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小鎮,見前面有間酒樓,他大步走了上去。

剛走上酒樓,正想找個地方坐下,突然怔住了。

只見前面窗前一角,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在那裡坐著,桌面上有幾樣小菜,還擺著一壺小酒,正在邊吃邊喝,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他嚇得頭皮發麻,奶奶的,有沒有這麼倒霉,想逃避,偏偏就遇上了。

他立馬轉身,準備離開。

「站住。」淡淡地聲音傳來。

朱洪志轉身,臉上擠出一點笑容:「我沒有跟著你,我只是無意之間經過這裡,想吃頓飯,我真的沒有跟著你的意思,我先走了……」

「站住,坐。」葉雄指著自己面前的位置。

朱洪志過去又不是,不過去又不是,僵在原地。

「坐。」葉雄又說了一次。

聲音不大,情緒也沒有絲毫的憤怒跟威脅,就像跟老朋友說話一樣。

但是朱洪志卻覺得,如果自己敢拒絕的話,小命分分鐘就沒了。

他顫巍巍地走過去,來到桌子邊,坐了一半的屁股,擠著笑容道:「大哥,我顏值低,坐這怕影響你胃口……」

「死人我見得多,也不覺得丑。」

朱洪志腳下一哆嗦,差點沒坐穩,一屁股倒在地上。

「小二,添雙筷子。」葉雄將店小二喊了一聲,這才望著朱洪志:「喝酒不?」

「喝……噢不,不喝……」見他臉皺起來,連忙又道:「喝……」

「到底喝還是不喝?」

「喝一點。」他連忙說道。

「小店,添個杯子,小菜再各來一份。」葉雄吩咐。

很快,小二就將杯碗拿上來,放到朱洪志面前。

葉雄將酒拿起來,要幫他倒酒。

「大哥,我自己來。」朱洪志連忙接過酒壺,給自己倒酒。

因為緊張,酒水都灑到了桌面上。

「怎麼稱呼?」葉雄淡淡地問。

「我姓洪……不,我姓朱,名洪志。」朱洪志語無倫次了。

「別緊張,我一般不怎麼殺人。」葉雄安慰他。

朱洪志鬆了口氣,通過簡單的接觸,面前的傢伙,似乎並不是殺人不眨眼的人。

「干一杯。」葉雄舉起杯。

朱洪志連忙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吃菜。」葉雄指著面前的菜。

朱洪志夾了一小塊肉,戰戰兢兢,想說什麼又不敢,怕一不小心說錯話,小命都沒了。

不說話,氣氛又是尷尬,現在他感覺多坐一秒鐘,都是折磨。

「小朱,你說咱們是不是朋友啊?」葉雄突然問。

「啊……是,是。」朱洪志連連點頭。

他決定對方說什麼,自己順著就是,小命要緊。

「那朋友之間是不是要老實,不能有隱瞞?」 總裁的嗜血戀人 葉雄繼續問。

「是,是……」朱洪志繼續回道。

「誰派你來殺我的?」葉雄不咸不淡地問。

朱洪志感覺背上發涼,額頭冒汗,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大哥,是衛道子派我來的。」朱洪志老實回道。

「衛道子是誰?」

「衛道子是天空城城主陸天罡的得力助手,跟李錄合稱天空雙傑,一文一武,是天空城非常有權力的人。」

「他實力是什麼境界?」葉雄繼續問。

(本章完) 「衛道子跟李錄一樣,都是金丹巔峰。」

「陸天罡呢,是什麼境界?」

「陸天罡也是金丹巔峰,但是實戰力很強,比起衛道子跟李錄強多了。」

「除了他們之外,天空城還有什麼人是半步元嬰的?」葉雄繼續問。

朱洪志搖了搖頭:「別說天空城,整個南方星域,半步元嬰修士數量都不多。」

如果沒有半步元嬰,葉雄還真沒將天空城看在眼裡。

可以說,他們連挑戰自己的資格都沒有。

「南方星域最強是誰,一共有多少名半步元嬰修士?」葉雄繼續問。

以他現在的實力,別說金丹巔峰,就算是半步元嬰修士,也不看在眼裡,除非是實戰力十分恐怖的。

「半步元嬰修士具體數目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有人統計過,已經知道的大概有三十多名。」朱洪志回道。

葉雄暗暗心驚,沒想到南方星域這麼厲害,有三十多名半步元嬰。

整個五行星域,自從金山上人死之後,只剩下兩名半步元嬰,西方星域最多也就十幾名,顯然南方星域的實力,比起西方星域強得多了。

「南方星域現在實力最強的是誰?」葉雄再次問。

朱洪志看了他一眼,聽他口氣,顯然不是南方星域的人,不然的話,不可能連這都不清楚。

「實力最強的自然是宇宙尊者霸絕,他擁有上古龍族血脈,一身肉身比上古凶獸還要強大,還會變身術,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宇宙尊者之下是天地人三王,人王是宇宙尊者的手下,剩下的天王跟地王,神龍見首不見尾,都是南方星域赫赫有名的人物,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各方的諸侯,實力都很強……」

接下來,朱洪志將整個南方星域的大概實力,跟他說了一遍。

「宇宙尊者霸絕,天地人三王。」葉雄記住這四個人的名字。

他的猜測之中,整個南方星域,能威脅到他的,也只有這四個人了。

其餘的人,他還真不看在眼裡。

「把陸天罡的本命元氣交出來。」葉雄伸出手。

「大哥,我沒有陸城主的本命元氣。」

「衛道子呢,總應該有吧?」

「大哥,你要他的本命元氣幹什麼?」

「哪來那麼多廢話,拿過來。」葉雄怒道。

朱洪志沒有辦法,只得從自己身上,拿出裝著衛道子本命元氣的瓶子,遞了過去。

葉雄將瓶子接過來,打開瓶蓋,那道本命元氣懸浮在半空,形成一道水幕,很快,那邊就出現一道人影。

「朱洪志,你跟蹤得怎麼樣……」衛道子一開始還以為看到的是朱洪志,沒想到看到的是一道陌生的人影。「你是誰,朱洪志呢?」

「我就是衛道子?」葉雄看了他一眼,依然在吃著東西。

「你是葉宏?」衛道子咪著眼睛問。

葉雄點了點頭,抬頭瞥了他一眼:「我聽說,你在找我?」

衛道子隔著水幕,目光炯炯地看著他,說道:「你殺了少城主,你覺得天空城會饒過你嗎?」

「你們的人,趕到這裡來,需要多長時間?」葉雄突然問。

衛道子看著他,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既然你想找我,我也省得麻煩,把你們所有戰力最強的人帶過來,一次性解決。」葉雄道。

「你是在下戰書嗎?」衛道問。

「就你,下戰書?」葉雄噗地笑噴了,直接將滿嘴的酒噴到對面的朱洪志臉上。

朱洪志惜不及防,頓時被噴了滿臉,但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拿起旁邊的布擦著自己的臉。

「你就當我下戰書吧,兩天時間夠沒有?」葉雄伸出三根手指,朝他說道:「給你兩天時間,召集所有的人過來,目標前面的山峰,一次解決問題。」

「一言為定。」衛道子道。

「一言為定。」

葉雄說完,直接掛掉水鏡。

旁邊的朱洪志還在擦著自己的臉,忍不住說道:「你真的要挑戰天空城?」

「怎麼,有問題嗎?」葉雄問。

「大哥,我知道你的實力是很厲害,但是你知道天空城多厲害嗎?」

「不說城主陸正罡,就連天空雙傑你都不一定能打過,我勸你還是慎重考慮。」

「說完沒有?」葉雄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說完就趕緊走,別等我後悔。」

朱洪志聽完,嚇得一溜煙跑掉了,萬一他反悔就麻煩了。

葉雄倒了杯小酒,一邊喝,一邊喃喃道:「生存之道,要麼低調,要麼高調;低調是為了不惹事,現在沒辦法低調,只能高調了。」

要麼不出手,要出手就讓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軟柿子,招惹到他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

衛道子離開作戰部,朝城主府走去。

很快,他就來到大殿,遠遠看到一道人影,正朝自己走來,正是少城主的女朋友江瑩。

只可惜,少城主已經死了。

「衛叔叔好。」江瑩走過的時候,打著招呼。

「瑩姑娘好。」衛道子打招呼。

雖然陸文松已經死了,但是在陸天罡的心裡,還是認定她這個兒媳,她的地位還是蠻高的,必須給面子。

「衛叔叔,你找城主有事嗎?」江瑩問。

「有點重要的事情,要他定奪。」

「是不是關於葉宏的事情?」江瑩急問。

衛道子想了一下,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她遲早會知道,當下說道:「剛才葉宏控制我一名手下,從他身上得到我的本命元氣,溝通我,說要挑戰整個天空城。」

「挑戰整個天空城,他好大的膽子,不知天高地厚。」江瑩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怒道:「衛叔叔,你一定要告訴城主,加派人手,一定要把他殺了,文松不能白死。」

「瑩姑娘你放心,城主一定不會讓自己的兒子白白死掉的,我還要去見城主彙報,先走一步。」

離開江瑩之後,衛道子進入大殿,陸天罡正在大殿上,背著手踱來踱去。

「衛道子,可有那姓葉的消息?」見他進來,陸天罡連忙問。

「城主大人,有他的消息了。」衛道子當下將對方挑戰的事情說了一遍。

「放肆,太放肆了,簡直就是無法無天,讓我們出動所有的力量,他配嗎?」陸天罡怒吼之後,馬上下命:「衛道子,你馬上帶二十名金丹巔峰,去把他給我抓回來。」

「城主大人,你要去嗎?」衛道子問。

「他還不配讓我出手,對了,帶上李錄,以你們天空雙傑的實力,抓他還不是妥妥的。」

「城主大人,屬下馬上去安排人手。」

衛道子說完,大步流星地離開,氣勢洶洶地下去召集人馬了。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加上天空城本來就沒有隱瞞,葉宏挑戰天空城的事情,不脛而走,瞬間就傳遍周圍幾百顆星球。

短短兩天,無數的人從四面八方,匯聚到這個小小的星球。

這裡,有一些好事的散修,也有各種勢力組織,還有其餘太空城的眼線。

在南方星域,懸浮城非常多,天空城只是其中的一個,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城。

最靠近的就是浮雲城,望風城,海景城三大城了。

城與城之間,雖然表面一直都很和平,但是暗地裡卻一直都在競爭著。

資源競爭,人才競爭,地盤競爭,爭端不少,只是還沒有上升到武力。

畢竟,南方星域是獨裁政權,宇宙尊者的權力,獨一無二。

……

遠在萬里之外,有一座懸浮在半空之上的小城,周圍雲霧繚繞,看起來特別漂亮。

一場繁華一場夢 這就是浮雲城,被喻為最美麗的懸浮城,周圍種滿各種各樣的花。

此時的花園之中,一男一女正在漫步走動,男子外表五十歲左右,身穿白色盔甲,流著長發,一副氣勢逼人的模樣;那女的長得特別漂亮,正是柳若依。

「父親大人,我覺得這個葉宏是個人才,有勇有謀,如果能為我們浮雲城所用,絕對可以壓過天空雙傑,以後你也有一個得力的手下相助。」柳若依說道。

「聽你一說,這個傢伙真是人才,可惜人家根本就不願意。」男子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