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聯手也是武力最強者的聯手,堪比精英弟子中的高手人物。

越戰越烈,葉落牢牢的牽制住了龍鳥。

而齊雲飛眼前一亮。

一聲呼嘯!齊雲飛已經騎乘到了上古魔馬的背上,聲勢更甚,魔馬一駕馭就來到了龍鳥的身邊,然後竟然直直的朝著龍鳥撞去。

人馬合一。

葉落看著上古魔馬的攻擊方式很是羨慕,可惜的是他的妖獸都沒有那麼強大。

蛇陽早已經被葉落放回陰暗之森了,要是蛇陽還在的話,恐怕比上古魔馬是要強的,那時候三級妖獸的上古雷熊的聲勢也確實很強大,葉落都難以招架。

上古後裔繼承的上古妖獸的血脈越多,也就越加的強大。

雖然不知道蛇陽繼承了多少,不過看蛇陽難以控制自身的陰陽變的樣子,恐怕絕對比現在在自己眼前的二頭妖獸要多。

上古魔馬臨近龍鳥的時候,頭上的犄角朝著龍鳥一頂。

而龍鳥就打算躲開的時候,在上古魔馬身上的齊雲飛一聲怒喝。

|「魔震星河。」一個魔影從齊雲飛的身後顯現出來,這魔影還牢牢的把龍鳥的身形給牢牢的鎖定在了地上,讓龍鳥動彈不了。

龍鳥第一次有了恐懼感。

「嘭!」上古魔馬攜帶巨大的衝擊力,和犄角的鋒利一擊把龍鳥給頂飛。

在空中還飛下幾塊碎裂的鱗甲。

龍鳥的防禦被上古魔馬和齊雲飛的一體下被擊破了。

而葉落也知道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手上的長長的旗幟一掃,重重的拍擊到了龍鳥的腰上。

「噗。」龍鳥在空中還發出一聲怒嘯。

趁此機會葉落和騎著上古魔馬的齊雲飛都緊隨龍鳥掉落的身影而去。

不過就在掉落在了地上的一瞬間,龍鳥就身形急轉而起,然後竟然不在對葉落和齊雲飛下手,甚至連他討厭的氣息都置之不理。

一扭身竟然朝著山峰上逃了。

葉落和齊雲飛對視一眼,知道龍鳥這是真的受傷了,怎麼還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快追。」幾乎同時從葉落和齊雲飛的嘴上吐出。

一縱身齊雲飛先騎乘上古魔馬追了上去,而葉落也緊隨其後。

他們都知道如果被龍鳥逃了,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就是一隻受傷的妖獸,而且看龍鳥連旗幟的氣息都不管了,就知道龍鳥對自己和齊雲飛的恨到底有多深。

恐怕一有機會就會對自己和齊雲飛下毒手。

所以他們都不能讓龍鳥給逃了。(未完待續。。) 阿發的話令我無比的感動,鐵血會有這麼多同生共死的兄弟,還何愁不會發揚光大。我拍了拍阿發的肩膀,有些哽咽。

“阿發,你們是跟我大爹一同打江山的人。我絕不會讓你們去冒險的,靶子的事情讓我每每想起都痛徹心扉。我不希望任何兄弟再出事了。”

“老大……”阿發回過頭,有些愧疚。


“好了!你既然喊我是老大,你們一切都得聽我的。一會大家都聽我的指揮,任何人不得違背、否則,按照鐵血會的幫規論處。”我冷冷的說了一句,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汽車在黑夜裏穿行,像穿行在無底的隧道中。周璐輕輕的告訴阿發,此處離張黑虎躲藏的地方已經不遠了。

阿發將汽車停了下來,留了一個兄弟在車裏以作接應。之後我們一行四人,往那一片民房摸去。

我剛纔跟周璐說了一大通讓法律來嚴懲張黑虎的話,其實不過是勸慰周璐而已。誰都知道,黑社會的火併經常發生。即使是天大的事情,也不會驚動警察署。張曉楠便這樣輕飄飄的死了,如同天下墜下了一顆流星。

我想起了那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彷彿此刻還活着一樣。我的心一陣陣的疼着,在酒店的那個晚上,我甚至跟她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可張曉楠卻絲毫沒有怪罪於我,在最關鍵的時候,衝了出來爲了擋住了致命的一顆子彈。所以即使是取張黑虎的性命,當屬於我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裏的環境非常複雜,周璐卻輕車熟路一般。很顯然,她在這裏不知來了很多次,只爲了查清張黑虎的準確位置。

周璐告訴我,張黑虎估計今晚就想溜出蓉城,往別處藏身。不然她也不會這麼着急的召集兄弟們前來報仇。我只是輕聲命令周璐,一定要聽我的,即使是動手,我更應該首當其衝。夜黑如墨,突然對我們的行動有所阻攔,但卻也是天然的掩護。我們行走在夜裏,只是幾個黑影,絲毫不會引起他人的注意。

張黑虎所躲藏的地方更是隱蔽,即使有警察前來,也未必能夠將他們抓到。這裏的道路彎彎曲曲,汽車根本無法駛進來。而且有一處狹長的巷子,如同天然的防護帶。任何人只有從巷子裏穿過,都會被裏面的人發覺。

幾個人全部躍上了牆頭,在屋脊上行走,時常會發出響聲。幸好有風吹動幾顆大樹,發生沙沙的聲音,不然我們幾個人早就被發現了。

到達一處小院前,周璐首先便約了下去。我緊接着躍了下去,躲在一處暗處。往屋裏張望,阿發和另外一位兄弟也躍了下來。

一間屋子裏亮着燈光,有幾個人影晃動着。門口站着兩個人,似乎是放哨的。我跟阿發暗中輕輕的拍了一下手,之後兩個人同時躍出。那兩個放哨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我和阿發治服。

隨後周璐和那個兄弟將二人拖到了暗處,用繩子將他們捆了起來。每個人嘴裏塞了抹布,以免他們醒來。

我貓腰來到窗下,往裏面望去。裏面有十幾人圍坐在一張桌子的四周,爲首的就是張黑虎。桌子上面擺放着一臺筆記本電腦,一個女人正在操作着。我沒有想到,她居然是劉琪。只見她打字如飛,卻面露憂慮。

“黑虎哥,賬上的大部分錢都被凍結了。我們可以動用的資金不做幾萬了。”劉琪看着張黑虎,顯得很無奈。

“不會的,老大今天晚上還跟我打電話,說轉兩百萬給我的戶頭上。”張黑虎有些氣急敗壞。

“黑虎哥,這兩百萬是延時到賬,明天晚上才能到。你被他們給騙了……”劉琪的眼睛裏露出了幾絲狡黠。她的一點點變化,並沒有逃過張黑虎的眼睛,張黑虎突然一把抓住劉琪的手。

“劉琪,是不是你在搞鬼。賬上一千多萬怎麼可能被凍結,你不說實話,小心我要了你的小命。”

張黑虎突然拿出了一把匕首,使勁的插在了桌子上。匕首不停的搖晃着,發出了寒冷的光芒。周璐趴在我的身後,想起身破窗而入。我一把將周璐拉住,讓她不要衝動。而後,我掏出了手槍,對着張黑虎的腦袋。

正欲開槍的時候,卻聽到身後一聲大喊。

“老大,有人偷襲……”

隨着這一聲大喊,屋裏的燈光頓時熄滅。我的槍響了,擊碎了玻璃,卻沒有擊碎目標。小院裏的燈卻在一瞬間全部亮了起來,此刻如同白晝一般。我和周璐幾人,全部暴露在了燈光之下。

我和周璐以及阿發幾人剛想撤退,張黑虎已經帶着十幾個人將我們幾人圍住。我發現,張黑虎的手裏也有一把手槍。不過他們大多在暗處,若真的動起手來,我們也只有捱打的份。

張黑虎懷裏將劉琪抱住,擋在了他的面前。

他看着在燈光下無處隱身的我們幾個人,忍不住狂笑起來。

“哈哈,想不到臨走也送來幾個。不虧,真的不虧。弟兄們,既然我們已經被逼到這個份上了,不如來一個魚死網破,跟我狠狠的打!”

我不想多傷及無辜,所以並沒有開槍。將手槍別了起來,我和周璐幾個人加入的戰鬥。院子不大,根本無法施展身手。氣急之下,從我的腰間躲過手槍,便朝張黑虎射擊。張黑虎居然挾持着劉琪退到了屋裏。

周璐的幾發子彈連連落空,最終只得往屋內衝去。怎奈院裏的人越來越多,阿發不僅僅自己要對付身邊的敵人,還要保護那個兄弟。

最終,我們幾個人被逼到逼到了一個角落。我還在尋思如何擺脫困境,卻不料從頭頂落下來一個巨大的鐵籠子。我和周璐幾人便被關在了鐵籠之中,無法脫身。

剛纔與我們激斗的那些人全部聚攏了過來,一個個面露兇光。一桶汽油過來,我和周璐及阿發被淋了一個透溼。此刻若是有火星,我和周璐以及阿發和另外一個兄弟,將會葬身於火海。

“周然,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周璐哭着說道。

“周璐,我和你生死與共。還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如果真死了,我們來世再做夫妻……”這是我留給周璐的一句承諾,其實我早已絕望了。不過能跟周璐死在一起,我也死而無憾了……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一路疾馳,順著龍鳥留下來的血跡,葉落和齊雲飛一路往上追,直至到了山峰的盡頭。

山頂白雪覆蓋,厚厚的白雪踩下去就是一個大大的深坑,而且寒風唰唰的吹著,刺骨的感覺流轉在心裏面。

這就是山頂,也就是這次考核的最重要的地方,最終地。

一開始考核的目的就是奪取山頂的旗幟,現在葉落一來到山頂就把眼睛四看,打算尋找旗幟的身影。

不過旗幟沒還看到,葉落倒是發現了在不遠處喘息的龍鳥,而龍鳥的身上有個紅色的東西很是閃動人的眼球。

「該死!這旗幟怎麼會到了龍鳥的手裡。」葉落赫然發現,不知道怎麼原因那旗幟竟然被龍鳥給奪了,此刻就在龍鳥的爪子裡面抓著。

而齊雲飛也赫然看到了,他的目標和葉落差不多。


不過就在葉落和齊雲飛打算向著龍鳥靠近的時候。

地面上的白雪突然一躍而起,白雪瞬間把葉落前面的視線都給擋住了,而就在這時幾個金屬物體從地上起來。

那是武傀儡,不過比起下面的武傀儡不一樣,這些傀儡都是幾個古怪的妖獸造型的傀儡。

裡面有妖獸鳥。妖獸獅。妖獸猴。甚至還有一條妖獸蛇。

而且唯一例外的身上的氣息赫然都四級的氣息。

山頂的最後關卡是整整四頭大武師級別的武傀儡,這難度簡直就是不想讓人可以得到了那旗幟了。

如此難度,還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夠考核過去。

「你二頭。我二頭。」葉落對著齊雲飛示意。

齊雲飛瞭然的點點頭。先行接過一頭妖獸鳥和一頭妖獸蛇。

而葉落面對的就是妖獸獅和妖獸猴。

龍鳥在一旁喘息,恢復受創的身體。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武傀儡不攻擊龍鳥,不過很明顯。現在葉落和齊雲飛將要面對的是整整五頭妖獸。

雖然局勢不好,不過葉落的心裏面還是很高興。

沒想到山頂還藏了四個大傢伙,不知道把這四隻武傀儡都給吸收了,會不會讓自己的傀儡製造技藝之書直接完整。

很有可能。所以葉落和妖獸獅和妖獸猴打的更火熱了。

儘快的把妖獸猴和妖獸獅傀儡的招式都給吸收才是一回事,如果是以前葉落絕對不會是二隻四級妖獸的對手,現在如果不是想隱藏一點實力,防備齊雲飛的話,葉落一人就足以接下全部的傀儡妖獸。

傀儡獅攻擊起來聲勢驚人,而傀儡猴和傀儡獅不一樣靈活無比。根本不像是一個傀儡。

葉落努力讓自己表現出一個艱難的樣子,彷彿隨時都抵抗不住了,他想要引誘龍鳥上鉤。

而此刻齊雲飛也和上古魔馬分開了。此刻齊雲飛戰的是一隻傀儡鳥。

看來他對於龍鳥確實有怨念,至於上古魔馬對抗起一隻傀儡蛇是最輕鬆的,速度和體型都牢牢的壓制住了傀儡蛇。

如果不是傀儡蛇的外殼實在是太堅硬的話,恐怕傀儡蛇都會被上古魔馬給拍碎了。


葉落這邊達頂吸引住了眾人的心,極有可能第一個勝負將會在武修峰出來。


武修峰的首席弟子也將要分曉了。

戰鬥還在繼續,葉落已經慢慢的離妖獸傀儡的身形遠一點了,因為剛剛他已經把妖獸傀儡的招式都吸引的差不多了。

此刻他刻意留下幾個招式不吸收。就準備陰暗的引人上鉤。

突然葉落腳下一踉蹌,彷彿被地上的積雪給拖延住了腳下的動作一般。

瞬間一雙雙的眼光都朝著葉落逼視過來,雖然葉落瞬間就恢復過來,不過身上還是被傀儡猴劃出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鮮血淋漓。滴在雪上觸目驚心。

「該死。」葉落髮出一聲怒吼!彷彿受到了重傷一般。

葉落舉步艱辛的抵擋著妖獸獅和妖獸猴的攻擊,彷彿已經快要招架不過來了。

果然不多久葉落再次腳下出錯,竟然被一個石頭給絆倒了。而傀儡猴的利爪已經伸到了葉落的面門,此刻沒誰覺得為什麼一個強大的武者會被一個石頭給絆倒。

齊雲飛看到眼前一亮。大吼一聲:「葉落。我來幫你。」

腳下就馬不停蹄的朝著葉落而去,而且不止齊雲飛在動。還有一個身影也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