着他們,我不知道我可以拖多久,一會兒你要自己一個人走了,我們都會努力把他留在這裏的,你出去後,到拍多拉,進入落克爾魔武學院,去找他們的院長,就說是老傑克讓你去的,你給他看你的那個東西,然後,就靠你自己了。”說完他也不管小白臉有沒有領會,再着衝向另一個劍師。

老傑克的身上突然青光大盛,實力暴漲了近一倍,他大聲吼道:“動手!”除了小白臉的其它三人,鬥氣的的波動更加大了,他們的戰鬥力也提升了不少,但是這種祕技跟龍家的不同,這種是燃燒靈魂來換取能量,雖然也是一種魂能的運用,但是這條路明顯比龍家的要差上不少,他們實力暴增的時間也很短,而且一旦到了時間,他們就會衰老而死,所以龍家的祕技纔會讓人妒忌。

浴血的人也感到壓力劇增,不過這時,已經不容他們後退了,分出三個人去追殺小白臉,剩下的人不如小白臉方的人硬拼,只是一直遊鬥,只要能夠拖十分鐘,這些燃燒靈魂的傢伙就會死去了。

易寒剛纔還在考慮要不要去幫助小白臉,後來看見老傑克如此剛烈,不禁肅然起敬,他想起了他這輩子的親生父親,龍鋒,他也是被人追殺的,一時間,易寒不管是自己的同情心發作,還是身同感受,就想要幫幫小白臉。不過,幫助之前,爲了不給自己留下麻煩,易寒把一件黑衣拿了出來,還蒙上了臉,只露出一雙黑瞳。

三個劍師而已,易寒想了想,身體就一隻猴子一樣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他的速度比下面一直奔跑的四人快多了,不一會兒,就追上了那三個劍師的後面,閃爍,易寒默唸,身體突然消失,準確的出現在最後一個劍師的背後,只見他突然出手捂住那個劍師的嘴,身上冒起了綠色的火焰,第一秒,劍師感到後背和臉上一片疼痛,第二秒,他運起鬥氣想要抵抗火焰的侵蝕,第三秒,他絕望了,他的鬥氣不能阻擋綠色火焰半分,他感到身上已經沒有力量了。第四秒,他的身體冒起了綠色的火焰,他已經死了。易寒把他拉走,飛身跳上樹,再把他拋到遠處。

這時,前面兩人才反應過來,他們向後面望去,發現根本沒有人,居然幾秒就讓一個劍師失蹤,這種力量讓他們心寒,不過,他們還是壯着膽子說:“哪位朋友在,現在這裏是我們浴血在辦事,請閣下速速離開,我們兩個當作沒有見過閣下,否則閣下將會遭受我們浴血的追殺,到時,就算閣下是大劍師,也難逃一死。”他可不認爲一個聖劍師會做偷襲這樣的事,所以,最多這個隱藏的傢伙只是一個劍師,連大劍師也不是。

這番話說得不錯,但是,易寒只是當他在放屁,不管不答。

兩人見沒有人回答,也不再留在這裏,繼續追趕着小白臉,小白臉還真是小白臉,他只是跑了不到十分鐘,就開始氣喘了,易寒輕輕的搖了搖頭,雖然他很想再去刺殺,但是現在那兩人已經有了防範了,他一個人,對付兩個劍師,的確有點麻煩。

閃爍,閃爍,再次閃爍,易寒來到了小白臉的身邊,小白臉見到有個黑衣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的旁邊,以爲是浴血的人出現,想要拔出劍,但是易寒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壓低聲音說:“我不是你的敵人,現在我也沒有時間跟你說廢話,來追殺你的有三個人,我已經解決了一個,現在還有兩人,你拖住一個人,我再幫你解決另一個,你懂了嗎?”

小白臉也不是太笨,知道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如果易寒是敵人,只要他把自己纏住,等到後面的人追上來,自己也是沒有辦法的。於是他點了點頭,,易寒跳上一棵樹,示意小白臉跳上來,小白臉沒有猶豫,跟着跳上樹,這時,後面的兩人出現,他們一臉疑惑,有一個說:“他一定是藏起來了,我們找找,他逃不遠的。”另一個人也點了點頭。

當他們快要來到易寒他們的樹下時,易寒對着小白臉打了個手勢,示意自己對付右邊的一個,小白臉也用手勢回答明白。

易寒豎起三隻手指,然後開始彎下一隻,再彎下一隻,當最後一隻手指彎下時,兩人同時向着各自的對手衝去。 易寒感到十分興奮,因爲這是他在這個世界裏第一次與人類戰鬥,手中的不是匕首,是一把劍,這是李斯巖爲他打造的劍,聽說還是李斯巖用了私藏的玄鐵來爲他打造的。

從上空下來,易寒的力量本來就變態,打開兩層靈魂鎖後,增加了不知多少倍,現在從高處落下的力量更是到達一個嚴重的地步,那個劍師不知道,下意識的用手中的劍格擋,一下子被壓得跪在也上,卡一聲,他的膝蓋被壓碎了。他痛得哇哇大叫。但是這時易寒也沒有繼續攻擊,他看着自己的雙手發呆,這,是我的力量嗎?

這個戰場有點詭異,兩個人在另一邊拼命,一個人抱着膝蓋在嚎叫,還有一個在看着雙手發呆。

“喂,你倒是來幫我一下啊,別發呆了!”一把中性的聲音把易寒驚醒,易寒搖搖頭,居然在這時候發呆,不要命了,這時,地面的劍師已經忍着痛,用劍撐着站起來,他正想揮劍向易寒,不過這時易寒被驚醒,看見這個劍師站了起來,他長劍向着那個劍師刺着,沒有一絲鬥氣,但是,劍身帶的罡風卻也讓劍師感到疼痛,只見他的身上涌現黃色的土系鬥氣,鬥氣化成一件鎧甲護在他的身前,他剛鬆了口氣,易寒的劍就刺到了他胸前,護土鎧甲居然擋了一擊就出現了裂痕了,易寒再揮出兩劍後,這件護土鎧甲粉碎了。

在劍師不可思義的目光中,易寒的劍刺入了他的胸口。劍師問了一句:“你……到底是……什麼怪物?”就倒下了。

對於這個問題,易寒只能攤攤手,苦笑一下。

剩下的戰鬥就沒有任何懸念了,兩個相當於劍師的劍士,對付一個劍師,那個劍師很快就被格殺了,易寒在兩具屍體上放了一把獻祭之火,毀屍滅跡。

易寒剛想離開,小白臉就問:“等等,你到底是誰?你有什麼目的?”

易寒對她這種命令的語氣非常不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回了一句:“我是誰,與你無關,如果不是看在剛纔死去的老頭忠義的份上,你是死是活,與我何干。”說完,易寒不想再停留,閃身離開了,本來,易寒聽到老傑克的話後,知道小白臉的目的地和自己一樣,想和他一想走的,但是現在,易寒一點也不想跟他一起。

那個小白臉被易寒的眼神嚇到了,又看到易寒要離開,大聲呼叫,但是易寒根本不理他。想到自己何曾受到如此代遇,還有一直看着自己長大的傑克已經死去,小白臉更是淚水不停的流出。但是知道這裏不是留下的地方,他也離開了,目的地,多比拉王國的首都拍多拉,落克爾魔武學院。

在他們離開不久,一個身穿黑衣,臉蒙着黑巾,胸前帶着骷髏頭的男人出現,他身上佈滿傷痕,後面也只是跟着一個人,他察看了一下週圍,發現兩具屍體被燒燬的地方,沉思,有被火燒焦的痕跡,難道是有火系大魔導師出來,救下了那小子,不管怎麼樣,先要組織留意一下帶着少年的火系魔法師或火系大劍師。

易寒這一個毀屍滅跡的舉動,居然不知不覺中讓他逃過了一劫,當然,這是他不知道的。

當易寒踏入這座多比拉王國的首都時,心中無比震撼,這是城市嗎?這明顯就是個戰鬥城堡,二十多米的城牆,城牆上還有十幾臺魔晶大炮,聽說是在一千多年前地精大師們的產品,地精在千年之前,可是代表着這個世界最先進的技術,他們的產品可是近乎無價魔法產品,曾經的地精商店不管在什麼種族也很吃得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