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莫不是有人故意在害她!

「一定是這樣!」柳茹猛的從床上站了起來,想著最開始給她看診的是徐府請來的大夫,不禁咬牙切齒道,「范氏,一定是范氏那個毒婦害我! 暖心寵婚:老公請溫柔 ,一定是收了范氏的銀子,這才故意騙我的!」

此時的柳茹,滿腦子都是范氏害怕她徹底搶走徐二老爺,這才故意設計陷害她,完全忘記了是她自己覺得有孕了才讓請的大夫,也忘記了那個最近風頭正盛的陳大夫也是她自己特意請來的。

更加忘記了,要是范氏想要整治她,壓根用不著這麼多手段,就沖著她那通房的身份,隨便一根手指頭都能把她給碾死。

只是沒有懷孕這件事情對她的刺激太大,她急需一個怨恨和發泄的對象,而范氏無疑就是最好的人選。

她嫉妒范氏順順利利的生了二子一女,嫉妒范氏佔了徐二老爺的正妻之位,更加嫉妒范氏娘家家財萬貫,明明範氏不過就是一個暴發戶鹽商家的女兒,憑什麼什麼好事兒都佔盡了!

想她堂堂官家千金,最後居然落得個賣身進徐府做通房的地步,實在是老天不公。

越是這麼想,柳茹的心中怨恨就越深,不但是將范氏給恨上了,更是將徐大太太等欺負過她的人給記在了心頭,想著總有一天要給那些人好看。

柳茹的腦子飛快的算計了起來,她在屋子中來回走動,面上的表情時而猙獰,時而怨恨,最後好似終於想到了解決的辦法一般,嘴角露出了一個略帶陰狠的微笑。

「范氏,慧姨娘……」柳茹哼哼兩聲,將藏在被子中的綢褲扯了出來,毫不猶豫的丟進了不遠處的炭盆中。

不一會兒,那條帶著珊瑚暗紋的綢褲,就被燒得通紅的炭火給燒成了灰。

轉眼間,又到了初一,范氏按照徐大太太信上的吩咐準備去廟裡添點香油錢,算是幫徐大太太還願。

前段時間天氣寒冷,加上徐二老爺回府等各種各樣的事情忙了一通,徐府的女眷還沒有出過門,難得這次要去廟裡燒香,家中眾人都有些意動。

特別是夏家一行人,自打進了徐府之後還沒有出過門,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機會,就算不是去燒香,出去走走透透氣也是好的。

徐明菲對燒香拜佛這種事情沒有什麼興趣,只是范氏和徐大太太都十分信這個,她也不好太特立獨行,瞧著大家都要去上香,她也就點頭答應著一起去了。

徐府女眷大出動,光是馬車就派了好幾輛,丫鬟婆子一大堆,外加負責護衛的家丁等人,走在路上好不熱鬧。

徐明菲自然是和范氏一輛馬車,夏家一行人一輛馬車,而慧姨娘和柳茹則是被分到了一輛馬車中。

對於這樣的安排,柳茹難得的沒有甩臉色,上車的時候甚至笑意盈盈的往後退了一步,讓慧姨娘先上,可是把慧姨娘唬了一跳,看向柳茹的眼神也變得奇怪了起來。

「太太,可以上路了。」待一切準備妥當,蔡婆子便站在范氏的馬車外輕聲道。

范氏牽著徐明菲的小手,頭也不抬的問道:「我吩咐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嗎?」


「太太放心,小的已經安排妥當了,保管不會出任何差錯。」蔡婆子躬身道。

「那就走吧!」范氏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微翹。 強弩之末,不穿縞素!

剛剛擊殺了歐陽堅的武浩雖然不是強弩之末,但是靈力也消耗了不少,赤霄劍雖然霸道,但是喝油也不少,武浩人武者七重天的實力不過是勉強能駕馭而已。

三隻獸魂撲上去, 落夏,撿回來個大總裁 ,武浩是消耗不少,三隻獸魂在剛才擊殺歐陽堅的過程之中同樣是消耗不少。

況且上官顯貴乃是實打實的地級武者,三隻獸魂就算是最強大的朱雀也不過是准地級獸魂而已。

准地級獸魂,和地級獸魂有一字之差,實力還是有不少差距的。

「哈哈,原來你已經靈力不多了!」上官顯貴哈哈大笑。

剛才武浩乾淨利落地擊殺了歐陽堅,讓他一瞬間如墜冰窖,恐懼加深,但是經過這次試探性的攻擊,他已經知道了武浩的深淺。

武浩心中焦急,領了不夠,就算是空有地級神兵又能如何?這件事的尷尬程度猶如狙擊手手中有世界上最好的狙擊槍,但是丫的偏偏沒有子彈。

赤霄劍雖好,奈何太『耗油』了,排量太大了一點。

上官婉兒臉色煞白,凝注也滿臉的關心,只有上官寶叔侄狂妄的大笑在原地回蕩。

上官寶眼睛之中已經被貪婪所充斥了,不管是上官婉兒還是凝珠,都是風華絕代、此女只應天上有的大美人,現在只要殺了武浩就能一親芳澤了,他怎麼能不不興奮?怎麼能不高興,雙飛啊,兩個極品美女來雙飛,少活二十年都值的。

上官顯貴也興奮無比,他到不是和他侄子上官寶一樣沒出息,關鍵是武浩手中的赤霄劍太誘人了。

經過短暫地試探,他已經可以確定武浩手中的赤霄劍不但是地級神兵。而且是不一般的地級神兵,這樣的神兵對一個武者的誘惑程度絕對比一位美人對上官寶這種色狼的誘惑程度更大。

朱雀和白虎閃過兩道流光融合到了武浩的身體裡面,武浩剛剛耗盡的靈力得到了一定成程度的補充。

「逐月之劍……」被上官顯貴擊飛的武浩在倒飛過程之中止住了身影,一聲低喝,一輪明月在武浩身後浮現。

極光九劍之逐月之劍,赤霄劍爆發出一陣龍吟,威臨天下的氣息再次瀰漫在天地之間。

上官顯貴如臨大敵,剛才就是這一招幹掉歐陽堅的,他豈能不重視?如果不是知道武浩靈力消耗太大,他現在可能就倉皇逃竄了。

手中的長槍化作一道蛟龍砸向了武浩手中的長劍。而武浩身後的明月則旋轉著像是圓月彎刀一樣斬向了上官顯貴,因為融合了朱雀的緣故,這輪紅色的明月甚至有火焰在燃燒。

「轟……」又是一次大碰撞,上官顯貴一連倒退了七八步,手中的長槍居然被武浩的圓月彎刀斬為兩截,獸魂更是被武浩的朱雀火點燃。

武浩也不好受,他畢竟不是地級武者,靈力又是堪堪恢復了一部分,結果瞬間被赤霄劍抽幹了。差一點成了人干,饒是如此,依舊是沒有能給上官顯貴造成致命傷。

「去死吧……」上官顯貴怒吼,武浩雖然沒有重傷他。但是卻讓他狼狽不堪。

一道勁氣波浪轟擊向武浩身上,此時的武浩已經沒有多少靈力來對抗上官顯貴的攻擊了,他的身體像是皮球一樣被上官顯貴擊飛出去,血灑長空。

「小子。還有什麼本事就使出來啊?你不是很厲害嗎?」上官顯貴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怨毒地看著武浩。

一個人武者七重天的武者不但擊殺了手持地級神兵的弓申,而且還將他打成這個樣子。如此之人若是活下去必然是前途不可限量的,好在他活不了了。

上官顯貴一步步走向武浩,他手中拿著半截長槍,雖然槍頭沒有了,但是戳死武浩還是沒有半點問題的。

上官婉兒臉色煞白,手握長劍擋在了武浩面前,而後咬牙向上官顯貴刺過去。

上官顯貴輕蔑一笑,手中的槍桿揮動,僅僅一擊就將上官婉兒的長劍擊飛。

擊飛上官婉兒的長劍之後,上官顯貴一聲冷笑,手中的長槍出現一道槍芒,直接刺向了武浩,從氣息上判斷,這是地級強者的攻擊。

凝珠眉頭緊皺,虛空之中的空間力量開始蕩漾,她打算強行出手了。

一聲龍吟,饕餮獸魂化作一道流光出現在武浩面前,然後張開巨口,強大的吸力直接向著上官顯貴的攻擊而去。

不得不說,龍子饕餮的確不簡單,他的戰鬥方式簡單而有效,我管你是什麼攻擊,直接吃了再說。

饕餮現在的實力不可能完全吞噬上官顯貴的攻擊,只不過是吞噬了一半而已,不過吞噬一半就足以改變某些東西了。

饕餮化作一道流光和武浩融合在一起,武浩剛剛耗盡的靈力頓時得到了補充,猶若久旱逢甘霖。

武浩在虛空之中施展天罡步,幾乎在間不容髮之際躲過了上官顯貴剛才的一擊。

上官顯貴臉色一陣變化,饕餮的出現讓他頗為意外,他沒有想到武浩的獸魂居然這麼個性,居然還有依靠『吃』來戰鬥的,而且饕餮不過是皮球大小,結果張開嘴巴居然能吞噬地級武者一半的攻擊。

上官顯貴雖然意外,但是還算是淡定,因為在他看來,武浩死定了,那個醜八怪皮球也不過是能救他一次而已。

「人級武者強行發動地級一擊,就算是人級九重天也不過是藉助地級神兵發出一兩次攻擊而已,你不過是人武者七重天的境界,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迹了。」上官顯貴淡淡地嘲諷道。

心生一片海 ,無聲無息,給人的感覺和死了一樣,上官顯貴眉頭一皺,武浩這是在幹什麼?

靈力像是一道道颶風一樣開始向武浩凝聚,破空之聲居然嘶嘶作響!

「這怎麼可能?」上官顯貴大驚失色。

一個人的靈力恢復怎麼能快到這種程度?強心抽取虛空之中的靈力來補充自身,就算是天武者也沒有這個能力吧?難道武浩是一個返老還童的老妖怪?

武浩的確沒有這個能力,但是饕餮有啊,龍子饕餮和武浩融合之後,他剛才吞噬的靈力自然轉化成武浩的靈力,而且開始強行吸納周圍的靈力。

「你去死吧!」上官顯貴一聲大吼,預感到不能再讓武浩這麼下去了,一旦讓武浩凝聚足夠的靈力,到時候說不定就絕地大反擊讓自己陰溝裡翻船。

上官顯貴的一擊是地級武者的一級,氣浪翻滾,一條長槍的槍魂在上官顯貴手中出現,駭人的實力、強大的氣息讓周圍空間飛沙走石。

人級武者有獸魂,而地級武者有器魂,上官顯貴的器魂乃是最常見的槍魂,器魂一出,屬於地級武者的氣息開始肆無忌憚的爆發。

不得不說,剛才的歐陽堅死的頗為冤枉,如果他動用了器魂,那可能剛才死的就是武浩了,可惜,他太低估武浩和封靈指了,還沒有來得及動用器魂就被封靈指把靈力封印了,當封靈指的效果過去之後,朱雀火已經點燃了他的靈力。

器魂一出,飛沙走石,上官婉兒的心沉底,器魂出了,武浩必死無疑!

一點點藍光從武浩身上出現,藍光之中內蘊一點赤紅,讓人頗感到詭異。

藍光之中的赤紅自然是赤霄劍的顏色,上官顯貴有器魂,武浩自然也有,兩人一個是槍魂,一個是劍魂而已。

上官顯貴的槍魂是普通的槍魂,但是武浩手中的劍魂可是大名鼎鼎的赤霄!

藍光閃爍,將整個戰場染成了寶石藍色,上官顯貴眉頭一皺,他本能地感覺到武浩接下來的一招絕對不簡單,但是卻無論也想不到這是一招什麼樣的招式。

大海的氣息開始瀰漫,空氣之中有了海風的味道,甚至還能聽到海浪拍擊沙灘的聲音,間或還有幾聲海鷗的鳴叫響徹。

海之劍,這是天罡三劍之海之劍的氣息,武浩別無選擇,只好動用了天罡劍派的鎮派之寶。

上官顯貴也算是博學之輩,自然也聽過海之劍和天罡三劍,但是當藍光閃爍的時候他還是沒有往海之劍這個方向來想,沒有辦法,天罡三劍的名頭雖然夠響亮,但是畢竟是專屬於掌門人和掌門人繼承人的招數,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武浩施展的會是海之劍!

只有當海浪聲音和海鷗之聲出現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這他媽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海之劍!


難道面前這人是天罡劍派的准掌門人?上官顯貴如此猜測,但是他已經沒有辦法再問了,因為武浩的海之劍已經帶著大海的氣息和氣勢轟擊到了上官顯貴面前。

「殺!」上官顯貴不甘示弱,手中的槍魂掃出如山的槍影,一聲響徹天地的轟鳴,光芒萬丈之後重新歸於寂靜。

武浩和上官顯貴對立,兩人都衣衫襤褸,戰鬥的餘波肆虐,凝珠拉著上官婉兒足足躲出去五十米才躲過去,上官寶更是有多遠滾多遠……

「撲通……」上官顯貴趴在了地上,整個人抽搐了一下,徹底歇菜!(未完待續。。) 每到初一十五,香火旺盛的寺廟之地總是人頭攢動。

徐家是這間寺廟的常客,徐大太太更是與寺廟的主持相熟,因此徐家人剛一下馬車,就被早早候著的小沙尼給引了進去,免去了與其他人的擁擠。

巧的是,楊夫人今天也帶著女兒來燒香,她本就與范氏交好,這次碰巧遇到了,添了香油錢之後便湊在一塊兒說話,而徐明菲則是跟楊思彤兩個人一起溜到寺廟的後院玩去了。

原本夏嬌蕊也想跟著她們一起來玩的,結果卻被夏太太給拉住了,說是要去求籤。

「明菲,下個月將軍府辦喜事,你要去嗎?」一段時日不見,楊思彤看上去圓潤了不少,只是嬌憨之氣依然,行走之間頗惹人喜愛。

「將軍府辦喜事?」原本不動聲色朝著四周張望的徐明菲停下了腳步,看向了身邊的楊思彤。

楊思彤重重的點了點頭,伸出自己胖乎乎的手指頭,嘴裡數道:「上次聚會你沒來,我已經問了周姐姐,張姐姐還有劉姐姐了,她們都要去將軍府喝喜酒。別人我都不在乎,我就想知道你去不去。」


林夫人辦事也是雷厲風行,前不久才強制性的為林遠給定下來了一門親事,這才幾個月的功夫,轉眼間就要將親娘子給娶進門了。

只是在這件事情上徐府和林府之間有了間隙,林夫人當初更是被氣暈了給抬出徐府了,這次林遠成親,將軍府幹脆就連請帖也沒給徐府送,擺明了不待見徐府。

「我們徐府和將軍府不是很熟,我沒聽說有收到請帖。」徐明菲轉動了一下自己的眼珠,輕聲道。

縱然徐府沒有收到將軍府送來的請帖,可將軍府小公子要成親這件事情早已在錦州城中傳開了,原本好不容能出門透透氣的張瑩知道之後又病了,就連今天上香都沒有跟著來。

「這麼說你到時候不會去了?」楊思彤小嘴一嘟,臉上立馬升起了失望之色。

在這錦州城中,楊思彤和徐明菲最為要好,加上楊夫人和范氏兩人交好,基本上兩家有什麼交際活動都能夠湊到一起,這次徐明菲不去將軍府參加喜宴,楊思彤就顯得有些意興闌珊了。

楊府和徐府一樣,都不是地道錦州城人,徐府的本家在京城,而楊家則是在江南一代,跟范氏的娘家到底是隔得比較近。

不過楊思彤從小就是在江南長大,而徐明菲卻是從生下來開始就沒有去過京城,京城的本家可看不太上他們這一房分支。

「這有什麼關係,你去就行了,要是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回來之後記得告訴我就行了。」徐明菲對將軍府可沒有什麼好印象,不去更好。

「哎,你不去多無聊啊!」楊思彤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徐明菲抿嘴一笑:「過段時間我大堂哥就要回來了,到時候家裡肯定要宴客,你來我家玩是一樣的。」

「徐大哥哥要回來了?」楊思彤眼睛一亮,彎了彎身子,湊到徐明菲耳邊低聲道,「前兩天我去劉姐姐家裡做客,隱約的聽到了徐大哥哥的名字,好像還說成親什麼的話……明菲,你說劉姐姐該不是要嫁給徐大哥哥吧?」

「不會吧……」徐明菲腦子裡立馬浮現出劉家小姐的樣子,那種扶風弱柳的類型,明顯就不是徐大太太喜歡的。

「我也覺得不大可能。」楊思彤搖了搖自己的頭,又接著道,「徐大哥哥還不到二十就中了進士,就算是要娶,也肯定是娶高門大戶家的小姐,劉姐姐動不動就哭,徐大哥哥肯定不會喜歡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