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小的姑娘你都下得去手。

可轉念一想,人家都結婚領證了,他算個屁啊,憑什麼說這話,而且……

他慫啊,不敢!

「愣著幹嘛,出去。」許佳木蹙眉。

人家是合法的夫妻,宋風晚這年紀雖說是不大,但既然法定能結婚,自然能生孩子,沒任何毛病,你這一副表情,活像要把人千刀萬剮了。

和你有什麼關係嘛。

「謝謝,改天請你和林白吃飯。」傅沉心底還是慶幸遇到的是許佳木,若不然她昏倒,若是查出懷孕,怕是記者已經來了。

「您客氣了。」

蔣二少幾乎是被許佳木拖出去的。

卧槽!

大哥哪裡找來的怪力女,力氣這麼大的。

辦公室只剩下傅沉與宋風晚的時候,他已經走上前,從她手中拿過紙杯,把人摟進了懷裡,「嚇懵了?」

「嗯。」

宋風晚接到準確報告,那一瞬間,只覺得坍塌地陷,此時已經平靜了許多,她伸手攥緊傅沉的衣服,「三哥,怎麼辦?」

小姑娘聲音貓叫般,細細小小。

因為他們之前有過默契,不打算這時候要孩子,所以……

宋風晚也曾動過不要他的念頭。

「你是什麼想法?」

傅沉一路上想了很多,一個孩子他總是負擔得起的,只是要對宋風晚一輩子負責,也要對孩子負責,他尚無準備,自然有些懵。

「你是不是不想要?」宋風晚看他。

「我這個年紀,大院里許多人孩子都滿院跑了,我看你的態度。」

畢竟要生孩子的是宋風晚,她若不願意,傅沉也不可能對她進行道德綁架。

「其實我想打掉他。」

未出生的傅寶寶:瑟瑟發抖。

「不過木子也和我說了打胎的許多問題……」比如對身體的損傷之類,她也心驚。

而且肚子里的,畢竟也是個活生生的小生命。

小嚴先森和喬執初的出身,她都是親眼見證的,眼看著她們肚子大起來,然後誕下孩子,出生那麼小一點,她很喜歡小孩子,讓她親自決定打掉自己的孩子,也很艱難。

「你想好了?」

宋風晚搖頭……

傅寶寶壓根不知道,就在這短短几分鐘內,他這條小命,真的差點沒了。

「先回去吧,慢慢想,等你心定了再說,我尊重你任何決定。」傅沉不想給她太大壓力,摟著她出了辦公室。

許佳木送兩人出了醫院,也叮囑宋風晚如果有決定,可以聯繫她,她可以幫忙,最起碼某些事可以做的隱蔽一點。

現在的社會,對於女孩子打胎,還是存在歧視的。

況且是宋風晚,如果被人知道,只怕就要傳出她與傅沉情變了。

道謝后,由千江開車,一行人才離開醫院。

蔣二少幾分鐘前已經離開,受打擊太深,他覺得生無可戀,不想看到傅沉這禽獸。

許佳木看他們車子走遠,此時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今天段林白有事在忙,人在寧縣,那邊的拆遷項目,破土動工,他要去剪綵。

她摸了下口袋,找出飯卡,準備前往職工食堂。

這才發現,自己之前幫宋風晚收的驗孕棒忘記扔了。

她見著垃圾桶,就隨手丟了,壓根沒放在心上。

而她全然不知,因為傅沉車禍的報道,有尾巴跟了過來,那群記者看到傅沉到了醫院,半摟著宋風晚出來,心想她是生病了,因為是從眼科出來的,自然不會往其他方面聯想。

而且還提著一包葯,稍微打聽,都是些治眼睛,抗疲勞的,更沒多關注。

反而是看到許佳木扔了東西,許是記者的嗅覺,在她離開后,有人翻找了垃圾桶……

兩個記者,面面相覷。

絕情總裁的報復 卧槽!

這是特么什麼天大的新聞。

驗孕棒啊。

兩人鬼祟上車,打開盒子,東西都在裡面,但顯然都是用過的,這兩人也不覺得臟,就這麼徒手捏著打量。

覺著抓到了大新聞。

**

傅沉此時車禍的消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報道上只有那輛撞爛屁股的車,有人甚至以為那是傅沉的。

而且他還去了醫院。

這消息一結合,有些不負責的媒體說他車禍住院了。

當即就有不少人打電話來慰問情況,就連宋風晚室友都來問她,傅三爺是不是出事了。

傅沉公司雖然已經及時發了聲明,京城交警也在官網說了具體事宜,就是簡單車禍,已經達成和解,沒有任何人受傷。

可是媒體不信,消息傳得亂七八糟。

傅沉的哥哥姐姐,自然都是第一時間打了電話過來,緊接著就是傅家二老。

「……沒事就行,那你去醫院做什麼?」傅老當時聽說傅沉車禍,臉都青了。

老來子,總是偏疼的。

「晚晚最近熬夜傷神,眼睛不太舒服,去看了下,拿了些葯。」

「那你們中午過來吃飯吧,正好你二哥一家都在,聿修今晚的飛機出國,正好聚聚,我也好久沒看到晚晚了,這丫頭也真是,也不怕熬壞了身子。」

「嗯,我們半個小時後到。」

……

傅沉掛了電話,偏頭看向身側的人,小姑娘家家的,眉頭擰得很緊,他抬手戳了下。

「沒什麼可煩的,你想留下他,我們就養著,你若是不想要,我也能接受。」

「我和木子聊天,才知道懷孕初期會出現類似感冒、發燒的癥狀,我吃藥了……我很擔心,如果孩子生下來,會不會……」

傅沉倒是沒想到這層,這確實是個問題。

若是孩子出生有問題,那還真不如……

這也一種對孩子負責的表現。

「木子還說什麼?」

「她說如果想要,定時產檢,如果真的發現有問題再打掉也可以。」許佳木給她提供了許多方案。

傅寶寶真的不知道,光是發現他來了,這對做父母的,就曾動了無數次想要把他「扼殺」在搖籃的念頭。

所以人世走一遭,是真的不容易。

「沒事,你再想想。」

傅沉想得是很清楚的,按照時間推算,宋風晚預產期會在臨近暑期,出了月子,估計都沒開學,可以說,她的學業是半點沒耽擱。

反正他沒事,在家帶帶孩子也可以。

她大三大四課程很少,搞設計畫畫,在家也能完成……

傅沉心底盤算著,已經把所有可能發生的事都考慮清楚了。

而此時傅沉手機震動著,車禍事情后,不少人給他發了問候,京寒川、傅斯年自然也有,段林白當時在參加奠基儀式,此時才看到新聞,直接給他打了電話。

「你沒事吧?」

「挺好。」

「你這怎麼開車的,危險駕駛啊,居然出車禍了?幸虧沒出人命。」

「的確出人命了。」

「你說什麼?」段林白身後亂糟糟的機器聲,實在聽不清。

「沒事。」

「那行吧,你沒事就好,等我回京給你壓壓驚。」段林白笑道。

「嗯。」

傅沉直接掛了電話,而宋風晚也做了決定:「三哥,我想留下這個孩子。」

「好,依你,不過如果後面檢查有什麼問題……」傅沉不得不考慮這類情況,他此時只是慶幸,昨天沒給她多喂葯。

「這個我明白。」宋風晚點頭,「可是這件事,怎麼和家裡人說。」

領證風波尚未過去,又說懷了孩子。

她母親尚且不論,就說喬望北,怕是能衝過來活剮了傅沉。

前段時間,他就想過來的,還是湯景瓷出面攔下了。

「想和我們家人說吧,和我爸媽商量下。」

傅沉原想著領了證,再慢慢籌劃婚禮,現在這事情鬧騰的,所有計劃都被打亂了。

萬界仙王 他忽然呢喃自語說了句:「這孩子怎麼來的?」

宋風晚被他這話問的一愣,「他怎麼來的,你不清楚嗎?」

居然說這種話!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傅沉挑眉,他千防萬防,都沒防住,心底鬱悶罷了,「小傢伙求生欲很強。」

居然在他眼皮底下存活了。

宋風晚聽不到他的腹誹,若不然,必然心驚肉跳,這話說得好像這孩子是他仇人一般。

**

傅家老宅

今天中午也算是給傅聿修踐行,傅斯年夫婦也到了,負責做飯的是余漫兮和孫瓊華,傅聿修的女朋友在邊上幫忙打下手。

這小姑娘以前自己生活在國外,做飯都不在話下,脾氣也溫和;加之孫瓊華脾氣收斂了許多,不若以前那般,兩人處得還不錯。

「老三還沒回來?」孫瓊華走出廚房問了句,「給晚晚的湯已經燉好了,先溫著吧。」

傅家二老偏疼小兒子,對宋風晚自然也體貼,知道她最近辛苦,還去了醫院,就讓人燉了些湯。

「先擺盤吧,已經到門口了。」傅老笑道。

到家門口的時候,宋風晚還有些忐忑,傅沉扶她下車,那模樣似乎生怕他摔著。

「其實你也挺期待這孩子的吧?」宋風晚看他如此小心謹慎。

傅沉點頭。

總不能說他不喜歡吧。

他一路上想了許多事,突然就明白了簽文上的話,命定要糾纏一輩子的人!

他原本還想著到底是誰,此時才算明白。

保不齊就是宋風晚肚子里的小東西。

仔細回想,因為他自己可沒少翻船,這孩子八成與自己犯克,期待?

這種小孽障,他怎麼可能喜歡。

軍色誘人 「待會兒進去之後……」宋風晚踟躕著。

「我說就行。」傅沉牽著她的手往裡走。

*

進屋后,傅斯年夫婦沒開口,傅聿修先乖覺得喊了聲:「三嬸。」

「怎麼來得這麼遲,快坐吧。」老太太指著自己身側的位置。

幾人落座后,因為踐行,自然少不了酒。

「三叔……」負責倒酒的是輩分最低的傅聿修。

「我不要,你三嬸也不能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