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力量很溫和,也很舒心,似乎蘊含着生生不息的味道,而且像是是一種特別的魔力,雖然很渺小,很微弱,幾乎不存在的樣子,但確實是魔力,並且是非常貼近本源的魔力。

因爲蕭嵐接觸過龍源深淵的本源,所以纔敢斷言。而其他人,除卻小玲瓏,卻不知道這是什麼。不過小玲瓏太過驕傲,自持着體質原因,並沒有像他們一樣吸收“生源靈花”的力量。蕭嵐雖然沒有感受到體內有着什麼怪異,但卻也爲了穩妥,還是坐下來吸收。

小玲瓏看衆人都坐了下來,頓覺無聊,四處看了看後,對洞穴中央的那個小坑很感興趣,便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

那個散發着昏暗氣體的坑其實也不算小,只是與這整個洞穴比起來,確實算不得什麼。


“這個氣體?”小玲瓏走進,與小坑散發的昏暗氣體接觸,感受到一種略微熟悉的味道。

一時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的小玲瓏忍不住快步走向前,全身被昏暗氣體包圍,她努力的感受,終於是明白了。

“這與我在龍源深淵感受到的本源氣息很接近!”

小玲瓏驚訝,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呼。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在這個空曠而且安靜的洞穴之中,還是比較清晰的。

一旁,蕭嵐幾人隨之睜開了眼。

他們的睜眼,不僅是因爲小玲瓏的低呼聲,主要還是他們已經將“生源靈花”的力量吸收了。這一片“生源靈花”,不過巴掌大小,也並非神藥奇珍,他們自然不需要花費多少時間。

在吸收的時候,奧菲斯他們特再次明顯的感受到了體內的那種鬱結的沉悶魔障之氣,這氣體在沒有被“生源靈花”的奇怪力量淨化的時候,在他們體內非常安靜,除卻散發出鬱結氣息之外,並無異常!

一直到最後,蕭嵐真都未曾發現體內有什麼不適。一朵“生源靈花”直到枯萎,體內依舊完好如常,他驚異之中又覺得正常。畢竟,自己可是十大禁忌體質神魔禁體,怎麼可能會輕易就被下毒呢!

斷魔血散的事情似乎解決了,衆人一陣輕鬆之後,才轉過頭看向小玲瓏那裏。

此刻的小玲瓏已深入到那昏沉沉的霧氣之中,一身粉紅哥特裝扮的她依舊顯得那樣的可愛,拖着長長的雙馬尾緩緩地向着洞穴中央的小坑處走去。

“這……!!”

小玲瓏走到小坑邊緣,那裏似乎吹着很大的風,小玲瓏長長的頭髮與粉紅衣裙都被吹得飛揚。她低頭看去,像是看到了什麼不敢置信的東西,被驚的大呼起來,卻又什麼話也說不出。

“裏面有什麼?”

小玲瓏的表情更是讓蕭嵐他們好奇了,紛紛站起來向小坑走去。

進入昏沉霧氣之中,衆人同樣也是一陣舒服,體內魔力似乎都跟着歡快起來。他們越發好奇,因爲這些霧氣都是從小坑之中冒出來的。

一直都在說太初本源,可是除卻蕭嵐和小玲瓏外,其他人根本就沒有見過。但就算是蕭嵐和小玲瓏,也不過是在龍源深淵的時候經歷過類似的本源氣息,根本不知道龍源深淵的那種本源氣息是怎麼來的!

而現在,似乎他們能明白一些了!

洞穴中央,根本就不是什麼所謂的小坑!那裏面,是一片支離破碎般的時空鏡面!所謂時空鏡面,就是這片世界的時空能以肉眼看到的形式呈現在生靈的眼中!

每一個世界都有一個屬於它的時空,天地初開時,組成時空的最基本物質,就是太初本源。也就是說每個時空之中,都會有太初本源!

宇宙時空經過不知道多少歲月的演變,像亞特蘭蒂斯大陸這樣的時空,那太初本源已經分散爲各種各樣的獨立物質了,比如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暗,時間,空間,亡靈等等。要不然在宇宙中,亞特蘭蒂斯可是屬於很大的獨立時空,其所擁有的太初本源,可不是什麼太初祕境所能比擬的。

分散自然是有分散的好處,因爲太初本源分散爲萬物,所以亞特蘭蒂斯大陸纔會有如今的這麼多文明種族,無盡瑰麗風景,纔會一直好好的衍生到如今。太初祕境其實如果一直自然的演化,自然也會如亞特蘭蒂斯大陸一樣,不過可惜神話時代因爲至強者的戰鬥,已經被完全毀壞。故此這個世界大部分的景色都是荒蕪,喪失生氣,空氣中更是連半點魔力都感受不到。

當然,這樣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這個世界的太初本源停止演變,纔會一直以本源形態的保存了下來,纔會給了蕭嵐他們這樣的機會。不過縱然是如此,太初本源乃一個時空的最本源物質,別說一般魔法師,就是神聖魔導師也難以尋到。

除非,這個時空出現了破損,將其本源物質泄露了出來!此刻,蕭嵐七人身前那支離破碎的時空鏡面,便是如此!

這也許應該是神話時代至強者大戰造成的後果吧,這個被毀壞的世界,不但停止了演變,更是在某些地方出現了破裂!這種破裂只是小地方的話,對整個世界是不會出現大的影響,而如果這種破裂一旦形成某種無可挽救的局面,這個世界就會開始走向毀滅!

毀滅的結果,就是太初祕境會在宇宙中爆炸,所有的東西都將以能量形態迴歸宇宙,再也不是一個獨立的時空!

“這是……什麼東西?”

雪兒,可可,碧戴斯,奧菲斯特疑惑,這個看起來像是破碎的鏡子一樣的小坑給他們一種非常心悸的悚然感覺。

“這是空間鏡面,不過已經破損了……”蕭嵐臉上有着欣喜之色,因爲此刻他已經能感受到太初本源的氣息。雖然感覺鏡面裏面的太初本源很微弱,但的確是太初本源沒錯!


他們千辛萬苦來到太初祕境爲了什麼,不就是爲了太初本源嘛。雖然在斷魔妖獸巢穴找到的這一處很少,但是這給了他們明示了呀,只要尋找遺種異獸的巢穴,就一定能找到太初本源。

也就是說,他們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而不是在太初祕境中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

“破損了?那是不是很危險,我們還是離遠一點吧……”

聽到蕭嵐說是一個已經破損的時空鏡面,奧菲斯特幾人心裏一驚,有些懼怕地向後退了退。他們就算在小白,也聽說過空間裂縫,時空蟲洞,時空鏡面的說法。這些東西,穩定的時候還好,如果不穩定,出現破損,毀壞,那麼就會產生驚天大恐怖,瞬息間所有一切將被毀滅,根本無法抵抗。

“沒關係的哦,雖然破損的時空鏡面很危險,但是我們只要不去作死觸碰的話,是完全不會有危險的。這個時空鏡面一看就知道成型了不知道多少年,那斷魔妖獸亦是不知道在這裏生存了多少年,必然是很穩定的。

嘿嘿,難道你們沒有感受到嗎,這灰色氣體中的物質,可是包含了太初本源哦!”蕭嵐微微一笑,指着他們周圍的昏沉氣體,心情越發喜悅。

“咦?這是真的嗎?”

衆人吃驚,他們雖然覺得這些氣體很舒服,但是因爲場面太過於怪異,總覺得心有不安,哪還會聯想到什麼太初本源。雖然之前小玲瓏提到過,可是他們根本就完全沒到一回事。

原因有兩點,第一嘛,因爲小玲瓏平時的公主脾氣,他們已經習慣了不拿小玲瓏的話當一回事。第二嘛,就是這破損的時空鏡面太過嚇人,他們都有些懼怕。

“恩,沒有錯的!咱們還是趕緊坐下來好好吸收這些太初本源吧,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浪費了就是罪過。對了,記得將你們都夥伴幼龍也召喚出來哦,這些東西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有益的。”

說罷,蕭嵐就在最邊緣處盤腿坐下,開始冥想起來。其實他在龍源深淵內早已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本源洗禮,身體,魔力,精神力,靈魂都已經達到了一定程度的狀態。不過龍源深淵的本源,似乎只對新生生靈起到洗禮效果,一切達到魔法學徒的極佳狀態之後,似乎便停止了洗禮增幅。

也不知道是蕭嵐的身體達到了極限,在洗禮下去,就要成爲魔法師,還是龍源深淵的本源就是如此。

所以此刻蕭嵐很是迫不及待,因爲他想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達到極限。如果真到了,那麼就應該儘快成爲魔法師,如果不是,那麼他就要更加努力的吸收,洗禮,讓自己達到極限狀態。

小玲瓏亦是如此,早已坐在邊緣處,開始吸收這裏的太初本源。龍族與人類的修習不同,不是以魔法師等級什麼的來劃分,他們需要做的是成長!

每一個巨龍根據他的血脈,成年之後便能擁有屬於血脈的實力。像小玲瓏一代祖龍祖神龍體的至尊血脈,成年之後,必然擁有神級力量!不過,想要擁有無比強大的至尊神力,還需要自我的成長才行,光是血脈也沒有。但那都是神靈纔回去思考的事情!

所以,如今的小玲瓏最差的便是時間,與讓她可以儘快成長的力量。

她很清楚,龍源深淵的本源是什麼東西,只會讓她收益到誕生。誕生之後的她,根本無法從深淵的本源中獲取半點成長力量。故此,這裏的太初本源她怎麼會輕易放過! 第九十話 洗禮

看到蕭嵐坐下冥想,雪兒便是想也不想的在一個藍白之色的魔法陣中,將自己的冰霜幼龍菲麗絲召喚出來,而後與之來到小坑邊緣處坐下。

而若雪凌風,亦也是在一個黑白之色的魔法陣中,將自己的夥伴幼龍莫拉奇召喚出來。在他的理解當中,蕭嵐與小玲瓏比他強大,他們不會做對修習無意義的事情,他根本就不能猶豫,不能浪費時間。因爲若是在慢一會兒,說不定他與兩者之間的差距又會被拉開!


奧菲斯特,碧戴斯,可可三人雖然對破損的空間鏡面還是有些擔憂,但是看蕭嵐,雪兒,若雪凌風都平靜坐下,也就只好壓制內心恐懼,跟着將自己的幼龍夥伴召喚出來,隨後坐下,冥想……

契約召喚魔法,是成爲龍騎士的關鍵,如果無法掌握這個魔法,那麼就永遠也別想成爲龍騎士。如果連巨龍都無法召喚,那不是一個大笑話嗎!

契約召喚魔法有兩種形態,第一種爲召喚,龍騎士施展之後,巨龍感應到,便會通過這個召喚魔法來到契約人類的身邊。第二種則是反召喚,當巨龍們覺得困頓勞累之後,可以憑自己心意進行反召喚,然後巨龍就可以直接通過這個魔法回到龍之國度。

一般情況下,這契約召喚魔法無論雙方身在何方,哪怕是在異次元空間。只要他們心靈之中的聯繫沒有斷開,那便可以隨意進行召喚與反召喚。之前奧菲斯特,碧戴斯他們的契約幼龍沒有在身邊,就是如此。

幼龍畢竟是幼龍,沒有成長的他們比奧菲斯特他們太需要休息,所以一般沒有戰鬥的情況下,這些幼龍都是利用反召喚魔法回到了龍之國度,休息之餘也可以把他們在太初祕境的消息告訴龍之國度的成年巨龍。也正是如此,第二天蠻牛部落中的龍騎士們都全部離開了,因爲龍之國度的成年巨龍都覺得蠻牛部落不安好心,讓他們儘快離開。

不過就算是他們,也無法知道這些小龍騎士們已經中了“斷魔血散”,情況堪危。

其實這契約召喚魔法屬於魔法師召喚魔法獸的一種契約魔法,不過召喚魔法獸的契約魔法一般都是主僕,上下屬的關係,而這契約召喚魔法則是平等的關係,甚至還可以從一些內容上看到,其實龍族要比人類佔去很有優勢。

而若是以聖騎魔龍術成功締結龍騎士契約的話,那麼雙方產生關係纔是真正的平等。其他的不說,就是這召喚與反召喚,不僅僅侷限與巨龍,便是人類也可以如此!也就是說,巨龍也可以通關契約召喚魔法,召喚自己的契約人類夥伴!

……

此刻斷魔妖獸的洞穴之中,蕭嵐幾人盤腿坐在中央小坑的邊緣周圍,靜靜地冥想,接受者太初本源的洗禮。

那一縷縷讓人舒心的氣息隨着精神力的引導,進入識海,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那裏本來的魔力隨着這股氣息的進入而在慢慢產生變化。不像是融合,這股氣息的進入就像是一種極具衝擊力的純淨水源,將識海本身的魔力衝擊的七零八落的,然後這些被衝散的魔力像是受到什麼吸引,又自動的附到這股氣息之上。

這樣的打散又附合,似乎識海的魔力就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魔法師的識海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這裏是精神力產生的地方,也是魔力產生的地方。

當魔法師識海出現魔力,那麼這個魔法師就算沒有在吸收天地間的魔力,也能從識海之中慢慢冥想出相應的魔力。魔法師的魔力恢復,這便是一種,不過會非常的慢,比不上直接在天地間吸收魔力。

而且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這個魔法師永遠只會停留在這個境界,無法在前進半步。

這樣的變化,是蕭嵐在龍源深淵接受那裏的本源洗禮時,沒有發生過的。蕭嵐雖然覺得奇怪,但卻樂於如此,因爲他能感受到自己的魔力在快速的昇華,變得越發純淨與強勁。

並且,他感受到自己的體內最神祕的本源處,似乎也在產生一種特別的物質。這種特別的物質在蕭嵐體內散發,漸漸蔓延到識海之處,與識海變化的魔力接觸,像是一種引導一樣,慢慢的將識海的魔力向着那神祕的本源處引導。

不過很可惜,似乎蕭嵐引入身體的太初本源氣息太少了,雖然蕭嵐的身體在發生這奇怪的變化,卻始終沒有達到臨界點,讓這變化產生一種質變的結果。

蕭嵐能夠感受到,自己身體最深處的神祕本源,自己的識海,乃至自己的靈魂,都在像自己透露着一種信息,那就是它們極度渴望太初本源!蕭嵐現在引入身體i的太初本源對它們來說,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其實在場七人,此刻都有這種感受。他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體非常的渴望這樣繼續下去!他們需要大量的太初本源來進行洗禮!

只可惜,這一處破損空間所流露出的太初本源就是這麼多,根本無法滿足他們的需求。兩頭斷魔妖獸慢慢吸收,可以吸收很久很久的太初本源,但此刻被他們七個人分刮,不過才短短半天時間,便全部吸收光了。

其中小玲瓏和蕭嵐的吸收量異常恐怖,他們像是牛飲鯨吸一般,每時每刻都將肉眼可以看到的氣體吸入體內。

換算下來,估計他們兩個人的吸收量,就能抵擋上其他五個人的吸收量。雖說是如此,但是五人也得到了想象不到的好處。

他們能感受到體內的魔力變得比以前要更加強大,也更加聽話。同樣的一個魔法,以前他們全力以赴,纔可以發揮出“十”的威力,那麼現在他們只用九層的實力,或許還能發揮出“十一”的威力!

“差距太遠了嗎?”若雪凌風低頭,緊緊的握着拳,心有不甘。

雪兒*愛麗莎亦也是有着莫名感傷之色,她覺得在這樣下去,或許與蕭嵐會產生距離,而且會越來越遠……

斷魔妖獸巢穴中的太初本源基本已經被六人六龍分刮乾淨了,那碎片一般的空間鏡面之中除卻呼呼地虛空之風,便在也看不到什麼昏沉氣體溢出了。在其裏面,是空洞的虛空,現在暫且穩定,但是會隨着時間的推移開始出現惡變。

最終,這片巢穴會形成空間裂縫,而且是非常混亂的空間裂縫!

吸收了太初本源,奧菲斯特他們的契約幼龍似乎獲得了不少好處,暫時不需要回到龍之國度去休息,可以跟隨者奧菲斯特他們一起冒險。

接下來,蕭嵐他們的目標就是太初祕境所有遺種異獸的巢穴。他們要儘可能的在太初祕境離開亞特蘭蒂斯大陸的時候,尋到最多的太初本源。

而且最爲重要的是,他們需要足夠多的太初本源來讓自己達到巔峯,進行魔法洗禮,開啓魔源戰意,成爲真正的魔法師!

太初祕境的天地規則是不允許魔法師及以上的強大生靈進入,但是卻沒有限制太初祕境世界之內的生靈。在其世界之內,只要擁有了足夠的魔力,成爲魔法師是被天地規則允許的。

只不過,這片天地之中根本沒有魔力,別說魔法師了,便是魔法學徒都不可能會出現。除非,是在有太初本源溢漏的地方。生靈們常年與太初本源相處,不管是其血脈遺傳還是自行掌握,都可以在那片地方使用魔法。

這些生靈的強弱,取決於他們所在之地太初本源的多少。現在蕭嵐他們遇到的斷魔妖獸因爲所在的巢穴太初本源稀少,所以實力也很弱,而且勢單力薄。 重生之都市唯我至尊 ,許多地方,其實有着非常強大的遺種異獸,雖然明知道它們所在之地肯定會有許多太初本源,但太初祕境幾次開啓以來,都很少有魔法師敢去觸碰那些禁忌般的地域。

這片有着許多脈絡,荒涼枯燥的丘陵山脈非常的大。蕭嵐他們此刻所在的第十三條山脈,其實都還處於外圍區域!

沒什麼值得考慮的,既然來到太初祕境,那麼就該無所畏懼地勇敢探索。

六人六龍其實一點也不害怕前方未知的事物,一路有說有笑,歡快熱鬧,給這片荒蕪的丘陵山脈之中平添了不少色彩。

“金之劍光閃耀眼眸,銳利的鋒刃開闢前路!魔法——鋒銳之劍!”

隨着魔紋與魔咒的完成,一個金色光芒的魔法陣從蕭嵐合璧的雙手出現,一米大小,金光灼灼的魔法陣出現,裏面有着幾十把半米之長,沒有劍柄,鋒銳之極的金屬短劍從中不斷射出,帶着一片金色光影撲殺到前方那一羣至少也是上百頭數量的灰色獨眼兇狼!

噗嗤噗嗤……

幾十把金色短劍被蕭嵐的精神力完全控制,沒有一把遺漏偏落,全部扎入那些獨眼兇狼的身體之中。猩紅的血液亂濺,狼羣中頓時發出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僅僅一瞬間的時間,這羣獨眼兇狼便有大半倒地死去。而剩下的則是被蕭嵐這種恐怖的手段給嚇得近乎腿軟,一個個哀鳴般地扭頭,朝着某處地方瘋狂逃去。

“咱們跟上這些獨眼狼,這麼一個狼羣,一定有一個主宰着它們的狼王,說不定那個狼王的巢穴也會有太初本源。” 第九十一話 獨眼巨狼

一路而來,蕭嵐它們遇到過許多遺種異獸,什麼巨大的鐵甲蟲,五彩斑斕的噁心蜘蛛,散發着異臭的爛泥怪物,各種以羣體生存的劇毒蟲子,幾米乃至十幾米的大型凶怪……

這些遺種異獸放在太初祕境規則完整的時候,還擁有着強大神祕的魔法,不過可惜如今不過就是一副肉軀而已。縱然其肉軀在強大結實,也很少有能抵擋魔法攻擊的存在。遇上蕭嵐他們七人,基本不是被殺死,便就是落荒而逃。


危險區域,對普通人來說危險,對擁有魔力的蕭嵐他們來說,暫時還算不上什麼危險。

那藍翅獸大軍,也許是一個偶然吧,蕭嵐他們現在是這樣想着的。

他們緊緊跟隨者獨眼兇狼,這羣獨眼兇狼被蕭嵐他們的手段嚇怕了,奔逃速度很快,讓奧菲斯特,雪兒,碧戴斯,可可不得不將疾風術附加在腳上,才能勉強跟隨。至於蕭嵐,小玲瓏,若雪凌風,卻是依舊憑藉腳力奔行而隨。

“看來是沒錯了,我隱隱的,似乎能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氣息。”蕭嵐居然在閉着眼睛奔跑,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

“那一定是太初本源沒有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