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想起來,程雙心裏更是有些堵得慌了。就讓朱明琛去難受吧,她幹嘛要這麼緊張,他怎麼樣和自己又沒有關係。

程雙道:“沒事,我就是站起來活動一下,我們繼續吧,不然我回了繁城,指不定什麼時候再能見到你。”

朱明玉看到程雙都有出去的意思了,還是停住了,心裏暗暗可惜,還是差一點啊,於是道:“我大哥那人平時不愛喝酒,但是昨天不知道怎麼就喝多了,他平時胃就不太好,這一下就受不了了,聽說昨天吐了半夜。”

“明玉,不要說了,我不想聽到他的事情。”程雙鐵了心,聽說朱明琛喝醉了,半點沒聯想到這和她有什麼關係,只是覺得都快考試了還這麼出去花天酒地,真是不像話。

聽到這話,朱明玉也不好再說,心裏也是納悶了,是自己暗示得太不明顯嗎?怎麼程雙聽了反而更生氣了?

後來的時間裏,程雙沒吃多少,不過倒是多喝了兩杯,朱明玉見狀跟着多勸了她幾杯,程雙因爲心情不好,也沒拒絕。要是以程雙平時的酒量,這點肯定灌不醉她,但是趕上她心情不好,這幾杯下肚她就有些迷糊了,這回朱明玉要攔住不讓她喝,她也不幹了。

喝多了的程雙情緒更低落了,趴在桌子上問朱明玉:“我是不是讓人討厭?”

“不是啊,你喝多了,不要胡思亂想,不喜歡你的人那是有眼無珠。”朱明玉覺得程雙這會兒真是醉了,自覺有些對不住她,剛纔不該那麼灌她。

“不許說你大哥有眼無珠。”其實程雙真是醉了,雖然心裏已經認定了朱明琛不喜歡自己,不過還是不願意聽到別人說朱明琛不好。

“我大哥就是有眼無珠啊,我就沒見過他那麼傻的人了。”

程雙卻是還要替朱明琛辯解,有些口齒不清道:“他就是傻,但是也很可愛。”

聞言,朱明玉都想笑了,真是情人眼裏出西施,在程雙看來朱明琛大概哪裏都很好。

還沒等朱明玉說話,程雙趴在桌上卻是嗚嗚哭了起來:“可是他不喜歡我,還把我推給別人,你以爲我爲什麼會跟着上京啊,還不是爲了能多和他相處一下……”

這回朱明玉必須要爲朱明琛說兩句了:“他也喜歡你,就是覺得配不上你。”

程雙完全不聽這個,還是自顧自的邊哭邊道:“怎麼會呢,我性格強勢不討喜,長得又不夠漂亮,他怎麼會喜歡我。”

看自己實在是勸不住了,朱明玉終於讓燕子撤去了放在那邊的屏風,屏風後面被點了x坐在椅子上動彈不得的人正是朱明琛。

朱明玉就知道朱明琛肯定不會主動去找程雙的,剛纔說什麼他喝多了不舒服也全是假的,朱明琛是個很有自控力的人,自然不會在這種距離考試沒多久的時候喝的酩酊大醉,就算是心裏鬱悶,他也只會更加發奮的讀書複習,試圖讓自己忘記這件事。

不過朱明玉看到朱明琛瘦了不少的時候也明白他沒看起了那麼風輕雲淡,於是決定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吧,必須要讓朱明琛明白,不光是他一個人在痛苦,其實程雙比他更難受,於是一早就把朱明琛綁來了。

。 263 巴掌

之前朱明玉是算計着,要是程雙聽說朱明琛生病就跟着朱明瑤去看,那麼她就攔住她,把朱明琛叫出來,但是後來程雙不去了,讓朱明玉失望了一下。不過對此她也早有準備,就知道程雙沒那麼容易就上當的,所以把朱明琛綁在這裏是最合適不過的。

只是朱明玉並沒有想到程雙這喝多了酒品也不怎麼樣,但是終於說出了心裏話,這讓朱明玉很是滿意,剩下的就交給朱明琛處理吧。

於是,朱明玉也沒說話,悄悄的給燕子使了個眼色,燕子會意,解開了朱明琛的穴道。朱明琛卻是坐在椅子上,還有些犯楞。

朱明玉無奈,真想上前敲醒朱明琛,最後還是忍住了,帶着燕子和程雙的丫鬟落英輕手輕腳的出去了。這回朱明琛要還是不知道把握機會,那真是活該他一輩子單身!

等朱明玉都出去了,朱明琛才反應過來,自己能動了,可以走到她身邊了……

其實一開始朱明玉讓他去找程雙,朱明琛是拒絕的,一來他認爲自己沒錯,二來他怕自己再見到程雙會不讓她同意宗家的親事。沒想到朱明玉聽到自己拒絕,竟然二話不說讓她的丫鬟把自己點穴綁了起來,還有朱明瑤就這麼看着,也不幫忙。

那時候,朱明琛心裏是有氣的,他這個大哥做得未免太失敗了吧。

朱明玉也沒說原因,把他撂在這裏就不管了,朱明琛心裏有些擔心,她們不是要把自己綁在這裏直到他同意卻見程雙吧。不過朱明琛也是個非常執拗的性子,這樣的手段是絕對不能讓他屈服的。於是他也下定決定絕對不會投降。

沒一會兒,有人進來了,朱明琛以爲是朱明玉她們,但是忽然聽到來人說話的聲音,一下就聽出來是程雙了。

程雙帶着丫鬟進了包間,那個丫鬟朱明琛也是認識的,是跟着程雙一起上京的落英。

落英道:“小姐。要是朱公子來了。你會怎麼做?”

朱明琛看不到兩人的表情,只能透過屏風看到兩個影子,聽到落英的話。 後宅 他也有些緊張,屏住了呼吸,他也很想知道程雙會怎麼對自己。

等了一會兒,才聽到程雙嘆了口氣道:“還能怎麼樣。估計他根本不知道我爲什麼生氣,那個笨蛋。”

被人稱爲笨蛋。讓朱明琛有些不悅,他的幾任老師都說他天資聰穎,怎麼到了程雙這裏她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鬼將軍的冷夫人 不過朱明琛還真的不明白爲什麼程雙那天會發脾氣把自己趕出來,雖然他心裏一直有一個聲音。要阻止程敏爾撮合程雙和宗睿,不過他的理智還是佔了上風,程敏爾的選擇是正確的。

因爲朱明琛一直覺得程雙對自己的照顧無非是出於自己幫助程敏爾。投桃報李而已,就算他心裏有些小想法。也都被自己壓制住了。

所以還沒有爭過,朱明琛就主動認輸了。

雖然擔心自己會後悔,但是朱明琛一直認爲自己做的很對,所謂君子,就應該成人之美。

落英繼續道:“不過小姐明知道他不明白,爲什麼不直接跟他說明?”

“這個……”程雙語結了,爲什麼直接說明?

其實她是在擔心,萬一只是自己一頭熱,那麼這麼說出來就太尷尬了,以朱明琛那個古板的性子,八成會嚇到,所以雖然知道他是塊木頭,還是忍不住跟他生氣,至於解釋就算了。

朱明琛也豎着耳朵等着答案,但是程雙卻是沒繼續說下去,而是道:“不要提他了,提起來我就心煩,等下明玉她們要來了,我不想讓她知道。”

朱明玉的性格程雙是清楚的,八成她現在已經知道了,以她的性格一直沒問本來就有些奇怪,程雙其實心裏有些期待,這次朱明玉會帶着朱明琛一起來。

後來的結果,自然是讓她再一次失望了。

朱明琛在屏風後聽到了朱明玉謊稱自己生病了,在家休養有些不解,他明明好好的被朱明玉綁在在這裏,她們兩個究竟在搞什麼鬼!

再過了一會,竟然有人來找朱明瑤,說自己情況不好,朱明琛更是搞不懂朱明玉到底在做什麼了。聽到朱明玉問程雙要不要跟着去看,朱明琛心裏也是有些小期待的,畢竟之前他有些不舒服,程雙都很關心,給他開藥還叮囑他不要太過刻苦,也要注意身體,想起來朱明琛覺得心裏特別充實。

不過程雙拒絕了,朱明琛有些失望,看來她這次真的很氣自己。

朱明玉似乎還想繼續做努力,不過聽到她說的理由,朱明琛憤怒了,十分想衝出去找她們理論以證清白,大考在即,他怎麼會隨便出去喝酒呢,就算是前幾天心情不好,他也只是多寫了幾篇文章而已,這點自制力,他還是有的。

現在被朱明玉和朱明瑤說成這樣,朱明琛很擔心程雙會因此看輕自己,覺得自己墮落了,變得不學無術,從此對自己失望,再也不會搭理自己。

其實朱明琛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就現在這種情況,程雙已經不想搭理他了。

聽到程雙直接說不想聽到自己的事情,朱明琛心裏忽然像堵住了一樣,變得很沉重,果然,她很討厭自己。

也是,自己這樣的人,誰會喜歡?

出身不好,在家也不受重視,這次要不是程敏爾幫忙,自己根本沒機會上京。而且性格固執木訥,不會哄人,倒是經常會惹她生氣。這會兒,朱明琛倒是有些羨慕起程敏爾的性格了,自己要是有他那麼能說會道是不是程雙就不會這麼討厭他了?

就在朱明琛進行反思檢討的時候,卻聽到程雙爲自己說話,忽然,朱明琛覺得自己的心又跳躍了起來。

原來在她眼裏,自己這樣是可愛啊……

雖然覺得被形容爲可愛有失風度。但是朱明琛還是忍不住想要大笑一下。

接下來程雙的話卻是讓朱明琛笑不出來了,整個人都呆住了,她跟着上京不是因爲要看着程敏爾嗎?是因爲自己嗎?

這之前,朱明琛從來沒這麼想過,但是這話是程雙自己說的,肯定不會有假,忽然。朱明琛有些開竅了。他明白了程雙爲什麼生自己的氣。

雖然隔着屏風,不過程雙的抽泣聲還是傳到了朱明琛的耳朵裏,重重的撞擊着他的心。

要不是因爲動彈不得。朱明琛真的想打自己幾下,他確實是個笨蛋,是個傻子,一直以來竟然都沒有看出她的心意。還想把她推給別人,惹得她這麼傷心。

朱明玉的話說的沒錯。是他覺得配不上程雙,所以一直以來都告訴自己要保持住本心,就算是生出一些不該有的情愫,也要假裝看不到。

但是現在。朱明琛很想衝出去告訴程雙,她的性格很好,他很喜歡她……

就在朱明琛這麼想着的時候。屏風終於被移開了,自己的穴道也被解開了。他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方纔差點衝出口的話卻又縮了回去。

自己還真是膽小啊……

朱明琛有些鄙視自己,不過看到程雙趴在那裏的背影,他終於是鼓足勇氣走了過去……

朱明玉和燕子等在門外,燕子最近跟木槿待久了,也變得沒那麼拘謹了,問道:“這樣能行嗎?”

“不行也得行。”朱明玉一臉堅毅,道,“要是不和好,你就把門鎖上,讓他們兩個出不來。”要是生米煮成熟飯,那就程敏爾就算是再想讓宗睿做自己的妹夫,也是沒辦法了。

凰醫傾世 雖然朱明玉也清楚,就照朱明琛的個性,就算是給他下了藥,估計他寧可自裁也不會對程雙出手的,說起來,他這個性格,也真是太古板過頭了,真讓人頭疼……

燕子笑了下,點點頭:“好辦法。”

同樣等在門外的落英卻是沒有朱明玉和燕子那麼樂觀,一心祈求朱明琛這次千萬要開竅,不然這幾天看程雙鬱鬱寡歡的,她都心疼了。

就在這個時候,裏面傳出啪的一聲,聲音很清脆,一聽就知道肯定是巴掌聲,一聲過去又連着幾聲。

聽到這聲,落英嚇了一跳,道:“要不要進去看看?”她家小姐還從沒發火打過人呢,不知道朱少爺是不是又說錯了什麼?

朱明玉考慮了下,道:“不用了,他確實該打。”

不用懷疑,捱打的肯定是朱明琛,這個榆木腦袋,不打不開竅啊,只要程雙氣出了,原諒朱明琛就好。

沒錯,裏面確實是朱明琛被打了,不過打他的人並不是程雙,而是他自己。

朱明琛嘴笨,剛纔想好的話,站到程雙身邊又說不出口了,覺得那些話都太蒼白無力,看程雙這樣,他心裏又心疼又着急,於是便出此下策了。

程雙就顧得發泄自己心中的鬱悶,根本沒注意朱明玉和燕子已經悄悄出去了,站在自己身邊的人是朱明琛,反正當着朱明玉的面,她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但是,忽然她就聽到了啪的一聲,而且接二連三,沒有停的意思。

程雙雖然有些迷糊,但還沒到意識混亂的地步,於是擡頭一看,因爲有眼淚,她一時還沒看清,只是覺得朱明玉怎麼忽然換了衣服,而且還高了。

再看看,這不是朱明琛嗎?

他什麼時候來的?程雙的第一反應是覺得自己真的喝醉了,還真是醉得不輕,竟然看到了他。

“明玉,我都眼花了,竟然會看到他,”程雙胡亂的揮了揮手手,是不哭了,倒是自嘲的笑了下,“不喝了,我要回去了。”說着就要站起來,不過站起來就要倒。

這回朱明琛是福至心靈了,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程雙,道:“小心。”

這手,這聲音,分明就是朱明琛啊!

程雙用力揉揉眼睛,再看,真的是朱明琛,而且他的臉頰不知道爲什麼是紅的,好像被人打過一樣。

要說程雙的酒量確實不錯,她可沒忘了剛纔還有人過來找朱明瑤,說朱明琛情況不好,這會兒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程雙有些糊塗了,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啊,於是伸出手去摸上了朱明琛的臉。

是熱的,而且還有些腫。

這回,程雙是肯定了,眼前這個人是朱明琛,嚇得她酒都有些醒了。

“你,你……怎麼樣了?”程雙其實有些鄙視自己,明明說過不再理他,看他這樣還是忍不住關心。

朱明琛一愣,不過馬上反應過來她是在問自己的身體,更覺得窩心了,道:“我沒事,那是明玉她們騙你的。”

“騙我?”程雙的腦子又有些打結,那說朱明琛生病也是假的了?

“其實我要謝謝她們,若不然,我現在還是什麼都不知道,讓你受委屈了,是我不好。”朱明琛拿起程雙的手放在自己臉旁,十分認真道,“你還是打我幾下吧。”

說起來,朱明琛雖然一貫溫柔,但從沒像現在這麼溫柔的說過這樣的話,程雙呆住了,她還是第一次和朱明琛離得這麼近,而且看他這個樣子,似乎是從頭聽到尾了,於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道:“我幹嘛要打你……”

朱明琛繼續道:“我是笨蛋,我是傻瓜,一直看不到你的心意,以後不會了。”

看程雙還是愣愣的,朱明琛伸手又打了自己一下,這回程雙趕緊拉住了他的手,道:“你瘋了嗎?”

“你氣消了嗎?”朱明琛反手抓住程雙的手沒鬆開。

程雙的臉有些紅了,不知道是酒的作用還是因爲朱明琛的話,扭頭道:“我沒生氣。”

看她這個樣子,朱明琛覺得自己的臉也熱了起來,不知道要說什麼好,雖然知道自己現在於禮不合,但還是沒捨得鬆手,這種感覺實在太好,他想就這麼握着她的手一輩子都不鬆開。

美好的氣氛沒持續多久,程雙問道:“你的臉疼嗎?”

雖然有些疼,但朱明琛還是答道:“不疼。”

聞言,程雙伸手給了朱明琛一巴掌,怎麼能讓他自己都打了呢,要打也得自己打!

(。 264 小表姐

朱明玉三人等在外面,過了一會兒,門終於打開了,落英第一個就要衝進去,差點沒和正往出走的朱明琛撞上。她擡頭一看,朱明琛的臉上紅了一片,頓時有些想笑,不過還是忍住了,小姐這回該氣消了吧。

“大哥,你這就要回去了?”朱明玉以爲朱明琛和程雙沒談攏。

看到朱明玉,朱明琛有些氣她把自己綁來,雖然最後聽到了程雙的心裏話,但是他還是覺得朱明玉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怎麼說他也是她的哥哥。

於是,朱明琛難得嚴厲的說了朱明玉兩句,讓她以後不許再這麼做。朱明玉雖然是應下,不過卻沒往心裏去,就照他這個性子,要是自己不這麼做,猴年馬月才能讓他和程雙冰釋前嫌重歸於好啊,她還等着程雙做自己的嫂子呢。

事實證明朱明玉這招有效,

朱明玉見朱明琛雖然這麼說自己,但是看起來卻是心情不錯的樣子,她倒是放心了,看來是沒事了。

朱明琛說完便離開了,其實他本來是想送程雙回去的,但是程雙說她還有事跟朱明玉說,讓他先走,雖然只有最後一下是程雙打的,不過看着他的臉變成這樣,程雙又開始後悔了,自己剛纔下手不該那麼重。

等朱明玉進去,程雙就道:“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她現在的酒基本是全醒了,當然也就明白了這些事肯定都是朱明玉安排的,什麼朱明琛不舒服都是假的,目的就是讓自己原諒朱明琛。

其實程雙心裏是很高興的,原來不光是她一個人有這份心意,這比任何事情都讓她開心。但是程雙卻也是不滿意朱明玉這麼算計自己,竟然讓她在這種情況下說出心裏話,簡直太丟人了。

雖然結果是好的,但程雙覺得一定要“回報”下朱明玉。

朱明玉看到程雙似笑非笑的樣子,心裏是咯噔一下,朱明琛生氣她是不怕的,反正他從來都不會跟自己計較太多。因爲在他心裏認爲。做兄長的就應該對弟弟妹妹寬容大度些。

但是,程雙要是生氣了,朱明玉還真有些頭疼。雖然她平時看起來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但是她可不是朱明琛那種沒原則的爛好人,恩怨分明,肯定會伺機整自己一把的。

於是進門後。朱明玉就主動承認錯誤,把自己出發點說了。而且強調了自己的苦衷,朱明琛的脾氣大家都清楚,要是不出此下策,他們兩個現在恐怕還在冷戰。

程雙安安靜靜的聽完朱明玉的話。倒也沒爲難她,只是讓她把剩下的酒都喝掉。朱明玉知道程雙的酒量比自己好很多,怕她喝得不夠醉。於是叫了不少酒,不過程雙因爲心裏有事。沒喝多少就醉了,現在還剩下不少。

自己的酒品什麼樣,朱明玉是清楚的,這要是都喝下去,八成她也甭想走着出去了。不過看起來,要是不喝了,程雙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於是朱明玉硬着頭皮答應了……

不過程雙並沒有真的讓朱明玉都喝了,在她答應之後,就倒了三杯給她。看到只有三杯,朱明玉鬆了口氣,二話不說一口氣就把三杯喝光了。

臨走前,程雙對朱明玉道:“謝謝你明玉。”

朱明玉還有些楞,然後笑道:“客氣什麼,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聽到這話,程雙忍不住紅了臉,又氣又羞的就下樓了。

朱明玉站在原地看着她離開,對燕子道:“我又說錯什麼了嗎?”

燕子正色道:“沒有,小姐說的很對。”

看桌上的吃的根本沒動多少,爲了避免浪費,朱明玉叫上燕子一起把飯菜打掃了一下。朱明玉自認是個能吃的人,不過沒想到燕子比她還能吃,兩人吃這一桌倒也沒浪費什麼。

吃飽之後,朱明玉準備繞個彎去步散那裏拿藥,反正她也出來了,不如自己去拿,免得讓良辰送來了,因爲最近步散都忙着給雲出白清除餘毒,朱明玉讓良辰跟着幫忙。

到了那裏,步散沒在,他向來出門也不會跟人報備,雖然他沒在家,但是朱明玉的藥已經準備好了,半山便拿出來給了朱明玉。

朱明玉正道謝呢,忽然打起嗝來,打得朱明玉說話都不利索了,半山見狀,趕緊去倒水,讓她壓壓。

本來朱明玉以爲是自己吃多了沒休息就出來纔會這樣,但是打了足足有兩刻鐘她都沒停,而且她的嗝勻速有規律,根本停不下來。

燕子有些驚訝,好好的朱明玉怎麼會這樣的?於是運氣給她調息,不過發覺她根本沒事,也是不明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