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聲大吼淹沒在轎車墜入大海之中發出的劇烈水聲中。

噗通——

兩人雙雙墜入海中,耳中、眼睛裏、鼻子裏、嘴巴里全部都是水,蘇薇兒感覺自己呼吸不順暢,整個人都不好了。

“噗……嗚嗚嗚……慕……咕嚕嚕……行之……咕嚕嚕……”

她身子在海中起起伏伏,嘴巴里不停的呼喊着慕行之的名字,也能聽的見慕行之在呼喚着她的名字。

便不停地在水中掙扎着,掙扎着掙扎着,就覺得渾身無力,整個人開始軟軟綿綿的。

繼而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之中。

“慕行之……”

她最昏迷最後之時還在呼喊着慕行之的名字,奈何對方根本聽不見任何的聲音。

……

昏迷中,她做了個夢。

夢裏,陸少宸在找她,寶寶也在找她,可誰都沒有找到她,因爲她死了。

畫面一轉,陸少宸跟黎茉兩人出現在婚禮現場,兩人身着禮服和婚紗,笑的開心,幸福。

就連寶寶都抱着黎茉喚着她媽咪。

“寶寶?”

蘇薇兒一聲驚呼,噌地一下子坐了起來。

睜開眼眸,看着四周,她人落在沙灘上,四周荒草叢生,不知道是在哪兒。

“我這是在哪兒?”

蘇薇兒有些崩潰,顧不得渾身的疼痛,拖着身子在島上轉了一圈,用法語喊道:“有人嗎,有人嗎?救命啊?救命啊?”

不停地喊着,嚷嚷着,卻得不到任何的迴應。

蘇薇兒有些害怕,在島上到了一兩個小時之後,終於無力的倒了下去,坐在沙灘上,無語的看着荒島,陷入了絕望。

這是個荒島。

荒島!

她逛了這麼久,島上居然什麼也看不見,沒有煙火氣息,沒有人觸摸,除了沙灘上出現的那些蛇蟲鼠蟻,便什麼也沒有了。

“我在哪兒?這是哪兒?慕行之,你個王八蛋,你在哪兒啊?”

她歇斯底里的吼了一聲,忍不住哭了起來。

……

與此同時,剛剛趕到法國的陸少宸第一時間去酒店尋找蘇薇兒,可他抵達蘇薇兒所在的酒店時,林芳也到了。

“陸總,你怎麼來了?”

陸少宸瞟了她一眼,淡漠道:“找薇兒的。”

“你沒看見她?我也在找她,都一個上午沒有看見她了。我昨天打電話讓她今天上午去熟悉場地,可她跟慕行之兩人都聯繫不上,電話都打不通,現在根本找不到人。”

林芳將情況告訴了他。

陸少宸心裏咯噔一下,蹙眉問道:“你說什麼?薇兒和慕行之不見了?” 見到這一幕,金光之中的法師都是瞠目結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只是一想,他們就恍然大悟,龍乃是四神獸之首,就算死了,也還有龍威留存,對於這些同屬妖族的蛇人來說,自然也有壓制的作用。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張誠身上的可不僅僅是龍力,而是完整的龍族主魂,如果知道這點,這些人只怕會瞬間嚇成神經病。

可惜小黑吸收龍魄之後,已經陷入沉睡,否則此時只需要發出一聲龍吟,這些蛇人絕對立馬趴在地上數沙粒!

有張誠開路,九轉玲瓏塔的壓力再次減輕,正元子拼命維持塔身完好,用盡全力跟在張誠身後。

“瘋子……真是個瘋子!”

“鬼屍同修加上龍力,居然變態到如此地步!”

“這算什麼!半個月前在大佛寺,張誠一怒之下殺了寧一秋,還擊敗了玉虛子,如果這次能回去,這傢伙只怕要成爲華夏法術界的神話!”

“生不逢時,既然上天讓我們成爲法師,爲什麼又要造出如此一個怪物。”

“別廢話了……要不是有他在,咱們肯定都要死在這兒,趕緊衝!”

一幫法師看着張誠在蛇人羣中廝殺,簡直可以用勢如破竹來形容,就算他們中許多人境界高於張誠,依舊是看得心驚膽戰、感嘆連連。

那些蛇人的骨兵,雖然看似簡陋,但都是用妖族的骨骼所致,鋒利無匹。

如果被這些兵器劈中,不光會造成恐怖的外傷,一不小心還會讓妖毒入體,就算是平時也要費上一番功夫才能逼出來,在這種情況下,那絕對是有死無生。

但是張誠呢,卻根本一點都不在意,任憑這些骨兵劈砍在身上,只是不管不顧的攻擊,硬生生的在蛇人羣中撕開了一道口子。

一幫法師都感覺心裏發寒,那些蛇人不可謂不狠……

但是張誠這傢伙,卻比這些蛇人還要狠千百倍!

剛一動手,完全就是以命換命的打法!

“咔……咔咔咔……”雖然一路向前,但是在距離下一處分殿雕像還有幾十米的時候,頭頂的九轉玲瓏塔突然再次發出聲響,金光幾乎完全消散

“不好!九轉玲瓏塔撐不住了。”

“正元子,快啊!”

衆人一見,立刻大喊起來,而正元子此時也幾乎到了極限,根本沒精力答話。

被張誠擋住的蛇人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對龍力的畏懼瞬間被狂喜所取代,硬是頂住壓力,發起了反攻。

“這些人族不行了!孩兒們堅持住!”

“重回陽間的機會就在眼前!殺了他們!”

“殺死人族,重回陽間!”

張誠就算再厲害,但也只有一個。

兩個妖王立刻分左右散開,只留下一個糾纏住張誠,另外兩個施展全部手段,不停攻擊搖搖欲墜的九轉玲瓏塔。

眼下距離分殿只剩幾十米,只要衝進去,就能保住性命。

這短短的一段距離,要是在平時,這些法師轉瞬即至,但是現在,卻如同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

見到這種情況,張誠也是心急如焚。

龍力並不是無止境的,經過東瀛大戰還有寧一秋的事,他已經消耗了不少龍力,如果再這麼使用下去,只怕會對小黑造成影響。

但是聚齊女蝸石,才能保住陽間,才能保住神君觀,所以他也沒有別的選擇。

可是他已經用盡全力了,卻依然不能讓那些法師進入分殿,這樣下去,只怕會功虧一簣。

看着龐大的妖力襲來,正元子等一幫法師內心都無比緊張。

而妙嚴大師出去之後,剩下這些人裏,實力最高的就是妙真師太,如果她此時出去阻擋,應該還能保住九轉玲瓏塔不毀。

但是她掙扎了很久,始終沒有勇氣離開金光的範圍。

之前那句“佛門中人,何懼生死。”在這一刻,對她好像並不管用。

“諸位道友,自保吧!”

妙真師太將圓慧和圓光拉到身旁,從袖中掏出一串佛珠,拋上半空。

佛珠迎風而漲,化爲一個直徑三米的光圈,威嚴的梵音憑空響起,將三人護在了裏面。

華坤真人也咬咬牙,讓青城山弟子聚在一起,強行催動真氣,同時打出三張金符,形成一個三才陣法,將他們護在裏面。

青陽子臉黑如墨,也從懷裏掏出一片翠玉做成的樹葉,真元灌入後,葉脈頓時泛起青光,形成一道道玄妙的符文,圍繞在身周。

而青陽子做這些的時候,還不着痕跡的站到了正元子旁邊,說道:“你損耗太大,貧道助你一臂之力。”

正元子轉頭瞟了他一眼,目光裏滿是譏諷,“只怕你不是爲了我,而是爲了先天靈寶吧?”

青陽子眉毛一皺,滿臉不悅的說道:“正元子,我們相識也有幾十年了,你就這麼信不過我?”

正元子“嗤……”了一聲,不再答話。

眼下這種情況,只要九轉玲瓏塔一破,自己肯定是第一個死的,到時候青陽子絕對會出手搶奪先天靈寶。

不過也無所謂了,就算這些人都還留有保命手段,但是在如此數量的蛇人之下,絕對堅持不了多久。

自己死了,青陽子這些人肯定也活不了,就算先天靈寶被別人搶走,最後也保不住。

想到這些,正元子心中既是不甘又有些幸災樂禍。

沒想到這天大的機緣,到頭來他們一個都得不到,最後便宜的卻是相柳和這些蛇人,想起來真是有點諷刺。

現在這種情況,可沒人有心思去留意他們兩個。

金光內的法師,此時都一臉緊張的看着九轉玲瓏塔,看着那已經淡到極致的金色光罩,一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轟!”兩個妖王加上無數蛇人的妖力,翻滾着砸在九轉玲瓏塔上。

九轉玲瓏塔猛地一顫,卻沒有碎裂,繼續帶着衆人往前衝。

不過還沒等妙真師太他們露出喜色,只聽一聲驚天怒吼突然響起,九道腥臭的綠水從旁邊猛噴而來,接連打在九轉玲瓏塔上。

根本不需要看,所有人懸着的心瞬間就墜到了谷底。

神魔相柳……到了!

一大早去,結果排到下午最後一個考,我也是醉了。不過還好……一次就過了,明天開始補更,話說我欠了幾章? 無論如何,方雪嫣都不可能告訴陸少宸,關於蘇薇兒的下落。

可這兒通往巴黎的路線不多,如果陸少宸派人去找,也是非常容易就能找到蘇薇兒的下落。

“蘇致遠?”

陸少宸眼眸微眯,擰眉,質問道:“你朋友怎麼會認識蘇致遠?”

蘇致遠坐牢多年,外界如果不是刻意關注蘇家,便不會知道蘇致遠現在的模樣,更遑論人海茫茫,若非刻意查找,又怎麼會發現蘇致遠的下落?

他非常懷疑方雪嫣的用意。

“是我……我派人找的。”

“理由?”

“我知道你未婚妻回來了,所以調查了她,結果順藤摸瓜發現了黎茉跟蘇致遠的關係。然後就比較好奇,所以讓人查了蘇致遠,就找到他的蹤跡。我……我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蘇薇兒。其實……就是希望蘇薇兒離開這兒,去巴黎。從而……斷了……斷了明天的走秀,那她……”

方雪嫣緩緩低頭,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不敢直視陸少宸的眼睛,嚇得戰戰兢兢。

“該死!”

陸少宸憤怒不已,一把甩開了方雪嫣,“你最好給我起到蘇薇兒沒事,否則,你們方家……便走到頭了。”

說白了,LK國際便是陸氏集團旗下的公司,只要陸少宸一句話,隨時就能解散LK國際,屆時,她方雪嫣離開了LK就什麼也不是了。

“我……我……我什麼也沒做好嗎。”

方雪嫣委屈的哭哭啼啼,那樣子可憐兮兮,讓人心疼。

陸少宸嘆了一聲,“滾出去。”

這件事情還需要好好徹查,如果說真的跟方雪嫣有關係,陸少宸決計不會輕饒,但現在至關重要的是尋找蘇薇兒的下落。

……

荒島。

“有人嗎?救命呀?有人沒有啊?”

蘇薇兒躺在沙灘上,看着豔陽高照的天兒,碧空如洗,海風拂面而過,景緻宜人,非常美麗。

可她儼然沒有欣賞美景的心情,現在只想離開這個鬼地方。

她手機在海里失蹤了,慕行之也失蹤了。

現在她孤零零一個人,漂泊在島上,生無可戀。

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久,沒有一個人來尋找她,而她天生迷向,根本不知道自己周圍那兒是東南西北,想逃出去都沒有足夠的勇氣。

在沙灘上躺了一會兒,蘇薇兒覺得快餓的不行了,只能起身朝着島內走去。

不管怎麼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保命,而不是在這兒躺着等死。

在林子裏找了一根棍子杵着,艱難的行走在林子裏。

一路攀爬着,走到了高處,看了一眼四周,一望無際的平靜海面,遠處是海天一線……

所以,這兒距離外界非常非常之遠。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沒有手錶,渾身上下除了衣服什麼也沒有。

但可以猜測的是,如果漂了這麼遠,她至少在海面上漂了三天以上,不然不可能會有這麼遠。

很快,蘇薇兒又否決了這一想法,因爲在水裏泡了很久會渾身水腫,但她身上並沒有很嚴重的腫脹跡象。

莫不是……

有人而爲?

思及此,她心臟緊了緊,嚇得倒抽了一口氣。

轟隆隆——

突兀的一聲震天響,連帶着整個島嶼都震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