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名字的寶劍.這雨睫是天下第一奇門的珍珠寶貝,現在當家的幫主的孫女,他學藝百家二十多種特殊奇門

功法.正所謂博就難精.所以每種奇門功法都學了個四五分的水準.這次任務她非磨蹭爺爺要自己來,但事關

重大年已近80老當家都想自己來了着.怎麼可能讓她來.這次她過來是偷跑過來的.

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半個月的時間就把污水清理感情,而且還把那條連接地下水的通道擴充了一下.當然在

這同時,他們沒忘記把正事幹了.精通尋龍點穴的邊通根據五行祕術準確的找到了唯王墓的位置.這是一條

潛龍穴,難怪當年楊令公手下能人也是不少,但發現不了這墓地.潛龍於水下.道不渡不現.要不是這地下通

道多年來,被雜質沉積的有些堵塞.那潛水位還是不會出現人間,龍亭湖下,一條近百里長的地下通道,只通


黃河,在由黃河而過.直通龍脈崑崙山,這一條長龍,橫貫河南省.這樣的潛龍穴,在中國的考古界還是第一被

發現,當然發現這個的不是考古界的能人竟然是盜墓人士,這個有些譏諷.

雨睫在車上跟石嵩介紹了下賭局的內容.就是石嵩要跟邊通一起下到現在已經衝滿了新水的龍亭湖中,進到

魏王墓下,找到那口寶劍,當然劍無論最後是誰找到的,都要歸邊通,只是以找到劍作爲賭局的輸贏,石嵩先

找的話,劍歸邊通,但石嵩換來了現在天下第一奇門當家人的名字,"貌似這賭局很不公平."雨睫笑着跟石嵩

說道:

石嵩也笑了笑,他當然不在乎這賭局是否公平,第一是見到盜門中人,就算幫忙了自己這個“前輩”也應

該過來照顧一下,第二他也是真的迫切的想知道這天下第一奇門是什麼情況,爲什麼這個門戶中竟然有這

麼多以前十八外行的手藝。又不能威逼強迫小朋友,只能答應下這個賭約會了。


“你現在後悔還來的急!”這個車沒有駕駛位置,裏邊是4個大長沙發,邊通躺在左的沙發上,拿着紅酒

一邊輕輕的搖晃被子一邊說道:

石嵩呵呵一笑道:“不用充胖子了,這件事,你們要不是遇到難處,怎麼會告訴別人,估計是進墓道的時

候,暈倒什麼變故進不去了。現在又碰巧找到我這個替死鬼,無非是讓我擋刀而已,你現在這樣說,只是

像激將我而已,小夥子別玩這套,既然我答應了你,咱們就按賭約上的來!”

石嵩的一翻話,說的雨睫和邊通都呆在那裏。好半天邊通才忽地高聲道:“有我進去的變故?P話,不是小小的高壓水麼,我現在五辟珠在手。還怕這些,我能跟你較量是給你面子,邊通你知道麼。我就是盜聖邊通。”

雨睫在一旁不知想着什麼,沒有說話,只是低着頭用斜眼偷偷打量着石嵩。石嵩哈哈一笑說道:“我知道你叫邊通,但卻不知道你還有個盜聖的稱號,我記得盜聖好像叫白展堂!”

“什麼白展湯?你怎麼知道我是邊通!”邊通臉還紅紅的!估計是讓人看穿把戲後的羞愧。

“給!以後給自己加名頭的時候,要想好適合自己的!“石嵩一揮手丟一張電子卡片到邊通面前,邊通伸手接住後,頓時目瞪口呆。竟然是自己的電子身份卡。自己的貼身物品竟然在不知覺的情況下被人拿了。邊通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呆呆的看着石嵩。雨睫從沙發上探起身來。看了看邊通手中的卡片。驚呼道:”竟然是你的真身份卡!”說完也把驚嚇的目光轉向石嵩,

像邊通這有樣的人。一般身份都有很多的,雖然現在科技發達的身份卡已經很難作假了,但這可能難的住別人,卻難不住天下第一奇門,邊通的8種身份,8張卡片全部放在身上,沒想到石嵩一拿就拿到了真卡,這真的身份,在完全貼身的腋下皮囊中裝着。怎麼。。。邊通越想越怕。不僅把目光轉向雨睫,那意思是,你帶來的什麼人呀。

雨睫也是一頭污水。邊通好半天才歲着石嵩說道:“你怎麼知道我真卡在腋下?”石嵩笑而不答。豈止他的真卡,邊通全身上下的東西都已經被石嵩全部拿出來看了一編,最後根據馬行龍借給自己的身份卡的質地分析出,邊通的真正身份卡。雖然天下第一奇門的手段非常,做出的假身份卡連檢查部門都分辨不出,但石嵩是什麼眼睛。從古到今修成金眼的也就是隻有龐德公,靈明石候。和石嵩三人而已。

“你到底是什麼人呀?”雨睫向後退了退遠離石嵩坐下。石嵩笑了笑說道:“過路人!只是過路人!”

“那你爲什麼問我爺爺的名字?”雨睫又問道:

“好奇而已!我感覺他可能是我的一個朋友!”石嵩的表情很嚴肅

這句話很有效果,登時把這個一人平淡二人恐懼的場面打破了,邊通和雨睫都哈哈大笑,特別是雨睫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哈哈!你知道我……爺爺多大歲數了麼……哈哈我爺爺…………我爺爺都80多歲了,有三十年沒出過總會的門,怎麼可能認識你,你看起來……哈哈才20多歲的樣子。”雨睫一邊笑着一邊說道:

“你爺爺是李偉東?”石嵩忽然道:

“啊?”兩個人登時從大笑中回覆,一個個張大嘴巴看着石嵩,驚嚇之態由高過方纔石嵩偷邊通身份卡之時。雨睫清楚他爺爺的名字就連國家人士部都沒有記載的.現在知道天下第一奇門的人都已經不多了,門中人都分別有自己的掩飾身份,更何況是天下第一奇門的當家人的名字,這個年輕人是怎麼知道的.

看着他二人的表情,石嵩知道自己猜對.80多.小李也老了……哎! 由於二的驚恐車內的氣氛頓時變的十分壓抑,石嵩看雨睫和邊通二人的表情也知道自己真的猜對了.竟然是小李.他其實早有整頓十八外行的想法,但事情有大有小,解決時就要有先有後,所以這也就一直沒提上日程,石嵩也曾經想過,三六一十八門,會聚了神州大地所有的齊門異術,要是整頓成一個門派後用那個門戶的人當家呢?當然他就考慮過小李.小李說過退伍的時候要跟着自己幹,那自己怎麼也要給他找個好事做.沒想到就是隨便那麼一想.竟然在以後還真成了事實.

不理會二人驚恐的表情石嵩接着問道:“這天下第一奇門是由三六一十八行外幫組成的對吧!你們當家叫李偉東,年輕的時候曾經效力於國家的高科組!我說的對麼?”

雨睫好像不知道說什麼纔好,哦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到是邊通反映過來回答道:“什麼三六十八我不清楚,但我師爺確實是你說的那個名字,師爺年輕的時候也確實是軍人!你是什麼人?跟我師爺有什麼關係?”看來邊通雖然高傲異常,但對師門還是異常的尊敬,就連師爺的名諱也不敢上口。

石嵩心裏感慨道:“世界真小,又遇到熟人了!”聽邊通問起自己的身份,石嵩呵呵一笑,他當然不能說我是你師爺的老大。他以前就是跟我混的,這樣說別說邊通和雨睫二人不信,估計就是傻子也不會相信的。但小李的人也就是自己的人,欺騙小輩也不太好,於是就道:“我和小。。你師爺就舊識,等辦完這件事後,你帶我去見他,他就會告訴你了!”

“你的意思你知道我爺爺的名字了還要打這個堵?”雨睫終於可以開口說話了,但臉蛋上驚訝的表情還是沒有退卻。

“不是打堵是幫你!古墓中多有兇險,你爺爺怎麼就讓你們2個來了呢!”石嵩微笑道:

“我不需要幫忙,你要見我師爺,那出你跟他老人家相識的證據,要不然我們還是不能相信你的,你既然已經知道了我師爺的名字,這樣的話堵照打,我們就堵一雙手就是了!”邊通的傲勁又上來了,不理會雨睫在一旁的拉扯,澄大眼睛對石嵩說道:

石嵩無奈的笑了笑道:“好!就賭雙說!”

龍亭湖換水和疏通地下通道的大工程已經完成了十之七八,這也是他們估計拖延工期的結果,因爲他們在排乾淨髒水後,要在淤泥中尋找墓穴的位置,找到後由於這裏處於旅遊區,還是市中心又無法直接開挖,只能在把清水充滿後,在水下作業,現在墓穴的地點已經確定,工人們已經在水中挖進了十幾米深,估計距離魏王墓已經不遠。邊通遙控汽車在開封最有名的百年老店第一樓前停下。三人決定吃過飯後就去湖邊等,估計今天晚上就可以打通,二人在趁者夜色潛入。經管雨睫一勁拉衣服低估讓邊通不要在跟石嵩比試,但邊通就是不聽。石嵩也不理會二人的小動作。

第一樓始建於一九二二年。以小籠灌湯包子馳名中外,石嵩也早有耳聞,但卻沒有吃過,沒想到在來到50多年後的二十幾天中,還有機會吃一下以前沒有吃到,但很想嚐嚐的美味。開封雖然不比北京那樣的特大城市,但科技的發展是全球同步的,飯店裏設施也早就跟北京的各大飯店相同了,同樣都是電腦點菜,桌子上有自動的傳菜窗口。不過飯菜還是人做的,中國飲食的幾千年文化,還不是幾個程序能夠完美體現的。石嵩很慶幸自己在北京和馬行龍一起吃了一頓,要不然還真有可能在二個小輩的面前丟人。

第一樓的包子之所以出名,並非完全在他的味道上,外形美也是第一樓的一個特色,眼鏡片大小的包子上,竟然捏出十八道順時針扭曲的花紋,恰如九月的菊花,美麗異常,幾乎讓人不忍動口。但不忍歸不忍,要是不吃到嘴裏是永遠不知道這包子是什麼味道的,包子一上來,還沒等小菜傳送過來,雨睫已經動筷子吃上,那是一口一個一口一個。把石嵩都看傻了。見戰三一口一籠石嵩都不會奇怪,可這女孩櫻桃大的小口,吃飯的時候伸縮性怎麼那麼好? 玄天神帝 ,見雨睫動筷子,他急忙拉到自己面前一籠,讓這籠美麗的:菊花:遠離雨睫的魔掌,看來他的做法是對的,等石嵩感應過來他也要嚐嚐的時候,桌子上的包子,除去邊通拉到身前的一籠還剩2個外,其他都已經下了這個櫻桃小口主人的肚子。

石嵩苦笑了一下,在點菜電腦上有點了5籠,雨睫雖然吃的不慢,但飯量其實也不是很大,剛纔石嵩利用點菜的特權點了3籠包子,他的意思是一人一籠也就差不多了,可真到包子送到他身前的時候,石嵩終於明白了,雨睫怎麼這麼快就吃掉兩籠,這包子本來就小,結果一籠還就6個,他又點的這5籠包子,自己幾乎是一口二個的解決掉了。好吃!價黑!吃完後石嵩對着包子做了三個字的評價。

石嵩吃了5籠,雨睫吃了兩籠,石嵩感覺本應該最能吃的邊通只吃了一籠包子和二口菜而已。

“你吃這麼多,一會怎麼下水跟我比賽?”邊通一邊擦着嘴角一邊冷笑道:剛纔在車中短暫的失態後,邊通又回到了原來傲氣凌人的樣子。

“吃的多和下水有關係麼?”石嵩現在知道這孩子是小李的徒孫,當然不會跟他一般計較,但決定這次見了小李之後一定要告訴小李好好改改這孩子的脾氣,盜者爲學偷先學隱,這孩子這般脾氣如何隱的了?

“當然,腹中食物多了,身體柔軟度就大大折扣,特別是在水中,身體的平衡控制要不在陸地上難的多。!”邊通一邊解釋原因,一邊站起身來,向包間內有用衛生間走去。石嵩又無奈的晃了晃頭,開始繼續吃起小菜來了。

“你能告訴我你和我爺爺是什麼關係麼?”雨睫吃完兩籠包後就在沒動過筷子,吃完後她就一直坐在那裏在桌子上的客人聊天電腦上瀏覽網頁。石嵩笑了笑說道:“即使我告訴你,你也不會相信的,我看還是等我見到你爺爺後,你自己問他吧,”雨睫嘟囔着嘴巴說道:“我爺爺現在可不會輕易見人的。在說了你沒有證據我也不會輕易的帶你去見爺爺!”

石嵩現在還不想把名字告訴他們就笑道:“等到和你師哥的比賽一完結,我就拿出證據!”

雨睫停了一會又接着問道:“你能跟我說說你是怎麼拿到師哥的真身份卡的?石嵩最早讓他驚嚇的地方就在這裏,邊通的水平她是知道的。邊通是爹爹手下修盜的第一高手。天下第一奇門歸納天下盜者有四,物盜。和形盜。兩大類。其中物島中包裹陰盜和陽盜。陰盜(誰想偏了我收拾誰)就指盜墓,盜死人的東西。陽盜就簡單了。偷活人的東西, 快穿之紅塵道 。形盜就是指消息盜,這就只探聽消息一類的,形盜要求的就是良好的藏身方法,邊通身修三盜之術。皆爲上品,雖然遠不如自己會的奇門技巧多,但卻比自己精通。當然雨睫不知道,天下還有一種盜,就是道中盜。這纔是真正的盜。以盜入道,最後走近道與盜的終極,盜之極偷天換日。

“嚴肅的說,他的水平還只能算入門而已。”石嵩也擺出一份高傲的樣子,他知道高傲的性格必須受到打擊才能被摒棄。必須在讓引以爲傲的事情上受到打擊,給他沉重的教訓。石嵩說話的時候乾的非常好。這時邊通正好從廁所中走出來。聽到石嵩對自己的評價。邊通高聲道:“你憑什麼這麼說我,你可我3歲開始修行,23歲才試手出道。第一花紅就是英國國寶級物品。20個春夏秋冬我付出了無數,才換來的我這兩年的成績。車上我走了眼載給你了不假,但我會找回來的。

他竟然有20年的苦功!石嵩心中一陣感慨,看來是自己氣好,要不是碰到葛刑天這樣的師父,自己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有這樣的成績,石嵩想完便收回笑容道:“我並沒有糞土你20個寒暑之功所換來的手段。但爲了真盜法我要說實話。你還有很大差距。中華幾千年來留下的一個文化瑰寶絕對不是20年或者30年這點時間可以吃透的,有些人窮極一生光陰也不過才走近了盜的門檻而已!”

這樣的話,邊通的師父也跟他說過,邊通這時又同聽石嵩說起,當然無話可駁,但是還不服氣道:“是!我不行!那你就吃透了?你就圓滿了麼?不要把話說的太大。我們龍亭湖邊見。哼!”說完竟然丟下雨睫和石嵩二人獨自走出飯店。一人先趕往龍亭湖。石嵩無奈的搖了搖頭。

傍晚七點,龍亭湖畔還是燈火通明,開封夜市全國聞名,當地人外地地旅遊人員,紛紛在這個時間出來點綴開封古城的夜生活,石嵩等三人站在龍亭湖邊,微風帶着湖水的清涼輕輕吹過,帶起雨睫飄灑的長法,吹動着邊通急切的心情,同時也拂起了石嵩無限的感慨。5天了。來到未來5天,雖然還有17天的時間可用,而自己還只是有一點點,龐德公的眉目而已。無名道中的白澤如果不知道或者不告訴自己龐德公的消息,那要怎麼辦?

“邊師哥!我們幾點下水”雨睫把一邊雙手扎着背後的頭髮,一邊側頭問身旁的邊通。

“我們?我什麼時候答應讓你下去了?你在上邊接應。這是在市中心,雖然我們工程隊僞裝的不錯,但要是出了鄙陋就會有**煩,你在上邊看着點,要是有什麼情況,就按磁感應通訊。”邊通看不看雨睫一眼,目光直勾勾的看向水中,魏王墓的位置。現在裝成工程隊工人的屬下們,正在把合金結構的大架子一點點的在水中組裝,以防止淤泥的流動擋住好不容易清理出來的通道。

“岸上這麼多人看着怎麼會有事情,你就讓我下去嘛,我來的時候不都給你說好了。你要不讓我進去,我就把你上次跟那個巴西人打賭的事情告訴我爸爸!”雨睫看前邊的話對邊通一點作用不起,馬上拿出了殺手鐗。

“不行!”邊通這次轉頭看了雨睫一眼。隨後又道:“上次決定帶你下水,是因爲我估計墓道在淤泥十米以下的位置。那時候就算在帶一個人,我的五避珠也可以排開水壓,保證安全,現在工人挖地15米才見石板,這個深度的壓強,我從沒接觸過,但想來五避珠的擴展範圍也不會超過2米。我們2個人就已經很勉強了。你就不要添亂了。”

雨睫看邊通這樣說,知道自己是磨蹭不下去,嘟着嘴巴道:“那你一定要拍好照片,讓我看看這魏王墓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說完又向前傾斜了下身子看站在邊通另一側的石嵩道:“都怪你呀,害的師哥要帶你,不能帶我了,你們比點陸地上的好了嘛,這次就讓師哥帶我下去嘛!”

石嵩微笑道:“我有說過讓他帶麼?”話說完不僅是雨睫向前邁了一步澄大眼睛看着他,就連邊通也斜視着他。目光充滿疑問。“難道你有對付水壓的辦法?我告訴你這裏不比大海,要是海中下潛個20幾米,不穿安全裝備也不會被水壓影響,但這魏王墓在湖眼當中。中間工人開的直是一個2米直徑的深洞,面積的狹小,在由於全湖的水都是在圍繞湖眼滿速的旋轉,所以那15米下的壓強,要相當與大海中幾百米的水下。那是沒有潛水艇不能到達的地方。你不會想開個潛水艇下湖吧?”邊通很難得的也風趣了一把。

石嵩並沒有直接回答他,只是淡淡道:“我怎麼下去你就不要管了。你要是岸上安排的好的話經管帶上她便是,我自有下去的方法。”

“好哦!”雨睫剛說一句好,就把邊通無情的打擊了回去。“不行!”要是你的方法等到了水下才發現不行,我還要分神救你,到時候五避珠的範圍承擔三個人,那是危險異常的,除非你能現在說出來!”其實邊通這也是怕擔心雨睫受到傷害。

石嵩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無行相生也相剋,相生可以表現出很多形式,相剋也可以表現爲很多形式。五行之中土克水。並非只的土可墳水一種,土用好了,還可以排水,這就是相剋表現形式的一種,排!”

石嵩一翻高深的練氣理論把二人說的雲氣霧裏不知道所云。盜墓一行以前確實有克水絕技,搬山添海術,但這等奇門之法早已失傳多年。看着二人疑惑的表情,石嵩微笑着俯身下去,把手掌貼在地面之上,片刻功夫石嵩站直伸手到二人前道:“可見我手上是什麼?”

“土!”雨睫搶險道:是土,石嵩本想在地上揀點什麼土塊什麼的,可低頭一看。現在都合金地面了,還那裏能找到什麼土塊,只是吸附了些塵土在自己手上。

“拿個強光手電來!”石嵩道:

現在二人早已經被石嵩的神奇理論吸引住了,聽到石嵩要手電,雨睫迫不及待的跑到離湖邊不遠的工地租下的酒店中,拿了個小形強光手電過來。

“照向湖中!”石嵩指着湖水說道:

雨睫打開強光手點,照湖畔邊緣,這種小形的強光手電。光圈只有巴掌大小,卻可以500米之內不散光,同時照亮範圍及光,光圈打在水中,新換的清澈湖水可以見水底,二人雖不知道石嵩用意,但扔都澄大眼睛看着石嵩,只見石嵩走近一步,站在湖邊,右手由掌變拳,把塵土捏成一圈,就這一個動作就讓邊通的汗毛都立起來了,這是什麼力量?地上的塵土可以說一點水分都不含。黏合度幾乎對於0。什麼力量才能將這種不含水分子,而顆粒及小的塵土揉在一起,更驚訝的事情還在後邊,只見石嵩一揮手便把土球丟到雨睫照亮的光圈上,只見那鵪鶉蛋大小的土塊進到土中後,周圍是湖水,竟然迅速的分開。近1米直徑的圓形面積。土塊毫無阻礙的落到湖地。3米的深的湖水,很容易就可以看清。那土塊竟然排水近6立方米量。周圍一滴水都有。強光手電從雨睫手裏劃落。邊通雖然驚嚇失態,但20年的寒暑修煉。還是讓他下意識的伸手接住掉落的強光手電。

“這!”只到石嵩一招手,又把拿扔到水中的塵土塊吸回手中,磋成粉末撒到湖中。邊通才說出一句話來。塵土被磋開後,掉落湖中並沒有在排開湖水了,而是融進湖水當中。

“這小小的土塊竟然和五避珠一個效果!”邊通感慨道:雨睫聽邊通說完才喃喃道:“你到底是誰!這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石嵩微笑道:“這樣我可以下去了麼?”

“我也可以了!”雨睫馬上想到自己也可以下跟着小去,高興異常,想到跟在師哥身邊一定很多束縛,這個不讓動,那個不讓看的。頓時來了注意,馬上饒過邊通走到石嵩身邊道:“高手!你帶我下去吧!到時候我帶你去見我爺爺!好不好!你做一個大一點的土塊,讓我裝在身上,這樣就可以了對麼!”

邊通在一旁從貼身內囊中拿出一個碧光晶瑩的小珠說道:“我千辛萬苦得來的五避珠,竟然跟你隨手在地上揀起的塵土一個效果,這。。。”石嵩輕輕的拍了拍邊通的肩膀說道:“你要學的還很多!”邊通一開始還沒聽清楚石嵩的意思,嘴裏先跟着唸叨了一便:“是我要學的還很多!還很……什麼?你說這是盜法!”

邊通忽然加大分貝的高喊,驚的路人全都向這面張望,石嵩輕輕的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我學便三盜,怎麼沒有接觸過這種手段!難道師父留了一說!”邊通喃喃自語,

“什麼話!我父親也一定不會,要會我還能不知道!”雨睫在一旁接話道:

“可能你爺爺也不會吧! 掠奪這一切 ,很快你們就會都會的!”石嵩的意思是,他找個龐德公回去後,一定把自己會的盜法都教給小李,也好讓他光大盜門一支,可他忘記了他剛纔使用的凝土排水之功是假設在修真的基礎上的,要不是他身體內五行靈氣充沛,還可以隨意運用,怎麼可能就片刻功夫就做出有如避水珠一般效果的土塊,非常盜已經不能完全算在盜了,這是將練氣修心和盜術完美的結合,其他人要想學習就非要接觸練氣不可。

“什麼意思!”雨睫急忙問道:見石嵩笑而不答,雨睫高興的道:“難道你要教我和我哥哥!”

邊通表情很痛苦的蹲在地上,抱着腦袋低語道:“師妹!我輸了。有他幫忙你一定可以拿到那魏王墓的名劍!我就不下去了!”雨睫見石嵩不答,剛要追問,忽然見邊通這樣說,急忙走到師哥身邊道:“你不下去怎麼行,這是爹爹吩咐的,我可不是跟你搶任務來了。我就是來看看熱鬧,那……那我不進去了好吧!”雨睫說不進去的時候,表情異常的惋惜。

“雨睫!師哥輸了,2年來我終於知道失敗是什麼滋味了,你說我可能比的過他麼?”還沒等李雨睫回答邊通就大聲喊道:“不可能!”

“我就這就雙手給他!”邊通越說越激動,大喊一聲站了起來,伸手就去摸小腿部的短刀,李雨睫急忙伸手攔截,石嵩在一旁含笑不語。李雨睫的力氣怎麼可能攔阻邊通,可邊通在腿部摸索了半天,並沒有拿出短刀,刀竟然不見了。

“你還想羞辱我到時候!”邊通馬上想明白什麼情況,推開李雨睫對着石嵩大喊道:不等石嵩回答就接着道:“我知道你比我強,比我強上很多!我這天下第一盜聖的名號給你就是。你何必還要找我師爺的晦氣,今天我邊通輸給你,我認了,我本事不如,怪不得別人,我把雙手給你就是,你拿我刀做什麼!你……”邊通高聲大喊一點也不估計路邊指指點點的行人。

“你認爲做一個盜者丟人麼?”石嵩並沒有正面回答任何問題。只是淡淡的問道:旁邊的李雨睫怕引來警察忙疏散人羣,說邊通喝多了云云。邊通楞了好半天不知道石嵩問自己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丟人!做小偷才丟人!我們天下第一奇門。盜義並存,取古物只想瑰寶現天,盜資財只爲天下貧苦。!”邊通鏗鏘道:

“既然是個光榮的職業,那你技不如人時,應該去想着如何提高自己的技巧,做一個更加完美的自己,而不是自殘了身軀,讓有用之身淪喪,還有我找李偉東不是爲了報復,我們是舊識是朋友!”石嵩說完手一揮一把短刀憑空出現,石嵩把它遞到邊通手中說道:“你愛割就割吧!”說完走到一旁點起跟煙,靜靜的看着水裏的工作進度。

“師哥!不要,”李雨睫欲神手奪刀,可等她手到邊通手邊的時候,邊通手裏的刀已經消失了,跟石嵩手法一摸一樣。石嵩笑了,看來他想通了。

“謝謝前輩!請受邊通一拜!”邊通走到石嵩面前,推金山倒玉柱,咚的一聲跪倒。隨後就是三個響頭。磕的合金馬路咚咚做響。石嵩也含笑的接下了這大禮,邊通是他徒孫輩份的人物,磕幾個頭也是應該的。等邊通磕完三個響頭,石嵩上前把他拂起道:“你這禮不白行!等見到你師爺你就知道了!”

“還請前輩賜下名諱!”邊通在此俯首,雖然石嵩讓人看起來年紀不大,但是真正的手藝人,都是藝字當先,你專業技巧比我高,那你就是我的前輩。

石嵩現在還不想告訴他們二個自己的名字,他也想看看小李,到底他門人弟子都**的如何。於是道:“現在還不到時候!見到你師爺後,你自然就知道了!”邊通點了點頭。李雨睫站在一旁等到師哥站起身來才跑過去說道:“邊師哥!你不會在想着斷手了吧!”

邊通苦笑一下道:“雨睫,你還笑話你師哥!”

“我沒有啦!關心你嘛!哼!”

石嵩笑了! 晚上9點的時候.湖中的清理工作終於完成,邊通手下的人是以鋪墊湖地爲由開展的挖掘工作的.但這一挖十幾米的深度爲了不讓人見了懷疑,還是在湖中間要動泥的地方搭一個大大的棚子.以擋行人之目,

工人們陸續上來後,其中一個帶頭的中年人,一邊拖掉身上的防水皮衣.一邊走向石嵩和邊通這裏.到了邊通面前,點了點頭.剛要說話,但見到石嵩這張陌生的面孔後,又把要說的話嚥了回去.

"直接說吧!"邊通道:


“今日工程。成功挖到15米下,開洞寬2米。已用合金板架好。正如邊少所料。魏王墓的防水措施做的很好。墓頂是傳統水葬的七硬七軟頂。開通七硬七軟後,還有一層離水氣層,我們並沒有敢強行打開。請邊少定奪!”那中年人很專業的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帶大家去休息吧!”邊通聽完眉頭皺了皺隨後說道:那中年人應了一聲,剛要轉身離開,邊通又道:“把張頭叫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