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荒草萋萋,白氣裊裊,依稀之間,依然有不少馬鞍、戰靴橫亘在污泥枯草之上,但。。。原本深陷其中的戰馬和騎兵精銳卻早已經被褐色吞噬了。

嘶。。。!

親眼見證眼前險地,回想起昨夜的驚心動魄和生死瞬間,伊爾·蓋茨恍然有了種隔世的錯覺。

不是說。。。朱日和鎮只有蘇俄紅軍的一個騎兵排和幾十個草莽出身的外蒙人民革命軍嗎。。。?

區區不過五六十號人而已,豈是他滴血蒼狼的對手!

本來,他的主要目標是佔領朱日和后,暗中聯合化德日軍,前後夾擊,一舉滅掉化德蘇俄守軍,然後再掉頭幹掉徐樹錚駐庫倫的邊防師殘部,徹底打通日軍從東北東進北上之路。

而小小的朱日和,只不過是他伊爾·蓋茨順路踢掉的絆腳石而已!

但,就是這塊原本可以小到忽略不計的絆腳石,卻讓他昨晚栽了個頭破血流,差點丟掉性命。

「嘿嘿,好漂亮的女子!」當他從沼澤地收回眼光,再次將毒狼般的眼神瞄向鳴沙丘上那道婀娜身影時,不知道為什麼,他那顆好殺的雄心竟然難以名狀地騷動了幾下。

「嘿嘿,等我抓住你,就把你扒光衣服燃天燈!」他伸出舌頭,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唇,一絲莫名興奮隱隱在心底跳動了起來。

「給我上!」

「殺光他們。。。!」

片刻之後,他用力拔出修長馬刀,刀刃橫劈向前,斜指鳴沙丘上傲然挺立的曼妙身影,咬牙切齒地發出了雷霆般的怒吼。

「吼吼吼。。。!」

「殺殺殺!」

身周,百十名蒼狼騎兵紛紛子彈上膛,槍口前指,衝鋒的怒吼聲和馬嘶聲頃刻間響徹雲霄,驚跑滿地鼠瀨。

「殺殺殺。。。!」

踏踏踏,踏踏踏!

萬馬奔騰中,瘋狂前沖的百十餘蒼狼騎兵忽然一分為二,一支由伊爾·蓋茨親自指揮,突襲小妖佔領的鳴沙丘高地;

一支由一營營長奎克少校指揮,避過沼澤泥潭,沿著狹窄道路,兇猛地向前插去。 伊爾·蓋茨此次算盤打的很好。

擒賊先擒王!

他要左右夾擊對手,然後上下包抄,徹底幹掉敵人。

算盤歸算盤,但是顯然,伊爾·蓋茨這一次再次大錯算盤了。

因為所謂的蒼狼騎兵團,其實不過就是個不滿編的騎兵營而已!全團加起來,不過318人。

此次,伊爾·蓋茨留下騎兵第三營負責營地看守,再除去昨晚陣亡的82騎和襲擊中陣亡的66騎,他今天能拿出來的騎兵已經屈指可數。

而對面,火力兇猛,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打。。。!」

望著親自指揮騎兵兇猛殺來的伊爾·蓋茨等人,蛟龍隊員臨危不亂,沒有分兵阻擋,而是直接忽略了山坡下橫衝直撞的騎兵一營。

呯呯呯

噠噠噠,噠噠噠!

山坡上,二十五名蛟龍隊員火力全開,漢陽造、莫辛-納甘、捷克輕機槍、手榴彈,一起上陣,子彈尖嘯掃蕩,迅速組成了一道密集的死亡火力網。

轟轟,轟轟轟!

唏律律!

不到六七十米高下的鳴沙丘前,敵我雙方,你沖我擋,阻擊、衝殺,吼聲震天,槍聲隆隆,不時有人慘叫倒地。

噗!

小妖一槍幹掉帶頭衝鋒的一名蒼狼騎兵少尉,槍口一壓,出膛子彈正中戰馬馬腿。

唏律律!

正奮力前沖的戰馬前蹄一軟,噗通一聲栽倒在地,然後連同身上騎兵少尉,一頭從坡地上滾了下去。

嘩啦啦!

坡下騎兵被滾落戰馬碾壓,咆哮跳躍,瞬間亂成一團。

「打。。。!」

王志剛不顧身旁呼嘯激射的彈道,冒著生死風險,一邊不停變換陣地,一邊不停填補別的隊友留下的空位。

噠噠噠,噠噠噠!

4挺捷克輕機槍關鍵時刻發揮了巨大作用。

金色彈殼拚命跳動中,4條洶湧火舌交叉不重疊,瓢潑般將子彈傾瀉向前,剎那在蒼狼騎兵眼前布下了一層難以穿透的死亡火籬。

唏律律!

噗噗噗!

鮮血飛濺中,數匹賓士中的戰馬或被激怒彈道截斷馬腿、割裂肚腹,或被洶湧火舌撕裂脖頸、刺穿頭顱,凄厲嘶鳴中,連同馬上騎兵一同喋血當場,翻滾著陷入了死亡衝鋒中。

「該死!」

伊爾·蓋茨緊跟在隊伍之後,眼見衝鋒騎兵陸續陷落,他一邊怒吼狂呼,一邊將勝利希望寄托在了一營那邊。

正面衝鋒太過慘烈!

當下,唯有寄希望於側面進攻了!

「殺呀。。。!」

鳴沙丘下,沼澤之畔,蒼狼騎兵一營在營長奎克少校指揮下,勢如破竹,迅速闖過火力封鎖,來到了主幹道上。

「快,給我衝過去,從後面包抄他們!」

眼見主力部隊即將踏上三米幹道,坡頂無人阻擋,奎克少校手中指揮刀斜指前方,一臉的意氣風發。

嘿嘿,建功立業的時刻來啦!

嗖嗖嗖!

趁著山坡上無人阻擋之際,蒼狼一營官兵一個個奮勇前沖,戰鬥情緒高昂。

噗噗噗!

就在馬隊迅疾衝鋒,即將衝過道路中央,越過鳴沙丘之際,忽然憑空響起的聲聲脆響,剎那讓瘋狂前沖的蒼狼騎兵拖進了驚慌失措之中。

噗噗噗!

煙塵之中,輕橫在距離地面不到50厘米的臟彈拉線相續被奔跑中的馬蹄觸發,噗噗輕響中,瞬間掀起了滔天怒芒。

轟轟轟!

幾十個炸點如妙筆生花般用力向上彈起,然後就在蒼龍騎兵目瞪口呆中,一陣詭異輕顫,然後相續爆炸在了他們頭頂。

「王八蛋!」

望著瞬間陷入絕望中的奎克少校和騎兵一營,伊爾·蓋茨身體一晃,差點從馬背上跌落下來。

該死的混蛋,怎麼會有如此強烈的爆炸!

轟轟轟!

陣陣震耳欲聾的隆隆呼嘯中,負責左翼迂迴衝鋒的騎兵一營頃刻間被爆炸激射的堅硬彈片擊中,人仰馬翻,鬼哭狼嚎,頃刻間隕落了半數。

唏律律!

「該死的!」

寬度不到三米的狹窄道路上,剩餘幾十騎戰馬混亂地攪在一起,人吼馬嘶中,不少騎兵無奈地被同伴擠下路沿,悲催地掉進了死亡沼澤內。

「救命啊。。。!」

「該死的混蛋,快救救我!」

眼見被困,奎克少校急的上躥下跳,但卻又無可奈何!

噠噠噠!

就在這時,坡頂之上,2挺捷克輕機槍忽然調轉槍口,將雨點般的子彈向騎兵一營這邊傾瀉了過來。

前有伏擊,左有沼澤,頭頂又被兩道密集火力覆蓋,這對於困獸猶鬥中的蒼狼一營騎兵來說,簡直就是一場滅頂之災。

噗噗噗!

剛剛經歷爆炸硝煙,傷亡慘重的騎兵一營,還沒有來得及從驚魂未定中逃離出來,再次被頭頂雨點般的子彈打蒙了。

「快撤。。。!」

槍林彈雨中,奎克少校顧不上滿頭鮮血,拖著被炸斷的左臂,狼狽地往後逃去。

咻!

呯!

坡頂之上,一顆子彈恰到好處地飛來,一頭扎進奎克的背部,徑直將他打了個對穿。

噗!

正亡命向後逃竄的奎克少校身體猛地往前一撲,然後噗通一聲從馬背上掉落下來,頃刻間被身後緊跟而來的馬蹄踏成了肉泥。

「該死的混蛋!」

「快撤。。。!」

遠處,眼見剛剛還生龍活虎的騎兵一營轉瞬間煙消雲散,伊爾·蓋茨看的心驚肉跳,怒眼圓睜,但卻又毫無辦法。

敵人火力太猛了!

特別是剛剛隆隆爆響的路邊炸彈,徹底將他炸進了冰點。

區區一個蘇俄騎兵排,怎麼會有這麼強的火力。

還有那能夠自動飛到半空的炸彈,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快,撤退。。。!」

望著爭先恐後逃回來的蒼狼騎兵,伊爾·蓋茨慌忙調轉馬頭,率先向宿營地飛馳而去。

呯呯!

身後子彈依舊如雨點般砸來,打的熱血飛濺,塵土飛揚。

但是此時,一向英勇無敵的蒼狼騎兵連續遭到兩次痛擊后,早已經被徹底打亂了陣腳,此時此刻,他們除了亡命奔逃,哪裡還有半點蒼狼騎兵的勇猛和彪悍!

「停,窮寇莫追!」

望著匆匆逃走的幾十騎蒼狼殘部,小妖揮手制止了欲行追擊的蛟龍隊員。

「小妖姐,要不要乘勝追擊,徹底滅了這群蒼狼?」王志剛掃了眼兀自在沼澤地里徒勞掙扎的十幾騎蒼狼傷兵,瞳孔血紅,隱隱跳動著一絲殺人後的快意。

「不,不要操之過急,凡事欲速則不達!」小妖扭頭看了眼幾個受傷的蛟龍隊員,眉頭緊緊鎖了起來。

就在剛才,跟隨李一男投誠過來的3名英勇的邊防師隊員光榮犧牲了。

特種奶爸俏老婆 「快,抓緊救助傷員,打掃戰場!」小妖率先跳下山坡,一頭扎進了尚未散去的硝煙中。

呯呯呯!

契約寵媳 沼澤地邊緣,隨著零星槍聲響起,站在馬背上徒勞掙扎的幾名蒼狼騎兵被王志剛等人果斷地幹掉了。

對待敵人,沒有什麼好猶豫的!

夜幕漸漸降臨!

荒涼草原再次陷入一片冰冷凄苦中。

就在夜幕到來之前,伊爾·蓋茨帶領他的蒼狼騎兵團殘部迅速向後撤退了二十公里,速度之快,十分罕見。

兩場惡戰下來,他所帶領的蒼狼騎兵團已經折損過半,可謂傷亡慘重,慘不忍睹。

如今,剩下為數不多的蒼狼隊員都被蛟龍隊員打怕了,一個個提心弔膽,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了別人的槍下冤魂。

什麼滴血蒼狼之美譽,什麼英勇無敵!

在死亡面前,統統都不重要了!

「兩個小時后,王宇等5人隨我行動,其餘人員,由志剛帶領,負責留守陣地!」

入夜過後,小妖收拾好戰鬥裝具,簡單補充好彈藥基數,果斷下達了殲敵命令。

「小妖姐,此去兇險萬分,你們可要萬萬當心啊!」雖然王志剛很想問問小妖剛才所說的引狼入室是什麼意思,但是出於原則,他還是強自忍住了。

不該問的不問,這是蛟龍軍規!

「放心,你們聽槍聲為號,做好接應準備就行!」

小妖翻身上馬,一臉淡然,「記住,無論任務成敗,不許奔襲救援!」

「是!」王志剛看了眼身後同樣一臉擔憂的留守隊員,十分無奈地答應了下來。

6個人要對付近百十名蒼狼騎兵,還要隨時面對200多頭蒙古草原狼的潛在威脅,可謂兇險萬道!

那可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草原餓狼!

「走!」眼見王宇等人均已翻身上馬,小妖揚起馬鞭,率先向蒼狼騎兵逃竄的方向馳去。

「小妖姐,你們一定要保重自己啊!」

望著絕塵而去的小妖等人,王志剛用力揮舞著大手,忽然間竟有了種生離死別的錯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