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打擊是致命的。可以說,潘黎入朝二十年的全部心血,徹底被毀於一旦!

而與此同時,朝堂上風波,沒多久便傳到了百姓的耳朵里。以至於聽聞朝廷這次是動真格,嚴懲貪官,之前還鬧得不可開交的百姓,頓時沸騰了起來。

接著,再得知針對此次官職空缺,將舉行科舉取士的方式,不管身份高低貴賤,都可參與之後,整個晏國徹底炸了。

甚至,不只是晏國,整個聖靈大陸的九國十三城,也因為這個消息為之一振。

當下,文貼上再次鬧得沸沸揚揚。有人說好,有人說壞,只是後來一聽說,這個主意是葉夕瑤提出來的后,之前還在文貼上撕×撕的熱鬧的眾人,一下子樂了。

「哈哈,葉妹妹威武! 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 我就知道,這麼新奇的主意,一定是葉妹妹的主意!」

「果然又是葉天驕!科舉取士好與不好,暫且不說,即是葉天驕所言,拭目以待!」

當然,有粉就有黑。所以當下,便有人跳出來,叫道:

「哼,就知道是那葉家女耍的幺蛾子! 萬界最強共享系統 科舉取士,簡直就是胡鬧。身份貴賤暫且不說,你讓一個泥腿子去做官,不可理喻,簡直不可理喻!」

結果這條文貼一出,下面便頓時蹦出一串。

「呵呵,葉妹妹威武,坐等上面傻逼被打臉!」

「呵呵,葉妹妹威武,坐等上面傻逼被打臉!」

「呵呵……」

刷屏節奏走起,黑粉的帖子一下子沒影了。黑粉氣得不輕,當下再次發起怒罵。可這回,都沒等刷屏大軍動手,一個帖子便頓時跳了出來。

「科舉取士,奇思妙想。大善!」

很簡單的一句話,卻字字泛金。待看一下後面發帖人的名字……呵呵,所有人瞬間乖巧的閉嘴了。

發帖人:南斯禮!

更可怕的是,就在西聖南斯禮發帖之後,緊跟著,另一行金色字跡,竟跟著跳了出來。

「拭目以待!」

發帖人:簡惜之!

整個聖靈大陸的眾人:「……」

葉妹妹,你出來,咱們來談談人生。並請試著講述一下,如何勾引眾聖給自己回帖的方法!

不管如何,葉夕瑤再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可惜,就像之前很多次一樣,葉夕瑤卻依舊沒有出來,解釋半句。

而此時,晏國國靈院對面的一個寧靜的小院里,剛剛出關的葉夕瑤,卻微微呼了口氣。

這次連續升階,說白了也是葉夕瑤平日的積累。 只是陡然連升兩級,靈階終究有些不穩。所以葉夕瑤不得不在升階后,再次凝練,這樣才會更加穩妥。

說到底,靈階的提升,就像蓋樓。基礎越好,蓋得越高,同時也越穩固。

所以打從一開始,葉夕瑤就並沒有一味的以提高靈階為目的,而是循循漸進,穩步提升。

雖然算不得快,但貴在踏實。

而從靈士到靈師,葉夕瑤也從根本上,感覺到自己和之前的不同。

體能再次強化,五感越發突出。

唯獨讓葉夕瑤覺得奇怪的是,靈宮這次變化的有些大,原本古樸的巨大石殿牆壁,煥然一新。同時,據小正太說,王座左邊扶手的上的那條龍,竟再次動了。

葉夕瑤並沒有看到當時的情形。不過小正太一口咬定,那東西翻不出他的掌心,葉夕瑤也就沒再多問。

閉關幾天,葉夕瑤隨即沐浴更衣。傍晚的時候,難得和大伙兒一起吃飯。席間,金胖子等人倒是沒對葉夕瑤的升階感到好奇,卻唯獨問起潘黎的事情。

「我說老大,你這回是怎麼了?就潘黎那老狗,早該拍死他八百遍!這回這麼好的機會,你怎麼還把他放了呀?這叫放虎歸山懂不懂?那賊小子敢動手一次,就敢動手第二次……」

金胖子一邊吃,一邊說。而說到這裡,更是忽而頓了一下,隨即眼睛一瞪,道:「老大,你究竟給那賊小子提的什麼條件啊?不會是直接讓他啪啪就地磕倆頭,就完事了吧!」

提起這茬,桌上的其他人也停了下來。

葉青書道:「大小姐自然有自己的想法。」

「嘖,你這就是廢話!我當然知道老大有自己的想法,我這不是好奇問問嘛……」

孟大人眼睛一翻,白了金胖子一眼:「就你話多!」

「去去去,就像你不想知道似的!」

最後倒是秦奎老實,愣頭愣腦想半天,隨即道:「大小姐,您就說說唄! 斬春 究竟您提的是什麼條件呀?」

其實大伙兒心裡都痒痒著。所以待秦奎的話音一落,葉夕瑤便將手中碗筷一放,道:

「沒什麼,就是讓他發了一個血誓!」

血,血誓?!

眾人一愣,當下腦子有些懵。而此時桌上也沒外人,葉夕瑤也沒隱瞞,直言道:

「就是讓他以後做的每一件事,必須有益晏國。」

葉夕瑤說的乾脆,話落,再次拿起筷子,繼續吃。旁邊的洛九天但笑不語,隨即親自盛了碗湯,放在她的身前。

倒是金胖子等人,明顯有些方。隨後直待過了好一會兒,才忽然回過神來,叫道:

「啥,啥?!就這個?這也太,太簡單了吧!再說了老大,就潘黎那賊小子犯得事,砍十次腦袋都夠了。再說,那小子就是天生的一肚子壞水,別說現在只是被鎖了靈宮,就算生活不能自理,依舊能在朝上翻雲覆雨!怎麼就……」

一直沒說話的張梁也點頭,道:「金兄說的有道理。血誓雖然有約束力,但憑藉潘黎的城府,想要鑽空子,也並不是不可能的!」 眾人表示贊同。

倒是陸廉和葉青書,若有所思。

這時,只見葉夕瑤頭也不抬的說道:

「水清則無魚,朝堂尤為如此。今天就算殺了潘黎,明天還會有第二個潘黎,第三個潘黎站出來,與其如此,倒不如留著他,不是更好?」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葉夕瑤確實動了殺心。畢竟像潘黎這種人,就算廢了,可依著他的心機城府,想要耍點什麼幺蛾子,依舊輕而易舉。

所以,按照葉夕瑤往日的行事作風,這種人是絕不能留的。可後來洛九天鎖了潘黎的靈宮后,葉夕瑤卻忽然改變了想法。

要知道,朝堂是一個非常複雜而玄妙的地方。忠臣也好,奸臣也罷,不管哪一方獨大,對於整個朝廷,尤其是君主來說,都不是好事。

這就是所謂的平衡。華夏國古時的帝王心術,也是由此而來。

所以今天若是她輕易殺了潘黎,之後朝堂之上,景淮和馬如龍的勢力,必將權傾朝野。到時候就是好事嗎?未必!再則,少了一個潘黎,還有第二個,第三個出現,與其這樣,倒不如給現在這個加一個緊箍咒。

而主要有潘黎在,就壓住了一些蠢蠢欲動的人,同時也牽制了各方勢力。所以,就算血誓不能絕對控制潘黎,卻也是在衡量各方利益后,葉夕瑤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只是有些事,葉夕瑤也不好說的太白。簡單一句話后,便也不再說。

而金胖子等人也不是傻子,稍微一想,便立刻明白了過來。

唯有閔柔柔,眼瞧著眾人將注意都落到了葉夕瑤身上,隨即抿嘴笑眯眯的說道:

「感覺好深奧哦……葉姐姐果然聰明,要是我,肯定想不到這麼好的主意。對了葉姐姐,我聽說這裡還住著一位姓唐的姐姐,可我都來這麼多天了,怎麼一次都沒有見到她呀?」

閔柔柔說的自然是唐玲玲無疑。所以當下只聽金胖子說道:

「那位……嘿嘿,我覺得你還是別看的好!不過說起來也怪,這也有陣子了吧,那胖妞也真憋得住,還真不出來了呀!老孟,你沒想著過去看看?」

金胖子嘴賤的毛病又犯了。聞言,孟顯文的臉上頓時閃過一抹不自然,隨即眼睛一橫,白了金胖子一眼,道:

「就你瘦!」

「誒,老孟,你叛變了是吧,我這不就是一說嘛,你還不樂意了……嘿嘿,不是你真看上那丫頭了吧!」

「閉嘴!」

聲落,孟顯文也懶得再搭理金胖子,起身就走了出去。

見此情形,眾人不由得微微一愣。唯有金胖子在旁邊嘿嘿賤笑,之後也不知道小聲和旁邊的葉無塵說了什麼,頓時惹來葉無塵一記白眼。

飯後,眾人散去。或是休息,或是練功。而就在這時,芬兒卻悄悄走進房間,隨即在葉夕瑤耳邊耳語了兩句。

葉夕瑤聞聲點頭,隨後待份兒一走,洛九天便直接靠過來,低聲道:

「瑤兒這是又在搞什麼鬼?」 「不告訴你!」

葉夕瑤鳳眼一挑,隨後起身便走了出去。

而這一走,直到天都黑了,葉夕瑤從徐徐走了回來。

洛九天在房間里看書,聞聲抬頭。

「都處理好了?」

「當然!」

洛九天剛剛不過是隨口一問,卻沒想到某人的心情意外的好。頓時,洛九天也被勾起的興趣,當下將手中的書往旁邊一放,一把將葉夕瑤扯到懷裡。

「說,幹什麼壞事去了?看把你得意的,憋都憋不住了!」

葉夕瑤當下眼睛一挑,道:

「你猜!」

話落,葉夕瑤眼睛一動,然後再又說道:「我表現的這麼明顯?」

「嘴都要咧到耳朵上去了,你說呢?」

「一邊去,哪有那麼誇張?!」嘴上雖然這麼說,但隨後葉夕瑤還是少見的撲哧一笑,接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道:

「反正你別問了,明天早上,你自然就清楚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

葉無塵等人洗完漱,剛要去練武場練功,便只聽宅子中某個小院里,頓時傳來一道叫聲。

眼睛還沒睜開的金胖子,頓時嚇得一個激靈。

「卧槽!誰啊大清早的,嚇死爺了!」

向來一本一眼的葉無塵也是一愣,隨即道:「好像是孟哥的聲音……」

「老孟?」頓時,金胖子微微一怔,接著眼珠子一轉,道:「老孟這小子平時不都是起來的挺早嗎?怎麼……嘿嘿,走!肯定出事了,去看看!」

說著,金胖子一聲賤笑,便一頭沖著孟顯文的小院兒跑了過去。一起過來的葉無塵和陸廉等人隨即無聲互看一眼,接著也默默的跟了過去。

可待眾人剛來到孟大少住的院子,推房門一看——

只見此時的孟顯文身穿褻褲,光裸著上身,站在房間的中央。向來白凈而俊秀的臉上,緋紅一片,雙眼滿是說不出的震驚和驚詫。

打頭的金胖子等人一下子就愣住了。而孟顯文一看大家進來,更是猶如見鬼一般,瞬間瞪大雙眼,當下叫了起來:

「你們幹什麼來了?出去!都給我出去!」

本來一看孟顯文沒事,剛剛放下心的金胖子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

「誒誒誒,我說老孟,你啥意思啊?還不是你叫的太嚇人,我們才……」

「顯文……」

金胖子還想抱怨,可就在這時,卻忽然被一道輕柔的女聲給打斷了。

當下,『咔擦』一聲響,金胖子等人頓時被驚掉了下巴。

甚至就連向來優雅的陸廉,笑眯眯的葉青書,也毫不例外!

金胖子更是直接成了死胖子。

瞪大的雙眼,長大的嘴……那表情,簡直了。而孟顯文更是整個人都不好了,瞬間從頭髮絲紅到腳趾甲,最後炸毛般的叫道:

「看,看,看什麼看?出去!都給我出去!」

「哦……哦哦哦,出,出去……咱們,咱們出去……」金胖子頭一回這麼聽話,待回神,不禁伸脖子往床榻的方向瞥了一眼。接著便一步一挪的,和大伙兒退了出去…… 可剛到退到門口,便只聽金胖子忽然彷彿回過神來一般,瞬間便往外跑。

同時一邊跑,一邊扯脖子叫道:

「哎呦我滴娘喲!老,老大!不好了,老孟把人姑娘給睡了——!」

房間里本就炸毛的孟顯文:

「……」艹!

寧靜的清晨,因此當下徹底喧鬧了起來。

半個時辰后,小院兒後堂。

所有人匯聚一堂,而孟顯文更是憋著一張猶如被煮熟的螃蟹一般的臉,坐在一側,整個人都像是冒火一般。

在他旁邊,則坐著一個身材豐腴,膚白貌美的妙齡姑娘。看著有些眼熟,可大伙兒一時間,卻怎麼也認不出,這人是誰來。

而這不禁讓本就好奇的大家,越發勾出一抹熊熊的八卦之火。一雙雙眼睛更是猶如探照燈一般,或明或暗,盯著他們二人,瞬也不瞬。

詭異的氣氛,在後堂中游弋。

這時洛九天,微微挑眉,隨後瞥了身邊的葉夕瑤一眼,接著無聲一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