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自然偉力已經不是常人可以輕易揣度的了。

這可是無相之境,即使是返璞境界的高手一生也不一定能遇見一次。黎荒不得不感嘆可惜。

黎荒堅信,如果能多次進入這種狀態,他的實力將會飛躍。

當然,如果被外人所知的話一定會大罵黎荒貪心如蛇,這種無相之境,一個高手一生能遇見一次也就是極大的機緣了。

不過也會有人感慨黎荒進入這種狀態不是時候,如果是在返璞境界遇到這種機緣,或許會因此參悟自然大道也不是沒有可能。

中午時分,黎荒僅僅在火竹林中尋了些野果充饑便離去了,這裡只是他駐足的第二站地。

這裡不比外界,沒有rì出rì落,只有那無盡的淡紅sè光芒有規律的消失或出現,以此才能略微的估計時間。

已經過了十rì,黎荒依然沒有遇見奇物,或者是讓他看上眼的珍寶。倒是曾遠遠感覺到幾股強橫的氣息,那不是他所能抵抗的,因此他遠遠的繞了開來。

自那小湖旁一悟外,黎荒也到過不少頗具自然大道的地方,卻未曾再有過此前的那種狀態。只是看著那初始歸一、萬物相生的自然略有所悟。

「那是?」

忽然,黎荒駐足。

在他前方不遠處,是一處石山,光禿禿的石山,其上嶙峋怪石遍布,形態不一。有的像古樹,有的像迅獸。讓黎荒驚異的不是這些怪石,而是那不過百米高的山頂上隱約有一種寶光流轉。

「一定是個異寶。」

黎荒心中下定結論,要前往山頂一觀。

越靠近山腳,黎荒越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越靠近山腳,附近的生機似乎就越稀少,在他剛注意山頂的地方,那裡還有不少植被古樹,越往前走,植被越稀疏,到後來竟只有一些已經枯槁了的樹木雜草,只有一些特有的沙礫類生物在遊走。

且,待黎荒到達山腳后才現這座不過數百米的小山不是那麼容易上的。

那光禿禿的山體上,竟然有不少淡紅sè的氣團,其內一條條拇指粗細的紫sè雷電如迷你小龍一般遊走不定,忽明忽暗,傳出一陣陣的雷鳴聲,雖然音小,但卻似乎有一種魔力,攝人心魄。

不僅如此,在那山體上,經常會有一些地心玄火像噴泉一般湧出,讓黎荒詫異的是這些玄火到底是如何出現的。

這一路走來,不說那地心玄火,就光是那紫sè神雷黎荒也沒有遇見多少次。雖然相對這個山體來說那些紫雷與玄火分佈的不是很廣,但那一有風吹草動就忽然移動的紫雷氣團讓黎荒心中一陣憷。

黎荒甚至隱約可見山體的一些地方隱約有蠻獸留下的痕迹。


「既然見到了,如果不去看上一眼又如安心?」

黎荒暗道,雙眸中神芒乍現。

彷彿是知道黎荒心中所想一般,黎荒懷中的那條龍王蝰鑽了出來,它的尾部勾住黎荒的右腳,身體不斷向前遊走,它本身就很幼小,不過尺長的身體竟然還能以尾部半勾著黎荒的腳跟,且它的身體不斷遊走,一副急切的摸樣,這讓黎荒不禁搖頭一笑。

不過雖然這龍王蝰很幼小,力氣卻比黎荒想象的還要大,讓黎荒不自覺地移動腳步,這讓黎荒心中驚嘆不已。

不過待黎荒仔細觀察時,現了一個他不敢相信的場面–小龍王蝰雖然像是在地面移動,但在黎荒仔細看時,小龍王蝰的身體距離地面實際上還有寸許左右,每過一段時間才會短暫的接觸一次地面。

「原來並不是外貌相似才給你們龍王蝰的稱呼。」

黎荒心有所感。

龍王–也就是黎荒給那幼年龍王蝰的名字,還只是一條處於幼年的龍王蝰罷了,若是成長到一個可怕的階段,那豈不真有騰雲駕舞的能力?也難怪有人稱它們為最接近龍的存在。

同時黎荒心中一動,龍王蝰屬於獸中王者一般的存在,這類異獸天生靈感敏銳,對一些危險有先天的jǐng覺xìng,有龍王帶路,要抵達山頂也未必會是難事。

如此一想,黎荒更是堅信了自己想法,要去山頂一觀。

這一路走來很艱苦,饒是有先天靈感敏銳的龍王帶路黎荒也驚的額頭冒出冷汗。由於對紫雷氣團xìng質的不了解,這一路比黎荒預料的要危險的多。


不過千米的路途,黎荒花了小半個時辰才走了上來,很多次都是堪堪躲避那些紫雷氣團。

那些氣團像是有靈xìng一般,人走過它的附近,它就像是受到氣流的影響而跟隨人的身後,可是當黎荒以勁氣帶動氣流時,那些紫雷氣團又詭異的絲毫不受影響。這讓黎荒吃盡了苦頭,好幾次都被那紫雷氣團逼的無路可走。

且,如果不是有龍王天生的敏銳jǐng覺xìng,每每在刻不容緩的時刻給黎荒提示,他可能已經被偶然噴的地心玄火燒灼成一地骨灰,或許連骨灰都不會存在。

地心玄火像是一個火柱,有半米粗細,高數丈,每一次玄火的出現,空間像是被燃燒了一般,有時候還會出現幾縷空間裂縫,由此可見這地心玄火的威力比之那紫雷只強不弱。

「呼。」

黎荒輕吐一口氣,這一路有驚無險,終於到達了山頂,只是很快便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 這是一個與山體其它地方截然相反的山頂。

整個山體遍布嶙峋怪石,幾乎沒有生機,大部分都是石礫。且,一些紫雷氣團飄在山體面尺高左右,紫sè雷龍不斷遊動。一些其它的地方則會偶爾噴一次地心玄火,一米範圍內一片石灰。

由這一方面看來,這個山體更像是來自於九幽煉獄,危險叢生。

可是在這方圓不過百米的山頂上卻是截然相反。

山頂很小,只有百多米的平方,大致可分辨出是一個近圓形的樣子。

在山頂上,是一片片奇異的灌木,一圈紫sè夾著一圈紅sè的異種灌木。以正zhongyang的一株赤紫雙sè的奇樹為圓心而形成一個同心圓的摸樣。在最zhongyang的那株奇樹,紫光紅光流轉,樹體像是玉石一般。樹枝上葉片晶瑩,與樹體一般無二,泛著幽幽紫光,夾帶著一絲紅芒。


最吸引黎荒的,要數那樹體上結出的兩個異果了,都不過嬰兒的拳頭大小,寶光流轉,黎荒在遠處就是被它所吸引的。

這兩個異果泛出的流光並不強,卻有一種詭異的魔力,卻讓人的視線無法離開它,似乎吸引著人的心神一般。

山頂範圍不大,黎荒一眼就能看遍這裡的一切,讓他驚訝的是這座小山上遍布了紫雷氣團,可是山頂上卻絲毫不受影響,整個山頂的範圍內沒有一絲紫雷氣團的影子,也似乎沒有那詭異出現的地心玄火,就像是很普通的一個山頂。

黎荒並未急著去摘果,而是圍繞著山頂打量一番,這一看倒是讓黎荒現一絲端倪。

這個山體除了山頂那一些奇異的灌木外,其它的地方都是石礫,鮮有生機。且,自山體遠處,越靠近山體,植被之類的生命就越來越稀少,有著很明顯的遞變規律。

黎荒自山頂像山腳看去,能感覺到遠處的生機,等接近了山體,只有少數生命力似乎很頑強的植被動物,而後則是一些枯枝槁草罷了,等到了山腳,那裡有的只是光禿禿的山體、怪石。

當看到那些怪石時,黎荒詫異的現,無論那些怪石是什麼摸樣什麼形態,但給黎荒一種奇異的感覺,那就是全部都像是面朝著山頂,給黎荒一種俯的荒誕錯覺。

這個現讓黎荒心中萬分震驚。

「難道這些怪石曾經都是有生命的存在?是在像這異樹稱臣?」

黎荒心中疑惑。

可是怎麼看這些怪石也都是石頭罷了,是常年在這種奇異的環境下形成的自然奇景。

「也許只是湊巧罷了。」

黎荒下了定論,自古以來就沒有聽聞過生命實體會成為石頭,這一切黎荒推斷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正是由此可以看出山頂zhongyang那個奇異之果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寶,引萬物朝拜。

一番感慨,黎荒便走上前去摘果。

這裡危險叢生,一般的蠻獸根本無法到達這裡。除了一些天賦異稟的獸中王者外,一般的奇獸就算實力很強也不敢涉險上山,黎荒相信不會有什麼實力強橫的異獸在守候這兩枚異果。

黎荒快,龍王的度更快,儘管有了上一次的「搶奪」事件黎荒對龍王有了防備,但依然被龍王搶先一步。

它幾乎是從黎荒的懷中飛出來的,毫無聲息的就纏繞在那奇樹之上,張開那與它身體極不對稱的血盆大口,連果帶枝葉的吞了一個下去。

然後才慢慢悠悠的帶著個大肚子遊走到黎荒腳下鑽了進去,一會後就自黎荒的懷中露出個小小的蛇頭,似乎在閉目養神,這番摸樣讓黎荒嘴角忍不住的直抽抽。

「也罷,是你帶我上來的,這就當是給你的報酬。」

黎荒黑著臉安慰自己。

畢竟一會還得靠它帶自己下去,黎荒現在可不敢和它飆。

這果子並不是看上去那般只有紫紅二sè,它是彩sè的,只是在這個淡紅sè的背景下顯出兩種顏sè罷了。且,異果很奇異,拿在手裡竟然還有一絲溫熱。

異果彩光流轉,空氣中散著一股淡淡的清香,讓人神清氣爽,身體舒泰。

「這古神洞內的東西果然奇異,難怪這麼多人捨生忘死的也要來此。」

黎荒輕輕感慨。

「這個山頂將周圍數里範圍內的生機都吸納過來以成就這兩枚異果,應該不簡單。」

握著那帶著一絲溫潤的異果,黎荒開始推測它生長的原因。

他並沒有急著離開,一方面因為龍王蝰已經在吸收異果的天地jīng粹,無法帶著他離去,另一方面黎荒覺得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

在古神洞十天的時間裡,他沒有見過有什麼地方如這裡一般,數里範圍內的天地jīng氣都被一株異樹吸納,導致其它地方一片死氣。

這裡本來的天地jīng氣就比外界濃厚十數倍,自然大道濃郁,是一處寶地,可是這裡卻偏偏又有這麼一處似乎與其它地方格格不入的場景,這讓黎荒不得不心生疑慮,想要看個所以然出來。

黎荒繞著山頂的邊緣一走一停,時而閉眸守神,想感悟這附近自然大道的變化。時而遠觀眺望,似要看出這座小山與外界之間的某種關聯。

「不可能啊?為什麼一點異樣也感覺不到?」

半響,黎荒睜開雙眼,眸中有一絲深深的疑惑。

半天下來黎荒沒有感覺到一絲異樣,一切都似乎很自然,沒有什麼其它不同的地方。

「可惜不能再進入幾rì前的那種狀態,不然定能看出一些端倪。」

黎荒有些感慨,而後將目光放在正zhongyang那株奇樹之上。

這株奇樹有五尺高,枝葉並不繁茂,樹體上只有幾個叉枝,與那兩枚異果一樣,這樹並不是單單的赤紅二sè,而是七彩之光,卻是只有近觀才能現了。

奇樹寶光流轉,它更像是一塊以絕世寶玉雕刻成的一般,光滑圓潤,絲毫沒有一株樹木該有的觸覺。

黎荒輕輕拂過樹枝,剎那間一種異樣湧向黎荒的心頭。

王者,至尊王者的氣息。

在撫過樹體的那個瞬間,黎荒有一種自己就是這裡王者至尊的錯覺,主宰這裡的一切,萬物皆臣服。

「就是這個感覺。」

黎荒睜開雙眸,一條龍形紫芒在他眼中一閃而逝。

黎荒沒現的是,在那紫芒閃過的瞬間,他懷中的龍王睜開蛇目,滿是敬畏,這是它天生對上位者氣息的臣服。

「難怪這附近的一切生機都近乎消失,難怪那些怪石會有那樣的一種狀態,都是這奇樹的霸道。」

黎荒自語,而後嘆息。

這株奇樹奪天地造化,天生霸道,它太霸道了,將周遭數里範圍內的天地jīng氣都搶奪了過來,只可惜它存在的歲月應該不是很長,否則一定會是一個逆天的瑰寶。

一株樹木而已,竟然生出一種讓萬物臣服的氣機,能夠感染自然大道,讓自然大道都因它而有所改變,以造成山體上那些奇特的怪石。只能說這株奇樹奪天地造化,是一件真正奇異逆天的寶物了,儘管現在它還未成熟。

想到這,黎荒更想好好在這裡參透一番了,畢竟這樣的一種奇物,不說外界,即使是這裡,黎荒也相信很難才會遇到。尤其是這一種還未成熟,沒有引起其它逆天級異獸現的瑰寶,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緣。

「龍王,出來。」

黎荒拍了拍懷中的龍王蝰。

「這些天我要靜悟,你幫我記下時間,每過一天做一個記號,否則過了時間你我只能一輩子呆在這裡,懂?」

這十天相處下來,黎荒深知龍王的靈xìng,黎荒所說的很多話它都能懂,有時甚至黎荒的一個眼神龍王都能理解。

除了不會說話,它的心智不比一個正常人差,而且它的表情比人還要豐富。

不知是不是因為被黎荒眸中那突然閃現的尊者氣息所影響,還是因為感覺到黎荒話的重要xìng,龍王一改此前總是要對黎荒進行一番「剝削」的舉動,點了點不過指甲蓋大小的蛇頭。

也許是因為它那鼓脹如圓球一般的腹部的影響,原本很簡單的一個動作龍王卻像是十分費力的才完成,這讓黎荒不禁莞爾,好笑又好氣地摸了摸龍王的蛇頭。

「等我們下去了,一定多給你找些好東西吃,你先去消化那枚果子吧。」

說完,黎荒靜心守神,盤坐在那株奇樹旁,不為外物所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