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小事,報警沒用,慕初笛很清楚。

她走出大樓,站在大樓前的路邊,「這是公眾地方,我站這裡,誰也沒資格趕我走!」

安保隊長被氣瘋了,卻又無能為力,只能讓人盯著她。

許久后,慕初笛按了按發酸的小腿,肚子咕咕地響起,她已經足足等了一個下午。

都市悍刀行 雙手按在肚子上,輕柔地說道,「寶寶,再熬一下,很快就可以吃東西了,你會支持媽咪的對不對?」

快下班了,到時候如果沈連天不出來,她溜進去也會容易一些吧。

噠噠,響亮的腳步聲漸行漸近,慕初笛快速抬眸,果然見沈連天被保鏢護著出門。

「沈總!」

慕初笛快步走過去,卻被保鏢攔住。

沈連天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上車。 車內,保鏢透過後視鏡看到那輛追著他們的計程車,詢問道,「老闆,我去把人攔下!」

「不需要,讓她跟著!」

保鏢不太明白,老闆明明說不要再見到她,為什麼卻讓慕初笛跟著呢?

不過老闆的事,他們打工的,只需要聽從。

夜色包廂內

慕初笛拎著兩大袋子,氣喘喘地推門進去。

每個袋子里至少裝著十個小盒子,慕初笛手累得發酸。

「沈總,你看看齊全沒有?」

這已經是第二次,她幫包廂里這群大老闆買東西。

緋紅的小臉冒著小細珠,汗珠滑過線條優美的下顎,沒入起伏的胸膛,特別的勾人眼球。

沈連天的眼睛一直放在慕初笛胸前的豐滿,哪裡管得上什麼東西。

反正只是故意刁難她而已!

來夜總會,拼的是酒,誰會來吃東西。

「沈總?」

慕初笛再次呼喚,她可是跑了好幾個地方才找齊全的。

「沈總,你這可就不對了,竟然讓小美人幹活?美人是用來乾的,不是幹活的。」

男人噁心的黃色笑話非常粗暴,慕初笛聽得很不爽,卻只能強忍。

臉上必須擠出微笑。

她越是這樣,包廂內男人的鬨笑和調戲就越發的激烈。

「小美人過來,給哥哥倒杯酒!」

慕初笛臉上的笑容僵住。

沈連天也想占點便宜,可想到後面還有他的事,只能作罷。

盯著慕初笛那窈窕的身段,心更癢。

「去吧,給方總倒杯酒,方總開心,我們才能談合作!」

雖然自己不能出手,可至少能夠給他帶來點利益。

方總跟他正在談的合作,看來今天有機會。

他的意思很明確,自己拒絕他,就不會有繼續談的機會,那麼她一直堅持和努力都會白費。

只是倒酒而已,她忍。

慕初笛坐了下來,拎起酒瓶直接倒滿,心裡腹誹:那麼喜歡喝,喝死你。

「好了。」

她再也沒有力氣說應酬的話。

「小美人,怎麼不喂我?」

「嘴對嘴哦!」

腿上倏然覆上一隻咸豬手,越摸越深入,那張冒著肥油的臉湊了過來。慕初笛胃在翻騰倒海,小手重重地按在沙發上。

方總最懂規則,沈連天能帶這個小美人過來,怕且就是為了合作來的。

「沈總,小美人肯喂我,咱們合作就成了。」

沈連天可是求之不得,那可是上億的生意,「慕小姐,我們之間能不能合作,就看你的選擇了。」

「喂口酒就能挽救慕氏,輕重,慕小姐會分的吧!」

慕初笛的視線在場內一掃而過,最後落在紅酒杯上。

沉默片刻,小手,往紅酒杯那邊伸去。

方總舔舐著乾枯的唇,一想到等下能夠嘗到小美人的味道,血液立馬奔騰起來。

沈連天神采飛揚,眼前似乎看到許多小錢錢向他飛過來。

慕初笛心裡一直安撫自己,別生氣,冷靜,忍!

叔可忍嬸不可忍!

她怒了。

拿起紅酒杯直接潑過去,然後把被子摔在方總的腳下。

玻璃碎片飛濺而起,割到方總的褲子,可把他嚇得嗷嗷大叫。

沈連天怒得直拍桌子,「慕初笛,你這是什麼態度?」 「你是什麼貨色,我就是什麼態度!」

慕初笛輕呼幾口氣,穩住心神,讓自己儘快冷靜下來。

「沈總,合作,沒有誰貴誰輕,畢竟項目能帶來多少利益,你是聰明人,再清楚不過。」

「這裡吵雜,不適合談項目,我到外面等沈總,沈總什麼時候有空我們什麼時候談!」

大門被打開,在門外守著的保鏢聽到聲音,連忙跑進來。

走廊里熾亮的光線照了進來,慕初笛半眯著眼睛看過去,對上一道隱晦不明的深眸。

那深邃的五官,倨傲的下顎,完美的側臉,不怒而威的強大氣場,除了霍驍,還能有誰?

慕初笛莫名的有點心悸,那次的懲罰,給她帶來不少的心理陰影。

可霍驍只是輕輕地看了她一眼,便繼續與身旁的人交流,好像完全沒有看到她。

慕初笛收回視線,不卑不亢地說道,「沈總能在短短几年內造出如此大的名聲,我相信沈總的眼光,我先出去,等你!」

張弛有度,篤定自如。

沈連天看著慕初笛離開的背影,她好像知道自己肯定會答應似的。

呵呵!

小丫頭,還真是太嫩了,不過這風範,也有點模樣。

只可惜,她只猜對一半,他會答應,可並不是被她說服。

站在門外,慕初笛心神不寧,心裡特別沒有底氣。

特別是看到霍驍,那種不好的感覺更是充斥全身。

剛才她鬧得有點大,可若不是這樣,沈連天肯定會繼續玩弄自己,合作更是不知猴年馬月才能談。

慕初笛給自己的衝動找了很好的借口。

她沒有想到,成果出來得那麼快。

沈連天的助理走了出來,「慕小姐,沈總有份很重要的資料放在遊艇里,想請你去拿。你給出誠意,沈總願意跟你好好談。」

「這是鑰匙,遊艇就在維多利亞港。」

慕初笛盯著鑰匙片刻,下定決心接了過去,「好。」

另一邊,霍驍跟客戶分別,正準備上車,喬助理不禁開口,「霍總,慕小姐那邊好像遇到麻煩,要不要我出手?」

「她求你了?」

「沒,沒有。」

「那就讓她哭著來求!」

他讓她有麻煩直接找喬安娜,可既然她覺得自己能夠解決,就讓她跌撞吧。

挺拔的身影沒入車內,很快,便消失在喬安娜的視線內。

包廂內,沈連天讓人送方總去醫院后,他找出那個陌生的電話,發了個簡訊過去。

康瓷兒正在醫院裡看皮膚,看著那道噁心的傷疤,心情特別煩躁。

可看到簡訊的內容,心情突然舒暢。

事情已經辦妥!

她忍不住給顧曼寧打電話過去邀功。

電話接通后,她像機關槍那樣把她如何哄沈連天去引慕初笛通往死路的事情說給顧曼寧聽。

「曼寧,這次你可以徹底放心,慕初笛回不來了,她永遠都回不來。」

然而那邊的顧曼寧卻沒如康瓷兒想的那樣開心,她聲音淡淡,「瓷兒,我跟霍驍的婚禮要準備,比較忙,你們之前的恩怨,不需要告訴我的。」

顧曼寧心機很重,既然有康瓷兒當槍使了,她當然要撇個乾淨。 慕初笛打了輛車,報上地址。

計程車司機見慕初笛獨自一人,又是個美人,便提了個醒,「小姐,颱風快來了,你還要去維多利亞港?」

維多利亞港,海岸邊,一邊是富人遊艇,另一邊是漁民的漁船。

「嗯吶,我就去拿點東西。」

慕初笛擔心這裡面有詐,特意給夏冉冉打了通電話。

夏冉冉正在拍戲,剛休息就見到手機震動,見是慕初笛的電話,快速接通,「親愛的,是不是想我了?」

計程車內,司機開著收音機,認真地收聽颱風的最新報道。

慕初笛壓低聲音,「冉冉,我現在要去一個地方拿東西,可是不知道裡面有沒有詐,所以等下我發個定位給你,五分鐘后給我電話,如果電話沒有接通,幫我報警!」

父親說過沈連天為人陰險,唯利是圖,她就是怕他不是想合作,只是想報復她。

所以,務必做好準備。

「什麼,小笛,你要去什麼地方?怎麼聽上去那麼危險?」

「你先別去,等等我,我也過來。」

夏冉冉急壞了,站起身就要出去,卻被副導演攔住,「夏冉冉,你要去哪裡,等下就到你上場了。」

慕初笛按了按太陽穴,連忙安撫,「冉冉你先別急,不一定有事的,我只是以防萬一而已。」

「如果沒事,那豈不是耽誤你的時間,等下就到你上場。放心,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

再三保證,夏冉冉才放過她。

掛掉電話后,慕初笛靠在椅背上,今天真的很奔波,她快要累死了。

只希望一切都順順利利。

收音機里傳來播音員最後的叮囑,「這次的颱風,會是史上最強的一次,請各位市民做好防範措施。」

很快,便到達目的地,慕初笛給錢下了車,司機小哥還特意叮囑,「小姐,你拿到資料就儘快回去,颱風今晚就要來。」

「謝謝!」

慕初笛衷心地道謝。

暴風雨前特別的寧靜,慕初笛走在港岸上,連風都沒有,整個地面泛著熱氣,似乎快要被烤乾。

豪門蜜戀:總裁請剋制 慕初笛才走幾步,已經渾身冒汗。

對著手機里的信息,找到沈連天的遊艇。

慕初笛給夏冉冉發了地址,順帶還拍了照片過去。

再撥打電話,確定夏冉冉已經收到。

一切準備好,慕初笛直面走過去。

遊艇很新,看上去剛買不久。

踏著木板走了上去,掏出鑰匙,咔嚓一聲,門開了。

渾身的神經繃緊起來,步伐放輕,警惕地掃視四周。

四周無人,進去不久后,便看到桌面上擺放著一沓文件。

慕初笛微微鬆了口氣,看來,這次是她想多了。

那真是,太好了。

快步走了過去,拿起文件,掃了一眼,愉悅攀上心頭,唇瓣微微上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