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魔修者並不把蘇寧放在眼裡,異相魔功可以將魂魄寄生在活人體內,更可以發揮被寄生者的全部實力。夏侯身為古葉帝國第一大將,實力是靈武境中期,所以那魔修者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也是靈武境中期。蘇寧堪堪開塵境初期,自然不是對手。

魔修者的身體還在流血,雖然能感覺到痛,可這具身體只是寄生而已,就算是被斬成兩段,他也不會死。故而他直接向蘇寧奔襲而來,一隻手掌化為大刀,便向蘇寧的腦袋劈砍而下。

蘇寧讓婉兒帶著凌書雪退後,一招手,猩紅劍便飛了過來,重新來到蘇寧的手裡。猩紅劍已經認主,蘇寧使用起來自然得心應手。所以,蘇寧更加的自信,強忍著劇痛,往旁邊側身躲閃,順勢又砍出一劍。

夏侯見一劈未中,手一招,原本放在門口的大環刀飛到了他的手裡,同時揮舞手臂向上一撩,與蘇寧的猩紅劍碰觸在了一起。轟隆一聲,蘇寧只感覺手臂一麻,有種寸寸斷裂的感覺,像是針扎,剜心一般的疼痛。

蹬蹬蹬蹬……

蘇寧一連退後好幾步,站立不穩,多虧有猩紅劍在手,支撐住了他的身體,可還是噴出了一口鮮血,險些昏迷過去。以開塵境初期戰靈武境中期,確實太過勉強,蘇寧以重傷之軀和夏侯硬拼一劍,還能穩住身體,已經是極限。

「可惡的小鬼!看我不剁了你的腦袋!」夏侯氣焰更盛,提刀而來,一步步靠近,宛如降臨的死神。

此刻,蘇寧已經到了極限,握著猩紅劍的手臂都有些顫抖,想要挪動一步,卻怎麼也移動不了分毫。婉兒護著凌書雪就在一旁,她知道蘇寧已經不行了,眼睛紅腫,狠下心來,正要跑上前去護住蘇寧,正在這個時候,數道身影飛了過來,一襲黑衣,帶著面具,正是紅盟的人。

幾人一到,便護在了蘇寧的身前,與此同時,還有無數人破開院門奔涌而來,卻是追殺紅盟而來的一群士兵,當然,他們大多都是魔修者。這些人一到,局勢更加分明,紅盟的人護住蘇寧和凌書雪,而他們卻被數百數千的魔修者包圍著!

「哈哈哈!」被魔修者附身的夏侯笑了起來,異常的囂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要來,你們這些人來送死,我就成全你們,全都給我剁了!」 大亨的臨時女友 事到如今,這位魔修者也沒有玩弄美女的閑情雅緻了,命令一出,就要蘇寧等人的性命。

那些士兵已經殺紅了眼,這麼多人,蜂擁而上肯定能將蘇寧幾人斬殺,所以毫不猶豫的便沖了上去。紅盟的人也感到有些棘手,如此多的人,這裡的空間又太過狹小,如何才能化解這場危機?

千鈞一髮之際,有一道光劃破夜空,宛若流星,降落在了這所宅院之中。這道光影降落的瞬間,便釋放了威壓,讓人抬不起頭,腳下挪動不了分毫。這道光影,是一個人,正是辰皇子。

「哥哥!」蘇寧意識還在,強忍著痛苦直起了腰,他此刻昏昏沉沉,渾身染血,感覺自己的血液都要被抽空了。之前一直處於緊張的備戰狀態,如今辰皇子一來,他的心情放鬆下來,卻再也堅持不住了,隨時可能倒下。

蘇辰依舊穿著綉有紅雲的黑色衣袍,只不過,衣袍染血,顏色愈加的厚重陰沉。他手持金色長劍,微風吹起他那一縷變白的髮絲,略顯蕭瑟。高高的立領遮住了臉,看不清他的表情。隨著他的到來,原本要一擁而上的士兵,全部止住了前沖的身體。

一人之威,震懾千人,辰皇子往那一站,便無人再敢上前一步!

附身夏侯的魔修者,見到辰皇子的那一刻,表情僵住了,有些難以置信,更不明白為什麼辰皇子能夠活著來到這裡。既然辰皇子在這裡出現,那麼,皇宮之內的那場決鬥,勝負便顯而易見了。夏侯眼睛微眯,第一次變得嚴肅起來。

「辰皇子!羅森長老竟然沒能殺了你,看來你早就隱瞞了實力,今日就與你一戰,讓我見識一下你到底有多厲害!」

夏侯雖然這麼說,可是卻大手一揮,竟然讓手下人先上前一戰。這次衝上前去的,全部都是心狠手辣的魔修者,有數十人之多,每一個都是靈武境的實力。

夜色如墨,月光猩紅,辰皇子表情冰冷,面對著衝上前來的數十人,他揪住了自己的衣領,用力一扯,呼啦一聲,黑色衣袍應聲而飛,赤~裸了臂膀。蘇寧看得分明,在辰皇子的後背上,刻畫著一條條的紋路,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芒,這紋路組成的圖形,正是一隻大鳥!

只見辰皇子雙手合十,突然交錯變換,快速的組合著十分複雜的手印。隨著手印的完成,他背後的淡藍色光芒越來越強烈,一聲清脆的鳥鳴響徹天地。

「雷鳥,現!」辰皇子大喝一聲。在蘇寧的印象里,辰皇子在戰鬥的時候很少這般大喝,可是,這喝聲里,威嚴滾滾,竟然也蘊含著功力。

一聲大喝,夜空的鉛紅色烏雲直接破碎,在辰皇子的背後,一隻大鳥從他的身體里瘋涌而出,帶著戰意,帶著毀天滅地的雷霆意志,頭顱、翅膀、身軀、利爪,最終全部出現,這便是辰皇子的戰獸——雷鳥!

此鳥全身雷電滾滾,飛翔於空中,電光閃耀,遮蔽了月亮,每鳴叫一聲,便有雷電從天而降,所有向辰皇子襲來的魔修者,一個個全部倒卷而去,身體在空中被雷電劈中,死於非命……

蘇寧的意識還算清醒,他看著哥哥的身影,再次笑了,強者,這便是強者。辰皇子所展現出來的這一幕,讓蘇寧永生難忘!

突然,蘇寧的心臟狠狠抽搐了一下,彷彿要停止跳動,在他的懷裡,金光乍起,甚至比雷鳥出現時還要耀眼。

「怎麼回事兒?是那地圖,是那繪有狩獵戰場全景的地圖!」蘇寧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

與此同時,在神王塔第二層,《神王寶鑒》光芒一閃,捲軸緩緩打開,一道信息傳入了蘇寧的腦海——「《狩獵戰場圖》,吸收繼承者血脈,封印解,內有傳送陣,可助繼承者進入傳承之地!」

蘇寧立刻知道發生了什麼,《狩獵戰場圖》原本就是先祖蘇天所畫,而蘇寧恰巧是其血脈的覺醒者,如今地圖吸收了他的血液,解開了封印,這便是屬於蘇寧的一場造化。

《狩獵戰場圖》的出現,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辰皇子。此刻,蘇寧還有些昏沉,可還是感覺到了周圍的空間似乎被撕裂了,一股拉扯之力將他拽入其中。

轟隆隆,空間破碎了,在《狩獵戰場圖》的周圍,出現了虛空,蘇寧看了凌書雪一眼,下一刻,身體便被吸進了裡面。然後,風平浪靜,府邸宅院里,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唯有蘇寧——消失了! 一股強大的拉扯之力,將蘇寧卷進了那個虛空黑洞,跳躍了空間,來到了所謂的傳承之地。蘇寧在那一刻,完全失去了知覺,昏迷過去。

再次醒來,是因為疼痛。蘇寧感到全身上下奇癢難耐,皮膚像是要撕裂一般,上面開始出現紅色的蜿蜒印記,爬滿了全身,宛如血液要透體而出。

「魔血修羅的毒又發作了!」蘇寧頭痛欲裂,連忙從口袋中拿出辰皇子給他的丹藥,倒出一粒放入口中,身體的奇癢疼痛才稍微緩解了一些。蘇寧所中的魔血修羅之毒,必須每隔一個時辰就要服用丹藥壓制,否則必會毒發。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蘇寧來到這片傳承之地還不足一個時辰。

雖然暫時壓制了毒性,可是蘇寧的身體狀況還是不容樂觀,全身上下刀口無數,肋骨斷了,內傷也很嚴重,現在的他異常疲憊,連動一下都很吃力。強忍著痛苦,蘇寧坐了起來,將身子倚靠在一塊巨石上,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他記得是《狩獵戰場圖》的傳送陣將自己帶到了這裡,下意識的向懷裡一摸,發現《狩獵戰場圖》並沒有丟失,蘇寧才鬆了一口氣。據說這裡乃是傳承之地,可是具體在什麼方位,他還一概不知。

蘇寧首先向四周望去,近處的景象倒是能夠看清,不過並沒有什麼標誌物,只有一些碎石。再向遠處看去,就是一片黑暗,只能隱約看到一些巨大黑影。然後他又抬頭看向空中,上方倒是有一絲極窄的光亮,他這才意識到,自己正處在一條深谷中,而且這深谷不是一般的深,陽光都不能完全照射進來。

環顧黑影林立的四周,蘇寧的心情有些忐忑,深處陌生的環境,他不敢隨意的走動,況且這幅身體,還很虛弱,哪怕遇到一隻野獸,也不是他能應付的。現在這種情況,唯有快速的療傷才是明智之舉。幸虧蘇寧體內有神王塔,很快,蘇寧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來到了塔神王塔第一層,紫藤樹下。

紫藤樹,乃是草木之王,可以吸收轉化靈氣,幫助蘇寧修鍊,提高修鍊速度,同時,它所產生的靈氣,還有療傷的作用,雖然效果並不明顯,但積累起來,還是很顯著的。尤其是在蘇寧重傷的情況下,效果更是明顯,剛剛運起功決,立刻就感覺身體好轉了很多,那魔血修羅的毒,原本一個時辰服用丹藥一次,現在也變為了三個時辰。

就這樣,深谷上空的縫隙,亮了又黑,黑了又亮,足足花費了兩天時間,蘇寧的身體才恢復過來,不過依舊不是巔峰狀態,只不過是身體上的傷口結了痂,斷了的肋骨重新接好,魔血修羅的毒也變為五個時辰服用丹藥一次。雖然身體依舊羸弱,可是相比普通人,恢復的速度已經十分迅速了。

身體既然已經恢復,蘇寧便開始探索周圍的地形,此時正是晌午,太陽直射下來,深谷被照亮的面積最大。蘇寧起身,向著周圍小心翼翼的走去。

地面很不平整,滿是碎石,走起路來深一腳淺一腳,很不順利。蘇寧來到近處才看清,那些在黑暗中林立的黑影是一塊一塊的巨石。但是,這些巨石並不是天然形成的,有些地方像刀削般平整光滑。甚至很多巨石中間好像被什麼東西直接貫穿了一般,有一個光滑的大洞。

蘇寧逐一觀察著這些巨石,待他繞到一塊巨石後面的時候,赫然吃了一驚。他看到,一條巨蛇,盤繞在了巨石之後。雖然周圍的光線很昏暗,但是在如此近的距離之內,他看得分明,那——就是一條巨型大蛇!

蘇寧僵直在了那裡!

這條大蛇盤踞起來足有三米高,如果伸展開來恐怕有將近十米。這是一隻戰獸,看這塊頭,實力不知道有多麼的強悍!蘇寧不願意節外生枝,何況這個地方他又不熟悉,誰知道在暗處還隱藏著什麼其他的危險。於是,蘇寧小心翼翼的退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可不想招惹這條大蛇。

蘇寧一步一步沿著崖壁摸索著退後,走了大約十米,竟然意外發現了一個山洞。洞口外放著一排早已熄滅的火把。

見到做工精細的火把,蘇寧意識到,這裡原來是有人居住的。蘇寧想賭一把,他覺得這個洞就是這個深谷的出口。洞內漆黑如墨,蘇寧沒有火石或者火摺子,他的實力是開塵境初級,也無法動用屬性的力量,不能生火,只能一步步摸索著前進。

山洞的兩側石壁上長滿了綠茸茸滑膩膩的苔蘚,而腳下的這條路卻什麼都沒有長。很明顯,這條進入山洞的路經常有人走動。

想到這,蘇寧更加小心了,體內的能量漸漸的調度出來,一步一步向裡面小心的走去。走了一段時間,面前又出現了三個並排著的洞口。蘇寧停了下來,思考著該走哪條路,最後他選擇了中間的那個洞口。

再次走了一段時間,突然,前面出現了一道亮光,蘇寧心中一喜,難道就要出去了嗎?但是,蘇寧真正到達那片光亮之處時,驚訝的差點趴到地上。在那片光亮的盡頭,一道金光晃了他的眼睛。蘇寧沒想到,這條洞道,竟然直接通到了一個更加寬敞的大洞穴中。

蝕骨危情 洞穴寬敞透亮,數百米的洞頂上方,是一個天然形成的洞口,陽光從洞口直射而下,使這裡的一切景象清晰可見。洞穴中間擺放了一座高大的蓮花神台,神台之上,一副骨骸傲然而立。

這副骨骸立在蓮花神壇之上,不倒不散,渾然一體。手持一桿黝黑紅纓長槍,好似無敵於世間的皇者,霸氣凜然。

更讓蘇寧驚奇的是,這幅骨骸竟然呈現金黃色,宛如純金打造,周身氤氳著一層蒙蒙的金光。蘇寧剛進這洞穴時,正是被這副骨骸散發的金光晃了眼睛。

蘇寧不敢相信,誰能想到,這深谷之中竟存在著如此神奇的景象。這到底是何人所為?

蘇寧壯著膽子靠近那副骨骸,走近時才發現,這幅骨骸並不完全是金色的,其中夾雜著一絲絲細小的黑點,好似符籙一般遍布骨骸周身。又發現骨骸的手指上,戴有一枚戒指。戒指呈銀白色,身形小巧,做工細膩。

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骨骸的每一個細節,蘇寧都觀察的十分仔細,漸漸的,他竟然入了迷,眼前慢慢慢慢的,展開了一幅幅波瀾壯闊的畫面……

他看到數百萬士兵浴血沙場,喊殺震天,流血漂櫓;又看到一道奇異的光柱射向大地,塵土飛揚,瀰漫大陸三天三夜;還有兩個神秘人山崩地裂般的曠世決鬥……這些景象在蘇寧腦海中一閃即逝,但他卻像親眼所見一般,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看著眼前這具宛如黃金般耀眼的骨骸,一絲絲奇異的感覺攀上了蘇寧的心頭,那是一種——血脈相連般的親切感!

蘇天!

蘇寧立刻想到了自己的這位先祖! (ps:看到的朋友請收藏一下,碼字很枯燥,喜歡這本書的朋友投幾朵鮮花吧!這樣創作才有動力啊!感激不盡!)

在這方圓百米的穹頂洞穴里,蘇寧看著這具宛如黃金般耀眼的骨骸,並沒有感到恐懼和害怕,而是破天荒的產生了一絲血脈相連的親切感,於是他想到了先祖蘇天。產生這樣的想法並不奇怪,因為這《狩獵戰場圖》就是蘇寧的先祖所畫,其中蘊含的傳送陣既然能夠將他送到這裡,那麼見到先祖的遺骸也就不奇怪了。

金黃色的骨骸上,分佈著細密的黑色符文,根據蘇寧以往的經驗,這應該是封印符籙。然後他又圍繞蓮台轉了一圈,仔細觀察著,突然,蘇寧敏銳的感覺到一陣戾風從自己背後襲來,回頭一看,只見一隻巨蛇張著血盆大口正盯著自己。

那大蛇的雙眼散發著幽光,蛇信吞吐,猙獰可怖。蘇寧大驚,「七步霸氣決」立刻施展,迅速地向來時的洞口奔去。剛才蘇寧已經順便觀察了這個洞穴,除了穹頂上的大洞和來時的洞口,四周再也沒有其他出口。蘇寧很快的做出決斷,而那條大蛇的速度也不慢,迅速的跟進蘇寧。

蛇信吞吐的絲絲聲響從後方傳來,黑暗中,蘇寧極速的向前奔跑。開塵境武者的靈覺已經很強大了,再加上這條通道之前走過一遍,蘇寧並未感到不習慣,只是,他希望追擊自己的大蛇就是洞口巨石後面的那條,要不然,等回到深谷,前有堵截後有追兵,也許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這哪是什麼傳承之地,這分明就是奪命山谷啊!

一陣涼風襲來,蘇寧又跑出了山洞。如今晌午已過,深谷又變得昏暗起來。蘇寧也不管那麼多了,悶頭繼續逃跑。那條大蛇如此巨大,乃是罕見的戰獸,實力必然十分強大,蘇寧受傷不久,實力還未恢復巔峰,怎能打過?如今逃跑就是最明智的選擇。

深谷昏暗,蘇寧沿著深谷崖壁向前奔去,隨著奔跑,他腳下的道路越來越窄,兩邊的崖壁越來越近,蘇寧這才意識到,自己來到了深谷中最狹窄的區域。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前方出現一塊巨石,足足佔去了道路的大半,蘇寧毫不猶豫,身子一躍,直接躍到了上面。

巨石之後,別有洞天!

深谷突然變的寬敞了,前方出現了一方水潭。陽光投射下來,雖然不多,但是經過水潭的反射,竟然使這處的深谷更加明亮起來。所以,周圍的環境也勉強能夠看清。蘇寧站在巨石上,向前方一看,差點嚇得背過氣去。只見整個深谷之中,遍布著白色大蛇,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無法計數,甚是駭人!!

蘇寧看著漫布前方的巨型大蛇,頭皮發麻,呼吸都急促了,這是來到蛇窩了嗎?此刻,蘇寧也不知道何去何從了,心情反而平靜下來,他默默轉身,看向來時的方向,那裡,那個方向,那條大蛇正氣勢洶洶而來!

轟隆隆一聲,大蛇直接躥了過來,一個甩尾打在了蘇寧的身上。蘇寧只覺全身骨骼像是散了一般,然後就直接飛了出去。這次被大蛇擊中,蘇寧還能勉強挺過來,即便如此,蘇寧也並沒有感到慶幸。因為,那條大蛇的一擊,恰巧將他甩向了蛇群里。

看著身下的遍野蛇群,蘇寧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但他的害怕也只是一個閃念,下一秒,他就直接扎進了蛇群里……

蘇寧以為自己死定了,全身鬥氣瘋涌而出,做好了最後拚命的準備。可是,等了片刻,什麼都沒有發生,睜開眼睛后,他看到腳下滿是白色的碎片,一開始還有些疑惑,但是環顧四周后,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些白色碎片——是蛇鱗啊!

這一片片的蛇鱗,比蘇寧的手掌還要大,泛著銀白色的光芒。離得近了,已經能夠看清,原先誤以為的白蛇群,也僅僅只不過是蛇蛻而已。原來這遍布山谷的「大蛇」們,竟然只是那一條白蛇蛻下來的皮!這深谷里,從始至終都只有一條白蛇而已!

蘇寧長舒一口氣,有種死裡逃生的虛脫感,宛如再次重生了一般。他看著這遍布山谷的蛇蛻,也是倍感吃驚,這麼多的蛇蛻,那條大蛇到底活了多久?

可還未等蘇寧多想,轟隆隆的聲音再次傳來。不遠處,蛇磷飛濺,那一條條的巨大蛇蛻瞬間倒塌,宛如大海上的浪濤,接連一片,真正的大蛇過來了!

蘇寧精神一振,氣勢提升了不少,再這麼跑下去也不是辦法,死裡逃生反而讓蘇寧信心倍增。敵人只有一個,還怕他幹什麼?拼著再次重傷,也要斬了你!蘇寧鬥志昂揚,抖擻精神,直接向白蛇殺了過去。

白蛇蛇信吞吐,也不示弱,張口就向蘇寧咬去。蘇寧一側身,猛然蹬地,利索的躍上了白蛇的身體。白蛇載著蘇寧四處亂竄,拚命扭動著身子,想把蘇寧甩下來。蘇寧左手死死扣住一片蛇鱗,穩住身形,右手一拳一拳猛擊白蛇的身體。但是白蛇的鱗甲太過堅硬,震的他拳頭髮麻。

白蛇不顧一切的亂竄,周圍的蛇蛻跟著塌陷,蛇鱗飛濺,打在蘇寧身上,竟然將他的皮膚劃開了一道道口子。蘇寧見蛇鱗堅固,再趴在它身上也無濟於事,反而浪費自己更多的體力。於是瞅準時機從白蛇身上跳了下來。剛一跳下,白蛇一個迴轉身,張著血盆大口又向蘇寧撲去。

蘇寧沒想到,白蛇體型龐大,竟然還會如此敏捷,一個不注意便被白蛇佔了先機。面對著血盆大口,蘇寧本能的以雙手相迎,竟然真的扣住了白蛇的上下顎。白蛇合不攏嘴,只好使出更大的力量對抗蘇寧。

蘇寧的雙臂支撐著巨蛇的上下顎,他的力量又哪裡比的上大蛇,只是看著巨蛇嘴裡的兩顆白牙,寒光森森,他可不想被這長牙貫穿身體。可蘇寧也知道自己支撐不了多久,其實更讓他無法忍受的是大蛇嘴裡的氣味,腥臭撲鼻,熏得他幾乎暈倒。

蘇寧不敢鬆懈,一丁點的分神就是命喪黃泉的下場。巨蛇好像變得更加憤怒了,蛇尾一掃,將一塊大石打碎,好似要爆發無盡的力量。蘇寧暗道不好,巨蛇用力的一瞬間,他猛然噴出一口鮮血,雙手上下一抬,之前結痂的傷口突然崩裂,鮮血飛濺,正好灑進了白蛇的嘴裡。

抓住時機,蘇寧立刻施展「七步霸氣決」退後,全身再次被鮮血浸染,重傷複發,腦海嗡鳴,迷迷糊糊之中,他聽到了白色大蛇的嘶鳴,看到白蛇的身體驟然爆發一團白光,原本十米長的身軀,竟然縮小到了一半。然後,那白蛇的頭上,漸漸的出現了兩個突起,身軀上緩緩伸展出四個爪子!

這是龍嗎?蘇寧立刻聯想到了龍的形象!這條白蛇,竟然是在——化龍!

白蛇的身軀漸漸的向龍的形態變化,白色蛇鱗開始剝落,頭上的龍角也已成形,四條龍爪完全伸展開來,眼看就要化龍成功了!

此刻,蘇寧因為舊傷複發,再也堅持不住了,還未等白蛇化龍完畢,就昏了過去,栽倒在了地上。 深谷內的山洞裡,陽光從穹頂的縫隙照射進來,此時應該是晌午,整個山洞十分明亮。一具金黃色的骨骸,散發著耀眼的金光,屹立在蓮花神台之上,而在其旁邊就有一團乾草,上面躺了一人,正在安詳的睡著,正是蘇寧。

也許是睡久了,蘇寧眉頭微皺,緩緩睜開了眼睛。他環顧四周,看到了旁邊屹立不倒的黃金骨骸。

「怎麼又回到了這裡?」 腹黑校草的傲嬌甜心 蘇寧強忍著全身的酸痛,坐了起來,經過和白蛇一戰,他身上的傷口更多了。

「你體內的毒,我解不了,只是幫你進行了封印!」突然,一道滄桑的聲音從側面傳來。

蘇寧猛然轉身,下一刻就跳了起來,因為他看到了一條凌空飛翔頭上長角的四爪白龍。這條白龍只有一丈來長,全身氤氳著白光,看起來十分神聖。

「不必緊張,我就是那條白蛇,先前不知道你是蘇天的後人,所以產生了一些誤會!」那白龍說道。

蘇寧記得自己在昏迷之前見到白蛇化龍,再結合如今白龍的話語,蘇寧已經確定,這裡的黃金骨骸,應該就是先祖蘇天了。

「這裡是當年蘇天坐化后,留下來的傳承之地,坐落在狩獵戰場最深處,既然你來到了這裡,且身懷蘇天的血脈,便是屬於你的一場造化。」白龍凌空盤旋,對蘇寧說道。

「原來那地圖將我傳送到了狩獵戰場最深處,這裡果然是先祖的傳承之地,只是這條白蛇……難道是先祖當年身邊的戰獸?」蘇寧立刻想到了這個問題。

象徵古葉帝國的徽章,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一片金黃色的葉子,另一部分,就是盤繞葉子的白色大蛇。傳說,那白蛇就是跟隨古葉帝國開國皇帝蘇天征戰天下的戰獸!如今親眼所見,蘇寧震驚不已,何況,那條白蛇已然化龍。白蛇化龍,便為仙獸,千年難得一見,卻被蘇寧看到了完整的化龍經過。

「當年,我只不過是一條白蛇,後來追隨你的先祖蘇天,追求化龍之道,只可惜,直到他坐化我也沒能完成心愿。如今我已修行千年,離化龍只差一步,多虧你的出現,你的血脈不一般,甚至比蘇天還要強悍,鮮血飛濺到我的體內,直接讓我完成了化龍的最後一步。說起來,我也要謝謝你啊!」

「白龍前輩不用客氣,既然您是先祖身邊的戰獸,那麼,山洞中的這具骨骸,難道就是先祖?」雖然已經猜到了大概,但是蘇寧還是問了出來,想得到白龍的確認。

「沒錯,這就是蘇天的遺骸!」白龍凌空飛翔,圍著黃金骨骸轉了一圈,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得到確認,蘇寧也是神情嚴肅,他忍著全身的疼痛,向著黃金骨骸拜了兩拜。他知道先祖蘇天的來歷,乃是酒徒大神的一縷精神力轉世而來,他背負著家國天下,同時還背負著酒徒大神的使命,蘇寧此刻有一種相遇知音的感覺,因為那份使命,蘇寧也推脫不了。

「先祖的遺骸為什麼是金黃色的呢?」蘇寧問道。

白龍抬頭望天,說道:「關於這一點,我會向你解釋清楚的,不過不是現在。既然你來到這裡,蘇天的傳承便有了繼承者,現在,來了解一下你會在這裡得到什麼吧!」

白龍指著蘇天遺骸右手手指處戴著的那枚戒指,說道:「這是一枚儲物戒指,戒指里的空間很大,可以隨心所欲的存取東西。但是,戒指上加持了蘇天的血脈禁制,一般人根本不能使用。不過,因為你是蘇天的後人,一脈傳承,自然可以打開。現在,這枚戒指屬於你了!」

「怎樣才能進入裡面?」蘇寧又問。

「將自己的血液滴在上面,戒指就會再次認主,意識就可以進入其中,往後只需根據自己的意念,就可以隨心所欲的存取東西!」

蘇寧小心的取下那枚戒指,咬破手指,將自己的一滴鮮血滴在上面,只見,鮮血迅速的沒入戒指當中,頓時,那枚戒指散發出了一陣銀白色的光芒,好似有了生命一般!

下一刻,蘇寧的意識里突然出現一抹亮光,然後就進入到了一片廣闊的神秘空間,他看到那片乳白色的空間里,擺放了一隻巨鼎,巨鼎很大,足有三米高,鼎身上刻有蘇寧看不懂的奇怪符籙,顯示著那巨鼎的神秘滄桑。除了那隻巨鼎,裡面還有很多日常能夠用到的東西,不過那些東西都是一些普通之物。

「很好!你成功了!」白龍興奮的說道,「蘇天當年和魔主一戰,很多寶物都用盡了,裡面的寶物實際不多。現在,把裡面的所有東西召喚出來吧!」

蘇寧聽后,只是心念一動,山洞的地面上就立刻出現了戒指中的所有東西。白龍解釋道:「那隻鼎叫做乾鼎,這可不是普通的鼎,是產生了器靈的鼎!」

剛解釋完,白龍就沖著乾鼎喊道:「嘿,小傢伙兒,出來吧!這些年在戒指里悶壞了吧?來,出來見見新主人!」

隨著白龍說完,那原本色澤暗淡的乾鼎突然閃爍了一下,然後在乾鼎的上空出現一團光暈,一個曼妙的身影在光暈中出現。那是一個小女孩兒,十來歲的樣子,大大的眼睛,眼波流轉,五官精緻,端莊淡雅,清塵脫俗。紅色的衣衫,將她的身軀緊緊包裹,勾勒出窈窕的身子。雪白的玉臂,輕輕放在膝蓋處,正彎著腰,好奇的打量著蘇寧。

器靈女孩兒出現的那一刻,蘇寧的身體猛然一震,腦海中嗡鳴迴響,意識之中,融入他身體之內的神王塔光芒閃爍,第五層的巨鼎震動起來……

器靈女孩兒驚呼一聲,「你體內有乾鼎真身!」

說完,她便化為了一道光,鑽入了蘇寧體內,蘇寧清楚的感覺到,這器靈女孩兒實際上是來到了神王塔第五層,鑽入了第五層的巨鼎之中。

酒徒大神解封神王塔的時候,就對蘇寧說過,第五層的巨鼎,乃是神器,產生了器靈。只是那器靈遊盪人間,需要大機緣才能相遇,如今,在先祖的傳承之地,蘇寧顯然遇到了這個機緣。乾鼎本來就是器靈的本命實體,也許是她好久沒有回到本體了,見到乾鼎的時候十分興奮,隨著她進入乾鼎真身,外面山洞中的乾鼎卻化為了光影,消散在了空氣中。

「哈哈哈,小傢伙兒,沒想到你的氣運比你先祖還要旺盛,竟然有著乾鼎真身。當年,你的先祖也只不過是收服了這器靈而已,卻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乾鼎真身。如今,真身和器靈融合,有此鼎在,可煉萬千草木、可憐玉石仙珠、可煉天地山河、可煉日月星辰!」

蘇寧神情激動,器靈女孩兒正光著小腳丫,在神王塔第五層歡快的玩耍,乾鼎真身也因為她的到來而律動起來。蘇寧滿意的一笑,也不再管她。

回過神來,蘇寧看著先祖的遺骸,他驟然發現,黃金骨骸之上,原本密布的符文黑點,正在退縮、消散,而他體內的神王塔第七層,也就是最高一層,窗外懸挂著的燈盞轟然點亮。

燈盞點亮,便意味著神王塔第七層開啟了!第七層,為什麼在會這時候開啟?裡面又會有什麼寶物呢?蘇寧激動,心情變得興奮起來! 在都涼山的時侯,酒徒大神為蘇寧解開了神王塔第一至六層的封印。可這第七層,卻沒有解封,因此沒有直通而上的樓梯,蘇寧並不知道裡面有什麼。酒徒大神只是說,這第七層,需有大機緣才會自動開啟。

如今,在第五層的乾鼎融合器靈之後,神王塔第七層也隨之大放金光,而在山洞內的黃金骨骸,其上的黑色符文正在漸漸消失退化,這其中的聯繫,蘇寧又豈能不明白——神王塔第七層,因為蘇天黃金骨骸的出現,解除了封印!

掛在第七層窗外的燈盞轟然點亮,第六層和第七層之間,逐漸出現了一階又一階的樓梯。外面,黃金骨骸身上的符文徹底消失,金色更加的明亮,整個骨骸,化為了一道光,鑽進了蘇寧的身體,來到了神王塔第七層。

第七層內,有一蓮台,金色骸骨盤膝而坐,在其周圍有無數蠟燭,隨著骸骨入定,一個個砰然點亮,燭光充斥了第七層。蓮台之前,是一四腳銅爐,其內有三炷香,只見其燃燒,卻不見有香灰掉落,似乎永遠燃燒不盡。焚香的煙霧,繚繞四周,很快就籠罩了黃金骸骨,整個骸骨消失在了煙霧中,最終完全隱沒,不見分毫。

蘇寧看著這一切發生完畢,最後,一道信息自第七層傳來:七層之巔,至尊之地,至尊骨來此,只待遊魂!

蘇寧長舒一口氣,「先祖遺骸原來是至尊之骨!能夠入住神王塔第七層,作為蘇家後人,我也便安心了!只是,最後那句『只待遊魂』又是什麼意思?難道先祖的魂魄還能再次回歸不成?」

蘇寧雖然疑惑,但是無人能夠解答他,就連白龍也不能。 遠古圈叉 白龍獃獃的看完發生的一切,嘆息著搖了搖頭,對蘇寧說道:「你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彷彿整個天地的氣運都集中在了你的身上,千古罕見!」

白龍的嘆息,包含著難以置信,更多的卻是羨慕,確實,蘇寧所展現出來的大氣運,已經很難讓人理解了。蘇寧見白龍驚訝,便解釋道:「在我體內有一處奇異空間,和先祖的遺骸產生了感應,如今遺骸化為至尊骨入住其中,也算是得到了一個最好的歸宿!」

白龍點了點頭,在空中四處翻飛,說道:「我明白!蘇天實力強悍,用百年時間修鍊到神武之境,千古罕見。他的遺骸,氣運不滅。你不是奇怪他的遺骸為什麼是金黃色的嗎?現在我就告訴你!」

蘇寧立刻洗耳恭聽。

白龍繼續說道:「遺骸呈現金黃色,源於你們蘇家的逆天血脈。正如我吸收了你的血脈化為白龍,你們蘇家的血脈一旦覺醒,有著十分神秘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