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的學習讓周峰實力又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不過這個過程卻是複雜而艱辛的。尤其是龍語。

龍語魔法施展的引子自然就是龍語,但是龍語並不僅僅是一種語言,他除了有龍族特殊的發音器官造成的獨特聲音,更有引動魔法共鳴的魔法之音。

這比學習一門語言難上千百倍,不斷的練習周峰的舌頭喉嚨都要痙攣了。

低沉神秘的單詞一個個從周峰喉嚨深處吐出,聽起來不像語句更像是蘊含某種莫名意味的嘶吼。唯有知曉龍語者才能分辨出其中模糊的意味。

嘴中數十道盤旋的水柱憑空而生,旋轉起舞!

屋子中心散落這幾個一人高的鐵塊,隨著周峰心意,被這些舞動的水流捲動著。


一道陰影順著門縫飄進,化為一道陰影般的人影,整個人籠罩在斗篷中。

「唔!似乎有些進展了!」

「這一招終於勉強可以控制一二,時間太短只能做到這樣了!」周峰遺憾的道。

「是啊!只能到這裡了!做好準備吧!目標已經快來了!加油吧!」

「終於來了么?」周峰情緒複雜的嘆道,轉頭看向影子,「還有什麼事么?」

影子依舊是用那種奇怪的方式從身體中取出一套看起來有些破舊的衣服道:「把這套衣服穿到外面,遮擋一下你現在的裝備,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那麼先行告退,祝好運!」

……

窗戶旁,周峰已經換上那套普通的略顯破舊的衣服,靜靜的立在那裡。看似平靜,但身體早已經綳得緊緊的,眼睛透過窗戶縫隙仔細的看著外面。

離這裡不遠的街道盡頭,一行數人走了過來。如果是感覺敏銳的人一定會震驚的發現這些人一個個擁有著強大的力量,一個個都透露著危險無比的氣息。

中間一人是一位足有兩米多高,體型異常龐大的怪人,大步的走在前面。突然扭頭向身邊一人說道:「人就在這麼?」

旁邊那人不是別人正是瓊斯,瓊斯回道:「是的,昨天晚上還有人看到他出現在這條街區,周圍已經被封鎖,他一定還沒有離開。」

「哦?既然已經確定在這個區域,你難道沒有確定具體的位置?」那人正是微笑骷髏的首領,沃羅。

「這是你的獵物,不敢打擾你的雅興。」瓊斯低眉順眼的說道。

「哦?」沃羅輕笑。

「要不我現在讓人查查?」瓊斯低聲的問道。

「呵呵!那就算了!」沃羅滿不在乎道。

說完沃羅抖了抖腿,褲管從上到下蠕動,然後從他的褲腳鑽出一條條半寸長的肉條,蠕動著向四周爬去!看起來噁心異常,但速度奇快轉眼不見。

周圍的人對這一幕無動於衷,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

「嘿嘿!那就讓我來找一找這個獵物吧!」沃羅怪笑道。

一陣陣奇怪的蠕動聲不斷的傳入周峰的耳朵。要來了嗎?有瓊斯這個盟友,沃羅的這種手段周峰自然早有了解。

只是速度好快!

周峰身體向旁邊一閃,手中的短刀朝窗口一橫。一條白乎乎的肉條直接撞破窗戶射了進來,恰好就撞在周峰握著的短刀上,頓時從中間一分為二。

被劈成兩瓣的肉條在地上奮力的掙扎著,墨綠的汁液隨之拋灑的到處都是,落在地上腐蝕的地面冒起陣陣青煙……

就在周峰短刀將那條肉條切成兩瓣時,遠處的沃羅咧嘴大笑道:「哦!這裡呀!」

話音未落,沃羅雙腿一曲一蹬,轟隆一聲,沃羅電射而出,原地被爆出一個大坑。

沒有理會地上掙扎的肉條,周峰腳尖輕點地面向後退去。一聲急速劃過空氣的呼嘯聲,沃羅撞破牆壁直衝向周峰原來站立的地方。

可惜周峰已經退離原地,留在原地的是一隻拳頭,周峰蓄力已久的拳頭。

嘭!

一拳正中沃羅面門,巨力衝擊下,沃羅這個身體向後一仰。不過沃羅很快就恢復了平衡,臉上竟然也沒有絲毫變化,如果不算由於惱怒鐵青的臉色的話!

周峰暗自咋舌沃羅強大的防禦能力時,沃羅開口說道:「很好,這就是你其中一項異能吧!自由延伸軀體?有幾分意思。這才配做我的獵物,這樣這場遊戲才好玩一點。」

在沃羅說話的同時源源不斷地肉條從他的褲腳鑽出。

唔,貌似已經激怒了對方,這一個目的實現的倒是意外的容易,只是壓力有些大啊!周峰激怒對方的目的既然達到,自然不願與對方糾纏,連忙轉身撞破另一扇窗戶逃向外邊。

剛剛撞破窗戶逃出的周峰看到的就是數道肉條迎面而來,好在周峰早有準備倒也沒有慌亂,手中短刀閃動,沖向周峰的肉條被一個個切斷。但是肉條內拋灑出的墨綠色腐蝕性汁液卻對周峰的行動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同時密密麻麻的肉條從各個方向電射而來,讓周峰的行動愈加的困難,為了躲避拋灑的墨綠色汁液不可避免的放慢了腳步。 身後沃羅隨時會追上來,和沃羅一塊來的其他人也在慢慢地向這邊靠過來。不能拖延!

大瀑布術!

啊!不對!是龍息!

龍息可以說是龍與魔法中最基礎的魔法,經過這段時間的練習,周峰的龍息與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以前是四處逸散的流水,而現在是高壓噴射的水柱。

周圍密密麻麻的肉條被急速噴涌的水柱沖刷的向四周散落,空擋就這樣出現!

本以為周峰會被阻擋住,再不濟也會被拖住,豈料一個龍息就改變了局勢。本來還不慌不忙狀若悠閑的沃羅,臉色又是一變更加難看了起來。

與情報中相比,龍息的威力變得強大了不少,這傢伙進步怎麼這麼快!沃羅也不在繼續的耽擱時間,雙腿一曲一蹬,轟隆一聲巨響,原地又留下一個大坑,人影已經消失無蹤。

轟隆!一道人影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周峰前方,掀起濃濃的塵沙。周峰前沖的身影硬生生的止住,濺起的碎石像是呼嘯的子彈從身邊掠過。

塵土落下,露出沃羅龐大的身形。瀰漫的塵土,蛛網般碎裂下陷的地面,這場景讓沃羅顯得極具壓迫感。

「蠢貨!跑?往哪裡跑?到了現在你還以為你能跑得了?」沃羅冷笑著道。

說話間大量的肉條從褲腳鑽出,周峰正想要乘機繞路離開,沃羅話已經說完,拳頭就出現在了周峰面前。

速度奇快!周峰雖然憑藉寫輪眼看清了這一切,反應卻有些來不及,匆忙間抬手一檔,如何能夠擋住。沃羅的拳頭打在周峰的手掌上,壓著周峰的手掌毫不停留的前進,重重的落在周峰胸口。

周峰胸口下陷,人倒翻了出去。若是常人僅此一拳就會丟了性命,即使以周峰的情況,也是受傷不輕。這是純粹的力量,自從周峰多項異能覺醒后,單純的力量已經很難傷到他了。以前受傷都是元素力量或者針對周峰弱點的銳器攻擊,這讓周峰面對純粹力量時很有信心。


根據瓊斯提供的情報,這次的行動目標的沃羅最強的就是肉體純粹的力量,這給了周峰極大的信心。而這一拳就像是一盆冷水潑到周峰的身上,原來純粹的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也會有如此威力。

而這一拳看起來只是普普通通,那麼沃羅的力量就顯得非常的可怕了!

倒飛出去的周峰快速的爬起,爬起的同時深深下陷的胸口就恢復如初。只是沃羅已經再一次的衝到周峰面前,周峰二話不說一拳用力打出,也沒有什麼花招,只是簡單的沖拳。

預料中的力量相撞並沒有出現,一直以來表現的橫衝直撞的沃羅卻身子一側,輕鬆的避過了這一拳。

與此同時,沃羅抓住周峰的胳膊用力一拉,把周峰直接甩了出去。

周峰心又是一沉,就在剛才沃羅要拉周峰的時候,通過寫輪眼周峰清楚的看到這一切,同時就發動橡膠果實,本想憑藉橡膠果實的能力胳膊隨之伸長,卸掉力量。沒想到巨力襲來還是被甩了出去,周峰知道並不是橡膠果實異能發動失敗,而是沃羅力量大速度快更本沒有橡膠果實發動的機會。

幾次連接失手,固然激怒了沃羅,與此同時也讓他認真了起來。

周峰身形剛穩沃羅又到近前,一拳接著一拳,一腳接著一腳。周峰雖然儘力抵擋但一時之間完全被打的找不到北了。

一直以來憑藉著寫輪眼的洞察,橡膠果實的特殊,周峰總有出人意料的表現。尤其這段時間不斷的實戰,讓周峰的戰鬥能力提高極快。

雖然周峰提高很快,但是終究時日太短,而在之前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此時橡膠果實異能無法發揮時,他戰鬥技巧的不足頓時暴露無遺。

綠巨人能力發動!

當時瓊斯說明沃羅的實力時,周峰就知道不可避免的要使用綠巨人的能力。但是周峰沒有想到的是這麼快就被逼的使用了綠巨人的能力,要知道沃羅經過瘋巫的改造也有一個強大的能力,可以變身為巨人形態。


周峰一直以為綠巨人的能力會在沃羅變身巨人時才會被迫使用,豈知沃羅不僅沒有變身巨人形態,就連瓊斯提供的情報中的其他能力都沒使用幾個,周峰就被迫使用了綠巨人能力。


在瓊斯提供的藥劑和裝備的幫助下,周峰的綠巨人能力雖然依舊不敢全力發動,但是現在能夠掌控的綠巨人能力依舊強大了許多。

隨著綠巨人能力的發動周峰的身體迅速的變大,罩在外面的普通衣服頓時被撐破像是布條一樣掛在身上。而從影子哪裡得到的那套特殊的衣服隨著周峰身體的變大也出現了變化,不過並沒有撐破可是變成了貼身的戰鬥服。

完成變身的周峰並沒有急著反擊,而是硬接了沃羅一拳,利用反震之力,後撤逃離。周峰的意識並沒有模糊,所以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的並不是戰鬥也是誘敵。既然已經拉完了仇恨,現在剩下的就是逃,逃到目的地就是勝利。

這也是周峰被沃羅壓著打的時候沒有立即使用綠巨人能力的原因,當時沃羅就攔在前往目的地的方向,當時如果發動綠巨人的能力脫身,向後逃,只會離目的地越來越遠,而強行突破或者繞道而行不僅難度很大,這種刻意的行為會使己方意圖暴露無遺。

周峰雖然一直被壓著打,卻一直留意著彼此方位的變化,瞅准這次機會立即發動綠巨人能力,依靠反震逃脫的方向正是通向目的地的。所以周峰一脫離戰鬥就玩命的向那邊跑了過去。

在別人看來就是被打破了膽落荒而逃,而知到計劃的人,比如瓊斯,此時都暗暗著急的為周峰加油。

加油!快跑啊!周峰!

周峰之前兩次的逃脫明顯是出乎沃羅意料的而在周峰的掌控中的,所以沃羅覺得被打了臉,很是生氣。而相比於前兩次,這次周峰就要狼狽多了,是被沃羅自己打的落荒而逃,所以雖然也是逃脫,沃羅卻覺得是漲了面子,心情好了一些。

小子!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吧!這還只是開始…… 這次沃羅並沒有著急的去追趕周峰,周峰首先遇到的阻擊依舊是沃羅放出的肉體怪物,不過周峰使用了綠巨人能力后實力大增,雖然周圍襲來的肉條數目更多,但是壓力反而不如之前的大。

過屋穿牆,周峰竭力向目標地區前進。由於需要引入的目的地不在瓊斯勢力的掌控中,所以周峰這個誘餌不能直接待在目的地。不過瓊斯給周峰安排新的住處時自然儘力靠近目標區域,所以距離並不遠。

沃羅這一放鬆,周峰直奔目標而去。眼看距離迅速的拉近著,沃羅還是悠哉悠哉的的追了上來。

「綠色瘋魔難道是瘋跑的瘋?不過很可惜就算你發瘋的跑也是跑不掉的,這裡可是我們微笑骷髏的地盤,要抓你還能叫你跑了才是怪事!要不是看弗德克對你這麼感興趣,非要抓你做實驗讓我產生了點興趣,又豈會容你逃這麼久,哼!早就把你抓住了!」

沃羅搖了搖頭繼續道:「只是真讓人失望,也沒什麼特別嘛!真是搞不懂他在想什麼,以前又不是沒有發生過試驗品逃走的事情,也沒見他這麼在意過。」

弗德克是瘋巫的稱號,一般人都會以稱號稱呼,只有親近熟悉的人才會這樣稱呼,沃羅和弗德克究竟什麼關係?

沃羅看著周峰微微有些變化的神情有些滿意,他和瘋巫確實有些其他的關係,但也並沒有多麼的親近,但是他喜歡別人的這種驚訝,所以故意這麼稱呼。好像這樣一來就會抬高自己的身份一樣,你註定是瘋巫的試驗品,而我卻是和他如此親近稱呼的人。

優越感秀完了,沃羅也不在磨蹭開始動手。這一交手,沃羅也是微微一驚,實力增加了太多,雖然早在情報中有所了解,但是交手的感覺還是很讓人驚訝。

而周峰的驚訝更多,本以為完成變身,應付起來會輕鬆很多,除非沃羅又使用其他的能力,最讓周峰覺得擔憂的自然就是變身巨人形態,按瓊斯給的情報可是比正常狀態強大很多。但是交手起來沃羅並沒有使用其他的能力,應對起來卻還是有些吃力。

這其中的原因周峰也已經看出來,之前以為簡簡單單的招式,其實還含有許多的變化,只是那時候的周峰更本沒有反抗之力,這些后招自然也是看不到的。

果然還是不專業啊!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周峰的實力提高迅速,但也只是讓他從一個新手成長成了一個合格者,不!合格都勉強!技巧強的可以以弱勝強,自己擁有這麼多異能,這一路上卻大都在欺負一些小嘍啰而已。

如果死在周峰手上的人知道他們被周峰歸為小嘍啰一定會氣的再死一次不可!他們雖然算不上強者但也絕不是小嘍啰,周峰來到異界總共才幾個月,幾個月就有如此成就大陸上的天才知道了也會無言以對的!

而此時周峰還暗暗不滿,覺得自己太過自滿,自以為是,成長的太慢不爭氣!這也是周峰來到異界就一直被追捕著,面對的都是瘋巫這種一方高手,或者微笑骷髏這種強大的勢力,所以才會造成這種感覺。

周峰雖然不滿但是當下卻有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糾纏了這麼久,急速符的效果恐怕離失效不遠了吧!畢竟極速符只有一刻鐘的時間!現在都不能完成任務的話,那等極速符失效后就更沒有可能了!

當局者迷,旁觀著清。周峰能夠想到旁觀的瓊斯等人自然更加清楚,瓊斯也是暗暗焦急,卻無奈身旁站著其他人,不僅不能提供幫助,還要強裝平靜的和其他人聊天。這些人倒是個個毫不擔心,在他們眼裡周峰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微笑骷髏擺出這麼大的陣仗把他圍困到這裡,他還有什麼機會。

他們關心的是這場遊戲什麼時候結束,沃羅能否玩的盡興。要是太快搞定也許沃羅覺得掃興,他們也不會看到好臉色。時間太久,也許會覺得丟面子,惱羞成怒,那他們就更麻煩了!

究竟打多久合適?他們正在就這個問題進行著討論。他們並不知道這個看似毫無問題的狩獵布局後面還隱藏著一個局中局。

瓊斯一邊隨口應對著,一邊暗暗焦急的看向某個地方,看來很有可能還是要他們動手,只是這樣一來……

瓊斯正憂思重重的盤算著,突然覺得不對,偷眼看去,幾個同樣懷著別樣心思的傢伙,正若有所指的望著自己,瓊斯連忙暗暗示意無妨。這些傢伙!

而瓊斯剛剛望去的方向正有兩人藏在哪裡,暗暗窺視著外面的情況。這兩人周峰還都認識,一個是恍若陰影的斗篷人影子,一個是之前交過手的血骷髏李木。

血骷髏李木皺眉道:「我們開始準備吧!他果然還是太弱!」

「不再等等看么?他的那雙眼睛還沒有使用呢?」影子猶豫道。作為計劃中主要的參與者之一,影子清楚地知道啟動備用方案意味著什麼!

其實在計劃之初,並沒有周峰什麼事,他們都不知道有周峰這麼一號人,他們只是在等待一個機會。周峰的出現讓他們看到了機會,但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周峰可以成長到如此程度。

所以當他們試著推動計劃時,周峰只是事件的一個引子,他們會通過虛假情報以及一些其他手段來推動事件的進行,最終用其他的手段讓沃羅到計劃的區域。但是隨著計劃的進行,他們意外的發現周峰成長速度極快,最終決定修改計劃。

之後,在追捕過程中,他們相盡辦法來磨礪周峰,讓他掙扎在生死邊緣,不斷的激發他的潛能,同時不斷的誘導周峰向血骷髏鎮靠近,另一邊通過其他的手段引起沃羅興趣,最終才有了血骷髏鎮現在的局面。

而到了這一步他們依舊有幾套方案,瓊斯決定使用現在的方案,由周峰做誘餌,而他和血骷髏李木做後備手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