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口紫煞陰魂劍雖然不是寶器,卻是一上品靈器,遠超他的飛鴻劍。

「對了!這口飛劍我還沒來得及煉化,還有上回梅紫琳借給我那件明光鎧,事後她也沒討回去,如果她再來要,我就給她,若是不然,正好便宜我了。」

譚飛暗暗歡喜,這兩件法寶都是靈器,每件都價值不菲,而且正合他使用。

隨之,他的心念一動,那口紫煞陰魂劍就已出現在了他的手。

頓時之間,煞氣湧起,隱隱傳出凄厲的鬼魂叫聲,這些都是附著在劍的陰魂厲鬼。

譚飛登時一愣,沒想到這口飛劍居然這樣凶厲,而他身邊的林菁菁更加不濟,登時又驚又嚇,小臉變得慘白,險些跌坐在地上。

「師兄,這是什麼劍呀?都嚇死人了!」林菁菁忙往後退了幾步,才堪堪不受影響。

「菁菁嚇了一跳吧!」譚飛笑答道:「這是我新得的一口飛劍,乃是上品靈器,等我煉化之後,原先那口飛鴻劍就給你了,不過你也得加緊修鍊,儘快達到練氣重,成為內門弟子,否則也不能用。」

「什麼!師兄把飛鴻劍給我!」林菁菁一聽,登時眼睛一亮,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雖說飛鴻劍只是上品符器,實在算不上是什麼寶劍,可對林菁菁來說,卻相當了不得了。

譚飛竟說把這口飛劍給她,讓她如何能不驚喜,更加躍躍欲試,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在半年內達到練氣重。

尤其,在這段時間,修鍊譚飛傳給她的御雷訣,林菁菁的修為也突飛猛進,已經達到練氣四重的巔峰,只差一步就能達到練氣五重,如果讓她突破過去,半年之內,再進一步,也不是沒有可能。

「好了,我說到做到!」譚飛繼續笑道:「你可別貪玩,趕緊去修鍊吧!什麼時候達到練氣重就來跟我討要飛劍。」

「是!」林菁菁士氣鼓舞,忙應一聲,跑回屋裡,閉門修鍊去了。

留下譚飛,又把注意力轉到了這口紫煞陰魂劍上。

這口飛劍原是陰斷魂屠殺十多萬人,抽取生魂,凝聚煞氣,方始祭煉而成,其有一大半威力都在劍那些冤魂所產生的煞氣。

但譚飛不是魔宗弟子,如果直接煉化這口飛劍,不但要受陰煞侵染真氣,在這羅浮山下,恐怕剛一使用,就要被人指為魔頭,解釋不清,殊為麻煩。

可如果把劍上的冤魂化去,失去陰煞之力這口飛劍的威力也要大打折扣,從上品靈器掉到下品靈器,實在得不償失,還不如去賣了,另換一口飛劍。

一時之間,譚飛也拿不定主意,只好暫時把這口紫煞陰魂劍先收起來。

隨即靈機一動,猛然又想起來,三天前在月湖的湖底,那塊引起黃金巨城感應的大石,還有當時李劍晨了陰斷魂的黑煞陰雷,飛劍落入湖,當時情況緊急,也沒來得及撈起。

「對呀!我怎麼差點兒把這茬兒給忘了!」譚飛想到這裡,不由眼前一亮:「當時在場的,除了幾個黑魔宗弟子,只有我和梅紫琳活下來。那幾個黑魔宗弟子必不敢再回來,而梅紫琳修為奇高,一把捏死了陰斷魂,又把這口紫煞陰魂劍隨手給了我,顯然也不會看上李劍晨那口飛劍。我何不打撈上來,再取了那塊大石,看看那裡頭究竟是什麼寶貝。」

「對!就這麼辦!事不宜遲,我得趕快行動,免得被旁人佔了先。」

譚飛拿定主意,立刻出了內院,奔出飛雲門的山門,到了外邊僻靜之處,放出劍光,騰空而走。

這個時候,三大魔宗剛剛退去,羅浮山下這些門派還在驚魂未定,誰也無暇外出,都在各自忙碌。是以譚飛出了飛雲門,一路也沒遇上什麼人,只有兩道遁光,遠遠錯身而過。

不到一個時辰,再次來到月湖。

譚飛收住遁光,停在前番落腳的那塊突兀的大石上面,俯望下方的月湖,水波清靜,波瀾不驚,絲毫看不出前幾日的激戰痕迹。

「就是這裡!」譚飛看見四下無人,身影驀地一閃,直接縱入湖,輕車熟路來到他上次發現的那塊湖底大石的旁邊。

這塊橢圓形的大石上長滿了青苔,摸起來好像一層油泥,滑溜溜的,抓握不住。

譚飛想把這塊大石從淤泥推出來,卻發現這塊大石竟非常沉重,他稍微試了試,竟然紋絲不動。

同時,再次接近這塊大石,他體內的黃金巨城也隨之震顫了起來,彷彿要飛出來,將其吞噬一樣。 第750章難道太陽公公下班了?

上官伊莎點點頭,還是很沒安全感的兩手緊緊抓住了陸奕飛的睡衣,問道:「你不會離開我的對不對?」

「嗯,不會的,一輩子都不會。」

「那我長大了要嫁給你,你一定要娶我。」

「當然啦。」陸奕飛開心的咧嘴一笑。

上官伊莎這才有安全感,也不再哭鼻子了,把頭往陸奕飛身邊靠了靠道:「我睡覺了。」

「嗯,晚安。」

這一夜,哭鬧的不止上官伊莎,好些個小孩子都在哭,尤其是格格哭的最凶,坐在地上扯著嗓子嚎,但是他再哭也改變不了事實,根本沒人理會他,他想跑出去,看見外面一片漆黑,他又不敢再亂跑,只得回到卧室,哭累了也就睡了。

次日,陸奕飛生物鐘到了,自然醒了過來,卻發現天還沒亮。

他想著,可能是時間差的緣故,生物鐘不靈了吧。

可是繼續睡,又睡不著了,就下了床。

找出昨天中谷老師給的懷錶看了眼,竟然七點半了?

可是……

他拉開窗帘看向外面,天還是黑的啊!

可惡!給的懷錶是個壞的!就知道中谷老師沒安好心!

陸奕飛第一個念頭就是這樣的。

「陸奕飛,幾點了?」上官伊莎也醒來了,揉著眼睛從卧室走了出來。

陸奕飛看見,忙道:「你再睡會吧,天還沒亮,」

「哦。」上官伊莎揉著眼睛轉身,又回到卧室繼續睡。

陸奕飛打開別墅門看了眼,怎麼外面還是一片漆黑啊?

他都睡夠了,按理說天也該亮了啊!

怎麼回事?

陸奕飛抓了抓頭髮,很是不解,回去開了電視機,就見上面顯示時間已經八點了。

不知想到了什麼,拿起懷錶一對時間,都是八點!

八點了……外面還沒亮?

陸奕飛又跑出去看了兩眼,路燈也都亮著,外面卻一片靜謐,都沒人起床。

這是怎麼回事啊?

陸奕飛越想越不對勁,突然想到昨晚中谷老師走時最後留下的那句話。

明天開始訓練。

明天……

現在已經是明天了……

難道是已經開始訓練了?

陸奕飛一個激靈,媽咪說過,這裡的訓練很詭異,有時候大半夜都能把人弄起來跑好遠,所以說……這個點天還沒亮,還讓他們在這睡覺,真的很不對勁!

想了想,陸奕飛立即跑進卧室,把上官伊莎從床上拽了起來,說道:「趕緊換衣服,刷牙洗臉,我感覺我們被人耍了。」

上官伊莎不解的揉著眼睛,坐在床邊,「什麼意思啊?天還沒亮呢。」

「都八點了,我感覺這裡面一定有貓膩,時間都八點了天不可能還是漆黑,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而且你還記得嗎,昨晚中谷老師走的時候強調了好多次今天就開始訓練,可是今天包括凌晨啊,我估計,他們從凌晨就開始捉弄我們了,我們還在這傻傻的等天亮,他們肯定都在看笑話!」

上官伊莎沒怎麼聽懂,但還是很配合陸奕飛的把衣服換好,刷牙洗臉。

弄完后,陸奕飛又去廚房熱了兩個雞蛋,給伊莎一個,自己拿一個,邊走邊吃,出了別墅,去了格格的別墅,使勁敲門。

而此時,這個區域的孩子們都還不知道,他們出別墅的所有舉動都被監控器拍下了。

貝蒂,陸錦煜,上官澤然,尤薇等好些逗留的家長,都在屏幕前看著監控器拍下的所有畫面。

他們從六點多就坐在這了,卻不想一直等到了快九點,才看見兩個人影走進拍攝畫面。

陸奕飛和上官伊莎。

貝蒂立馬得意了,「我就說最先出來的肯定是我兒子了吧!」

生物鐘永遠那麼準時,連時間差都從未征服過她兒子的生物鐘,所以這樣的訓練根本難不倒寶貝啦~

上官澤然在一邊也挑眉道:「別忘了,還有我女兒。」

「切,要不是我兒子罩著你女兒,你以為你女兒能這麼機靈。」貝蒂不屑的哼了聲。

所有家長也都默默嘆氣,自己孩子的秉性也都知道點,估計看天沒亮,可能還在睡。

陸奕飛敲了好久的門,門才被從裡面打開,出來的人還是杜浩宇。

陸奕飛就道:「快去喊格格起床,都快九點了。」

杜浩宇迷迷糊糊的看向外面,「天還沒亮呢。」

「天要是亮了就遲了,我們被人耍了。」陸奕飛催促杜浩宇。

杜浩宇很蒙的抓了抓頭髮,去卧室喊格格。

陸奕飛就牽著上官伊莎去了別墅外寬敞的院子,東看看西瞧瞧,想著這裡一定有什麼不對勁的,為什麼這裡沒有天亮呢?

太陽一出來,應該就會亮了啊!

難道太陽公公下班了?

很明顯不可能!

「陸奕飛,這天真的沒亮啊!」上官伊莎見天色一直很黑,就覺得應該是天沒亮,好像不是有人捉弄他們。

陸奕飛看向上官伊莎,見他還散著一頭長發,他剛剛因為有些著急沒給她扎頭髮,走時只拿了一根皮圈,這會就繞到她後面,一邊給她扎頭髮,一邊道:「你要相信我的直覺,肯定是有人捉弄我們,而且這裡全是高科技,我感覺肯定是有一種技術把陽光擋了,封閉了這塊區域在考驗我們,我們等格格起床,我們就走出去看看。」

「哦,那好吧。」上官伊莎伸手摸了摸頭髮,「我想要小辮子,你會扎嗎?」

「呃……」陸奕飛有些囧了,看了眼自己扎的有些亂的馬尾辮,嘴角輕扯了扯道:「這樣也很好看啊,明天再給你扎小辮子好不好?」

「好吧。」

「陸奕飛,天還沒亮,你喊我起床幹嘛啊?」格格走出來就大聲抱怨。

陸奕飛又看向後面的杜浩宇,說道:「你們兩個醒醒吧,恐怕天早亮了,趕緊跟我走。」

「去哪?」格格追上前面走的陸奕飛。

杜浩宇也趕忙追上他們。

「先出去再看,這個區域肯定有問題!」

不一會他們就走到了別墅區的大門,剛推開一點點,一道強光就射了進來。

等把門全部拉開,幾人都震驚的瞪大了眼。 ?「這個石頭果然有些蹊蹺,以我現在修為,用手這一推,也有數千斤,這塊大石竟然絲毫不動,難道是長在了湖底的岩層上?」

譚飛心狐疑,卻不著急,也沒妄動,而是把注意力有轉移到了李劍晨遺落的那口飛劍上。

李劍晨這口飛劍也是上品靈器,威力只比陰斷魂的紫煞陰魂劍稍遜,落入湖之後,劍光微微明耀,加之譚飛心裡還記著當時大致的位置,因此非常好找,幾乎沒有波折,就在距離岸邊數千丈的一片水草叢發現這口飛劍。

「找到了!」譚飛潛水過去,登時眼睛一亮,催動真氣把那口飛劍收攝過來。

當劍一入手,他立刻感覺到一股精純無比的劍氣,跟那口紫煞陰魂劍完全是兩種感覺。

再看劍鄂上,用篆刻有『青鵷』二字,劍身通體三尺,微微放出青光。

「青鵷是上古神鳥,通常與鳳凰並列,這口飛劍敢用青鵷作為名字,看來果真不凡,這樣劍氣精純,將來若有可能,甚至會生出器靈成為一件寶器。」

譚飛獲得這口青鵷劍后,不禁十分高興,超出他的預想。

雖說這口飛劍的威力看似比紫煞陰魂劍弱了幾分,卻是劍道正途,仍有潛力可挖,而紫煞陰魂劍基本沒有可能晉級寶器了。

「好!這次收穫不小,想不到這青鵷劍居然出人意料,比那口紫煞陰魂劍還好,且不用擔心邪氣侵體,更不用擔心被人非議。」

譚飛暗喜之餘,隨手把這口飛劍收入寶囊之,初次煉化飛劍,需要不少功夫,他雖然心裡急切,卻也不敢就地亂來,更何況這口青鵷劍之前被黑煞陰雷打,劍氣受到侵染,還需另外處理,用人蔘靈芝首烏之類蘊含陽氣的藥材擦洗,祛除陰煞之氣,才能恢復靈性。

「對了,當時韓師姐那幾個人也遭劫遇難了,他們四個人的飛劍,雖不及這兩口,卻也相當不錯,都是上品符器,就算我用不上,也可留著,總會有用。還有那張四象劍陣的陣圖,最好也一併尋來,相比起來這張陣圖的價值更高。」

譚飛一面心想,一面好整以暇,按照記憶朝韓師姐等人遇難的方向找了過去。

當時,韓師姐和王化等人,因為了黑煞陰雷,飛劍全都受損,四人慌忙奔逃,最後死在了黑魔宗弟子的圍攻下,不過他們的飛劍都落在了一處,很快就被找到,唯獨那張陣圖,在附近搜尋了半晌也沒見到蹤跡。

「嗯?難道那張陣圖被水暗流給沖走了?」

譚飛心有不甘,但這月湖的面積何止千頃,要搜尋一張陣圖,簡直是大海撈針,他也無奈,只好放棄。

「罷了,那張四象陣圖雖然威力不弱,卻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陣,何況必須四人布陣,我大概也用不上,現在當務之急,還是那個大石,不知道裡面究竟是什麼寶貝。」

譚飛略微思忖,也不繼續搜尋,再次回到了那塊橢圓大石的旁邊。

「這塊大石沉重無比,僅憑我一個人,根本無法搬動,難道還得再去找一個幫手來?」

想到這裡,譚飛的腦海浮現出了梅紫琳的名字,但立刻又被他給打消下去。

一來,去找梅紫琳,取出寶貝之後,大頭必定要被梅紫琳分去。

二來,也不好解釋,他為什麼能夠確定,那個發出光芒的寶貝就在這塊大石之。

「對了,之前我能把黃金巨城裡的符錢隨意取出收回,不知道這塊大石能不能如法炮製?」

譚飛忽然想起,上次他從搖錢樹上得了一顆凌雲丹和上萬乾坤通寶,只要拿在手,就能隨意帶出,這讓他靈機一動,想到了這塊大石上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