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隊員看到我的表情不說話了。因爲從我的表情中已經看到了答案。

“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們不但要打,而且一定要取得勝利。”我大聲說道。

不過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所有的隊員臉上卻沒有激動的神色,反而都很沉重。

“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聲音不高。

“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這次聲音非常洪亮。

不過當我們必勝的信心傳到獵豹戰隊的時候,隊員們都樂了。

“隊長,你看那些土包子還在那大喊大叫呢。”龍套甲說道。

“是啊,跟咱們比他們真是自不量力。”龍套乙說道。

“他們只不過就是安慰一下自己罷了,難道你們忘了上屆比賽他們是最早被淘汰的。哈哈”龍套丙說完後其他人哈哈大笑。

這些人的話語一字不差的傳到了我們的耳朵裏。我沒有說話,反而臉上掛滿了笑容。

主席臺上,那個周司令也用同情的語氣對羅忠勳說道:“羅老啊,這次你們神龍戰隊真幸運啊。”說完呵呵一笑。

羅忠勳的臉色鐵青,他也生氣我這個隊長怎麼運氣這麼倒黴,居然抽到了在電子對抗方面堪稱神話的獵豹戰隊。

“不過羅老啊,你也不用上火,反正早晚都得被淘汰,早淘汰早休息。”周司令說道。

“哼!”羅忠勳沒搭理他。

“下面我安排一下戰術,龍副隊,你帶領隊員們攻擊對方陣地,記住這樣這樣……”我貼在小龍女的耳邊輕聲說道。

小龍女沒有羞澀,她知道這個時候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是隊長!”當我說完之後,小龍女大聲說道。不過還是用疑惑的神情看着我。

“小風,你跟我留在基地,我們共同跟他們玩對抗。”我大聲說道。

老大,就咱們兩個?”小風不可置信的問道。

“廢話。”

小風沉默不語,其他隊員們也都沒說話。大家心裏都在琢磨到底我們會抵抗多久。

我們兩隊被安排到了比賽專用場地,比賽規則是這樣的,每個基地之間距離五公里。每個基地都會給安裝一套國內最先進的電子系統。如果哪一方能夠率破壞對方的電子系統就算勝利,如果能夠全殲對方,額外加分。

我們是紅方,對方是藍方。

當所有人員就位之後,指揮部宣佈比賽開始,所有觀賽人員也都走進了總指揮部,因爲在那裏可以清楚的查看到雙方隨時的損傷。

當指揮官宣佈比賽開始的那一刻,小龍女帶着其他隊員全部出發了…..

我和小風迅速打開電腦連接電子系統開始了工作。

“小風,你先在外圍設置防禦程序,儘量速度快,不管多簡單被破解。”我大聲說道。

“是隊長。”小風說完便迅速開始工作了。雖然黑客技術不高,不過要設置防禦程序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不一會兒的功夫幾道防火牆便建好了。

我則爭分多秒在設置一道防禦程序,這道防禦程序就是之前那個高手發給我的,據說防禦程序分爲二十五層,而且隨着外層的失守,內部的防禦程序會更強。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改良這個防禦程序,因爲我擔心這個防禦程序對方也知道。就在我花了足足五分鐘時間改良完這個防禦程序後,對方的攻擊已經到來了……. 394

讓我沒想到的是敵人的攻擊會如此猛烈,應該不是一個兩個人的攻擊,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敵方至少有不下十名隊員參與了攻擊。

重生學霸女神

防禦雖然有所抵抗,不過可是輕而易舉被擊破,潮水般涌向第二道防禦,第二道防禦雖然較第一道防禦有所增強,不過卻也抵擋不住如此猛烈的攻擊,滔天巨浪將第二道防禦拍打的一潰千里。

第三道防禦雖然在狂風暴雨中堅持了一會兒,不過奈何不住對方的攻擊實在是太猛烈,破壞能力也太強大。不過好在經過前三道防禦之後,滔天巨浪好似被分流一般。分成了三部分。每一部分的最終目標雖然都是第四道防禦程序,不過每一部分經過的途徑卻不相同。這就給第四道防禦程序一點喘息之機,因爲敵方的攻擊目前還沒有形成合力。

就在對方的滔天巨浪不住的拍打着第四道防禦的時候,卻沒有人注意到就在剛剛被摧毀的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防禦廢墟中,分別有一組程序不規則的順着敵人攻擊來的方向前進了。這些不規則程序的前進並沒有引起地方的注意,這時候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攻擊第四道防禦上。果然在敵人的猛烈炮火之下,在滔天巨浪的不停拍打之下,第四道城牆宣佈告破。敵人這次沒有分散,繼續集合所有能量向第五道防禦進發。

шшш✿ttκā n✿¢O

“老大,沒想到這龍隊還算有點本事。”藍方陣營裏,一個隊員對獵豹戰隊隊長說道。

“我也沒想到,他們居然有人可以設計出如此堅固的防禦來,大家集中力量攻擊,別給他們喘息之機。”獵豹戰隊隊長表情凝重的說道。

“隊長,我覺得他們好像所有人都參與防守了,要不要咱們派幾個人去把他們老家先端了。“另一個隊員建議道。

“也好,土匪,你帶幾個人去把對方老家端了,反正這邊咱們也快攻擊到他們系統核心了。”

說完之後,那個綽號土匪的隊員帶着幾個隊員走出了基地偷偷向紅方進發…..

“老大,我方網絡裏發現一些程序碎片,好像是剛纔攻擊對方防禦牆的時候遺留的。”正在這時,一個隊員向獵豹戰隊隊長報告說道。

獵豹和幾個隊員看了一下那些程序殘片,都是一別普通殘片。

“大家不用管那些殘片,集中火力攻擊對方防禦牆。”本以爲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取勝的局面現在還沒拿下來不禁讓獵豹有些着急。

“老大,第五道防禦失守。”小風向我報告了最新戰況。

“沒事兒,耐心等吧,我先去睡覺去了。”說完我真躺在旁邊的一張椅子上睡覺了。

“哈哈哈哈,羅老,你這個隊長好像要投降啊”看到紅方指揮所裏的一幕,周司令笑着說道。


“這個東方小飛,什麼時候睡覺不好,現在睡覺。”羅忠勳心裏把東方小飛罵了個底朝天。

臉色也是一陣鐵青。他心裏明白獵豹戰隊的實力,他更清楚神龍戰隊的家底,只是剛纔幾分鐘紅方不是抵禦的挺好的嗎,起碼沒有那麼快的就丟盔棄甲啊。現在是怎麼了?跑去睡覺了。

羅忠勳心裏琢磨着。

本來想讓人把東方小飛叫起來。不過想想反正一會兒都是要輸也無所謂了。

正在這時,獵豹戰隊已經攻破第二十層防禦程序。小風緊張的盯着電腦,我卻逍遙的在那裏躺着睡覺。

“老大,我們已經攻到第二十層了,估計馬上攻到對方老家了。”藍方陣營,一個隊員興奮的說道。

獵豹臉色沒有多少的喜悅反而是一副着急的表情。

衆所周知這神龍戰隊在電子對抗方面是最差的,而獵豹戰隊是實力最強的,可是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居然還沒有攻破對方設置的防禦,這能不讓獵豹着急嗎。

等下比賽勝利了獵豹也感覺臉上沒有面子啊。

“全力猛攻!”獵豹咬牙切齒的說道。

而總指揮中心裏,羅忠勳的臉色比獵豹也好不到哪去,不過他也有意外的地方,那就是半個小時都過去了,神龍戰隊居然還沒有失敗,這不禁讓他對東方小飛多了些許期望。

不過當他從指揮中心的監控屏幕上看到呼呼睡大覺的東方小飛,不覺心裏這個氣啊。既然都能夠抵抗這麼長時間,爲什麼東方小飛不趕緊想辦法反攻呢。

可是着急有什麼用,現在大家都在指揮中心,不能隨意干擾隊員比賽。

時間就這樣在很多人的緊張和壓抑中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獵豹戰隊已經攻到了第24道程序,如果這道程序攻破,那將面對核心系統外最後一層了。那紅方就更加危險了。

“老大,你快醒醒啊,咱們快守不住了。”小風終於忍不住的對我大聲說道。

“攻到多少了?”我沒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問道。

“23層。”

“不着急,等破了23層之後再叫我。”說完我又接着睡覺了。

小風看着我在那睡覺是既生氣又無奈,生氣的是這個隊長也太不負責任了,這可是比賽啊,他跟個沒事人似的,無奈的是誰讓人家是隊長呢,自己就算再着急有什麼用呢。

小風無奈的看了看我,然後繼續盯着屏幕。

第23層防禦終於在獵豹戰隊堅持不懈的攻擊之下破解了,小風趕緊把我叫了起來。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電腦屏幕後走出了指揮所。

“老大,你幹嘛去啊?”小風見我要出去趕緊問道。

“撒尿。”

哈哈哈哈,當我的話傳到總指揮中心的時候,大家笑的是前仰後合。

“我說羅老啊,你這個隊長真是個人才啊,這時候還想着撒尿呢。”不知道是誰笑着說道。

羅忠勳沒有說話,他現在反而不着急了,因爲他非常清楚我的個性,他也知道我鬼點子多,他不相信我在這個時候還想着撒尿,唯一的解釋就是故意在麻痹敵人。

羅忠勳微微一樂,沒搭理別人,繼續盯着監控屏幕。


正在這時,我撒尿回來了。

不過我沒走到電腦前,而是走到了中指揮中心的監控攝像頭前。

“羅爺爺,作爲東道主咱們讓了他們這麼長時間可以了吧,我可要進攻了。”我衝着攝像頭微微一笑走回電腦前。

總指揮中心那邊可開鍋了,看着我若無其事胸有成竹的樣子,大家紛紛揣摩我這話到底什麼意思。難不成是羅忠勳下的命令先不許抵抗?先讓對方攻擊?

羅忠勳臉色笑容更甚了,沒想到這小子還想着賣我個人情呢。

果然在我說完這些話後,紅方開始了反攻,就在大家紛紛議論紅方會如何反攻的時候,藍方的指揮通訊系統突然完全崩潰,通過總指揮中心監控可以清楚的看到藍方陣營一片大亂,所有電腦噼裏啪啦的冒着火花,好像主板燒了一般。

正在藍方陣腳大亂之際,藍方的指揮中心闖進了十幾個紅方的隊員,爲首的正是龍小雨。

勝負已分!

總指揮中心裏傳來了熱烈的掌聲。

羅忠勳微笑着享受這掌聲。

紅方始終沒有進攻,而是讓藍方進攻,這東道主的大度和謙虛給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紅方採取進攻之後,所有人都沒看出紅方是如何進攻的,藍方甚至一點察覺都沒有就被紅方徹底擊潰了所有系統,這進攻的速度和手段讓所有人心中不寒而慄。

“羅老,恭喜啊,神龍戰隊今非昔比啊。”大家紛紛議論道。

賽場這邊,神龍戰隊的隊員們一個個神采奕奕的回到紅方基地,而獵豹戰隊則垂頭喪氣。

“誰是你們隊長,我要見他。”在藍方基地裏,獵豹大聲問道。

“我是,不知道閣下有何貴幹。”我站起來對獵豹說道。

“我輸的心服口服,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獵豹衝我一抱拳說道。

我這才仔細看了看這個獵豹隊長,典型的東北漢子,身材很魁梧,濃眉大眼,說話也是十分豪爽。


“有什麼問題就問吧。”其他隊員也都圍了過來。上屆電子對抗第一名的獵豹戰隊隊長現在居然跟新來的隊長請教,這可是天大的新聞啊。

“我想問你,你是怎麼攻擊我們的,爲什麼我們一點預警都沒有?”獵豹大聲說道。

我摸了一把我的金絲邊眼睛,笑着回答道:“難道之前你們就沒覺得那些殘缺的程序有些可疑?”

“厲害,實在是太厲害了。”獵豹大笑着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