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當然,我跟這條線很久了。”幻鳥嘆了口氣說。

“你們上面對‘斷手’也這麼感興趣?他們究竟是關注還是戒備?”橫紋問。

“這麼大一個地下組織怎麼可能不關注呢?這可是一個涉獵各行各業的隱形帝國,觸角已經伸展到各個領域,各個階層,軍政兩界,政商兩界都有他們的人在活動,這是一個很恐怖的組織,如同他們要乾點什麼不利於國家利益的事情真是太容易了,所以上面對他們始終戒備,但出於某些原因還不能隨便碰。”幻鳥說。

“有這麼複雜?還有你們CIA不敢碰的?你太誇張了吧?在我看來你們應該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主兒。”瘋狗在後面說。

幻鳥笑了笑:“別把我們看的那麼神,你以爲我們能在世界各地橫行霸道?我們是情報機構,很多時候都是聽命於人的,所以也有很多無奈,要顧及各種厲害關係,上下層的關係盤根錯節,國家利益,盟國利益,都要照顧到,雖然說國家利益高於一切,但國家也需要盟友。”

“行了,別扯遠了,你們對‘斷手’就近了解多少?”瘋狗很不耐煩的問。 ?瘋狗的話問的很沒禮貌,在幻鳥看來裏面帶着一股審訊的問道,她心裏很不舒服,於是轉頭看了一眼:“我知道多少和你有什麼關係,想說不想說是我的事兒,你想知道什麼就客氣點。”

“孃的,給你臉了是不?”軍醫惱火地說,他很焦躁,特別是自己不能走,重拳又因他而死,他心裏很不是滋味,總覺得自己是個拖累,現在正沒處發泄。

“哼……”幻鳥很乾脆,理都不理他,乾脆連話都不說。

“你要是方便就告訴我們一些,這對你沒壞處。”山狼並沒有管束瘋狗和軍醫,這樣一軟一硬的交替捶打效果會更好一些。

“不用來這套,一個唱黑一唱白,你們這套手段我都瞭解,你們要客氣點我沒準能說一些你們不知道的事情。”幻鳥冷笑着說,其實她很清楚自己的處境,眼前這些人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她對這些人是有着相當瞭解的,內部曾經流傳着關於這支隊伍的各種“故事”,傳奇、暴力、雖然不能說十惡不赦,但也算不得什麼好人,另外很顯然這些人對cia看似也沒什麼好感,而她作爲一名弱女子在這些人中究竟要落得什麼樣的境地完全取決於她的表現,這種平衡很爲妙,一旦打破遭殃的只能是自己,所一天只能察言觀色,走一步算一步,慢慢的調整關係,保證自己的安全。

“你這小丫頭還算是聰明。”山狼說,“給我們提供一些線索對你來說沒壞處!”

“你這是對我暗示什麼?我說了你就不殺我?還是收買我?”幻鳥故作輕鬆地問,其實她心裏還是跳得厲害,她還不清楚山狼究竟有什麼打算。

“這個要看你怎麼理解了,不過你可以放心,我是不會爲難你的。”山狼說。

“現在還不是談這些的時候,離開這裏再說吧,你們懂的,如果連或者出去都做不到談什麼都沒有一樣。”幻鳥很聰明地說,她是在提醒山狼,我纔是這裏唯一能帶你們出去的人,所以在出去之前你得對我好點,至於出去之後怎麼辦,那她也只能隨機應變了,畢竟現在的情況之下談什麼都沒有實際意義。

“唉……還是你聰明,提醒我們你的重要性是不是?放心,我們知道你很重要,不過你可別耍什麼花樣,我這個人眼睛裏可不揉沙子。”山狼軟中帶硬的說。

“放心,在你們這些大老爺們面前我只是個弱女子,打不過你們,也跑不過你們,但願你們發發慈悲,放過我。”幻鳥Y陽怪氣的說,“我們這麼勾心鬥角下去可不是辦法,通力合作,離開這個地方纔是最重要的,你說是不是,親愛的山狼。”

山狼點了點頭:“嗯,這話說的有道理,以你對這個地方的瞭解我們該怎麼回到上層或者正路上去?”

“這簡單,地下城那麼大,這條巖縫又這麼寬,而且有這麼多的岔路,肯定有一條能出去的。”幻鳥很淡定的說。

“你這話說的見着和……沒說一樣。”幽靈原本想說她放P,但想想對方是個女的所有就臨時改口。

“哈哈,那你有什麼辦法,跟着我走保證你少走百分之五十的路。” 錯惹刁蠻小嬌妻 幻鳥大笑,“我可是比你們人惡化人都瞭解這個地方。”

“誰信?你要是瞭解我們就不會被困在那個石室裏了,更不會落在那個什麼平臺上,也不會下去被蟒蛇追,更不會失去……”說到這幽靈不在說下去,又提到了重拳,他心裏很不舒服。

說到這個幻鳥也沒心情和他開玩笑了:“總之,相信我是對的,就算再不濟我也比你們多瞭解一下這個地下城的歷史。”

“但願吧。”山狼嘆口氣,“你知道我們都想早點離開這個地方,幾天不見天日實在是不舒服。”

就這樣他們一直在巖縫裏穿行,巖縫四通八達,不知道究竟要把他們帶到什麼地方去,他們只能不斷嘗試,一條條縫隙排除,這話費了他們不少的時間,畢竟不是所有的縫隙都能容納人通過,也不是所有的縫隙都是完全暢通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死衚衕,費了半天的力氣他們只能原路返回,繼續重新徐州你好,這既消耗體力又浪費時間,可是除此之外他們真的沒有其他辦法,除此之外給他們帶來最多麻煩的就是各種各樣的毒蛇,估計是從白骨坑裏爬出來的,很多種類他們都沒見過,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在這裏吃什麼,在這麼狹窄的地方穿行還得時刻小心這些東西,讓山狼他們不勝其煩。

“太討厭了。”幽靈踩死一條毒蛇撿起來擰掉蛇頭喝裏面的蛇血,他們的水已經不多了,剩下的必須節省着喝。

“你們就是一羣野獸。”幻鳥看着幽靈直皺眉,她雖然不怕蛇,但也沒膽子去喝蛇血。

“想活命就別那麼講究。”幽靈丟下死蛇擦了擦嘴上的血,“有營養。”

“有蟲子纔對。”幻鳥白了他一眼側身從他身邊走過去,繼續跟着隊伍往前走。

“女人。”幽靈搖了搖頭也跟了上去。

當他們再次回到地下城的時候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了,幻鳥看了看附近的環境點了點頭,“這個地方我來過,在遇到你們之前,相對比較安全,這邊是通往王宮的,另一邊是機關室,裏面錯綜複雜,我們在裏面轉了四個多小時纔出來。”

“什麼機關?”軍醫對這個詞兒特別的敏感,一路上他們雖然遇到的機關不是很多,但每一次都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各種各樣,落石,陷阱,反轉牆,迷宮,總之亂七八糟,我們在裏面損失了三個人,走失了五個,代價慘重。”幻鳥嘆了口氣,“別把這個地方想的太簡單了,如果想出去必須走那套路。”

“你有多大把握?”山狼問。

幻鳥搖了搖頭:“沒把握,我遇到過的還好說,沒遇到過的別指望我能破解。”

“唉……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想出去就不能瞻前顧後,走吧兄弟們。”幽靈倒也乾脆,擡腿又走到了隊伍的前面,“其實在巖縫裏走挺好,最起碼不會遇到蟒蛇,只是不知道那該死的巖縫會不會把我們帶出去。”

“在這個地方作弊是行不通的,還是老老實實的趕路吧。”幻鳥話說的很有意思,“作弊”居然用在這個地方。

其實幽靈說的的確沒錯,在巖縫裏比在地下城安全多了,至少不會受到大型動物威脅,相比之下拿下毒蛇簡直不值一提,不過誰又知道那些巖縫能不能把他們帶出去呢?至少在這一層他們是沒法出去,除非巖縫能延伸到更遠的地方,直到地下城以外的區域,然後向上纔有機會出去,只是那希望實在是太渺茫了。

“的確遇不到蟒蛇,萬一遇到巨蟻呢?在那種狹窄的地方你往哪跑?”瘋狗說。

“巨蟻?”幻鳥沒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那可是好東西。”瘋狗沒打算解釋。

見他不說幻鳥也就不問了,至少她能確定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唯一不理解的是巨蟻到底有多大,以她在這裏見識過的情況推斷,莫不能有狼狗那麼大?

沒人知道幻鳥在胡思亂想,當然他們也不關心這個,現在他們考慮的是離開,心情急迫地想離開這個地方,只是該如何離開還得靠幻鳥。

回到地下城之後那種在巖縫裏的壓抑感總算是消失了,這裏的通道可比那狹窄的縫隙大多了,真是讓人心裏說不出的敞亮,只是和外面的花花世界相比他們寧願在外面風餐露宿,也不願意在這裏無路可走。

前面出現了岔路,幽靈停下來問幻鳥走那邊,地上全都是亂七八糟的腳印,往哪個方向的都有,所以他一時間也不好判斷,幻鳥站在岔路口仔細看了看指一條通道說:“這條是通往陷坑道的方向,另一邊是滾石坑,我們在這裏轉了好幾圈才找到剛纔我們走的這條路,你們確定方向吧,反正哪邊都很危險。”

“陷坑道?什麼意思?”幽靈沒明白。

萬法無咎 “就是整體條通道都是陷坑,下面是倒立的石錐,深度十米,那些陷阱上的翻遍會自動復位,很難對付。”幻鳥指着另一側說,“滾石坑裏面是直徑一米到五米的巨型石球,從斜坡上滾下來,從頭頂掉下來,總之各種花樣你們都能見到。”

“石球復位應該不太可能吧?”幽靈傾向於這個方向。

幻鳥點了點頭:“當然,只是很多地方被石球堵住了,過不去,只能繞路,繞路肯定會遇到新的機關,兩邊都不好走,那些古代人不傻絕對不給你作弊的機會。”

“我靠,看來兩邊都不好走。”幽靈撓了撓頭看着山狼,還得由帶隊的來決定。

山狼思索了一下:“走這邊,反正都差不多,我是覺得落石比陷坑容易對付,你們看呢?” 既然決定了走落石坑一側那就沒什麼好猶豫的,幽靈在前面,幻鳥跟在他身後做指揮,原本她要走在隊伍最前面的,可幽靈嫌棄她“行動遲緩”所以讓她躲到了自己的身後。

走了一段之後他們就明白這裏爲什麼叫做落石坑了,因爲路是向下走的,整個通道向下延伸了至少三十米的落差,一路上還能看見幻鳥他們之前經過的時候觸發機關所遺留的落石,其中以原形的石球爲主,少數有圓柱形和多面體,這些石球打磨的非常光滑,用R眼看完全就是正圓球體,不知道當年的人是如何做到如此精準手工的。

“這些石球是從什麼地方落下來的?”幽靈問。

“頭頂,坡頂,石壁後面的暗門,什麼地方都有。”幻鳥很緊張的看着四周,顯然之前這個地方的確給她留下了Y影。

幻鳥說的沒錯,這一路上很多D口都被這些石球堵住了,地面被人爲的修出了偏向一側的斜坡,能夠引導這些石球按照預定路線滾動,他們還在這些斜坡上看到了不止一個引導槽,可見這裏不是一個石球一個石球滾下來的,肯定是遵循了某種規律的設計,保證無死角。

“這是當年地下城裏的一道防線,只是我很奇怪爲什麼如此S擊,怎麼看怎麼像是在對付地下城裏的人,”幻鳥說,“那個時代人的行爲真的是太難理解了。”

“沒準是防止奴隸出逃的。”瘋狗說。

獅鷲不同意他的看法:“不可能,如果是防止奴隸出逃就應該把這些機關修建在第三層往第二次的通道內,何必修在這裏?”

“除非這不是一條正規的通道,或許這是當年地下城裏的撤離通道。”幽靈說。

“怎麼講?”幻鳥沒懂。

“是他們在遇到巨大麻煩的時候不得不撤離時使用的,等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後開啓機關,獨擋追兵。”幽靈說。

“如果這麼說勉強能說得過去,只是這規模只是爲了防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追兵就未免……未免有點小題大做了吧?”幻鳥還是覺得不太可能。

“那除非你有其他解釋。”幽靈也不和她爭論。

“如果對一個時刻都擔心被印加帝國消滅的地下政權來說這也不是不可能。”獅鷲說,“不是隻有現代人才會有居安思危的心裏。”

“等等……”幻鳥突然拉住幽靈,“前面有機關。”

“哦?”幽靈向前看了看,除了一條斜坡之外什麼都沒有。

“這種斜坡我見多了,不是一次遭到機關攻擊。”幻鳥揮了揮手叫大家躲起來,衆人後撤,幻鳥又叫橫紋和瘋狗換了個地方,指出哪可能是石球的落點叫大家避開。

“看着。”說着幻鳥端起自己的槍對着斜坡上打了幾個點S,緊跟着一陣連續的巨響,三個石球突然從斜坡上滾落下來,互相撞擊着直衝而下,轟隆隆的巨響震人雙耳,地面都跟着顫抖,如果有人在斜坡上根本連跑的機會都沒有就得直接被碾成R泥。

石球衝下斜坡,餘勢未消繼續翻滾着衝進了他們剛剛經過的通道,不斷地在石壁上來回的撞擊,發出真真巨響。

“我去……”瘋狗吐了吐舌頭,如果不是幻鳥告訴他換地方估計現在他和軍醫已經被撞扁貼在牆上了。

“看來這邊不比陷坑那邊好對付。”山狼嘆了口氣。

“看來這條路的確難走。”幽靈搖了搖頭對幻鳥說,“走吧,謝謝啊。”

“別客氣。”幻鳥又擋住幽靈,“別急,可能還沒完。”

“沒完?什麼意思?”幽靈轉頭看着斜坡,上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耐心點。”幻鳥繼續盯着上面,大約半分鐘後果然又有一顆更大的石球滾了下來,這個石球太大了,幾乎完全是按照通道的寬度設計的,轟轟巨響中從他們面前呼嘯而過,如果剛纔不是幻鳥攔着他們現在正好走到斜坡的一半,如果是那樣恐怕沒人能活下來。

“我靠,還帶玩兒延時的。”橫紋罵了一句。

“這種騙人的把戲在這裏很常見,不留神就有可能中招。”幻鳥側頭向上看了一眼,“我先上去看看,確認安全你們在跟上。”

幽靈攔住她:“這種貨根本就輪不到你。”說完他提着槍以追快的速度衝向斜坡,他的速度的確夠快,二十幾秒之後就上到了坡頂,這種速度隊伍中沒人能超過或者接近他。

等上去之後幽靈才發現,斜坡頂部不遠處有一個大D,那些石球就是從裏面滾出來的,此時裏面已經空空蕩蕩。

“安全。”幽靈鬆了口氣說。

衆人也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只是爬上斜坡的時候都已經吁吁帶喘了。

前面是一個開闊的三岔路口,兩條向下,一條向上,幽靈看了看幻鳥,幻鳥搖了搖頭:“這個地方我沒來過。”

“那你也得告訴我們怎麼走。”幽靈說。

幻鳥很無奈:“選哪條都一樣,這個地方是個迷宮,四通八達,只有一個進口和一個出口,所以我們只能碰運氣,我說過,很多我們經過的地方D口已經被那些石頭堵住了,走之前的路已經不可能,必須繼續冒險前進。”

“靠……”幽靈罵了一句,幻鳥的這一番話和沒說差不多。

“那按照你的判斷我們應該是向上還是向下?”山狼繼續問。

“向下吧,至少我們現在看不到這裏還有石球。”幻鳥看着四周,“如果有應該是從D頂掉下來,我們路上多注意點。”

“但願你的選擇是正確的。”幽靈看了看兩條向下的通道,指着左邊的說,“這。”

“無所謂,碰運氣的事兒。”幻鳥聳聳肩。

“那我就選另一條,從進叢林之後運氣就沒好過。”幽靈有些戲謔地說。

“走吧,要我看哪條都一樣,反正都得在這個地方兜圈子。”軍醫從橫紋的背上下來,“得了,讓你歇歇,下坡我還能走幾步。” 幽靈搞不懂這裏的機關到底是什麼原理和怎麼運轉的,他也對這些也不感興趣,從實用角度來說他更擅長簡單的殺人機關,叢林裏那一套他玩兒的更精通,相比這些複雜遠離更加方便使用,所以他不在乎這東西是怎麼運轉的,從他的角度來看,不能躲避就直接破壞,只好能達到目的方法並不重要。

和他不同的是幻鳥還是相對來說比較喜歡鑽研的,當然她並不是純粹爲了興趣,而是基於離開這裏的前提考慮,瞭解這些更有助於控制和迴避這些給他們帶來巨大麻煩的機關,這一點倒是和重拳有點像,兩者不同的是幻鳥更有耐性。

就這樣他們在裏面上上下下的來回走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明白了幻鳥說的迷宮是什麼意思,那不單單是指這個落石坑,而是涵蓋了這裏所有的機關通道,這裏的通道九曲迴環,上下落差大,估計是爲了配合那些滾石,在這裏他們還見識了暗藏在牆壁裏的弓弩,一整條通道的牆壁兩側都是暗藏的弩箭機關,只是弩箭早已腐朽的不成樣子完全失效了,否則以如此大的密度他們怎麼也得受點傷,不可能全身而退。

“這是個立體空間。”幻鳥看着牆壁上的一道熒光痕跡說,“我來過這裏,但是從下面上來的,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是從上面下來的,這是一個互相連通的立體機關,不管是從上到下還是從下到上,所有的機關一起運作,如此所來……”她停下來思索了一下,“這些機關的驅動應該是一種動力,而且彼此聯通,在能催動如此巨大的符合機關的只有兩種東西,流沙和水流,在這種地方流沙應該不會太長久的起作用,或者說只能是一次性使用,除非是有源源不斷的動力,那就是水流,亞馬遜叢林水系豐富,充分利用地下河來推動整個機關的運作應該不是問題,或許這也是數百年來這些機關依然能保證不失效的主要原因,這些古人的智慧真是深不可測。”

“你可別扯了,這一路上我就沒見過哪怕一滴水!我們的水可不多了,如果你要是能驗證這一點我真謝謝你,現在嗓子冒煙說話聲音都變了。”橫紋靠在巖壁上抱怨說,“別的就不用說了,如果是靠水來驅動機關,那爲什麼這裏會這麼幹燥?這本身就不合理。”

“我也只是一種猜測,畢竟除了水流沒有什麼能提供如此持久的動力,何況這裏的機關都是石質的,重量巨大,只有水流,大量的水流在不同空間的流動或者利用落差來逐步催動機關的運轉

。” 百鬼眾魅:妖妃要上天 幻鳥說,“至於你說的爲什麼這裏如此乾燥,我想有兩種可能,第一是我們依然處在整個機關陣的中心地帶,第二種就是整個機關的嚴密性好,水滲不近來。”

“我還真沒興趣聽你們聊這些,確認一下,走那個方向。”軍醫活動着大腿說,他剛剛自己走路,原本在瘋狗背上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差不多了,可現在一看才發現,沒走幾步就開始腿腳痠軟,絲毫使不出力氣,巨蟻的毒性還真不小,這都幾個小時過去了還沒能恢復如初,他確實有點惱火。

“這邊是我來的方向,已經過不去了,我們在裏面損失不小,裝備丟失嚴重,是個落石機關和翻板陷阱的結合體,最重要的是我們在裏面遇到了蟒蛇,而且不是一條,裏面有個蟒蛇巢穴。”幻鳥說。

“原來你早就想好了出路,只是引導我們自己選擇,這樣的話一旦出了問題你就不用擔責任了是吧?”幽靈說。

“還不至於,我只是給你們介紹一下情況,這裏很麻煩,比你們預想的要麻煩得多。”

“進來之後我們的麻煩就沒少過。”山狼搖了搖頭,“幽靈……”

幽靈很自覺的走到了隊伍的最前面,通道四通八達,他們已經全無方向感,幸好有幻鳥把握方向,他們少走了很多冤枉路,也避開了很多麻煩,只是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找到離開這個機關陣的出口還是個未知數。

在提心吊膽的穿過一條狹長的走廊之後他們終於見到了水,是從一個缺口流進來的,水量還不小,能聽見很清晰的河水聲,而且還很湍急,一看之下他們就陣地這個缺口是新炸出來,時間不久,估計不超過兩個小時。

“看到了吧!這裏的確有一條地下暗河。”幻鳥有些得意。

“我現在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什麼人在這開了一個洞?這附近沒有屍體也沒有血跡,人又去哪了?”山狼看和缺口外面的地下河說,“難道是他們是他們是因爲聽到了水聲?或者是遇到了麻煩?”

“除了庫瑪的手下和你們這裏應該沒有第三股勢力。”幻鳥說。

“但願如此吧,只是他們爲什麼要炸開這裏?”山狼將水壺丟進地下河灌滿,其他人也趁機補充飲水,這段時間他們已經嚴重缺水,太久沒有得到補充了。

“我看就是爲了給咱們一個能喝點水的機會。”幽靈喝飽了之後再將水壺和水袋灌滿,這才滿足的走到一邊等其他人。

“還真有機關。”橫紋趴在缺口處向外張望,其他人聞聽也去看熱鬧,果然在較爲遠一點的地方有幾根石柱在水中緩緩轉動,下面裝了不知道什麼材質的巨型葉輪,正被涌動的河水推動慢慢的旋轉。

幻鳥看罷之後說道:“這就是整個機關陣的洞裏來源,如果我才得沒錯的話這條河應該是圍繞整個機關陣的,這樣才能提供足夠的外部動力,來催動機關陣的運轉。”

“這就簡單了,我們直接把它毀了,省得它繼續給我們製造麻煩。”橫紋說。

“你說有沒有可能那些人炸開這個缺口就是爲了從這裏出去,躲避整個機關陣?”幽靈突然說道,“我們順着河流走是不是更容易出去?” 如果以那些古代人的思維來考慮問題肯定不會想到後世有一種叫做炸藥的東西,能夠將厚實的石壁炸開,在那個時代他們肯定以爲這些堅硬的石壁在沒有足夠人力和工具的情況下是不可能被開鑿出缺口的,所以這次古人和今人的鬥法,今人勝在了科技能力上。

如果當年的人類真的沒考慮到這一點那麼這條地下河可能真的是一條出路,只是這依然是賭運氣,能不能出去現在不知道,至於是否嘗試還得看山狼的決定。

“我覺得不該走這邊。”幻鳥說,“雖然我們現在走的這個機關陣很危險,但畢竟我們能明確一點,那就是找到纔出口就能離開這個地方,這條地下河看似安全,但我們卻無法確定能否回到地面上。”

“話說的看似有道理,但是別忘了,在這個籍貫陣裏我們可是要冒着巨大的風險一旦走錯那可是代價巨大,走水路至少足夠安全;我們不是印第安納瓊斯,對這些機關完全不瞭解。”軍醫倒是不覺得避開這些機關有什麼錯誤。

“如果水路不通呢?如果走那邊出不去呢?那不但是浪費時間那麼簡單了,我們很可能在錯從複雜的地下空間迷失方向,你希望這樣?”幻鳥反問道。

美人持刀 “瞻前顧後的想太多有什麼用?在這個地方不嘗試就出不去。”軍醫雖然覺得幻鳥說的有點道理,但他確實不想在這個機關陣裏折騰下去了,以他現在的體力就是給大家添麻煩,如果走地下河這條路他還能慢慢的跟在後面,不至於一直讓別人揹着。

“幻鳥說的沒錯,我們繼續尋找這裏的出口,地下河……如果我們在這裏折騰不出名堂在考慮吧。”山狼最終做了決定。

既然帶隊的發話了軍醫也不好在說什麼,不過他對這個決定並不滿意。

被炸開的缺口沒能幫上他們什麼忙,但總算是給他們補充了足夠的飲水,這恐怕比發現這個出口本身更重要,離開的時候幽靈出去將能看到的幾處機關動力裝置破壞掉,至少能保證附近的幾處機關失靈,這雖然對整個機關陣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但至少能讓他們明白這裏機關的運作原理,按照幻鳥的推斷整個地下城就像是在巨型石方里修建的魔法盒子,而盒子裏的動力就來源於這些從外面流過的地下河,這裏的古代先民充分利用了大自然賜予他們的一切,並且加以改造,纔有了這個紛繁複雜的地下城。

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缺口的時候幽靈發現了一些東西正沿着地下河向這邊涌過來,那是一道暗紅色的蟻潮,真是冤家路窄,在二層遇到的麻煩再次出現,他們很清楚這東西到底有多恐怖。

“跑……巨蟻。”幽靈連續甩出兩枚手雷然後,從缺口處跳下來,爆炸中掀起的水浪將大量的巨蟻捲入了地下河,但這和成千上萬的蟻羣相比簡直太微不足道了……

“什麼?”幻鳥沒聽清他說什麼,不過見其他人轉身就跑知道肯定是出了事兒。

“大螞蟻,成羣的大螞蟻,吃人的。”幽靈拖着她向前瘋跑。

亞馬遜食人蟻幻鳥不的第一次聽說,但她卻從沒真正見過,她很清楚這東西吞噬一切的能力,不由得心裏一緊,瞬間想起了曾經從電視節目時見識過的螞蟻涌過之後留下的只是森森白骨的情景……

山狼他們除了跑門什麼更好的選擇,幽靈原本打算在缺口附設置炸藥,將缺口堵死,但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第一是這些巨蟻速度太快了,他根本就沒有充裕的時間,第二個是需要大量的炸藥,他身上的炸藥所剩無幾,其他人身上還有,所以一時間也沒辦法將之彙集起來,總之時間緊迫,根本就容不得他們做更多的事情。

還沒跑出去多遠他們就聽見身後出現了一陣密集的爬行聲,那聲音彷彿鑽進了他們的腦袋,如同死亡號角一樣令人心膽俱寒。

“快點,這東西速度太快了。”幽靈一邊將身上剩下的瓦斯粉全都撒出去一邊往前跑,但這並不能解決多大問題,巨蟻可以避開地上的瓦斯粉從兩側的巖壁和D頂爬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