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浪”頓時就急了,跪在地上,不停的呼喊道:“恩公,你饒了小的吧。我只是段浪少年的一名隨從而已啊,曾經學過易容術,看到少爺那麼虛弱。所以心魔產生。”

龍陽一聽這話,身體也是慢慢恢復平靜,火焰消失了,和普通人無異,他黯然說道:“你爲什麼要假冒他呢?早看你都不對勁了,那日這段浪可謂是鋼筋鐵根,死活都不會投降,怎麼會想你這樣。快說,你到底把他怎麼了?”

假段浪聽到這話,頭又是低了幾分,就是匆忙說道:“我把他丟下懸崖了。”

一聽這話,龍陽真的是憤怒了,一想到三個月前,龍霸也是這般對待他時,怒氣就是沖天而起,渾身的魂力外泄,透露出烈火的陽剛之氣,嚇得那假段浪匆忙往後退。

噗噗噗

萬道魂力霞光猶如利劍一般向四處砍了出去,將完好的牆壁都是砍出不少洞,此刻,沒想到段浪所遇處境居然是與他萬般相同,曾經在龍淵底部的那股無助感涌上心頭,頓時,整個房間都是變的陰森起來。

“嘎嘎,你可以去死了。”龍陽咧嘴一笑,面目透露出陣陣陰森,雙臂都是青筋暴起,渾身的力量頓時擁了出來,一股淡淡的魂力光芒籠罩,看起來兇惡極了,手中方天畫戟好像也是響應着主人的心情,中央處的黑芒不停的跑來跑去,不安狂躁的樣子。

戟起,戟落,假段浪沒有一絲的反抗行爲,就是被砍死,頭顱也是飛了出去,哄一聲,碰在房間的窗戶上,鮮血全都濺在上面,經過碰撞,那頭顱也是血肉模糊起來,看起來可怕極了。

你若是害我,我必讓你死,你若是愛我,我必全心全意幫你。這是龍陽的信條。

龍陽低頭看着那身子,低語將這個唸了出來,就是用手擦去戟身上的鮮血,然後將它背在後面,打開廂房大門走了出去。

一股嗆鼻的血腥氣味瀰漫在整個怡紅院,龍陽走在其中,那些找姑娘的人都是不敢看,紛紛被少年身上的戾氣嚇得後退。

走出這裏,龍陽仰天看着漫天星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這歲月還真是嘲弄人啊,人不得志的時候,一切都是平淡,當一個人強盛的時候,自己想要的一切全都化爲雲煙消散。 這一切都是造化弄人,說着,就是揹着方天畫戟,向黑暗的角落裏走去。

這時,怡紅院之中,一道吼聲來傳了出來。

“殺人了。”

經過這次殺人事件,楊龍的大名可穿遍了整個城池,誰都知道在怡紅院中有個叫楊龍的少年殺了人,從此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到了諸葛家,不過此時,消息的可怕程度已經被擴大了無數倍。

“什麼,你說一個叫楊龍的姦淫了十幾個少女,而且還打架鬥毆殺了人。”諸葛靈珊突地一下就是站了起來,看着眼前的下人,目光猶如尖刀一般,惡狠狠道:“你在說一遍?”

“對啊,聽說在煙花之城有個叫楊龍的少年在妓院裏殺了人啊。”那下人都不敢擡起頭,低着頭唯唯諾諾的道。

“你下去吧。”諸葛孔明聽到這話,就是擺了擺手,道。

“爹,那個混蛋居然是這樣一個人啊,你難道還要聽他的主意給女兒找女婿嗎?”諸葛靈珊突然哭了起來,抓起諸葛孔明的手臂,道。

誰知諸葛孔明居然是低頭想了許久,摸着自己的灰白鬍須,一副思考的模樣。

諸葛靈珊看着父親的模樣,就是偷偷在心裏笑了起來,小算盤打得極爲好。畢竟他知道龍陽一定不會是這樣的人,不過諸葛靈珊還真是怕龍陽在那天不來,讓她嫁給別人,這根本不可能,若是利用師傅的實力悔婚不嫁,這可對諸葛家的名聲極爲抹黑啊。

誰知道諸葛孔明想了那麼久之後,道:“不行,必須執行,我已經將那麼多請帖發出來。”

“爹……”諸葛靈珊撒嬌說道,

“不要說了,我意已決。”

諸葛靈珊知道,這個時候在說下去,一定會被嚴厲的爹爹狠狠批一頓,所以她從房子裏走了出來,看着漫天白雲,就是喃喃說道:“那一天,你一定要來啊。” 此刻,楊龍在楚國可是名揚啊。無論是大媽大爺還是小孩子都知道了楊龍,不少大人騙小孩子睡覺,就是說:“在不睡覺,楊龍會來找你的。”這時,小孩子就是偷偷的睡覺去了,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距離諸葛靈珊招女婿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龍陽不知道該去哪裏,失去了親人的他不知道該何處何從,一個揹着方天畫戟,行走在大街上,看着周圍陌生的面孔,居然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格格不入的不是人,是心情,

不知不覺,龍陽居然是走近了一家茶樓,做了下去。

突然,好幾個江湖大漢走了進來,就是在龍陽身後的桌子上做了下去。

“你們知道嗎?段家的段天涯好像也來煙花之城了。”

“對,聽說帶了很多人啊,好像說是報什麼仇。”

“對啊,聽說他的弟弟被人在怡紅院殺了啊。”

突然,一聲爽朗的笑聲傳了出來,道:“哎,段氏雙雄啊。居然這麼快就把一個隕落了啊。”

“對啊,聽說,這段天涯武技十分高強,更是魂痕二十層之上的強者,而且那個段浪更是足智多謀,聽說,段浪倒是對諸葛宰相的閨女十分鐘情呢,聽說帶着長虹劍去之前去的。”

“不會吧,這麼說,長虹劍也是丟失了。”

“小聲點,別說出來,小心隔牆有耳。”說完,大漢就是扭頭看了龍陽一眼,狠狠的瞪了龍陽一下。

“段天涯?”龍陽喝着茶,輕聲將這個名字唸了出來。

這時,茶樓突然又是走進來幾個人,爲首是一位年輕人,面相剛毅,看起來如同刀削似得,健壯的肌肉撐起了他的黑色長袍,看起來有股強大的力量想要迸發出來。

在他的身後,緊緊跟隨着兩個穿着黑色布衣,腰間別着兩把尖刀,一臉威嚴的走了進來。

“掌櫃的,快上菜,”

三個人就是坐了下來。

“段天涯來了。都小聲點,別說話了?“龍陽身後的大漢就是低聲低語,不過卻被擁有超強聽力的龍陽完全盡收耳底。他扭過頭看着那個年輕人,道:“那個就是段天涯嗎?看那氣息恐怕已經踏入魂痕二十層啊。”

龍陽端着酒杯,盯着段天涯不放,這時,段天涯可是發現龍陽,就是站了起來,走近龍陽的身邊,道:“這位小兄弟,你看我幹嗎?”

“沒有幹嗎,只是想看看而已。”

這時,段天涯旁邊的兩個人都是面色一冷,就是拔刀相向,但卻被段天涯攔住了,只見他笑吟吟的道:“敢問小兄弟可認識我啊?”

“不認識啊。我也是剛剛纔知道段天涯這個人啊,聽說很厲害,所以我纔來看看的。”龍陽咧嘴一笑,就是伸手捏緊了手中的方天畫戟,突然話音一冷,就是道:“所以我纔來找你的。”

段天涯先是一楞,就是陰森一笑,頓時,一股魂力氣息就是向外涌動,頓時銀白色頭髮都是無風自起,他咧嘴一笑,頓時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一把猶如烈火般火熱的紅色巨劍,彷彿被血液浸泡了很久似得。上面漂浮着陣陣紅色氣息。

龍陽的血液也是沸騰起來,舉起手中的方天畫戟,頓時一股股黑芒涌動。

“這個少年的氣息這麼強啊,當時怎麼沒發現啊, 難道他剛纔隱藏了氣息,看他手中的武器啊,那到底是什麼啊?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強大的武器啊。”剛纔坐在龍陽身後的大漢就是說道。


段天涯看着龍陽手中的方天畫戟,頓時嚇到了,他上下打量着方天畫戟,頓時也是讚歎起來,在心中道:“這戟爲什麼會如此強悍,爲什麼竟有幾分熟悉的味道,好像是五種屬性都有啊,這怎麼可能。”突然,段天涯的瞳孔睜的老大,貪婪的盯着,好像要奪走方天畫戟似得。

周圍的人都是嚇了一大跳,紛紛向後退,都是不敢向前,兩個人的魂力彷彿要拆了這裏,周圍的木椅子都是經不住威壓,都是碎了一地。

兩個人目光如炬,狠狠的盯着對方,手中武器紛紛動了起來,頓時,龍陽怒聲一喝,手掌上的雙色火焰猛的迸發出來,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整個方天畫戟也是燃燒起來,蒸騰的熱氣散發出來,紅色火焰和冰冷的火焰碰在一起時,竟是不相讓。

段天涯長劍舉起,頓時,整個劍身都是變的火光通明,只見,段天涯陰森一笑,就是揮劍砍了出去,黑色長袍居然是被震得咧咧生風。

一件揮出,身後的人都是讚歎起來。

“果然是段天涯啊,不愧爲段家的人啊,居然是這麼厲害,不知道這兩個怎麼一見面就打了起來啊。這個小子可真是悲劇了啊。”

“別胡說,你看少年手中的長戟,根據我多年來的經驗,這肯定是把非比尋常的武器,你沒看到那戟身中央的黑芒,那個可是非常危險得。”

長劍揮來,猶如火焰一般,整個空間都是變得炙熱起來。

龍陽見狀,咧嘴一笑,手中長戟就是豎直砍了出去,帶着衝動的黑焰。

哄一聲,兩把武器就是衝撞在一起,猶如兩隻猛虎一樣,帶着驚濤駭浪的氣息,頓時整個茶館都是顫抖起來,一股強大的力量由地面向四周散發開來。

周圍圍觀的人都是向後退,老闆可是有些着急,畢竟現在破壞的可是他的錢啊,看到一個椅子碎了,心中就是一陣疼,但是又不敢多說話,畢竟眼前這兩個都不是什麼善類,還是乖乖什麼話都不說好。

兩個人冷冷對視很久,都是蒼茫笑了起來,

“你叫什麼?”

“龍陽、”

“很好的名字,你就是龍陽啊。幸會幸會啊,龍家昔日第一天才啊。”

頓時。旁邊圍觀的人都是滿眼驚奇的看着龍陽。

“那是龍家第一天才,怪不得這麼厲害啊。”

“可是他不是神魂都被毀滅了嗎?”

衆人對龍陽均是議論紛紛。

龍陽一怔,對面前這人對他居然是這樣熟悉非常疑惑。不過看着段天涯的面孔,什麼話都沒說,一臉嚴峻。

“我知道段浪的下落?”

段天涯聽到這話,表情突然有些緊張,片刻後纔是有些着急,道:“在那?我弟弟在那?我不信我弟弟會去那個怡紅院,他不是那種人。”

衆人看着段天涯紛紛肅然起敬,沒想到這位哥哥居然是這般關心自己的弟弟,哎,這纔是兄弟之情啊。


不知道爲什麼,龍陽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又沒有懷疑什麼,就是道:“他被人退下懸崖了。”

“什麼?”段天涯一聽這話,就是暴怒,面目赤紅,緊緊的捏着拳頭,道:“我要拔了他的皮,你告訴我是誰殺了他。”

龍陽表情冷靜,道:“我已經殺了他,”

段天涯一聽,頓時心情平靜下來,道:“謝謝。”

這時,突然在茶樓之外,傳來一陣震天的吼聲,鬥狗大會開始了。大家快來報名吧,這時,就連龍陽懷中的小獅子也是探出頭。

-+ 段天涯看到龍陽懷中的小獅子也是爲之一驚,立馬就猜到了什麼,問道:“龍兄難道要帶着你這小狗去參加這鬥狗大賽嗎?”


懷中的小獅子一聽到有人罵它是狗東西,就是呲牙咧嘴起來,惡狠狠的盯着段天涯。

龍陽苦苦一笑,摸着小獅子的頭,就是道歉說道:“不好意思,段兄,讓你見笑了,這其實是一頭獅子。”

此話一出,倒是另段天涯十分奇怪,畢竟這樣小而且十分像小狗的獅子實在是不多見啊。

“可是龍兄弟,這鬥狗大會名爲鬥狗,其實也是在招賢納士,其實在這重新建立的煙花之城上,有種專門操控魔獸的協會,也是,曾經的煙花之城經過魔獸襲擊之後早已完全,這也讓一股勢力快速興起。”

龍陽先是一愣,旋即說道:“難道就是這協會。”

“不錯,聽說協會會長曾經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一本祕籍,上面記載着如何催眠魔獸,不少人也是經過那次浩劫,所以這一協會一開始建立之後,加入的人十分多,而且,這會長也是十分慷慨,將那本祕籍的內容從來不會保留,都是全部教給了別人。可是不知道爲何,就是得到祕籍也是無法練到會長那般境界。”段天涯看了龍陽一眼,說道。

龍陽一愣,眉頭緊皺,道:“還有這種事?看來這鬥狗大會還真是臥虎藏龍啊。”說着,就是向比賽場地走去,畢竟這種熱鬧是龍陽最喜歡的。

說着,龍陽就是奔向前去,手中長戟猶如蛟龍出海,就是走出茶房的門。

段天涯見狀,就是冷聲對着身後的隨從說道:“跟着他,別走丟了,他可能知道段浪那個小子在那。”

身後的二人聽到這話,就是緊緊跟着龍陽的身後。

最新建立的煙花之城雖然沒有之前的龐大,不過也算是可以的。

龍陽走出門。轉了一大圈,又是繞過一個路口,終於到來所謂鬥狗大會的場地。

頓時,龍陽就是嚇了一大跳,這裏還真像一個動物園啊,三隻頭的黑色狼狗,長着翅膀的蜥蜴,還有兩隻尾巴的狐狸,論怪異程度龍陽的小獅子根本算不上什麼。

這時,鬥獸場中央就是躍出一頭三隻頭的豺狼,它面目猙獰,狠狠的呲着牙。就是胡亂咆哮着。彷彿在向周圍的魔獸示威。

突然,那隻長着翅膀的蜥蜴就是瞪了一下後腿,猛的就是跳了上去,也是揮舞着翅膀,嗖的一下就是站在了臺子上。

龍陽仔細看着這兩個魔獸紛紛不由驚奇,這些魔獸紛紛都是已經踏入了一階中期,可以比的上人類修煉者魂痕十五層的實力,看來這協會的實力還真是不容小齜啊。

那豺狼一看到蜥蜴上來,就是張開大嘴,咆哮着。用力的衝了上去,身上的皮毛都是被風颳的順順的,

蜥蜴見狀,伸出紅色長舌頭,猶如一條綵帶一般,粗糙的皮膚跟地面相互摩擦,濺起陣陣火花。

道道閃電噼裏啪啦的從豺狼的口中奔出,讓無數圍觀者聽到聲音後就是後退了幾步。

小獅子探出頭,看到兩隻魔獸打鬥,居然是吱吱了一聲。就將頭扭向一邊,好像看不起這些魔獸的戰鬥。

龍陽先是一怔,開始懷疑這小獅子的由來了,三階的紫火焰獅的兒子不算是一個富二代啊,最多也就是比普通的強了一點,可爲什麼這貨表現出來表情好像自己很厲害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