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現象,這是他第一次遇到,他不由嚇得冷汗直流,這可如何是好?

能量不停吸收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爆體身亡,亦或者又突破。

可是,趙風是聽說過,過九階巔峯,王級不一樣,王級修爲想要進階,不光需要充足的元力,還需要一定的感悟。

不然光有元力,沒有感悟,趙風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突破,這樣下去,他唯有爆體而亡了。

已經來不及後悔自己最初的魯莽,趙風拼命的控制着黑噬訣,只盼望吸收的度能慢上一些。

由於元丹這個儲存空間已滿,元力開始不停的相互擠壓着,倒是變得越來越純,體積也慢慢變小,可是這樣卻依然無法能容下還在不絕涌入的能量。

轟!

能量終於無法在元丹中堆積,猛的一下四散爆開,在趙風的體內四處奔竄着。

一股極度的疼痛從身體內部涌起,趙風一聲悶哼,鮮血瞬間從嘴裏噴出,人也失去了知覺。

就在趙風馬上要來一次他有史以來最慘烈的爆體身亡時,忽然一聲低沉的金屬鳴叫響起。

接着,只見趙風胸前飛出兩枚古樸的令牌,忽然綻放出一道刺目的光華。


接着一道道光芒從趙風的胸口上開始涌出,那差點害死趙風元力就被這兩塊令牌給吸走了。

隨着一道道光芒被吸收,兩塊令牌上面的圖案變得清晰,一個似龍似蛇的古怪動物標誌此時也有了變化,顏色變得漸漸的越來越深。

而更加詭異的是,隨着顏色變深之後,那動物竟然彷彿要活了一樣,身體竟然微微的扭動了起來。

(ps:今天近停了一天的電,終於晚上來了,我立馬趕了一章,容我去吃點飯後再送上第二更,我媽催我都催生氣了o(≧v≦)o) 而更加詭異的是,隨着顏色變深之後,那動物竟然彷彿要活了一樣,身體竟然微微的扭動了起來。

兩塊令牌在趙風的身體上面開始旋轉了起來,吸收元力的速度變得更加快了。

與此同時,那光罩上面的光芒卻是越黯淡下來,元力驟減。

而此時那上面的怪物標誌再次生了變化,原本閉着的另一隻眼睛也猛然睜開,接着一種彷彿絕代兇獸般的低沉嘶吼從鐵牌裏傳出。

“嗷!”

隨着這嘶吼傳出,只見原本在森林裏面的那羣妖獸們,忽然一個個眼中露出了無比驚駭的神色。

身子瞬間匍匐在地上,竟然嚇得不敢有絲毫的動作,彷彿參拜着王者一般。

在不遠處的激鬥中,一頭太古巨蠍和巨蛇此時聽到這個聲音後也是身子同時大震。

接着迅分開,太古巨蠍出了一聲不甘心的怒吼後,再次朝着一片石陣內竄入,眼中也露出了驚懼。

而那巨蛇的眼中忽然泛起了一股無比興奮和激動的神色,就在這時,在空中也傳來了一個溫和的嘆息聲。

“天意!”

……………………

“啊!”


一聲彷彿被數十個母猩猩**了上百遍的淒厲叫聲突然迴盪起在這空曠的草地上。

看着在小樓前面水塘裏自己的倒影,趙風臉上充滿了古怪無比的神色,眼睛裏寫滿了驚駭。

水中的倒影是一個男子,全身,下面的不雅之物也晃盪着一副無視於廉恥的樣子。

而那修長的身體上卻是充滿着流線型的肌肉,雖然看起來遠遠沒有特納那糾結的肌肉顯得更震撼。

可是卻也有着彷彿有着一種暴性的力量藏在裏面,看起來雖然依舊不夠強壯,可是卻也是再也不顯一點瘦弱。

當然,如果看到水塘裏忽然出現了一個這樣的水鬼,趙風也不會顯得如此的驚訝,令他極度不可思議的是上面的那張臉。

那竟然是他自己的臉!

依舊一頭黑色的頭髮隨風飄舞着,襯着那眉目清秀的臉龐更加多了幾分俊雅的味道,多了一種奇特的氣質。

再次不確定的摸了摸自己的頭,看着水中的倒影果然做出了一樣的動作後,趙風終於出了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慘叫。

趕緊的從次元戒裏面拿出一套備用的衣服穿在身上,雖然有點小,可是卻仍然讓趙風有了種無可比擬的安全感。

赤身,實在過於過怕,雖然這裏也許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仔細的回憶了下剛纔生的情景,雖然到後面由於能量的衝擊昏了過去,造成記憶一部分空白,可是趙風依舊隱隱的猜到,自己這副身體的變化似乎和封印元力有關係,只是沒想到,這封印元力竟然還能有改造身體的作用。

活動了下自己的拳腳,趙風再次臉色一變,雖然沒有任何的元力加成,可是這副身體現在的力量也遠遠過了從前,肉體達到了一個一般人難以企及的強度。

不錯,人品在一次堅挺,趙風感慨着,卻是再次盤膝坐下,進入到了內視當中。


元丹裏的元力似乎由於強力擠壓的關係,此時竟然變成了一種極度黏稠的液體模樣。

不過無論是數量還是濃度,都已經達到了十分恐怖的程度,不過令他有些奇怪的是,這個光罩裏面的能量絕對不只是如此,剩下的那些去了哪裏?而爲什麼又沒暴體身亡呢?

無奈的搖了搖頭,趙風放棄了去研究這古怪的問題,目光看向了小樓。

此時的小樓前面的封印已經徹底消失,這讓趙風的心跳再次加了起來,不知道這小樓裏面是否真的有那傳說中的創神寶藏。

深深的吸了口氣,趙風擡腿就要朝着小樓走去。

就在這時,趙風眼前畫風一變,他出現在了一個黑漆漆的山洞裏,周圍有些火把照亮着。

還有十道身影圍着趙風,他環視一圈,次元戒光芒一閃,斷黑劍出於手中。

“剛纔那是夢嗎?”趙風警惕的看着圍着自己的十個石像鬼,想到剛纔的事,不由心中揣惑。

一個石像鬼飛起,而後化身石像,垂直墜落,目標盯準了趙風而去。

趙風毫不猶豫,直接抽身就是一退,突然他發現,自己退出去了好遠,這遠超平常。

一旁的另外九個石像鬼全都換了位置,顯然它們都是準備攔截趙風,卻不曾想其退出去了那麼遠,它們未能如願。

“我怎麼退了這麼遠?”趙風都不由愣了,他本意是退,但卻沒想過能退這麼遠的距離。

微想,趙風不由瞪大了雙目,驚呼出口:“難道剛纔的事是真實發生過?”

想罷,趙風閉上雙眼潛心內視,一枚元丹在丹田裏沉浮着,它的周圍元力都濃郁得化水了。

由於化水的元力過多,看起來就像是一顆珠子在一汪黑水裏浮着,珠子都被染黑了。

“元丹!”

趙風驚呼,看到元丹,他終是可以確認了,之前發生的事是真實的,而不是他做的夢。

看到元丹,趙風就想到了自己現在的實力,王級一品,他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

之前還沒達到九階與這十個石像鬼打得有點累,但現在不一樣了,他已經達到了王級一品了,實力不同之前了。

狂雷劫!

元力沸騰,逐漸瀰漫了整個斷黑劍,趙風雙目一寒,斷黑劍猛然CHA向地面。

玄階高級戰技催發出來,頓時這裏雷電閃耀,電閃雷鳴的,一片一片的令人不能直視。

因爲極度刺眼,趙風都不得不閉上眼睛,十個石像鬼在他催發戰技時就已經化身石像了。

轟轟轟!

一股股龐大的雷柱墜落,石像鬼們雖都以化身石像,但是雷電太大了,並且太有威力了,它們承受不住,石像破裂。

許久之後,地面一片焦黑,地上土壤這一個坑,那一個坑的,不時有着煙徐飄。

(ps:上一章發得有點急,還有個事忘了說,爆更周已經參加了好幾天了,都沒人投票啊?難道就沒有想要我爆更的,電腦主站來投票吧!來吧,只要你們敢投,我就敢爆!) 十頭石像鬼躺在地上動也不動,它們的化身的石像被狂雷劫打碎,現在它們全都皮開肉綻的。

趙風冷漠的看着一眼,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幾枚妖獸丹,而後用次元戒收起了剩下的幾個還尚有氣息的石像鬼。

“趙風,想不到你平時還留了一手啊?剛纔的爆發力很猛啊,希望接下來你還能這麼猛。”突然李玄元的聲音響起。

其話音落下,趙風身前就出現了一個光門,雙眼一閉,他啓步向前走了進去。

展現在趙風面前的是一片乾淨而柔軟的沙灘,細沙在陽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陣陣美麗的金色的光芒。

對面卻是波光嶙峋的寧靜海面,微微的海風帶來一陣微腥味道的同時也帶來了一股沁人心扉的涼爽。

幾隻海鳥不停的在海面上低掠的飛行,不時傳出幾聲抓到食物的歡快的鳴叫。

“我去,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到這裏來了?”

趙風目瞪口呆的看着這眼前的景象,若不是想到之前的事,他都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在做夢。

“我該不是又到了神祕空間裏去了吧?”趙風頓時心裏一驚,朝着海灘的四周就看了過去,可惜除了一些長相有些古怪的海鳥和他自己外,哪有另外的影子?更沒有巨人傀儡和怕幻雷令和黑噬令的妖獸和小樓。

“趙風,向前走,你的對手在那裏等着你呢!”李玄元的聲音響起。

“知道了。”聽到李玄元的聲音,趙風這才明白過來,這裏是李玄元給自己佈置的。

向着前走,柔軟的沙灘過後卻是一片碎石的地面,尖銳的石渣讓趙風的腳上多出了一道道的血口。

只好咬着牙,強忍着疼痛,趙風朝着前面走去,他到要看看,李玄元說的那個對手。

在碎石後面卻是和這寧靜美麗的海灘截然相反的景色,一座座看起來彷彿各種野獸形狀帶着猙獰的石柱,怪石嶙峋,遠處各種高大樹木的森林中還散發着一陣陣的霧氣,雖然是白天,可是看起來也有幾分陰森森的味道。

再次回頭看看彷彿仙境般靜美的海灘,再看看這不遠處彷彿地獄般的石陣森林,趙風不由感慨起這造物主的神奇來。

走進這巨大的石陣,趙風才發現自己的渺小,在遠處看來這不過數米高的石柱,到了下面才發現,最矮的也在二三十米以上,最高者甚至超過百米,直插雲霄,唯一相同的是一根根都是千奇百狀,彷彿遠古的兇靈化成一般。

石陣裏陽光很弱,只有微微的光斑罩在地上,更添了幾分神祕而兇險的味道,趙風不敢多停留,朝着前面快速進發。

或許是由於在海邊附近的原因,這座石陣距離並不算太長,不多時,趙風終於喘了口氣走了出去,到達了最初看到的那片森林的前面。

一陣陣口乾舌燥的感覺傳出,趙風添了下乾澀的嘴角,而後繼續前行。

入目是一棵棵蒼天大樹,粗壯得彷彿幾人才能張抱,可惜卻沒有趙風想要找到能解渴的水果和水源。

無奈的嘆了口氣,趙風只好再次掙扎起身,準備朝森林裏走去,疲憊這種東西很難抗拒,有時候越是休息反而越再次行動艱難。

誰知道趙風剛剛起身,在這原本寂靜無比的森林中忽然傳出一聲攝人心魄,震耳欲聾的狂吼,直插雲霄。

趙風耳朵裏面頓時傳進一陣刺痛,卻驚駭的發現連不遠處的巨樹在這聲彷彿絕代兇獸般的吼聲中也開始一陣顫抖起來,樹葉紛紛撲落,聲勢駭人至極。

而隨着這吼聲傳出,一股慘烈無比的凶煞之氣從林中沖天而起,四散撲來。


趙風只覺得呼吸一窒,心中一陣無比的恐懼忽然憑空涌現了出來,冷汗已經滴下,雙腿更是一軟,竟然生生的被駭得坐到地上。

隨着這吼叫的傳出,趙風忽然覺得胸口一熱,一低頭,卻吃驚的發現在的幻雷令和黑噬令竟不知何時已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胸口前。

它們微微的發散出一種幽色的光芒,看起來十分的詭異,趙風來不及思考這兩塊令牌的異樣,因爲森林再次傳出了聲響。


一陣陣轟隆隆彷彿山崩地裂般的響聲衝森林裏面快速的傳出,伴隨着的卻是撲面刺痛的狂風沙石。

與此同時,那股凶煞的氣息更加濃烈起來,似乎再快速的朝着趙風這裏接近。

趙風頓時大驚,一咬牙猛的從地上爬起,就要再次鑽進這石陣裏面去。

可惜趙風的動作實在過於緩慢,剛剛衝進去沒有幾步,後面的響聲更加變得巨大起來,他猛然回頭,卻差點駭得肝膽欲裂。

只見那森林的內部的不遠處,一棵棵參天大樹竟然不住的轟然倒地,更有甚者卻是直接斷裂飛出,彷彿裏面有着龐然大物在拼命衝撞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