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可知,那個小女孩的靈魂,是誰嗎?”

“哼,我沒有必要管那麼多!她既然能在忘川河苦熬千年,想必有着非常強烈的執念。”

“沒錯”,我輕輕一嘆,隨即說道:“她是有執念,可你不知道的是,她的前世是公子扶蘇的母親!而公子扶蘇,是你哥哥!”

“你說什麼?”胡亥大驚,顯得非常驚訝,完全沒有料到我會這麼說。

“胡亥,我沒有必要騙你。不管你打算復活誰,最好還是放棄吧。在我的認知中,史書上沒有任何關於公子扶蘇之母的記載。我想着其中,必有什麼世人不知道的隱情吧!”

“滾!”

胡亥一聲大喝,整個人瞬間迸發出強悍的氣勢,將我震到一邊。

“小子,你不要妖言惑衆,我不會相信你的屁話,那個女孩的靈魂我要定了。至於扶蘇之母,世人皆沒有資格談論她。”

話音一落,他的身影便詭異地消失,仿若鬼魅一般。而秋楓那邊,正在與大量惡鬼纏戰。

我立即跑過去,拿出打神鞭,迅速幫助秋楓擊退這些惡鬼。

“秋楓,這些惡鬼數量太多,我們還是先行撤離吧。況且,他們都被胡亥給控制了,罪不至死,我也沒有理由讓他們神魂俱滅。”

我本以爲鬼帝胡亥是鬼魂之體,根本沒有想到他是服用長生不老藥而活到了現在。如此一來,他肯定是利用某種手段控制了這些怨靈惡鬼。

秋楓一聽,暗自點頭,迅速擊退包圍而來的惡鬼,與我脫身而去。

跑出山洞,我和秋楓沒有停歇,馬不停蹄地穿越山林,走了出去。看着遠處的燈光,我和秋楓坐在馬路邊上休息。

“二狗兄弟,你有什麼收穫沒?”

我搖了搖頭,沉聲道:“秦二世胡亥,是吃了長生不老藥才活到現在的。這一點,超出我的預料。而且,他的實力不在我之下,雖然我沒有使出全力,但也能感覺到他的厲害。”

“長生不老藥?”秋楓一愣,驚訝地說道:“這世上真的有長生不老藥嗎?”

我搖搖頭,苦笑道:“真相究竟如何,我也不清楚。既然胡亥能夠活到現在,我也不得不相信它的存在!只不過,我困惑的是,胡亥想用勝男的靈魂復活誰?”

聞言,秋楓也沒有答案,只能猜測道:“最大的可能,就是胡亥想復活秦始皇!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人世間又要多了一個猛人啊!”

我不由苦笑,輕嘆道:“秋楓,不管他要復活誰,我們都要保證勝男的安全。” 羽笙的婚禮正常舉行,而我卻滴酒未沾,這是我多年養成的習慣。 網游之重生魔導師 看着他們一個個喝的酩酊大醉,我雖然沒有參與其中,但也感到很開心。

爲了照顧勝男,我一直抱着她,不敢讓她離開我的視線。如果鬼帝胡亥是鬼魂之體,那還好說,我也能想辦法應對。

可現在的情況是,胡亥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在我的猜想中,胡亥不可能一個人單打獨鬥,數千年下來,誰知道他做了些什麼。

“胡亥,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想和你爲敵!我雖然沒有吃過長生不老藥,但你也殺不死我。”

現如今,我的最大倚仗,就是我身中黑神詛咒,除了長生天印之外,沒有人或者武器可以殺死我。

然而,胡亥並不知道這一點。因此,他要是選擇跟我死磕的話,只會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而這,正是我極力避免的!我不想耽誤太多的時間,未央界纔是我的目標。

逮個毒妃當寵妻 婚禮結束,我們早早地回去了,也沒瞎起鬨跟着一起鬧洞房。這些事情我不在行,也無法全身心地投入進去。

回到家,勝男的父母從我的懷裏接過她,滿臉愛憐地看着她。李宏已經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勝男的媽媽,她雖然不太願意相信,但此時的她,沒有別的選擇。

“趙大師,我的女兒什麼時候才能安然無恙?”勝男的媽媽許芳擔憂地問道,她身爲一名老師,想要接受鬼神之說,的確有些困難。

我搖搖頭,輕嘆道:“很難說!我只能向你保證,我會竭盡全力保護勝男的安全。至於要花多長時間才能解決問題,我也不清楚!”

聽到我的回覆,許芳不免有些失望和擔憂。她看着自己的女兒,淚水橫流,難掩悲傷。

“這都是造的什麼孽啊,我的孩子這麼小,她到底有什麼罪過啊?”

我微微轉頭,不忍看到這一幕,暗歎道:“這些罪孽由我而起,也應當由我來結束!”

要如何形容接下來一段時間的生活,用“膽戰心驚”這個詞比較合適。

我的注意力無時無刻不在勝男的身上,上次突襲之後,胡亥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地方了。

而這段時間的平靜,他一定是在準備什麼後招。不然的話,以他勢在必得的信念,怎會安心地待在自己的老巢裏?

每個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我看着和心兒玩得起勁的勝男,臉上不由露出笑容。突然,烏力罕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將我嚇了一跳。

他看了一眼勝男,隨即轉身看向我,慢慢坐了下來。

“趙青歌,你的前世是葉塵,但你有機會得知他的一切記憶,就看你如何選擇!我之所以現身,就是想給你這個機會。”

我眉頭一皺,疑惑地問道:“烏力罕,你有什麼辦法?許久不見,你會變得這麼好心?”

他微微一笑,沉聲道:“趙青歌,我沒說過要幫你,只是給你提供一個選擇。”

“說來聽聽!”

烏力罕微微一頓,然後說道:“趙青歌,人的靈魂是一個非常神奇的東西。你不要以爲自己已經掌握了靈魂的本質!很多超出你想象的事情,就與靈魂有關!”

我不由皺眉,沉聲道:“不要在我面前顯擺,請說重點!”

他搖頭苦笑,接着說道:“人的靈魂中,儲存着前世的記憶。就算是下地府,過奈何橋,喝孟婆湯,也無法將這些記憶刪除。”

“然後呢?”我淡漠地說道,雖然裝作淡定的模樣,但內心早已波濤洶涌。如果烏力罕說的是真的,那麼我就有機會知道葉塵的事情。

“然後”,烏力罕稍稍一頓,接着說道:“只要你使用天印的力量,便可辦到這一點。另外,你不用擔心,做到這一點,你還不會成爲黑神!”

我不由冷笑,低喝道:“烏力罕,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

“信不信由你!我說過,你成爲黑神,乃是冥冥中的天意!或早或晚,你都逃不過這條路,我有必要大費周折地佈局這一切嗎?”

我緊緊地盯着他,想要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些什麼來。但遺憾的是,他的眼神沒有任何欺騙之色。

“烏力罕,你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趙青歌,現在的我與你記憶共享。你知道的事情,我也知道。那個女孩的前世公子扶蘇的母親,而你的前世葉塵跟她卻有如此深厚的羈絆。試想,我能不好奇嗎?怎麼,你害怕知道事實的真相嗎?”

“烏力罕,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聊了?這些事情,你也有興趣?”

“哈哈哈,不是我無聊,而是你的身上有太多的祕密了。我甚至有時在懷疑,我得到長生天印,成爲初代黑神,就是爲了等你出現!”

我頓時一愣,大笑道:“烏力罕,你這話說的有點過了!試問,誰能有那麼到大的本事主導這一切?”

“世事無絕對!趙青歌,我想問你,你該如何選擇,要不要使用天印的歷練得知你前世的記憶?”

我瞬間沉默,然後搖了搖頭,輕嘆道:“現在時機未到,等我認爲合適的時候,我會召喚你的!”

烏力罕似乎並不覺得意外,隨即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勝男突然撲進我的懷裏,大聲說道:“小葉子,你在想什麼呢,來陪我玩啊!”

我立即將煩惱拋到一邊,和她玩了起來。上一世,葉塵虧欠她太多,這一世,我就算拼盡一切,都要護她周全。

是夜,鬼帝胡亥果然按捺不住,再次出手了。只不過這一次,他不是派遣幾隻小鬼,而是派出使命黑衣人。只不過,看到他們服飾的瞬間,我不由一愣,感覺很熟悉的樣子。

“小子,我是叫你趙二狗,還是叫你趙青歌呢?又或者,我是喊你白無常呢?”胡亥冷笑,將我家底全部報了出來。

“胡亥,你沉寂了幾天,是在調查我嗎?”我大喝,心裏感到有些不妙、

他點點頭,然後說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你是我的敵人,我調查你的背景和來歷,難道不應該嗎?只不過讓我沒想到是,早該滅絕的神祕組織白無常,竟然由傳人活生生地站在了我的面前。”

“胡亥,你到底想說什麼?”

“哈哈,沒什麼! 都市鴻蒙系統 只是本帝這幾千年下來,實在閒得無聊,也創建了一個組織,名叫黑無常!”

“什麼,你創立了黑無常?” 胡亥的話,頓時讓我如墜冰窖。我看着將我包圍的十個人,難掩心中的震驚。

“難怪我第一眼看到這些服裝時覺得很眼熟,原來是你胡亥模仿我們白無常,創立了黑無常!哼,就算如此,你又能如何?”

“趙青歌,千百年來,我組建的黑無常遍佈天下各地,而白無常一脈只剩下你一個人。單憑這點,你還有把握戰勝我嗎?”

胡亥的話,絕對不是吹牛。他活了這麼久,想要幹成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胡亥,就算白無常一脈就只剩下我一人,我也不會給祖宗丟臉。不管你用什麼招數對付我,我接下便是。”

胡亥冷笑,隨即一聲令下,那十個黑無常迅速朝我攻來。而且,他們的攻擊並非雜亂無章,而是井然有序,彼此配合,前後呼應。

如此一來,便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這十人之中,每個人的招數各不相同,但卻非常詭異地融合在一起,將我死死壓制。

更讓我難以接受的是,他們手裏的長劍或者大刀,都異常鋒利且堅韌,不比我的古劍差到那裏去。

物理攻擊只是雕蟲小技,他們十人分工合作,一邊對我窮追猛打,一邊準備陰陽術法,根本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爲了避免胡亥還有其他的後手,我讓秋楓和心兒保護勝男他們一家人。

“砰砰砰”,我一個大意,被五六個人連續踢中腹部,身體倒飛而出。我臉色一白,隨即吐出幾道血箭。

我還沒起身,另外幾個黑無常卻已準備好了陰陽道術。數道天雷咒齊至,瞬間將我的身體吞噬。

看到眼前的這一切,胡亥冷笑一聲:“人多力量大,這句話果然是真理!”

可下一秒,他陡然一驚,難以置信地說道:“怎麼可能,被天雷擊中,竟然還沒死?那根木鞭,我好像在哪裏見過!”

危急時刻,我將打神鞭拿了出來。而所有攻擊而來的天雷,盡數被打神鞭吸收。我手握打神鞭,慢慢站了起來。

“哼,看起來,還是我白無常更勝一籌啊!禮尚往來,還給你們的天雷大餐!”我低喝一聲,將打神鞭拋飛而出,與此同時,天雷之力爆發,悍然擴散開來。

然而,那十個黑無常的反應也不慢。他們猶如條件反射一般靠在一起,迅速施咒,瞬間結成一道結界。

儘管被我的天雷之力直接轟破,十個黑無常也倒飛而出,卻沒有傷及要害,更沒能殺死他們。

整個過程發生電光火石之間,我的實力也超出了胡亥的想象。他一步走出,站在我的面前。

“趙青歌,還是由我來做你的對手吧!你們幾個,連同其他數百號人,一起去抓那個小女孩。記住,那小女孩的身邊有兩隻妖怪,雖然實力強大,但你們就算是死,也要將那個你還抓回去!”

聽到胡亥的命令,那十人迅速撤離,會合早已安排妥當的其他黑無常,準備一起行動。

胡亥的話,讓我陡然一驚。我萬萬沒有想到,胡亥爲了抓走勝男,竟然出動了數百號人。 遠方的驚天爆炸,瞬間引起了我的注意。緊接着,一支信號彈沖天而起,胡亥不由大喜。

“趙青歌,那個小女孩已經落入我手,你沒能保護好她啊!”

我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低吼道:“胡亥,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復活誰,但我知道你的大本營在什麼地方。”

聞言,胡亥臉色微變,冷笑道:“你知道又如何,有膽量的,大可來闖!話不多說,本帝還有大事要做!”

話音一落,胡亥便立即遁走,無心戀戰。我本想前去追擊,但還是剋制住內心的衝動,迅速返回,查看秋楓和心兒的情況。

回到家,咖啡店已經變成一片廢墟。更讓我感到恐怖的是,那些黑無常的屍體竟然在迅速腐化,轉眼間就煙消雲散了。

“就算是死,也不將自己的祕密留給敵人。胡亥,你創立的黑無常,究竟是個怎樣的組織啊?”

秋楓和心兒的氣息還在,儘管有些微弱,但他倆還沒死。循着氣息,我順利將他倆救出。

不多時,遠方傳來消防車的聲音,我們三人對視一眼,都沒顧得上休息,便立即躲了起來。

我們三個跑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大口喘氣,有些累得不行。

“你們倆感覺如何,要不要緊?”

“小跟班,我們並無大礙,只是勝男和她父母都被抓走了。我真沒用,連這些人都打不過!”

看到自責的心兒,我急忙安慰道:“心兒,這件事不能全怪你。你現在的實力還沒完全恢復,能夠殺死他們那麼多人,已經盡力了。”

“二狗兄弟,你現在有什麼打算?事情已經發生,我們也要想辦法彌補!”秋楓的想法很實在,而且戳中了問題的要害。

“還能怎麼辦,直接殺向胡亥的大本營,救出勝男!”我低喝一聲,堅定地說道。

“大本營?胡亥的大本營在哪?”心兒和秋楓異口同聲地問道。

“驪山!”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爲了不打擾羽笙的婚後生活,我親自登門告訴了他事情的真相,免得他以爲我們出了什麼事情。

畢竟,咖啡店被炸,很快會成爲新聞,他肯定會知道的。

“二狗子,我也跟你一塊去。你去那麼好玩的地方,怎麼能不帶上我呢?”羽笙笑呵呵地說道,滿臉的無所謂。

我頓時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一巴掌打在他的腦袋上,低喝道:“你個二貨,你以爲我們去旅遊啊?別忘了,你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不要那麼衝動。另外,你和王婧度完蜜月之後,便可以着手準備情報組織的事情。所以,你身上的擔子不輕,可別給我搞砸了!”

聽我這麼一說,羽笙頓時有些無奈,感嘆道:“好吧,想我一生逍遙不羈愛自由,如今成了家,果然要考慮很多事情啊!”

看到羽笙的樣子,我不由感到好笑,然後說道:“臭狐狸,我就跟你說這麼多。我們現在要動身前往驪山,你和王婧,要多保重!”

“去吧去吧,有我在,誰敢欺負王婧?”羽笙自信地說道,顯得十分傲嬌。

緊接着,我們三個便不再耽誤,趁着天黑,我立即召喚出鬼擡轎,連夜前往驪山。

看着我們離去的身影,羽笙臉色嚴肅地說道:“二狗子,你可要平安回來啊!”

一旁的王婧聞言,笑着安慰道:“羽笙,趙大哥那麼厲害,肯定不會有事的。你不要擔心,一切都會沒事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羽笙的心裏卻有種不好的預感,暗歎道:“但願如此吧!”

爲了趕路,我讓四名擡轎的鬼差加快速度,爭取在天亮前趕到驪山。

“胡亥,我很好奇,你究竟想要復活誰?”我心裏暗歎,有些焦灼不安。秋楓和心兒很疲倦,各自睡了過去。

雖然我也很累,但我卻沒有一絲睡意。我沉默片刻,隨即將烏力罕召喚了出來。

見我主動召喚他,他微微笑道:“趙青歌,你將我召喚出來,所爲何事?”

“烏力罕,告訴如何使用長生天印看到我前世的記憶?”我淡漠地看着他,輕聲說道。

烏力罕一怔,隨即笑道:“怎麼,你想通了?”

“沒錯,我想通了。怎麼,有問題嗎?”

烏力罕搖搖頭,接着說道:“當然沒問題,只不過,知曉自己前世是個怎樣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氣。所以,我得確定你準備好了!”

“放心,如果沒有準備好,我也不會將你喊出來。趁現在有時間,我想看看自己的前世葉塵,他和羋雪之間究竟經歷了什麼!”

烏力罕點頭,隨即施法,將長生天印從我的眉心處召喚而出,接着說道:“你現在是天印的主人,所以,想要使用它看到前世的回憶,還得由你親自操控。”

“怎麼做?”

“很簡單,你與天印靈魂相連,只是你一直以來封鎖自己。你只需釋放自己,讓天印感知到你的存在,你就能操控它。”

我輕輕點頭,的確如烏力罕所說,儘管我與天印靈魂相連,但一直封鎖自己與它的聯繫,爲的就是不想受其干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