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之快,讓羅無生面色凝重之極。

隨之在一瞬間,身形一個跳動,將那青色殘影躲避開來。

躲避的時候,雙腳在一個極速的點水,出現在那荊棘蛇的丈許之外。

出現的時候,五指緊握,一拳,就對著虛空轟出。

那荊棘蛇,見羅無生出現在身前,猙獰的巨嘴,想要將羅無生一口吞掉。

但是,巨嘴剛一開,臉上就浮現出一抹極度的驚恐之色。

因為那輕微的龍吟聲,在虛空之中響徹。

而羅無生,一拳之後,在一拳,不讓這龍吟消失。

同時,身形再次向著那荊棘蛇,移動而去。

至於那荊棘蛇,雖然知道這龍吟聲,是羅無生髮成的,但是就算知道也沒有什麼用。

因為龍吟聲,對它們有天生的壓制。

吼!

接著又一聲怒吼咆哮下,來代表他現在的憤怒。

但是羅無生在這時,手一個模糊,虎箭魚的鼻子,洞穿空氣,直奔荊棘蛇的腦袋而去。

對此,荊棘蛇驚恐之下,連忙將自己的頭,給向著一旁,偏移了過去。

但可惜的是,羅無生怎麼會丟失這麼一個好的機會,手在同時,方向一轉,接著一個猛的刺出。

刺出的瞬間,又一聲怒吼咆哮聲而起。

同時,還有一道鮮血,飛濺而出。

那荊棘蛇的右眼,被虎箭魚的鼻子,給刺穿了。

隨後,羅無生想要在一瞬間,給荊棘蛇致命一拳,但是劇痛的荊棘蛇,尾巴亂甩,幾次都要碰到羅無生,讓羅無生無法接近。

除此之外,四周的荊棘蛇,越來越多圍了上來。

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也需要力量去滅殺,等下一旦沒有體力了,那麼只能喪生在這些荊棘蛇的口中了。

想到這,雙眼一凜。

之前滅殺那黑袍男子的時候,並沒有動用最後的底牌。

但現在這個情況,只能動用那底牌了。

報復遊戲:綁來的女傭 至於這底牌,其實不是別的,就是那真神之力。

雖然他沒有將真神之力怎麼的煉化,但是也能發揮一些力量,滅殺那獨眼荊棘蛇,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接著身上一道金色的光芒,閃耀之下,羅無生整個身形再次化為一道道殘影,向著那獨眼荊棘蛇而去。

途中雖然有其他的荊棘蛇,瘋狂撕咬甩尾攻擊,但是全部被羅無生,給一拳轟爆了開來。

接著一動,出現在那獨眼荊棘蛇的身旁。

剛一出現,就對著其亂甩的巨尾,一拳轟出。

砰!

轟擊的瞬間,那巨尾雖然沒有爆裂,但是也血肉模糊。

同時,那巨尾被轟飛了出去。

對此,那獨眼荊棘蛇,再次痛苦的怒吼咆哮起來。

但是它剛一咆哮,一道利箭,突破空氣的重重阻礙,刺進了它的左眼之中。

一次又一次的劇痛,讓它近乎發狂的咆哮甩尾了起來。

但是下一秒,一聲龍吟下,整個身體,被轟飛在了地面之上。

整個腦袋,近乎扁了一半。

接著整個身體抽搐了幾下,死得不能再死了。

至於四周剩餘的荊棘蛇,見到他們的蛇王,都死了,瞬間感覺無主一般,向著四周驚恐害怕的,亂竄了起來。

羅無生見此,微微吐出一口氣。

這真神之力,雖然可以給他帶來強大的力量,但是其中的消耗,可不是一般的。

在那一瞬間,有些感覺身體,被抽空了一樣。

幸好其他的荊棘蛇,向著四周亂竄了出去。

否則,讓他頭痛不已。

既然現在這荊棘蛇王解決了,那麼其身後的蛇窟,自然沒有其他的荊棘蛇了。

隨之稍稍休息喘了幾口氣后,就身形一動,向著那蛇窟而去。

整個蛇窟,雖然在山頂,但還是有些潮濕不已。

一開始是一段陰暗的通道,待進入裡面之後,出現在一處五十丈大小的空間之中。

出現的瞬間,視線快速的向著四周掃視了起來。

接著臉上一喜,嘴角笑笑。

在空間里的角落處,有一個丈許之大的小水池。

而在小水池靠近岩壁的地方,有三株青墨色的小草,生長著。

而這青墨色的小草,就是他此次的任務,蛇心草。

這個蛇窟,除了蛇心草之外,旁邊還有一個乾枯的草堆。

而在那草堆的中央,放著三顆白色的蛇蛋。

對此,羅無生只是看了一眼,因為這蛇蛋,對他沒有什麼用處,也沒有什麼興趣。

如果是什麼強大的妖獸,他還有一些興趣。

隨後將那三株蛇心草,摘取放進腰間的黑色袋子之後,就向著荊棘山的山腳而去了。

既然任務都已經完成,那麼現在自然要加快速度回到天雲城。

因為他不確定,那方家之人,會不會再派人來襲殺他?

所以,還是早一點到天雲城,他就早一點安全。

至於那方無極,還有那方家,等他成長起來的第一時間,就滅了你們。

然而就這樣,羅無生乘坐著馬車,快速的向著天雲城的方向而去。

而在這期間,天雲城方家的宅院大殿之中,那跟方無極相似的錦袍男子,臉色一沉。

「家主,這麼長的時間,難道失手了?」

上次那鬍渣大漢,對著錦袍男子不確定的說了一聲。

「應該不可能,那小子,還沒有這個實力,有可能途中有其他的意外,再等等!」錦袍男子對此,搖搖頭,開口道。

但這一等,直接就是四天之久。

而在這時,一輛馬車,進入了天雲城之中,然後向著浩然仙府的方向,快速的駛去。 孟少寧他們安撫住了君卿安,讓他打消了入水鏡的念頭。

可是誰也沒有留意,那大殿之上的橫樑上趴著一道小小的身影。

她淺青色的衣角掛在橫樑邊上,那扎著小啾啾的腦袋縮在樑柱上遮掩身形之時,將他們的話從頭到尾聽了個遍。

等孟少寧他們出去之後,君清歡才從橫樑上探出腦袋來。

「呀,嚇死我了。」

之前來了南梁,孟少寧怕她惹禍,也為了罰她拐帶著君卿安擅自跑來這裡的事情,便禁了她的足,罰她寫字。

君清歡打小愛武不愛文,哪能耐得住性子。

她原是想去找君卿安玩,可誰知道卻遇上孟少寧他們帶著嚴真人過來,她便躲在了橫樑上面。

季少,我投降 君清歡的功夫本就是集各家所長,龜息功還是唐恆教的,再加上誰也沒想到外間重重守衛她還能溜進來,所以就連伏猛也沒有發現她。

君清歡趴在橫樑上,伸著小腦袋看了眼下面,見殿內真的沒人之後,她這才爬到一旁的柱子邊,抱著柱子滑了下來。

等站在水鏡前時,君清歡仰頭看著水鏡之中的姜雲卿兩人,黑溜溜的眼睛裡帶著機靈古怪。

「原來能進去?」

安安說,拓跋族的血脈能夠進入水鏡。

那她也是拓跋族的人,徽羽姑姑和穗兒姑姑以前還說過,她之所以比別的人力氣大就是因為繼承了拓跋族血脈之力,所以她也能夠進入水鏡之中了?

君清歡咬了咬手指,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后,便靠近水鏡,試探著伸手朝著水鏡里探了過去。

可誰知道那水鏡直接將她排斥在外,而且還劇烈搖晃起來,像是拒絕她碰觸。

君清歡頓時瞪圓了眼睛:「怎麼這樣呀!」

憑什麼安安能靠近,還能將它召喚出來,可她靠近一下水鏡就搖來晃去?

高冷BOSS限時逼婚:纏吻99次 君清歡戳了戳水鏡:「你讓我進去好不好?我想母后了……」

水鏡搖晃著,將她手指反彈了回來。

君清歡頓時板著張小臉,揮著小拳頭脆聲說道:「你怎麼這麼壞?你要是不讓我進去,我就揍你了!」

水鏡晃動的更為劇烈,在她靠近時將她彈飛了出去。

君清歡「呸呸」了兩聲,從地上爬起來后,白凈的小臉上直接掛上了寒霜。

她生氣了!!

君清歡站在原地蓄力,猛的一蹬地面,小小的身影騰飛而起,然後在靠近水鏡之時捏著拳頭猛的一下砸在那水鏡之上。

那原本波光粼粼的鏡面頓時猶如被投入了石子的湖水一樣,瞬間劇烈波動了起來。

緊接著像是傳來了一陣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咔」的一下,原本舉著拳頭正想再來一下的君清歡直接被吸了進去。

外間聽到響動跑進來的人,剛好看到了這一幕,頓時驚聲道:「公主!!!」

晨陽公主,居然被吸入了水鏡之中!

孟少寧等人才剛回了住處沒一會,崇陽殿傳來的消息就將他們驚得臉色大變。

所有人趕去崇陽殿時,看到水鏡外掉落的赤金緞帶綁著的小鈴鐺,都是方寸大亂,而被吸進水鏡里的清歡則是尖叫著,「砰」的一聲砸在了地上。 第四十八章交任務

隨後不久,那馬車,就出現在了浩然仙府之中。

而在這輛馬車上坐的人,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那任務完成回來的羅無生。

接著羅無生,身形一動,從馬車下來之後,就直接向著東院羅月筱的方向而去。

而在羅無生離開之後,一道雙眼,從角落看了羅無生一眼,然後又消失了。

……

「家主,那羅無生回到了浩然仙府之中!」

方家宅院大殿之中,一個身穿黃袍的青年,連忙對著那錦袍男子急聲道。

「什麼!」

錦袍男子一聽,直接驚聲,大叫了起來。

「可惡,看來我們小看那小子了,下次想要再襲擊,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家主,就放棄了嗎?」

鬍渣大漢對此,同樣臉色一驚,隨後開口道。

「哼,自然不可能。此子不除,終究會對我們方家造成隱患。他不是之前在外門挑戰嗎?到時候一不小心廢了,也不一定!」錦袍男子對此,直接冷哼一聲,殺意道。

……

而另一邊,羅無生出現在了羅月筱的閣樓之中。

「筱姐,你幫我將這儲物戒裡面的東西,給拿出來!」出現的時候,將儲物戒拿出來,對著羅月筱說道。

至於上面那黑袍男子的神識,已經被他抹除了。

「儲物戒?生弟,你從哪裡得到的?」

羅月筱見此,接過儲物戒,一臉疑惑道。

「之前我離開宗門做任務的時候,有人想要襲擊我,但被妖獸重傷,讓我滅殺了!」羅無生對於這件事,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隨之對著羅月筱說道。

「有人襲擊你?你有沒有受傷?還有你知道是誰派出來襲擊你的嗎?」羅月筱一聽,整個小臉一變,連忙擔心的驚呼一聲。

「應該還是那方家之人,等我羅無生成長起來,第一個滅了他們!」羅無生對此,雙眼寒芒一厲,堅定殺意的說道。

然後視線一轉,再次對著羅月筱說道:「筱姐,你不用擔心,這一次沒有受傷!」

「嗯,沒受傷就好。你是我們羅家的希望,時刻要小心一點!」羅月筱見羅無生說沒有受傷,臉上一松,然後點點頭,輕嗯一聲提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