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消耗的精神力非常多,顏沐很快出了一頭大汗。

就在那赤色光點的能量被她度入病人的心臟位置時,她果斷一刀切開了寄生胎和病人交連複雜的血脈。

鮮血甚至來不及噴濺出來,赤點能量瞬間融入心脈,幾乎在同時,就修復了斷裂的血脈。

病人的心跳也在瞬間變得有力了一些。

噗通,噗通!

顏沐甚至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動,也跟上這個節奏似的……手心裡已經都是冷汗。

閉了閉眼睛,她輕輕舒了一口氣后,唇角微微勾了勾,眉眼間也一下子鮮亮了很多。

成功了!

寄生胎上的血,由於沒有特意阻止,這時候整個寄生胎已經血淋淋的,染得手術台上都是一片鮮紅的血跡。

顏沐皺眉將這寄生胎丟到了一邊。

仔細察看了病人的心脈,又灌注了大量的靈氣來繼續修復他的血脈,很快,顏沐就感覺到精神深處的疲累感傳來。

不敢懈怠,她快速縫合了刀口。

刀口縫合她之前練過一點,但……咳咳!

還是跟人家專業的外科醫生漂亮的針法不能比,不過好在她滲透了一點靈氣,這病人應該不會有太恐怖的疤痕。

等她弄完,直起腰來的時候,才發覺精神太過透支,雙腿都有點發軟了。

「師父,你準備好了嗎?」

她按下了之前要求的一個話筒的音鍵。

「好了,」

李善和顯然早就在等著了,一聽她的話立刻道,「我現在進去嗎?」

「嗯,師父,鬼面瘡交給您了,」

顏沐道,「您現在就可以進來。」

「好,好——我這就進去!」

李善和心裡已經急的不行。

小徒弟的語氣聽起來很輕鬆,這就是說……寄生胎已經切除成功了?!

下意識偷偷掐了自己一下,李善和一雙老眼中都是掩飾不住的震撼驚訝。

他恨不得立刻就飛進那個手術室!

「李老!」

一見李善和腳步匆匆就準備往手術室內闖,吳鳳欽驚得連忙叫住了他,「出了什麼事?」

薄君梟的視線也立刻落在了李善和身上,李善和立刻遞給他一個眼神,示意不用擔心。

「吳鳳欽先生,」

薄君梟淡淡道,「不要干擾醫生救人。」

吳鳳欽略一猶豫的功夫,李善和已經換好了無菌服,拎著藥箱敲了一下手術室的門。

手術室的門從裡面打開時,吳鳳欽恨不得這就衝進去。

李善和進去后,門又飛快關上。

這時原田鶴野一行人,聽到消息后也趕了過來。 吳鳳欽這一次沒有將他們請開,因為小神醫說在治療過程中不想見到原田一行人。

眼下小神醫已經在裡面治療了,等她出來的時候,自然已經治療結束。

那時見到原田鶴野,也不算得罪小神醫了。

更何況,他怕萬一……

萬一有什麼意外,多一個原田鶴野說不定多一分助力。

「手術?切除?」

原田鶴野沒想到顏沐不僅僅是說說而已,竟然來真的!

他和手下對視一眼,眼底中透出明顯的幸災樂禍,立刻做出了決定。

這時,原田鶴野向吳鳳欽提出告辭。

「什麼,你們要走?」

吳鳳欽一怔,陰鷙看向他們。

「家中族兄剛剛突然暴病去世,」

原田鶴野道,「家族規矩,我不能不回。」

吳鳳欽冷笑一聲:「你和小神醫賭局還沒結果,這時離開,不太好吧?」

「族兄喪儀結束后,我會立刻返回,」

原田鶴野道,「我以原田家族的族徽作為抵押!」

族徽可是他們原田家族的臉面,這個抵押算是很有誠意了。

吳鳳欽心中雖然惱怒,但也沒繼續阻攔,陰沉著臉,毒蛇一樣的眼光一直盯著原田鶴野一行人離開。

「社長,為什麼要以族徽抵押?」

一直到出了吳鳳欽的範圍,原田鶴野手下才有點不安地問了一聲。

「吳鳳欽別看他表面冷靜,這時已經瘋了,」

原田鶴野冷冷道,「他兒子一死,在他的地盤上,我們都難逃一死!」

是他舉薦的顏沐。

本來是想讓顏沐受挫,但沒想顏沐才來一晚,就敢直接給病人「手術」!

八嘎!

他措手不及,只能提前離開,避免吳鳳欽一時悲痛至極下失去理智的瘋狂報復。

族徽重要,還是命重要?

手術室外,吳鳳欽緊緊盯著緊閉的房門,渾身寒意暴漲,眼中風暴在一點點醞釀。

別以為他不知道原田鶴野的心思!

逃?

他兒子要是有事,就算他原田鶴野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落得死無全屍!

假如他兒子沒事……

吳鳳欽雙拳緊緊握了握。

那小神醫就是他的貴客,一輩子的貴客!

得罪過他貴客的原田鶴野,臨陣脫逃置他兒子性命不顧的原田鶴野……呵呵!

「小七,這這……這是那個寄生胎?」

李善和一進了手術室,看到旁邊的一個那個托盤上放著的血糊糊的東西,仔細一看不由驚了一下。

他小徒弟真把這個寄生胎切除了!

「是那個東西,」

顏沐皺眉,「師父,我們來處理鬼面瘡吧!」

李善和震驚得還沒回過神,幾步走過去,替貌漢達又診過脈。

「這……」

李善和診過脈后,只覺得頭都有點暈。

他再次被小徒弟打擊到了!

他收了這是一個什麼妖孽徒弟啊!

「師父?」

顏沐連忙扶著李善和,不易覺察地替他灌注了一點靈氣。

李善和激動地氣血翻湧的情形,終於穩定了下來。

「我沒事,」

李善和感慨萬千看著自家小徒弟,「小七啊,師父今天突然覺得,人還是應該有點神神道道的信仰的……」

不然三觀很容易崩潰啊!

顏沐一臉黑線。 「師父,先處理鬼面瘡吧,」

顏沐只能飛快轉移師父注意力,「寄生胎一除,這種鬼面瘡的毒素必須得立刻壓制住。」

寄生胎才除去的這一段時間,寄主心脈雖然更有力一點,但身體免疫力在此時是最弱的。

「我來!」

李善和這時定下神,才留意到小徒弟鬢邊被汗水打濕的髮絲,連忙道,「你先休息一下!」

顏沐沒有拒絕師父的好意,她也是真累了,便坐下來看著李善和動作。

李善和是Z國醫術一流的老國醫,處理這種鬼面瘡的手法也是穩定嫻熟,顏沐根本就不用幫忙。

藥線是早就準備好的,李善和隨身攜帶的小藥箱里,就有常備的藥線。

用峻猛之葯熬煮過,藥線效果自然也不同一般。

加上那個方子配出來的散劑,醫治這種鬼面瘡自然會見效顯著。

更別說,她還幫著用靈氣處理了一下了!

李善和敷好了葯,又給病人的腿上了夾板。

主要是怕病人一旦蘇醒,雙腿亂動的話,會給膝部造成傷害,用夾板固定一下比較穩妥。

「好了,」

李善和處理好后,拿出小本子,「等換藥的時候看看情況,我們再斟酌一下方子,看用不用做一些改動。」

一邊說著,一邊拿筆飛快記錄著什麼。

這個病例十分特殊,他習慣做好記錄。

可回頭看看病人包紮著的胸腹部,又神色複雜地在心裡嘆一口氣。

記個毛啊!

那寄生胎怎麼去除的,明擺著他不能問,也不能如實記錄!

「師父,」

顏沐休息過一會兒,這時也恢復了精神,笑著沖自家師父眨眨眼討好,「等回家我再給您弄一壇藥酒,一種古方藥酒!別人都不給,只給師父!」

自家師父什麼都不問……

這讓她心裡又是過意不去又是暖暖的感動。

「你啊!」

李善和有些無力,「悠著點吧!」

「我會注意的,師父,這一次是特例!」顏沐連忙保證道。

李善和點點頭:「我會幫你遮掩,不過,吳鳳欽應該也會幫你說話,不會隨意透露什麼。」

說著看了看時間,沖顏沐道:「多等一會兒再開門!」

顏沐會意。

這「手術」一定得特別艱難。

她和師父兩人一定得特別辛苦。

醫神嫡女:盛世寵妃傾天下 那就一定要耗時很久!

「師父,你坐這邊休息一會兒吧,」

顏沐將李善和扶到一個椅子上坐下,自己也坐在另一張椅子上,然後將自己提前帶進來的筆記本電腦打開,「師父,咱們要不看個片吧?」

她早就想好不能太早出來,才帶著筆記本進來。

看片?

李善和嘴角抽了抽,真服了這小徒弟了!

「我再看看這病人,琢磨一下,」

李善和無力地搖搖手道,「你自己看……片吧!」

顏沐笑著嗯了一聲,不過倒是沒看片,打開她的資料文件夾,開始狂刷數理化的題海。

西語的期末考試還沒到吶!

她這個中考第一,可不想第一學期成績就折戟沉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