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想要跟風鎮天賭的幾位想了想隨後說道「好。」說完幾人便是去選毛料,你個個都是自信滿滿的挑了不少,過了半個時辰他們幾人都選好了。

來到風鎮天面前對風鎮天說道「選吧。」

然後風鎮天詭異的一笑對他們說「既然秦老信的過在下,那就多賭一些可好?」

那幾位一愣隨即帶著奸笑說道「好,你說賭多少。」

「這樣,賭多了,怕你們給不起,賭少了還算是我看不起你們,你們手中的毛料是多少錢一塊?」風鎮天反問到。

「我的這塊五萬」

「在下的八萬」

「本人的七萬。」

隨後一個個的都報上來了,但是最貴的也就是八萬,隨後風鎮天便說道「你們這些人的毛料價格都不統一,這樣輸了的人不僅把賭約的金幣付了,而且需要把毛料的錢一併付了,還有就是在毛料中的寶物歸贏者,你們看如何?」

那幾個賭徒頓時心中都要樂開花了,本來毛料的錢就得他們自己出,現在風鎮天說出輸了的人出,那他們就省下了一筆。

隨後幾人都是興奮的點著頭口中連說「好,好,好就照小兄弟的意思辦。」

而風鎮天則是露出了一股猶如狐狸般的笑容,但是在一旁的秦老則是不明白,因為當風鎮天剛進入珍寶閣的時候,他曾經問過風鎮天是不是來賭石的,但是風鎮天卻是說不是,為什麼這麼一會的時間會變成這樣?

這讓秦老百思不得其解,隨後風鎮天抱拳對秦老說「有老秦老開石。」

秦老笑著答道「無妨。」隨後看向那幾人「誰先來?」

那幾個賭徒都是一個個的爭先恐後的說要先來,風鎮天隨即說道「不用一個一個來,你們一起來吧,把毛料放在桌子上,我一個個的猜。如果我猜錯一個就算我輸」

那幾個賭徒便是把手中的毛料都放在桌子上,整整齊齊的放了一排,然後風鎮天一看一共有十個毛料,然後風鎮天便是低聲對小九說「小九告訴我哪個有寶貝。」

然後小九的聲音便是響在風鎮天的腦海中「左邊第一個、第五個有其餘的都沒有。」隨後風鎮天點了點頭,便是拿起第一塊毛料,捧在手中敲了敲,然後又聽了聽聲。

使得眾人都傻眼了,因為他們從來就沒看過這樣選毛料之人隨即哄堂大笑,但是風鎮天卻沒有理眾人,只是微微一笑對秦老說道「秦老,這塊毛料裡面有寶物。」說完便放在那裡去了第二塊,依舊是像挑西瓜般的敲了敲聽聽聲,然後搖了搖頭。

等風鎮天將這十塊都挑完以後,便是對那秦老說道「秦老開始吧」

隨後秦老便是拿起兩塊毛料,用自身的氣勢將那兩塊毛料迅速的削完而當第一塊只剩下拳頭大小時,眾人再次大聲喊出「哈哈,第一塊什麼都沒有,你看就剩下那麼小塊的毛料,不可能有什麼寶物了。」

「哈哈,他輸了,這次可要賠大了。」

「誰讓他那麼猖狂那,該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讓秦老的手再次削下去時,頓時火光四射隨後眾人大喊「出,出光了。竟然出光了。」

隨後秦老便是再次加快速度隨後出現在眾人眼中的卻是一塊散發著紅色光芒的石頭,而這塊石頭上面卻散發著濃濃的元氣,隨後秦老看了看風鎮天,而風鎮天此時則是帶著一股淡淡的笑容。

隨後秦老說道「第一塊毛料出光了,一塊火屬性的元氣石。」

然後秦老便是把元氣石送到風鎮天手中微笑的說道「恭喜小哥。」

風鎮天抱拳「多謝秦老。」

然後風鎮天便是把那塊火屬性的元氣石放在自己的儲存袋中,然後秦老便是快速的將第二快毛料削完,隨後大聲說道「第二塊毛料空無一物。」

隨後便往下走而此時風鎮天想的是「那第五塊毛料裡面是什麼東西?要是在有一塊元氣石,那就好了。」

漸漸的秦老把第三塊與第四塊也是削完,已久是什麼也沒有,當秦老站到第五快毛料前時看了一眼風鎮天,而風鎮天則是帶著一股深不可測的神情對秦老點了點頭。

隨後秦老便是淡淡一笑便單獨拿起第五塊毛料,隨後便是快速的削了起來,剛削下一半時,便一道幽藍之光爆發而出。

「又出光了,五塊出光了、」

「天啊,他已經猜對五塊了,而且這次的物品是什麼啊?」

隨後秦老也是迅速的削了起來,很快一塊散發著幽藍之色的元氣石再次出現在眾人的眼中,但是當這塊元氣石出現時,眾人驚愕不已,因為這塊元氣石竟然比上一塊火屬性的元氣石要大的多。

而且這塊還是水屬性的元氣石,這塊元氣石猶如茶壺那般大,隨後那秦老帶著淡淡的笑容對風鎮天說道「小哥,恭喜,恭喜、」

風鎮天淡淡一笑隨即說道「今天我的運氣好像還挺好。」


那些賭徒聽完后頓時感覺刺耳,而那些看熱鬧的人則是大笑起來。

然後,秦老則走向其餘的幾塊毛料,頓時使這剩餘的幾塊毛料都漂浮在半空中,隨即便是雙手在半空中不停的揮舞,很快那剩餘的幾塊毛料便是消失不見,而剩下的這幾塊毛料沒有一塊出光。

隨後那秦老臉上的笑容更勝了,隨即便是對大家說「這次勝者乃是這位小哥,你們十人趕緊把毛料錢與賭約的錢拿出來,交給這位小哥。」

隨後那幾人便是咬了咬牙從手裡拿出了一條儲存帶隨後看了看便把儲存帶教給了秦老,而秦老則是一笑便把那十條儲存帶都給了風鎮天。

而風鎮天一愣隨即笑著說道「秦老,這裡有您的毛料錢……」

「小哥,這毛料才值幾個錢,就當老夫送給小哥的見面禮,如果小哥不嫌棄的話,那請隨老夫去往後堂如何?」沒等風鎮天話說完那,秦老便是擺了擺手。

「多謝秦老,那小子便是恭敬不如從命了。」風鎮天抱拳施禮,隨後兩人便是大笑起來。

「今日關門不做生意了,都走吧。」說完那本是熱鬧非凡的珍寶閣就只剩下秦老與風鎮天還有幾位隨從在。

「小哥,後堂請。」

「秦老請。」

說完秦老便是向後堂走去。 風鎮天跟隨秦老走到內堂后,發現這內堂竟然排放的十分簡樸沒有在外面所看到的那般華麗,風鎮天愣了一下,而秦老看了看風鎮天隨後笑道「小哥,發現內堂不如外面吧。」

風鎮天點了點頭「嗯,最主要是,外面竟然那般華麗,而內堂竟然如此簡樸。」

「這是老朽的一種習慣,其實老朽對於珍寶的喜愛不如簡單的生活來的實在。」秦老解釋道

風鎮天淡淡一笑「秦老好心境。」

隨後,秦老請風鎮天上座,而風鎮天卻說「秦老,您是主人,理當上座,小子坐在這裡就可以了。」

說完,風鎮天隨便找了個地方便坐下來。

秦老滿意的點了點頭「上茶。」

當茶拿上來后,秦老則是問了風鎮天「小哥,不知道姓氏名誰,從何處而來?」

風鎮天想了一下「秦老,小子追命,從北面過來的。」

秦老一聽點了點頭,「不知追命小哥跟哪位大師學習的這相石之術?」

風鎮天聽完一愣便問道「那個,秦老,什麼是相石之術?」

秦老聽完頓時目瞪口呆,半天才說出一句話「難道追命小哥沒有學習過相石之術?」

風鎮天點了點頭,秦老則是更吃驚了心道「沒學過相石之術,竟然可以猜的出每塊毛料中是否存在著寶物,難道他是憑運氣的嗎?」

風鎮天看著秦老隨後說道「秦老,其實我這個人好像運氣還可以。嘿嘿」

顯然風鎮天是看出秦老心中所想,於是才說道。

秦老則是神迷的一笑點了點頭,然後風鎮天在次問道「秦老,可否告知那相石之術是何?」

秦老淡淡一笑隨即說道「既然追命小哥想了解著相石之術,那秦某就給追命小哥講講。」

「這相識之術乃是相石世家歷代傳承下來的,而這相石之術與武技一樣都分為各個等級,分為天、地、人、玄、黃五種。」

「每階也分為三種,分別是高、中、低。而且世人還稱這相石之術為瞳眼,有餘修鍊的功法不同,所以每次用這瞳眼之時眼中所散發出來的顏色亦是不同。」

風鎮天點了點頭便問道「既然,秦老對相石之術竟然如此精通,相比秦老也是相石世家之人吧?」

秦老聽完想了想便是點了點頭「沒想到追命小哥竟然如此聰慧,竟然可以從閑聊中便分辨出秦某是相石世家之人。」

其實風鎮天這句話有兩重意思,第一是打探秦老是否是相石世家之人,第二如果要是,那一定學會相石之術,那自己便是可以向其學習一番。

風鎮天隨後笑了笑對秦老說「既然秦老是相石世家之人想必也習得一些相石之術,可否讓小子開開眼界。」

秦老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隨即,便看見秦老的眼中散發出淡淡的幽藍之光,而當風鎮天看見這雙眼睛的時候竟然有種一切秘密都被看穿的感覺。

於此同時,風鎮天頓時感覺心神一跳,隨即體內的元氣竟然自動的向眼中移動,漸漸的風鎮天眼神當中則是帶著微微的灰色火苗。

而秦老頓時驚愕不已,因為在與風鎮天的對話中,他才知曉風鎮天就連相石之術都沒聽過,而且他看見風鎮天眼中所散發出來的灰色火苗,甚是詭異。

隨即風鎮天便感覺眼前的一切失誤都清晰可見,當剛看上一眼時,便感覺體內的元氣已經消耗四成,隨後風鎮天便是穩住心神,將那上涌的元氣壓制到體內。

然後便是大口喘著粗氣,那秦老看見風鎮天如此,想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風鎮天是剛才看見自己用瞳眼時才學會的,當秦老想到如此,滿頭大漢,心道「如果真是如此,那追命的領悟力絕對堪比神技,這樣的人如果給予一定的時間,那絕對是可怕的存在。」

隨後秦老的心中便是響起一道聲音「交好他,一定要交好他。」


隨後,風鎮天眼中那灰色的火焰漸漸的消散,於此同時風鎮天體內的元氣也是用掉了五成,風鎮天淡淡一笑搖了搖頭心想「原來這就是瞳眼?」

秦老則是穩了穩心神便問向風鎮天「追命小友,不知你這瞳眼是何等級?」

風鎮天頓時一愣,心想「我是看你用了瞳眼,心神才會有一種感覺使出這瞳眼的,我乃知道這是什麼等級啊。」

於是,風鎮天便是搖了搖頭說道「實話告訴秦老,小子的瞳眼不是以前修鍊的,而是剛才看見秦老用了一次瞳眼心中有一種感覺,才使用出了這瞳眼。」

雖然秦老心中已有猜想,但是聽見風鎮天親口說出也不免驚愕一陣。

隨後秦老便是大笑起來「哈哈哈,奇才,奇才啊,追命小友竟然是如此奇才,就連這瞳眼之術也能輕易習得,還沒有師傅指導,哈哈哈哈。」

秦老頓了一下「追命小哥,知道為什麼修武之人那麼多,而修鍊瞳眼之人卻是少的可憐嗎?」

風鎮天搖了搖頭,秦老看見風鎮天搖頭便是繼續說道「因為,修鍊瞳眼之人必須有功法才可以修鍊,沒想到追命小友沒有功法也可以修鍊,這是其一。」

「而其二則是因為修鍊瞳眼的過程中乃是危險萬分,如果有一個不留神,便會眼爆,視無啊。」

風鎮天聽完頓時心中后怕,如果剛才自己沒有成功那便會眼睛瞎了,那以後可怎麼活啊。

隨後風鎮天淡淡一笑對秦老說道「多謝秦老,告知。」


秦老則是點了點頭,然後對風鎮天說道「老朽看你剛才用的瞳眼應該才到黃階低級,其實黃階低級的瞳眼是最耗費自身的氣的。」

風鎮天點了點頭說道「難怪剛才我體內的元氣失去五成。」

秦老說道「嗯,五成,什麼才五成?」頓時,秦老便是驚呼出來。

風鎮天點了點頭「是五成啊!」

秦老心中暗想「不對,看追命小友的修為應該只在武元一階而已,想當初老朽在武元一階的時候如若用一次瞳眼,那元氣瞬間枯竭,而且還需要休養幾日才可以康復,然而看追命小友用的瞳眼,並非非凡之術,應該要比我這家傳的瞳眼高級,難道這追命小友體內的元氣如此龐大。」

當秦老震驚過後,心中那與其較好的那份信念再強烈了幾分。

隨後秦老便是吩咐下人準備些酒菜,當風鎮天與秦老吃完后,秦老便是安排了一間住所讓風鎮天休息,而此時風鎮天想的卻是,想去修鍊一下這瞳眼,以後一定會有大用,但是卻發現每次運用瞳眼時,體內那強大的恢復力,竟然會消失不見,這讓風鎮天無法恢復元氣,只有等元氣枯竭的時候才可以使用那強大的恢復力。

這讓風鎮天很是惱火,隨後,風鎮天想到既然秦老是修鍊了相石之術,那一定會有什麼辦法來解決此事,想罷,風鎮天便是躺在床上休息準備明日去問秦老。 天剛亮,風鎮天便是起身去尋找秦老,他想向秦老詢問如何可以讓瞳術消耗的元氣,快速恢復過來。

當風鎮天來到秦老的房間時,發現秦老不再房間,便詢問了下管家,管家說秦老很早就去了珍寶閣。

隨後風鎮天也沒有耽誤便是起身便往珍寶閣趕去。

此時,珍寶閣已經亂作一團,因為昨日有一位與風鎮天賭石之人,尋來了一位不得了的人,那人便是這雨神國中四大相石世家孫家之人。

雖然這秦老也是相石世家之人,但是卻在家中不受長輩的待見,否則怎會只給這一處珍寶閣來管,而這位前來的孫家之人則是孫家的嫡孫,可以說算的上是孫家的寶貝。

「孫武,你來老夫這裡有何貴幹?不知道相石世家的規矩嗎?」秦老怒喝道

「規矩?哼,本公子看你年老不願意與你一般見識,趕緊叫昨天那小子出來,本公子要與他賭上一賭。」孫武不屑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