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人類能鍛鍊出來的力量嗎?所有人不禁暗暗想到。

「當然不是人類的力量了!」躲在識海里的龍妖滿臉得意的笑道,「只有妖魔才能發揮出這種等級的力量,看來林辰軒已經到達靈魔的境界了……不錯,不錯!哈哈……」

當然,龍妖所說的這句話,林辰軒並沒有聽見……

韓世虎震驚到了極點,正如之前所說,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山本柳二郎的實力,可是現如今,山本柳二郎竟然如此被林辰軒輕易的打敗,一拳還差點把他打死……這個林辰軒,到底還是人嗎?

至於陸勝寒和柳雲二人驚訝的更不用說了,雖然他們不懂武功,是個普通人,可是站在一個普通人的角度上,他們也能看得出來,這個山本柳二郎是高手!而林辰軒是高手中的高手!!面對這麼一個超強的高手,自己還有能力把他擊垮嗎……

龍少天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錢寶明的身邊竟然有這麼一個高手!!一拳把人打成這樣!就算是普通的絕世高手也沒有能力做到啊!難道他是修真者?

這麼想著,龍少天轉頭看向了身邊的眼睛男,淡淡的開口說道,「你去調查調查這個林辰軒,看看他到底是什麼身份,是不是修真者?」

「好!」眼睛男點了點頭,苦澀的笑了笑,「二少,其實這附近都有結界的!金丹中期以下的修真者來到這個地方,會瞬間失去靈氣,就算會法術,也施展不出來的……換一句話來說,剛才林辰軒並沒有使用法術,而是靠他本事的力量!我們想跟他為敵,看來要好好部署一下,否則打狗不成,反被狗咬就不好了!」

「我知道!但是一個普通人,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你還是趕緊去調查調查吧!如果他是修真者,那就好辦了!我們完全可以清出修真者殺了他!這樣就方便多了!」龍少天陰沉著臉說道。

「好!我知道了!」眼睛男點了點頭,但隨後苦著臉笑道,「二少,我覺得這小子是個人材,不如我們收為己用吧!現在大少爺在家族裡一直打壓你的勢力,我們這邊能幫的上忙的人可不多了!更何況這小子武功這麼厲害,也可以防止大少爺在背後陰你啊!對於大少爺的為人,相信二少爺比誰都清楚。我們不能不防!!」

聽了眼睛男的分析之後,龍少天嘆了口氣說道,「我又何嘗不知道他是一個人材?可是如果他是大哥那邊的人呢?要是大哥安插在我身邊的卧底!那我們死的更快!」

「不會的!大少爺平時最注重儀錶了,手下絕對不會有穿著一身地攤貨的人,不如這樣吧,我暗中調查一下他的身世,如果跟身家清白,跟大少爺又沒有什麼恩怨,我們就把他收為己用吧!現在你與大少爺爭奪家產已經到了關鍵時期!暫時放下個人榮辱,掌握整個龍家才是王道啊!」眼睛男勸說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好把!本少爺也不是不愛惜人材,你就暗中查查他,如果他跟大少爺沒有關係,就把他拉攏過來,如果他是大少爺的人,你記住,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如果不殺他,這個人將來一定是我們的勁敵!」龍少天冷聲說道。

「小的明白,一切交給我了!」眼睛男拍了拍胸脯保證道,他是龍少天的心腹,也是狗腿子,身為狗腿子自然希望主人有權勢,主人口袋裡有錢,他的狗糧也會增多!所以他當然要全心全意的為主人辦事!

可是就在這個眼睛男想要尋找林辰軒的時候,卻發現林辰軒已經消失不見了。

開玩笑呢,他剛才一拳正中山本柳二郎的心臟,在沒有靈氣的保護下,這一拳足以要了他的小命,林辰軒又不是傻子,殺了人怎麼可能會留在原地等著被抓呢?

雖然他之前和山本柳二郎立下了生死狀,但是一旦出了什麼大事情,生死狀就如同廢紙一張!

「喂,林辰軒,你怎麼把那小子殺了!」剛剛走出天南酒會,就聽見了龍妖憤怒的咆哮聲,「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黑色的小花你還沒有拿到手呢!怎麼就把他殺了呢!」

「你能怪我嗎?剛才那種情況,我不殺了他,最後死的人,就一定是我!」林辰軒白了龍妖一眼說道,「更何況,你覺得他會把那朵黑色小花帶在身上嗎?」

「你傻啊!就算沒帶在他的身上,你可以抓活口,問他黑色小花的下落啊!」龍妖沒好氣的說道,「我告訴你,要是你拿不到那個黑色小花,我就要了你的命!」

「好!你放心吧,我殺了山本柳二郎,島,國的那些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一定會再來找我!到時候,我們隨便抓兩個人,逼問出黑色小花的下落不就好了嗎?」林辰軒說道。

「算了,也只能這樣了!」龍妖深深的嘆了口氣,「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看來以後讓你幫忙,要注意一點了。」

就在林辰軒離開天南酒會的時候,一個穿著披風,帶著斗笠的青年男子坐在天南大樓的門口,抬頭望著林辰軒離開的地方,嘴角泛出一抹淡淡苦澀的笑容。

「林辰軒啊林辰軒,最終你還是搶在我面前把他殺了!」這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閉關苦練的周天楓!上次他與山本柳二郎對決,被打成了重傷,幸虧遇見了一個高人,把他救下了!那個高人治好了周天風身上的傷,還傳授他法術,讓他修鍊!

現如今的周天風,也是一名修真者,而且已經到達了築基初期的地步!築基一成功,他就出關了,到處尋找山本柳二郎,想報仇!可是當他發現山本柳二郎的修為是築基後期之後,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想接著回到師父身邊,繼續修鍊。等修鍊到金丹期,在出關!

可是誰知道,就在他剛要回山的時候,卻看見林辰軒親手殺了山本柳二郎,而且林辰軒的修為竟然也是築基初期的修為……這讓周天封倍受打擊,為什麼同樣是築基期的修真者,林辰軒有勇氣向他挑戰,而自己卻沒有呢!

嘆了口氣,周天楓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 林思憶見到這一幕,頓時擰起眉頭,看著蘇溪若的眼神中染上一絲懷疑。

不是已經失憶了?

可為什麼她居然還會這些東西?

蘇溪若其實也沒想那麼多,她只是覺得樂樂這樣下去不行,想讓女兒安靜下來。

結果沒想到身體下意識的反應就點了女兒的睡穴,讓她睡了過去。

看著安靜下來的樂樂,蘇溪若抱在懷裡,淡淡的說道,「我會重新給樂樂找個醫生,林醫生你可以走了。」

林思憶被她這種針對的態度氣笑了。

不過面上倒是沒有顯露分毫,只是沉聲道,「我是南宮先生特意聘請的心理醫生,我不會走的。」

「南宮尚不是我的丈夫嗎?」蘇溪若微笑著,「我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難道換個醫生而已,還得聽他的意見?」

「林醫生,你的言行舉止讓我懷疑你的能力,而且……」

蘇溪若垂眸看著睡得香甜的孩子。

「我也懷疑你是不是對樂樂做過什麼,才會導致她如此厭惡排斥我這個親生母親。」

林思憶心臟一跳,保持著微笑,「南宮太太,您應該相信我的職業操守。」

「是嗎?」蘇溪若也跟她一樣微笑,「但是你的行為沒辦法讓我信任。」

林思憶深吸了口氣,雖然是跟蘇溪若第一次見面,可之前她已經把這個女人查了個清清楚楚。

雖然知道她不是什麼好欺負的性格,可這失憶之後的脾氣未免也太差了。

這女人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人留一線?

「南宮太太可能跟我有什麼誤會。」林思憶淡淡道,「如果是剛才口罩的事情,我可以跟你道歉。」

「沒必要。」蘇溪若直接道,「現在你就可以走了。」

林思憶臉上的笑容已經徹底消失,她沉聲道,「南宮太太,你太任性了。」

「怎麼,這個世界上難道就只有你一個心理醫生了嗎?」蘇溪若眨眨眼,「還是說你真的對我女兒做了什麼,所以才不想走?」

林思憶怒極反笑,「好,這可是你說的!」

林思憶頭也不回的踩著高跟鞋直接離開,任誰都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生氣了。

唐曉擦了擦嘴,見到這一幕忙跑過來,小聲問,「唐若,你為什麼要趕她走?」

蘇溪若目光落在女兒的臉上,緊緊的抱著這個孩子。

她沉聲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看見樂樂排斥我卻要親近她的時候,我心裡就很不舒服。」

倒不是因為吃醋,而是另一種說不上來的不安感。

唐曉雖然窮人也單純,但並不是傻。

她若有所思的看著林思憶道,「其實不知道為啥,我總感覺好像在哪兒見過這個林醫生。」

蘇溪若挑眉,「你見過?」

唐曉點點頭,「有點眼熟,不過就算真的見過,也應該是我小時候的事情了,記不太清楚了。」

蘇溪若看著她,「你不想找回你的家人嗎?」

唐曉搖搖頭,「當初就是他們把我賣掉的,我為什麼要回去?難道再被她們賣一次?」

蘇溪若笑了笑,「也是。」

被至親賣掉的記憶是唐曉這輩子都無法原諒的噩夢。

所以當初在逃出老劉家后,她才寧願選擇當個無家可歸的流浪女,也不願意去報警,讓公安們送自己回家鄉。

……

南宮家在魔都佔據的面積不小,是真正的豪宅中的豪宅。

陸霆川瞥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鐘錶,從他抵達南宮家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南宮尚還是沒有出現。

南宮家的傭人更是全程無視,連客人來時應該招待的茶水點心都沒有,真是夠小氣吧啦的,和幼年時期也沒什麼區別。

趙晨不滿的說道,「爺,這南宮尚是故意的吧?」

「當然是故意的。」陸霆川淡淡道,「他一向都這樣。」

趙晨無語,「他就不怕徹底得罪督軍處?南宮家世代行商,咱們要是想給他穿小鞋還不容易?」

陸霆川勾唇,「他當然不怕。」

對於一個患有雙重人格的瘋子而言,第二人格的南宮尚一向只管及時行樂,圖自己痛快就夠了,它可不會管會不會得罪人。

對比起來,主人格作為主導的南宮尚才不會犯下這麼愚蠢的錯誤。

趙晨舔了舔乾涸的嘴唇,「爺,我去給您弄點水來。」

陸霆川抬手,「不必了,人來了。」

趙晨一愣,朝著門口看去,果然,打扮的人模狗樣的南宮尚臉上帶著淺淡虛偽的笑容直接走了進來。

「這不是陸爺嗎?什麼風把您吹到我這兒來了?」

南宮尚似笑非笑,邪里邪氣的開口。

「您不是到處在找老婆嗎?怎麼,老婆找到了?」 既來之則安之。天子想必沒有任何理由大費周章的將自己這些人弄到這裡來再殺掉。既然如此,那就聽從它的安排吧,看看它究竟能耍出什麼花樣來。

大門打開之後,無數個長度僅僅只有幾十厘米,四四方方的小盒子便映入到了人們的眼睛之中。那些小盒子數量極多,一行行,一列列,一層層,僅僅這一眼,便看到了至少數千個。

一輛如同旅遊車一般的小車順著中間通道自動駛來,透明的玻璃罩子也慢慢打開。天子說道:「有一些地方的環境無法調整成適合你們人類生存的,為了安全,我們還是坐這輛車吧。」

幾人順著天子的指引坐到了車上。天子則坐在了最先一排,面對著幾人,像是司機或者導遊一般。

後方艙門緩緩關閉,車子自動開始向前行駛。天子則指著通道兩側那無數小盒子向人們說道:「這裡是冬眠室。這些小盒子是冬眠艙。當初製造了我的人們的後代,便沉睡在這一個個的小盒子之中。數量總計有四十七萬三千零五十六個。當然,它們現在是以胚胎形態存在的。唔,是的,你們猜的是對的。這整個龐大的救世者文明基地之中,沒有一個外星生命處於清醒狀態。有的只是我,一個被製造者們製造出來的,擁有極高智能的程序。」

「原來這些年來,我們的對手,我們的敵人,僅僅只是一段程序,一台機器人,呵呵。」

元首笑著搖了搖頭,不知道在感嘆什麼。

天子仍舊淡淡的笑著,沒有回答這句話。

旅遊車快速前行,很快便穿過了佔地極廣的冬眠室,來到了一個擁有著巨大舷窗的艙室。

「這裡是主控室。」籠罩著整輛旅遊車的透明玻璃罩子打開,天子走下來,人們便也走了下來,跟著它來到了那面巨大的舷窗之前。

透過舷窗,腳下那顆碩大的圓球清晰可見。

「有時候我也會將自己的視力調整到與你們人類一樣,在這裡看著這顆大球,看上許久。」

「機器人也會有那些類似人類的需求嗎?」

許正華問出了一個問題。

天子搖了搖頭:「沒有。但我的程序之中設計有情感模塊。我的建造者們認為,添加上情感模塊,做出類似於情感驅動之下的一些舉動,有助於它們的後代發育長大之後接納我。當然,情感模塊只是無關緊要的東西,只會在對於我的任務沒有一點影響的前提之下,它才會被激活。」

許正華點了點頭。

看了片刻,眾人又上了那輛旅遊車,進入到了另一個艙室。

這裡很大,其長度甚至於超過了一千米。在這片如此巨大的空間之中,許正華看到了無數台不知道用處的機械,無數條傳送通道,無數輛無人車在其中穿梭。

「這裡是建造艙室。」天子說道:「通過太空電梯傳送而來的物資會被輸送到這裡,在這裡進行進一步的加工建造。你們所看到的那些小型基地,都是在這裡建造出來的。唔,現在的建造任務比較少,此刻正在運轉的設備大概占所有設備的百分之二點三。」

傾聽著那些穿透玻璃罩子傳進來的低沉的轟鳴聲,眾人默然無語。

旅遊車繼續前進。

「這裡是太空電梯太空端。」

眾人抬起頭來,便看到一個巨大無比的大廳。大廳中間是一根直徑高達十米的粗大柱子。那柱子一端穿透腳下,另一端穿透屋頂。在它上面安裝有無數複雜的機械,還有一些「班車」停泊在這裡。當然,此刻這些班車早已停止了運轉。

地面之上也有許多無人控制的車輛停放著。很顯然,那些車輛就是以往時候,物資從地球表面運送而來之後用於轉運的車輛了。

「這是我們的武器模塊。當初毀滅了你們人類城市的射線,便是從這裡發送出去的。」

天子淡淡的說著,臉上仍舊掛著柔和的笑容。人們聽到這些話語,心中便滿是複雜的思緒。

這處基地確實很大,大到有些超出人們的想象。乘坐著這輛旅遊車在其中轉悠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才將將參觀完畢。而且很顯然有的地方天子並未帶領人們參觀,譬如動力艙室,譬如計算艙室。

旅遊車最終停放在了一處類似會議室的小型艙室之中。其中有幾個座位,面前則是一面類似地球電影院的巨大幕布。

「為了你們的到來,我特意製造出了這間會議室。」天子微笑著說道:「我將在這裡,向你們講解我們的文明,以及方舟計劃的來源始末。」

許正華與決策者們各自在座位上坐下,天子則站在台前,如同主持者一般。

燈光自動調暗,幕布則漸漸亮起,上面漸漸出現了一些景象。

那其中有奔騰的熔岩,有洶湧的流水,有低矮奇特的植物,看起來與人類世界截然不同。

「這是我們曾經擁有過的世界。」天子的聲音仍舊柔和,但其中卻似乎多了一點傷感或者莊重的意味,不知道是不是它程序之中的情感模塊被激活的緣故。

畫面一轉,幕布之上出現了很顯然是人工造物的建築群落。那些建築群落以灰暗色調為主,造型方面則充滿了尖銳的轉折,風格與人類同樣截然不同。

但人們可以感受到那些建築的宏大與雄偉。它們有的很高,足有數千米,有的佔地極廣,甚至要用平方公里來計算。一條條管道貫通四方,錯綜複雜,如同一團亂麻。

它們不僅佔據了地面,還佔據了高空。有許多類似於車輛的東西在那管道之中穿梭。

「你們的科技程度很高。」

天子點了點頭,說道:「曾經,我們救世者文明——我的製造者們自稱自己為瑞墨提文明,我們的文明也生活在自己建造出的宏偉繁榮的都市之中,享受著來自於科技的便利,憧憬著未來並奮鬥著當下,就像你們人類文明一樣。我們的文明科技相比起你們要先進很多,我們早已登陸了鄰近的幾顆星球,甚至於建造出了龐大的宇宙飛船。我們對於宇宙最深層規律的探究更是遠遠超過你們。」

伴隨著天子簡短几句話語的講述,一個強大、先進、繁榮的文明瞬間呈現在了許正華與決策者們面前。

「但伴隨著科技的發展,我們發現了『戰爭開始了』這件事情。我們所生活的宇宙正在變得日趨不穩,長此以往,我們必然會被滅絕。」

許正華默默的傾聽著。

「對於擁有如此先進科技和強大實力的我們來說,沒有一個人甘心接受被這一場宇宙「戰爭」所波及從而覆滅的結局。為了自救,我們所有的科研力量全部投入到了其中,並最終找到了『方舟計劃』這個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