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嶽一直站在人羣的一邊,沒有跟着起鬨,但他的臉色卻不那麼好看。

因爲他一直喜歡一個人,也追求了很久,高中三年,大學四年,上大學後哪怕不在同一個地方,他花費了很多的心思繼續追求,經常去帝都找劉苒,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他依舊沒有放棄,但此時卻有種極度不甘心的心灰意冷!

而邱嶽喜歡的那個人正是劉苒。

今天,他眼睜睜的看着心中喜歡了多年的女神,拉着另一個男人的手,向大家宣告了她的愛情,這種滋味,真的太難受了。


並且,今天原本是邱嶽打算當着一羣老同學的面,再次對劉苒發起一次猛烈追求,他精心準備好了一切,現在好像用不上了。


邱嶽強忍着隨時可能暴走的情緒,心頭默默告誡自己,愛一個人就是看着所愛的人過的好,只要她幸福了,自己也就開心了。

但是,當這種事發生在了邱嶽自己的身上,卻又是另外一種滋味。

當所愛的人都跟自己沒關係了,那麼她的快樂還是自己的快樂嗎?

不,每每想到自己所愛的女人,身上壓着別的男人,那是更加的痛苦!

不甘心啊,足足七年多,將近八年的時間!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當然,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邱嶽追求劉苒的事情,但上高中時期的事情,畢竟已經隔了好幾年了,這時候纔回過了神來,好像有點不太妙。

“好啊,包場,今天所有的消費我邱嶽全包了!”

邱嶽臉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而他的目光從劉苒的身上稍稍停頓了一會後,又落在了徐夏的身上,帶着一抹挑釁,朝着徐夏走去。

徐夏瞅着邱嶽的“殺氣騰騰”的造型,就知道要鬧出事情來了,女人這種生物啊,尤其是漂亮女人,真心是禍水,轉眼間就給他拉了仇恨。

不過,徐夏是不可能就此認慫的,哪怕他自認爲和劉苒並沒有別人想象中的那種關係。

但這事既然攤在了他的身上,面對就是了,總不能將劉苒撂在一邊不管不顧吧。

這個世界古往今來都不是公平的,有人出生便是富貴人家,有人出生卻連溫飽問題都解決不了。

並非是說邱嶽對劉苒付出了七八年的苦苦追求就能代表什麼,只能說邱岳家庭條件好,有那個精力和財力去折騰。

而劉苒其他的追求者肯定不少,但因爲各方面的原因沒去追求了,就不能代表什麼。

而且,換個思路站在劉苒的角度上來說,劉苒遭受了七八年不厭其煩的騷擾,沒將邱嶽給暴揍一頓,已經很給面子了!

說這麼多,徐夏只想表達一個意思,不管他跟劉苒之間的感情是否真實,就算他什麼也沒付出但卻牽得美人歸。

對邱嶽而言,付出多少與否,那也是他自找的!跟劉苒一點關係都沒有。 事情既然跟劉苒沒關係,那麼跟徐夏就更加沒有關係了!

劉苒稍稍用力抓緊了徐夏的手掌,她看到邱嶽除了頭疼,還是頭疼,真不知道邱嶽是怎麼想的,她已經拒絕的很明顯了好不,怎麼腦子就那麼軸啊!

徐夏扭頭對劉苒報以淡淡的笑容,示意她不要擔心,邱嶽的事情讓他來解決。

然而,這一幕落在邱嶽的眼中,更是讓邱嶽心中的無名火起騰的老高。

“邱嶽同學,好久不見啊,你可是我們班的頭號土豪啊,我和苒苒在一起了,看你的樣子是有厚禮相送啊,那多不好意思啊。”

徐夏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徐夏,你還想要厚禮相送?給你臉了!就憑你,你有什麼資格做苒苒的男朋友!”

與衆人所料一樣,邱嶽的第一句話便是對徐夏的當頭一棒。

不等徐夏反駁,邱嶽轉而又看向了劉苒,眼神中的冷意消失於無形,變得含情脈脈,柔聲繼續道:

“苒苒,徐夏不可能給你幸福的,他家是什麼條件全班的同學誰不知道啊。

你看看徐夏渾身上下加起來也就兩三百塊。

而你身上穿的衣服這個牌子,最便宜的一雙襪子,都得三百多。

你的化妝品,你的日常開銷,就憑徐夏這樣的窮酸貨,他給你買的起嗎?”

說到這裏,邱嶽昂了昂頭,自信滿滿的說道:

“他不能給你的,我都能給你,就在上個月,我爸已經將家族的廠子交給我搭理,每個月二十萬的薪資,還有每年的分紅。

對了,我纔買了一輛保時捷macan,也不貴,落地也就七八十萬,只要你和我在一起,車子也給你開。

苒苒,我是真的喜歡你,真的愛你,這麼多年了,難道你還不明白我對你的感情嗎?”

邱嶽說完,安靜的看着劉苒,他想聽聽劉苒的話,爲了劉苒,他願意付出他的一切,他對劉苒的感情,已經到了一種執拗的程度,近乎瘋狂。

劉苒聽到邱嶽這般詆譭徐夏,她很憤怒,很想替徐夏說兩句,親口告訴所有人,現在的徐夏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徐夏對她微微搖頭,並且,臉上連生氣的痕跡都沒有,這代表着徐夏有信心處理好眼前的事情,那麼她則選擇了沉默。

不過,這些話落在了一衆同學的耳中,一個個的都低呼起來。

二十萬的月薪,還有分紅,纔剛大學畢業就買了價值七八十萬的保時捷macan,這尼瑪就是有個好爹的差距啊。

好多女生看着邱嶽眼珠子裏面都在放光,這麼好的鑽石二代啊,劉苒竟然不屑於顧,換做她們倒貼都行啊,這種條件,相當於直接就嫁入豪門了,一輩子衣食無憂啊。

男生們則要實在的多,當然,心頭必須是酸的,大學才畢業的衆人,超過百分之六七十的人,一個月兩三千塊的實習工資吧,邱嶽一句話,直接就是他們幾年才能賺到的錢,這不是拉仇恨麼!

再加上同性相斥的屬性加持,男生們雖然沒有表態,但是心裏面已經站在了徐夏這邊。

許進捂着臉,踏馬人比人,比死人啊,說起來他的條件已經很不錯了,大學畢業後,家裏面託關係找了個事業編的工作,一個月有小几千,旱澇保收,小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可是,跟邱嶽開口就是接手了家族的廠房,尼瑪,完全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無疑,許進自然也是心裏面站在徐夏這邊的,但嘴上卻沒說出來,心頭也在想着徐夏要怎麼應對邱嶽的拼爹打擊。

然後,許進想到了就在二十多分鐘前,停車場發生的那一幕,暗道徐夏該不會直接揍人吧,要是那樣子的話,一定要想辦法將徐夏給制止住,不然他組織的第一屆同學聚會怕是就真的要散場了。

“邱嶽啊,看你這話說的多難聽,我哪有你說的那樣不堪,要不然苒苒也不會跟我啊,苒苒,你說對吧。”

徐夏依舊笑眯眯的說着。

劉苒隨之點了點頭。

“苒苒!你能不能清醒點,兩個人在一起,感情是一方面,但是物質也很重要,難道你真的要和徐夏過那種沒有盡頭的苦日子嗎?!”

邱嶽眼眸通紅着,大聲問道。

“邱嶽,日子苦不苦,你說了不算,而且,我就奇怪了,難道你不知道苒苒的工作很好嗎?現在試用期就是10k起步,還是發14薪,等轉正了工資還能漲不少。

要是項目做成了,還能拿提成,你的心裏我們收到了,就不勞煩你替我們操心了。

對了,剛纔你不是說你全包今天的同學聚會消費啊,給你說聲謝了。”

徐夏搖了搖頭,牽着劉苒的手故意放在了胸口上,不急不緩的說道。

邱嶽聽到了這話,頓時有種三觀被刷新了的感覺,徐夏的言外之意清楚明瞭,就是說他自己不行沒關係啊,劉苒賺錢厲害啊,劉苒的錢就是他的錢,所以他們不會過窮日子。

這踏馬的都什麼道理啊!

臭不要臉到這種程度就很過分了啊,吃軟飯吃的理直氣壯,踏馬還是個男人嗎?!

許進看着徐夏怔了又怔,徐夏的這套理論在當今的相親價值觀中,絕對是驚天地奇怪神的,並且,重要的是女方竟然還默認了!

這尼瑪是該說徐夏牛逼呢?

還是說徐夏牛逼呢?

一衆同學的反應自然和許進差不多,被雷的不輕,尤其是一衆男同學,默默的給徐夏豎起了大拇指。

現在他們似乎找到了自己單身的原因癥結所在,不夠臭不要臉啊。

他們很好奇,這些年徐夏到底經歷了什麼,讓一個積極向上的三好學生,進化成了這種造型。

當然,這種造型太值得學習了。

至少不用擔心打了重金求子的電杆電話被騙,至少不用擔心爲了少奮鬥二十年被某某阿姨當牲口用,至少不用擔心好不容易相親還遭遇了扶弟魔……

不少男同學看着徐夏的目光已經開始放光了,似乎決定抽個時間,要和徐夏好好請教一下,傍富婆的祕術,面子什麼的都不重要,笑貧不笑娼啊,多大的事啊。

膚白、貌美,還有錢,被這樣的小富婆包養,纔是做男人的人生巔峯啊! 劉苒似乎也沒料到徐夏竟然會說出這番話來,而且聽起來好像好有道理的樣子,就是徐夏這混蛋理直氣壯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太欠錘了。

當然了,劉苒自然不會從中反駁,因爲徐夏的話,也是她的想法。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希望徐夏能按照他說的那樣,安安靜靜的吃軟飯,就吃她一個人的軟飯。

可是,肯定是她的一廂情願,除了她之外,這混蛋還有四五個女人。

每次想到這裏,劉苒就有種一股腦的氣打不出來的感覺。

“苒苒,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嗎!讓他厚顏無恥的吃軟飯?”

邱嶽胸口劇烈起伏,睚眥欲裂的盯着徐夏,冷聲譏諷道:

“徐夏,虧你還有臉,自己不努力,儘想着用女人的錢,你踏馬的算什麼男人!”

徐夏迎着邱嶽的目光,一臉關愛智障的眼神,沒好氣道:

“邱嶽,我用不用女人的錢好像和你沒什麼關係吧,人家苒苒願意,礙着你什麼事了?

總不能苒苒不喜歡你,拒絕了你,你就能肆無忌憚的對我進行人身攻擊吧!這是不對滴!

而且,好像也沒什麼不對的啊,我負責貌美如花,苒苒負責賺錢養家,我們各司其職,幸福美滿,沒什麼問題吧。”

徐夏說的理所當然,但是,這一幕落在了邱嶽的眼中,差點沒將他氣的直吐半口老血。

這踏馬還是人說的話嗎?

堂堂一個大男人,讓一個漂亮的女人養活,當着這麼多人還臭不要臉的!

貌美如花,這踏馬是對男人的形容詞嗎?

賺錢養家,這踏馬是女人該做的事嗎?

完全搞反了好不!

“徐夏!你、你!你無恥!”

邱嶽氣的面紅耳赤,心頭想了一堆痛罵徐夏的話,話到嘴邊,卻因爲太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徐夏咧開一口潔白而又整齊的牙齒,笑的很燦爛,似乎牙齒間有一道光華閃爍,他淡淡道:

“邱嶽,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瞧瞧,我有牙齒,哪裏無齒了?”

總之,徐夏琢磨着既然開了嘴炮,還是不動手的好,那麼嘴炮肯定要有殺傷力啊,至於邱嶽會不會真的被氣死,他真沒考慮過。

而且,真正要說無恥的人是邱嶽纔對,人家劉苒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還踏馬的死皮賴臉,有意思麼?

許進瞅着這一幕,再次對徐夏默默的豎起了大拇指,牛人吶!

現在他一點都不擔心徐夏對邱嶽採取簡單粗暴的人身攻擊了,反而擔心邱嶽會不會氣不過先對徐夏出手,頭疼啊。

一衆同學觀摩者兩人的嘴炮,驚爲天人啊,諸葛亮老哥當年氣死周瑜小兄弟,怕是也就這點水平了吧。

他們非常好奇,徐夏同學大學四年,除了主修挖牆腳之外,選修的是什麼課程,進化的忒猛了點,這臉皮簡直是絕了!

就連劉苒那漂亮的俏臉都忍不住的抽了抽,真心想笑,徐夏這混蛋太壞了,太坑人了,邱嶽今天鐵定將會成爲一個笑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