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江上雲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刺耳的聲音。

「等等,不是說好六個人嗎?怎麼多出一個來?」

——

本書已簽約,求打賞,求。。

… 「ok,既然你們兩個都沒有什麼問題,那麼你們兩個先就位吧,我讓人檢查一下機位,沒有的話問題的話,我們等會就要正式拍攝了!」作為總導演,安迪的事情還是很多的,而且還要盡量保證不出任何一點差錯!

聽到安迪的話之後,凌宸和斯嘉麗兩人也是進入到了拍攝區域,拍攝位置不是搭建出來的場景,而是一間真的酒吧,只不過因為需要拍攝的原因,劇組也是將這件酒吧給包了下來,今天不開業!

「機位都擺放好了,沒有問題,可以正式開始拍攝了!」道具組也是檢查完機位之後給了安迪一個肯定的回復!

「ok!」安迪朝著道具組比了一個手勢,然後轉身進入攝影棚,眼睛死死的盯著攝像機畫面待會需要導入的監視器!

「準備好了沒有?」安迪也是帶上了無線耳麥,最後和現場的工作人員確認了一遍之後,便朝著場務打了個手勢!

「黑客帝國,第一境第一場,action!」

緊接著監視器裡面也是出現了畫面,在昏暗的燈光下面,形形色色的人群在舞池裡面盡情的搖擺著,伴隨著鏡頭的移動,畫面裡面也是出現了凌宸和斯嘉麗的身影!

「哈嘍,尼奧!」穿著一身黑衣的斯嘉麗也是慢慢的出場對著凌宸打招呼!

「你是怎麼知道這個名字的?我們認識?」在鏡頭裡面,凌宸顯示眯了眯眼睛,眼神裡面閃現出一絲困惑!

這是因為他現在是一個網路黑客,經常遊走在犯罪的邊緣地帶,從來不用真名和別人打交道,所以聽到有人喊出他的名字的時候也是十分的困惑!

而經過短暫愣神的凌宸之後表情也是變化了起來,同時手掌也是慢慢的伸到了身後,右腿慢慢移動了起來,這是隨時準備逃跑!

「妖怪啊!」安迪和拉里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後,也是看到了對方眼睛裡面的驚訝,從凌晨的表演來看,不管是台詞還是表情動作都是渾然天成的,而且凌宸有著自己的想法,完全不用靠其他人的點播,直接就能夠入戲,並且帶著斯嘉麗一起入戲,這種演技就算是在好萊塢裡面除了最頂尖的那幾個人之外也是沒有任何能夠比擬了!

而且不僅僅是斯嘉麗被凌宸給帶入戲了,就連現場的工作人員們都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戲里,好像大家真的是在酒吧裡面盡情的搖擺一樣!

「您好,我是崔妮蒂!」斯嘉麗的身影裡面沒有多少感情,在劇本裡面,崔妮蒂是一個十分冷酷的女人,所以斯嘉麗故意用高冷的強調說出台詞!

「那個入侵了國稅局數據的崔妮蒂?」凌宸也是明顯的鬆了一口氣的樣子,身體也是鬆懈了一些!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斯嘉麗一幅冷酷沒人的模樣!

安迪在監視器後面也是不由自主的給兩人送上了大拇指,男女主角都發揮出自己的實力,這部黑客帝國在拍攝出來之後絕對能夠給觀眾帶來非一般的震撼感!

「OMG,我還以為你是個男人!」凌宸的眼神裡面也是閃出一絲驚訝,在這個年代裡面,一個女人能夠成為一個頂級黑客,那簡直是一個奇迹,但是隨後凌宸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顯然是想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是你控制了我的電腦?你是怎麼做到的?」在劇本裡面,凌宸的電腦上面一直有一個奇怪的信息,是邀請他來酒吧的,直到現在見到崔妮蒂之後他才恍然大悟,這應該是這位冰山美人入侵了他的電腦,以前他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負也是沒有想過電腦被人入侵的可能性!

「我只能告訴你,你現在有危險,他們一直在監視著你,尼奧!」斯嘉麗也是慢慢的走到了凌宸的身邊,然後小聲的說道!

這是黑客帝國裡面的設定,所有生活在矩陣裡面的人類都會受到監視,所以斯嘉麗必須要小聲的說話,不然會被竊聽!

「尼奧,我和你一樣,我也瘋狂的懷疑過這個世界的真實性,但是現在,我已經成功的離開了矩陣!」

「什麼是矩陣?」凌宸的眼睛也是發生了變化,便的銳利了起來,從對話裡面就能夠感受到。斯嘉麗一定知道很多隱秘的東西!

「矩陣就在你的眼前,不用你去尋找,因為它也在尋找你!」斯嘉麗也是慢慢的將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告訴了凌宸!

凌宸就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矩陣一直都在尋找他,試圖在凌宸還沒有離開矩陣之前將他殺掉!

「ok!」安迪也是率先鼓起了掌,這段拍攝的完美程度已經超過了他的想象,裡面沒有任何一點瑕疵!

現場的工作人員和群演們也是紛紛的鼓起了掌!

眾人對凌宸的演技都是十分的認可的,特別是那些沒有在試鏡室裡面看過的凌宸視鏡的工作人員和群演們更是被凌宸的演技所折服!

「時間緊迫,繼續保持,我們接著拍攝第二場戲!」安迪也是看了看時間然後打斷了所有人的鼓掌,畢竟在好萊塢這個地方時間是緊迫的!

隨後,整個黑客帝國劇組開始了更換拍攝位置的任務,眾人也是朝著特效影棚的位置前進,沒錯,就是特效影棚,因為他們所需要拍攝的第二場戲份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動作戲,危險到只能在特效影棚裡面拍攝!

雖然這場戲分安迪他們對凌宸的功夫也是十分的自信,但是自信不代表他們會讓劇組裡面的演員有發生安全事故的可能性!

而在這個特效影棚裡面,凌宸也是見到了一個華夏動作演員,當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凌宸也是脫口而出一句話:「你是常威?」

「哈哈,我本命叫皺兆龍!」皺兆龍也是尷尬的摸了摸頭,雖然他已經是香江電影圈裡面的老人了,但是塑造出的經典角色並不是很多,而其中和星爺合作的九品芝麻官裡面的角色常威算是最出彩的一個角色了!

這是他的巔峰,也是他的一個困惑,因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面,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常威但是卻不知道他的本名叫做皺兆龍,可以說這是一個演員的成就也是一個演員的痛處!

成就在於他所塑造的角色獲得了無數人的認可,能夠讓無數人看到他之後便想到那個角色,看到那個角色便想到他,但是痛處則是角色紅遍大江南北,但是本來的名字卻默默無聞! 86_86689江上雲回頭一看,說話之人是薛乘風,正一臉不悅的望著他。

「多一個人有什麼不好,人多力量大嘛。」老白笑著打圓場。

「閉嘴,我沒跟你說話。」薛乘風一點不給他面子,依舊盛氣凌人的打量江上雲。

「恕我眼拙,這位是江師姐的賢弟?呵呵,看你這副病殃殃的樣子,修為恐怕高不到哪裡去,別說對付霧狼,這一路翻山越嶺你吃得消嗎?」

「那就不勞你費神了。」江上雲冷冷道。

「呵呵,當然不用我費神,你姐姐會保護你,這個,大家都知道。」薛乘風毫不掩飾對他的輕蔑。

「這與你何干!」江上雪將弟弟擋在身後,鳳眸怒視薛乘風。

薛乘風呵呵一笑,「江師姐的實力,我是很佩服的,不過你要分心保護弟弟,投入到戰鬥上的精力必然減少,這等於變相削弱整個團隊的戰鬥力,作為團隊的一員,我發表一下個人顧慮,有何不妥?」

他辭鋒甚是犀利,江上雪一時間無言以對。

薛乘風得勢不饒人,轉頭望向楚狂徒:「楚師兄,這次任務是你帶隊,成員也要經過你的首肯,昨天我向你推薦高原,你說他不夠格,高師弟再怎麼不成器,好歹有聚氣三重的修為,江上雲比他強在哪裡?這,似乎不大公平啊,難道我薛某人的面子,比不上江師姐?」

楚狂徒皺了下眉,沒有搭理薛乘風的質問,徑直走到江上雲跟前。

「小傢伙,老實說,你姐要帶上你,我是不大情願的,因為我不希望自己的隊伍里有人拖後腿。現在你有兩個選擇,要麼放棄這次任務,要麼接我一劍——我也不欺負你,只用三成功力。若能接下一劍,就證明你有能力加入這個團隊。」

「楚師兄!」馬彪聞言急得變了臉色。楚狂徒是什麼人?天道宗內門第一人,別說三成功力,一成功力都足以要了江上雲的小命。

江上雪比他更了解弟弟的底細,盯著江上雲的眼睛問:「有沒有信心?」

深吸口氣,江上雲向楚狂徒一抱拳,正色道:「楚師兄,請賜教。」

楚狂徒眼睛一亮,大笑道:「好小子,好膽魄!」笑聲方落,陡然暴喝一聲,恍若晴空霹靂!腳步驀地向前踏出,龍紋劍悍然出鞘,劍鋒灌注霹靂真氣斜切過來,在空中拉出一道璀璨奪目的電弧。

「狂雷劍客」楚狂徒,三成功力一擊,竟然恐怖如斯!

圍觀眾人,無不臉色大變,替柔弱的江上雲捏了一把冷汗。

江上雲很清楚自己與楚狂徒實力差距有多懸殊,早在對方出劍之前便開啟「神念加速大-法」,紫眸空洞深邃,水之奧義似漩渦流轉,楚狂徒那招迅猛的「雷切」,在他眼中頓時放慢十倍。

楚狂徒這一劍只用了三分力,破綻並不難尋。

「別說前世貴為武尊之時,就算現在聚氣二重,只要給我一副健康的身體,也能輕鬆破解之。」

「可惜我的身體跟不上思維速度,縱然洞悉楚師兄的劍招,也無法從容閃避。」

一瞬間念頭電轉,江上雲果斷放棄躲閃,選擇以攻代守。

鏘!

拇指一挑劍鍔,青鋒驟然彈出劍鞘,化作一道朦朧的霞光削向楚狂徒右腕。出招不算太快,勝在角度拿捏的恰到好處,倒像是楚狂徒主動撞了上來。

「來得好!」楚狂徒目露異彩,暴喝聲中,火速變招格檔。

鏘!

雙劍交錯,火星迸射,一股狂暴的力道轟然襲來,江上雲連人帶劍被震出三丈開外,胸中氣血翻湧,臉色發白,神情卻是一如既往的從容淡漠。

楚狂徒望向江上雲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驚訝:「好一招『劍似削風』,使得恰到好處,妙到巔毫,真沒看出來,你這個文弱書生,竟也練得一手好劍。」

「我這手三腳貓的劍術上不得檯面,多虧楚師兄承讓,沒教我當眾出醜。」

楚狂徒收劍入鞘,沒好氣道:「得了,甭跟我玩虛的,你對劍術的領悟力非常驚人,可惜先天不足,體質太弱,否則你日後在劍道上的成就至少不會比我差。」

江上雲輕輕一笑,「我這算是通過測試了吧?」

「那是當然,歡迎加入我們的隊伍,」楚狂徒大手一揮,「時間不早了,兄弟們上路!」

「小雲,沒想到你的劍術這麼高明,看來我要跟你討教一下了。」

江上雲順利過關,馬彪頗有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之感。

江上雪昨夜經弟弟指點,感悟爆炎劍術之真髓,早對他的劍術天賦心悅誠服,卻沒想到,天賦可以如此順暢的轉化成即戰力,吃驚過後自是滿心自豪。

至於秋傲寒和老白,對江上雲本就不熟,雖然對他這神來的一劍頗感意外,但是考慮到他是天才少女江上雪的弟弟,耳濡目染,家學淵源,有這等表現也在情理之中。

薛乘風嘴角微微抽搐,尷尬之色一閃而過,旋即恢復世家公子從容傲然的氣派,負手走到江上雲跟前,笑容里藏著一絲挑釁的味道。

「原來江師弟深藏不露,倒是我看走了眼,楚師兄畢竟是內門高手,與你過招難免束手束腳,你我皆為外門弟子,倒是可以盡情切磋一番,不知江師弟意下如何。」

「敬謝不敏。」

江上雲可沒白活一輩子,一眼看出這小子嘴上說的好聽,其實沒安好心,分明是想藉機狠狠踩他,找回反對他入隊未遂落下的面子,自然不會給他這個裝逼的機會。

「呵呵,我可否認為,江師弟畏懼挑戰,怕了我薛某人。」薛乘風望天冷笑。

「聚氣十重挑戰聚氣二重,你還覺得自己挺光彩?你可以認為自己贏了,但是丟臉的人可不是我。」

冷笑一聲,江上雲轉身下山,對那薛乘風,不屑一顧。就憑薛乘風這等心性,縱有無窮資源,成就終究有限,不配當他對手。

「咔嚓!」

在他身後,薛乘風狠狠踩碎腳下石塊,臉色陰沉的像是結了冰。。

… 86_86689絕嶺村顧名思義,坐落在崇山峻岭之間。

從天道宗山門到絕嶺村,直線距離不足百里,然而道路崎嶇,遍布積雪,車馬無法通行,唯有靠雙腳翻山越嶺,縱然一路順利,也無法在當天趕到目的地。

一行七人離開天道宗山門,借著朦朧的月光在雪地上跋涉。

這一路非常艱苦,為節省體力,保存熱量,大家都不說話,只顧埋頭趕路,呵氣在圍巾上凝成一層厚厚的冰霜。

走在隊伍末尾的,是位白衣少年,約莫十二三歲,看上去有些柔弱,容貌卻是極美。目光清澈,唇紅齒白,肌膚白皙細膩,宛若精美的瓷器,明明是個男孩,卻給人一種驚艷之感。

抬頭望一眼拂曉前的天空,江上雲眼中閃出複雜的神采。

月光透過魔霧灑在雪地上,夜色里透出一股令人心悸的紫意。

誰也不知道這詭異的霧氣從何而來,為何經久不散。

據說萬年之前,世上本無魔霧,青山綠水隨處可見。

直到某一天,大地上突然冒出許多巨大的天坑,滾滾紫霧從中湧出,熏得天地變色,從此婆娑世界再也看不到藍天白雲,氣候亦變化劇烈,一年到頭,大半是風霜凜冽的寒冬,春、夏、秋三個季節,加起來占不到半年。

這些神秘的天坑,在古人留下的文字里稱為「魔淵」,魔淵中源源不斷湧出的紫色濃霧,就是「魔霧」。

魔霧的出現,徹底改變了世界面貌。

據說萬年之前,魔霧尚未爆發之時,婆娑大陸生活著數千億人類,平均壽命可達百歲。魔霧爆發之後,短短數十年間,全大陸人口銳減九成,多數人死於魔霧中毒併發症,僥倖存活者,平均壽命亦不足三十歲。

時至今日,人類的總人口與全盛時期相比,已經不足萬分之一。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歷經萬年磨難,倖存下來的人類,體質與先民相比,發生了明顯的進化。

那些站在進化最前端的武者,能夠借用魔霧中豐富的靈氣提升體質,修鍊真氣,將這致命的毒霧,變成力量之源。

魔霧濃度越大的地方,修鍊速度越快,但是細菌和病毒同樣更活躍,對武者的生存構成更大威脅,

目前已知魔霧濃度最大的區域,就在中洲域「無盡魔淵」,四周環繞群山,傳說是通往魔界的入口。

江上雲不會忘記,三年之後,毀滅整個中洲域的那場浩劫,最初徵兆便是「無盡魔淵」突然爆發,大量魔霧如洪水一般噴湧出來,擴散到大陸各地,隨之而來的是那些身穿黑魔鎧、騎乘夢魘獸的魔族武士。

他不會忘記,四年之後,天道宗將毀於魔族入侵,倖存者出海逃難。因船上空間有限,只有天賦出眾、修為在辟海期以上的弟子才有機會登船,當時他的修為不過聚氣七重,自然沒有資格登船。

他也不會忘記,登船那天,姐姐把自己的船票給了他,強行送他上船。

他當然更不會忘記,前世出海逃難的那一天,姐姐站在岸邊向他揮手送別,身影漸被淚水模糊……

「原以為那一別竟成永訣,沒想到,老天又給我一次重頭來過的機會。」

長出一口呵氣,江上雲眼中閃出堅毅之色。

「這一世,決不能再讓前世的悲劇重演!」

隆冬時節,雪山地區日出很遲,江上雲一行在雪地中跋涉了一個時辰,夜色仍未褪去,空中懸著一輪圓月,蒙著紫色霧氣,彷彿一隻妖艷的眼,令人心頭髮慌。

在這樣的月光下,突然聽見嘎嘎怪叫,連江上雲這個重生者,也不由得毛骨悚然。

「呸!該死的老鴰。」老白走在江上雲前面,沖路邊枯樹轟出一掌,彷彿要驅散晦氣。

枯樹當場粉碎,木屑與積雪到處飛濺。樹上那團黑影卻機靈的很,搶先一步振翅飛走。

不出片刻,這烏鴉又飛回來,落在地上啄食積雪,一隻眼睛直勾勾盯著江上雲等人,不知是警惕還是譏笑。

江上雲不像老白那麼迷信,路過烏鴉時停下腳步與它對視,心道:天寒地凍,遍地積雪,這烏鴉卻羽毛光鮮,頗為肥壯,看來伙食不錯,卻不知它從何處覓食。

正思索間,烏鴉從積雪下叼出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啄食起來。

江上雲走近仔細一看,卻是一顆眼球。

「亂世人命如草芥,這片雪地下,不知埋了多少孤魂野鬼。」江上雲輕聲嘆息。

寒風送來一股腐臭氣息,江上雲扯了扯圍巾,轉身繼續上路。

嘎……嘎……烏鴉斜眼盯著江上雲,一邊啄食自己的美餐,直到目送他遠去,炸起的羽毛才慢慢平復下來。

似乎剛剛路過的少年,使它感到了威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