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條小路在這茫茫無盡頭的石階之中,完全是救贖一樣的存在。石階上沒有任何生息,荒茫的好似天地都不復存在,整個世界只有她一人。

這樣的環境中,孤獨,茫然,寂寥,湮滅了一切生機,一眼望去除了白霧只有白霧!雲嬈似是要在這裡迷失了,漸漸的,恍惚都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感覺。

可是,在即將邁入那條小路時,雲嬈聽到那些歡笑人語,看到滿目生機,她猶豫了。

她為什麼願意跟隨仙君來到凌霄門?!

不只是她現在無依無靠的緣故,更是因為她想要變強!

她不想莫名其妙再被人害死,不想毫無反抗之力受人宰割!

這個世界,弱者永遠不會有話語權!

她要強大起來!

要將自己的生死一手掌控!

這就是她來到凌霄門的理由!

那條小路,只會是弱者的救贖,而她不需要!

雲嬈收起了輕忽之心,堅定了自己來到這裡的信念!

她義無反顧的轉過身,堅定而執著的踏上石階!

……

就在雲嬈離開之後,那條小路上漸漸顯出一個高大的身影。只聽得那人自語道:「竟然衝破了?明明已經迷失了本心,怎麼會再找回來?」 雲嬈所不知道的是,從她被靈霧吸引著踏上石階之前,通天梯的仙陣就已經開啟。

所謂通天,其實不過是九九極數的說法罷了。九即為無限之意,這陣法之中的石階長達無限故而名為通天。

通天梯中,一共有九陣,陣法設置極為巧妙,根據每個人的心性不同,而形成不同的仙陣來考驗想要拜入凌霄門之人。

雲嬈一眼看那石階望不到盡頭,所以第一陣就是選擇,是想要漫漫寂寞修途,還是想要平凡一世。幾乎所有遇到這一陣的人都選擇了繼續走下去。只有極少數的人因為畏懼和難耐寂寞在第一陣就被淘汰。

第二陣則是本心,漫無盡頭的石階如果沒有堅定的本心,只會在這石階上永遠的走下去。想要離開石階就選擇小路,那條小路對與修者而言並不是救贖,而是放逐。

這也是為什麼雲嬈始終難以走出這一陣的原因,她從一開始就未曾將這個試煉當作人生中的一次決定,不曾堅定本心,也就難以破解。

本心一旦迷失,在漫長的石階上很容易就會一步踏錯。

可是雲嬈兩世為人,受盡苦難,再次醒來時又是莫名被害毀容,她原本便心性堅韌不拔,一時之間竟然被她衝破了迷失的桎梏,重新尋回初衷,並再次踏上通天試煉。

堅定了信念的雲嬈很容易就通過了本心試煉,等到再一次邁過百層石階之後,那些白霧再也不曾聚攏過來,小路雖然仍舊出現,但是石階之上的景色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

看著眼前蒼翠的樹木,林間隱隱有鳥鳴水澗之聲,雲嬈松下一口氣,這一次至少不會荒蕪孤寂的好似天地間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對於即將到來的考驗,雲嬈有些好奇,通過了上一個陣法之後,雲嬈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這修鍊之途,和她想象中的十分不同。

雲嬈信步走在石階之上,四周的景色愈見美好,不過忽然之間,萬籟俱靜,草葉的簌簌聲漸次響起,越來越近。

雲嬈心生警惕,盯著一處凝神細看。

突然,從草叢中躍出一隻斑斕猛虎,身長近兩米,血盆大口張開,一聲虎嘯響徹山林。

雲嬈被嚇了一跳,除了在動物園她從來沒和這麼生猛的動物近距離接觸過!那個試煉的設定者是想要殺人嗎?這麼恐怖的動物都放出來!

別人可能還有什麼自保的手段,她一出生就是個廢柴不能修鍊尼瑪怎麼對付一隻老虎?!

別開玩笑了!就她那豆沙包大的拳頭都怎麼看都是送菜呀!

雲嬈一時間六神無主,那隻老虎卻步步緊逼上來。

對了!剛剛她踏上石階後有一瞬的感覺,似乎這些都不是真的!

那條小路上的花草和傳來的笑語,似乎每一次都一模一樣,如果她真的走過成百上千的石階,那些小路又怎麼會沒有變化?

越是危急間,雲嬈越是鎮定,轉瞬想通了其中的異樣后,雲嬈往一旁看去,那小路又出現了,和她一開始看到了仍舊一樣,花木的順序和露水全都沒變!

也就是說,她現在有兩種選擇,或者迎虎而上,或者轉身就逃。

雲嬈咬唇看著那隻猛虎,越來越近了,那張虎口間血腥之氣撲面而來,虎嘯聲震耳欲聾。

雲嬈鼓起勇氣努力堅持著和那隻老虎面對面。

她的猜測一定是對的! 虎嘯聲猶在耳邊,雲嬈卻是笑了。

果然,這一切都是幻覺!

那隻老虎在觸到雲嬈時就消失不見了,她面前的石階也同樣不見蹤影。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一片山林。

雲嬈站在原地,仔細地理清思緒。

從她踏上石階時似乎就已經陷入了一個幻陣之中,裡面的一切似乎並非是真實的,就連那條小路也只是一個在試煉者無法承受幻陣后,選擇放棄的出口而已。

第一層石階之上便出現了一次選擇的陣法,第二次則是當她明白自己為何而來時的本心之陣,第三次是她證明自己沒有懼怕的無畏之陣。

那麼第四次又會是什麼?一共又會有多少陣法?

雲嬈搖搖頭,想要將頭腦中的紛雜思緒甩出去。反正無論是什麼陣法,也無論有多少陣法,她都需要去一一面對,現在去猜測那些即將到來的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

總之,她絕對不會放棄就是了!

一陣風從山林間穿過,順風似乎有聲音傳來,雲嬈有些猶豫不定,但是聽清那聲音在說什麼后,她連忙跑了過去。

那聲音微弱的呼叫著「救命」!

雲嬈穿過山林,就見到有人在謀財害命!那些山匪一樣的兇惡之徒正在搶劫一輛馬車。

車上的財物被搶奪,周圍的人被殺死,只剩下一個老者在驚恐的呼救。

鮮血染綠了草地,山匪呼喝道:「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眼見著刀就要砍下去,那老者即將死於非命,雲嬈咬牙從一旁撿起一根粗枝木棍就沖了出去。

雖然雲嬈惜命,但是眼睜睜看著別人死在眼前,袖手旁觀,她卻做不到。

她看不透這幻境究竟是完全虛造的考驗,還是從其他地方截取衍生而來的真實場景。雲嬈現在只能確定的是這幻境對她完全無害,幻境中的一切事物都不會傷害到她。

如果這是一場考驗,那麼救人便是考驗者想要的答案吧。而如果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截取幻境,那麼她也絕對不會死。

想清楚這一切后,雲嬈沖向兇惡的山匪,十幾個山匪目瞪口呆的看著雲嬈,直到木棍落下,被擊中的山匪消失了,老者也不見了,雲嬈又回到了石階之上。

雲嬈看著空無一物的掌間,已經大約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從頭到尾她都在石階上,每走一段路,就會出現一個極為真實的幻陣,這幻陣對她無害,不過是一些考驗心智品性的陣法,只有按照設計者的想要考查的目的選擇正確的做法,就能夠通過幻陣。

到目前為止她已經通過了四陣,前方的石階依然看不到盡頭,也就是說幻陣還未結束。

這樣說來,只要她繼續走下去,還會遇到各種不同的場景。雲嬈看著面前的石階,這裡的青苔比起第一階時更加多,也就是說,只有石階是唯一真實的,她也確實在不斷的往上走。

既然如此,又有什麼好擔憂呢,不過是幻陣而已,這入門的試煉也總有結束的時候,只要她的選擇正確,遲早是能夠走到最後。

雲嬈再一次邁步踏上石階,她身後的雲霧翻滾涌動,濃郁的霧氣中不斷有絲縷的薄霧纏繞上來,聚集在她四周,又漸漸消弭。 雲嬈踏上這一層石階后,剎那間天旋地轉,她被拋入到一片混沌之中,什麼都感覺不到,這裡漆黑一片,所有的光全都沉寂了,只有如墨的黑暗。

除了她還在思考,雲嬈什麼都感受不到,甚至於她的身體似乎都被這黑暗消解了。

雲嬈沉下心來,既然這不過又是一次的考驗,想來她仍舊是站在石階上,只不過這幻陣太過強大,封閉了她的五感,從而給她形成了一切都已湮滅的錯覺。

在雲嬈鎮定下來之後,這一片混沌又發生了變化,一個明亮到刺眼的光斑漸漸靠近她,雲嬈被那越來越大的光斑吸入,忽然從半空中墜落下去。

「啊!」雲嬈被驚嚇的坐起身來,「呼呼」地喘著氣,太真實了,這比坐跳樓機還刺激,這掉下來一點安全防護措施都沒有,要不是只是個幻陣,她都要摔成肉泥了!

這試煉的設定者一定是想嚇死那些想要入門的人,然後誰在試煉中沒被嚇死誰就能成功入門!

雲嬈揉揉額頭,眼睛不經意看看左右,然後,她驚住了!

這…是宿舍?

十多平米的空間中,靠著兩面牆放著統一的高校標配——鐵架床,一個宿舍四個人,床下是書桌,往外還有一個小陽台。

這一切是那麼熟悉,雲嬈往周圍仔細打量,這裡的一切和她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這分明就是她穿越前的大學宿舍!

果然,下一刻就聽到對面有人嘟囔:「嬈嬈你怎麼了?大清早的嚇死人…」

「妮子!」雲嬈叫道,這是她宿舍里最好的朋友。

另一邊也有人迷迷糊糊坐起身,揉著眼睛問道:「做什麼夢了?嬈嬈你嚇成這樣?」

雲嬈從小膽子就大,或者是因為她知道自己無所倚靠,所以只能讓自己強大。宿舍經常出現蟑螂蜘蛛,其他三個人總被嚇到驚叫,卻從來不見雲嬈有半點害怕。

所以雲嬈驚叫起身,在宿舍是非常少見的。

「阿嵐,沒事…」雲嬈用手指抵著眉心揉了揉,她一時還分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回到宿舍?她不是在忘機大陸嗎?

究竟現在的宿舍是所謂的幻陣,還是忘機大陸是她臆造的一場夢?

「今天星期五…」一個聲音打著呵欠道:「你們周末回家嗎?」

雲嬈聽出這是小妹的聲音,小妹名字中有個湄字,宿舍里又是最小的,久而久之大家都叫她小妹。

可是…雲嬈有些詫異,因為她是被福利院收養的孤兒,宿舍的朋友隱約都知道這件事,所以她們也很少在自己面前提出回家或是父母之類的話,擔心自己聽到后難過。

平時小妹最體貼,今天這樣說,感覺好奇怪。

雲嬈正疑惑間,又聽到妮子說:「我今天要回去的,上周就沒回家…嬈嬈,你昨天不是說你也要回去嗎?我們下午一起走吧。」

雲嬈更奇怪了…她除了福利院還有哪裡可以去呢?更何況福利院也不在學校本地,大學幾年她為了賺學費幾乎沒有回去過,又怎麼會和妮子一起走呢?

「本地的學生真好啊,還能回家…」小妹嘟囔一聲,翻個身又睡了。

雲嬈坐在床上,越發感到怪異。 這一切還未結束,八點半宿舍所有人集合在食堂吃早飯,雲嬈心不在焉,周圍的一切雖然看起來非常真實,可是偶爾一點的異樣卻顯得非常突兀,比如說她那個所謂的在本地的家。

音樂聲起,雲嬈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其他人都盯著她看,她才發現聲音是從自己的包中傳來。

雲嬈手忙腳亂的打開包,手機不一樣,不是她曾經用過的那個。

手機屏幕上閃爍的字也讓她非常陌生——媽媽…

雲嬈怔怔地盯著手機看,那瞬間她甚至想要跳起來,明明她的家人已經離世,又怎麼會突然出現?

究竟哪個才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雲嬈有些膽怯,她想要有個家,可是當這個家即將出現時,她又猶豫了。也許這手機不是她的,這一切只是個玩笑…或許現在她還在幻境之中…

妮子探頭過來:「咦,嬈嬈你不接嗎?阿姨的電話哎!」

「哦,哦!」雲嬈恍然如夢驚醒,接通了電話。

那一頭,一個溫柔的女聲說道:「嬈嬈,沒打擾你吧…」

雲嬈聽到那親切的聲音,不知為何漸漸濕潤了眼眶,她忍住想要哭泣的衝動,儘可能的平穩道:「沒,沒有打擾,我…正在吃飯…」

「媽媽…」話語停頓的尾音,雲嬈情難自禁,低聲叫出了自己從來沒有說出口的,一個寄託著她對於家的期盼的稱呼。

「哦,那你快吃吧,學習辛苦,營養要補充好。」那女聲非常溫柔親切:「下午回來是和妮子一起嗎?記得提前收拾好東西,別帶太多太重…」

那溫柔的叮囑關切,讓雲嬈的眼淚流了下來,她哽咽著答應道:「好的,媽媽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

這是對她未曾見面的母親最後的告白,即使她的家人離開了她,她也應該帶著他們對她的愛,好好的生活下去!

電話結束后,雲嬈盯著那手機直到屏幕變得漆黑。

她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她不可能回到那個不曾存在的家,也不會真的擁有還活著能夠照顧她愛護她的家人。

雲嬈最後一次打量她的朋友們,這幻境非常真實。

妮子一臉擔憂,欲言又止。

阿嵐小聲地問道:「你沒事吧…」

小妹遞上來一張紙巾…

這些都是根據她的記憶衍生出的幻境,每個人的做法都在她的預計之內,和她印象中的她們一模一樣。

可是,假的終究不會成真…這個幻境讓她完成了自己夢中的深切期盼,她的媽媽非常溫柔美好,她也答應了媽媽會好好照顧自己。

這…就夠了!

雲嬈現在只想儘快離開這幻境,她知道待的越久自己會越不捨得離開,如果真的回到了那個家,或許她會一直留在這幻境中,或許從她踏入家門的那一刻,這場試煉就會結束。

「再見了,我的朋友…」

從雲嬈堅定了這是幻境的想法之後,周圍的一切開始模糊起來,食堂開始破碎,地板扭曲,妮子、阿嵐、小妹…也漸漸消失不見。

雲嬈滿臉的淚水,向她的過去道別。

倏忽之間,雲嬈又回到了石階之上,和以往一樣的是,那條小路就在一旁,如果雲嬈真的選擇回家,最終的結果可能就是她在無知無覺中踏上小路,結束這次試煉。 仙君在聲勢浩大卻又亂七八糟的見禮之後,一閃身便消失了蹤跡,只留下一眾凌霄門小徒弟站在原地驚嘆不已。

「太尊師叔祖的修為簡直令我輩高山仰止!」

「是呀!太師叔祖的修為比起上次我見到時似乎更加高深!」

「爾等當如太師叔一般,勤加修鍊…」掌門振袖一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