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宰元笑著從衣服內兜里掏出來一個小袋子,直接遞給了Jessica。

「這mo呀?」因為袋子不是透明的,所以Jessica剛拿到還不知道是什麼,但是當她一打開拿出來,嚇了一跳。

「我要沒猜錯…..這應該是把車鑰匙……」Tiffany愣愣的開口。

Jessica看著上面明顯的海神三叉戟的標緻,立馬明白了這是什麼。

「宰元你…..」

不等Jessica說完,鄭宰元立馬說道:「姐,這麼多年來,你的粉絲都叫你冰山公主,但是不管是我,還是你的隊友們都知道,其實你很努力,也很辛苦。當弟弟的現在有了成就,已經有能力讓nuna生活的更好,所以,這個禮物,是謝謝nuna從小對我的照顧,也是祝賀nuna這次solo大發,今後越來越美膩~!」

Jessica的眼眶有些泛紅,纖細的手指緊緊的攥著車鑰匙。

這一刻,她忽然覺得有些不同,從小時候的朝夕相處,再到鄭宰元憤然離家,再到中間的幾次見面,再到因為她差點退隊的原因,鄭宰元像個hero一樣出現,再到後來談心、一起聽歌,毫不避諱的身體接觸,一切的一切,再到現在的這個生日禮物,以及鄭宰元所說的每一句話…..

似乎有什麼東西已經生根發芽,但卻朝著沒有人所知道的方向開始變化…..Jessica雖然傲嬌、高冷,但是並不麻木,姐弟感情越發親近的同時,好像有些事情已經變得不太一樣了。她不知道哪個方向是什麼,此時她不想考慮太多,只想做現在想做的事情。

一陣香風吹過,鄭宰元差點沒被撲倒,幸虧站的比較穩。

Jessica抱的有些緊,鄭宰元愣愣的背抱著。

「謝謝你,宰元。」Jessica輕聲開口。

鄭宰元覺得,這一聲謝謝似乎有著許多的含義。

一旁的金泰妍靜靜的看著,倒是沒那麼狗血吃醋之類的,但是也是覺得或許Jessica的反應有些太大了。

「姐你要是再勒……我快喘不上氣了。」鄭宰元低聲說道。

Jessica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鬆開,低頭把頭髮別在耳後,臉色微紅。

「果然這才是財閥吧,隨隨便便就是一輛瑪莎拉蒂…..」林允兒讚歎道。

「oppa…..我也要!」Krystal小跑過來拽著鄭宰元胳膊撒嬌。

七界傳說前傳 「呀!」Jessica橫眉呵斥道:「你也要?」

「怎麼啦!歐尼都有,為什麼我沒有!」Krystal跺腳嬌嗔道。

「wuli小秀晶當然要有了!放心吧!」鄭宰元笑嘻嘻的開口。

Krystal彎起嘴角看著鄭宰元,重重的嗯了一聲。

就在鄭宰元準備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看著未知的天朝號碼,鄭宰元皺了皺眉頭,但還是接通了電話。

「是鄭總吧?我是杜月。」

聽著電話中傳來的女聲,鄭宰元稍微一愣,但隨即笑著開口。

「你好杜總,我是鄭宰元………」 「呵呵,鄭總,見一面談談?」杜月的語氣稀鬆平常,聽不出來是氣憤或是惱怒,又或是焦急。

鄭宰元看了看旁邊的女孩們,他笑了笑:「行啊,不過我在漢城出差,不在天朝。」

杜月也是笑著回應道:「那還挺巧的,我正好也在漢城,今天很晚了就不打擾了,明天晚上你有時間嗎?」

鄭宰元倒是沒想到杜月竟然也在高麗,但想了想,好像明天沒什麼事,於是開口:「行,那就明晚吧。」

杜月那邊說了聲回頭地址簡訊發過來,然後電話就掛斷了。

就是一通電話,鄭宰元也判斷不出來太多東西,且等著明天見了面再說吧。

「聽著是個女聲哦泰妍!」sunny不懷好意的壞笑開口。

金泰妍也是剛回神,之前她一直在想為什麼Jessica的反應會那麼大,不過不管她怎麼想,也就只能歸咎於姐弟情深了,這會聽到sunny說話,她上前拽著鄭宰元的胳膊依偎著,輕聲開口:「是女聲又怎麼了,這個世界不是男就是女!」

鄭宰元笑著揉她的頭髮。

「yi~!」

「真囂張啊!」

禮物也都送完了,接下來就是蛋糕了。Jessica和鄭宰元一人一個,也不是很大的那種,反而是很精緻的。

等到許了願,吹了蠟燭,大傢伙也就準備開吃了。

趁著所有人都不注意,金泰妍對著鄭宰元小聲問道:「那車多少錢?」

鄭宰元愣了一下:「100多萬吧,天朝幣。怎麼了?」

金泰妍吸了口冷氣:「幹嘛買這麼貴的車!」

「你看你那個小管家婆的樣子,現在就想掌握財政大權啦?」鄭宰元哭笑不得的說道。

金泰妍輕哼一聲:「不行嗎?」

醫見鍾情,愛你入骨 「行是行,但名不正言不順吧?領證什麼的不說,先叫聲老公來聽聽?」鄭宰元捏著金泰妍的手輕聲說道。

重生你情我願 金泰妍白了他一眼,不動聲色的抽回手,去找旁邊的林允兒聊天去了。

其實真讓金泰妍管錢也沒什麼,就是鄭宰元怕自己真把幾張卡給她,一算錢再嚇到她就不好了……

「在天朝也要搞101?」林允兒好奇問道。

金泰妍點點頭:「夏妍應該會去參加。」

「大發!現在I.O.I是大勢啊,在天朝選的話,感覺話題性更高吧?」sunny笑著說道。

「IOI是什麼啊?」鄭宰元好奇的問道。

「就是produce101那個節目選出來的女團啊,已經開始活動了。」sunny回應道。

鄭宰元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後問道:「人氣很高嘛?」

「不敢說有多厲害,但是出道以後很受歡迎,因為本來就有粉絲基數!」Tiffany跟著說道。

「那看樣把這個節目版權買過來是非常正確的。對了,說起這個,天朝那邊的節目,我覺得選女團,少時是個繞不過的標杆,如果邀請你們去當導師,你們怎麼看?」鄭宰元笑著說道。

「MO?讓我們去當導師?公司不會同意吧…..高麗這邊的節目也不是沒邀請過,但是公司沒同意的。」sunny驚訝開口。

「不用考慮那麼多,天朝那邊的節目和高麗還是有些不同,那邊導師能收穫大量人氣,但是高麗是不行的。而且,也符合你們公司想把你們推到天朝去的理念。」鄭宰元擺擺手說道。

看著少女們都有些意動,鄭宰元說道:「首先這個節目我們準備四個導師,首先聲樂導師沒說的,肯定是泰妍了,還剩下舞蹈、rap,然後比較綜合性的導師,當然不可能全是高麗人,但是我的意思,還可以再來一名少時成員。」

「要不就孝淵去吧,本身就會一些中文,舞蹈的話沒有任何問題。」Jessica笑著說道。

Jessica一說,其他少女也都紛紛點頭。

這其實算是少時自己之間的默契了,只要有少時內部能自己決定的行程,大家都會不約而同的讓金孝淵去。人氣是分季節的,但是金孝淵這裡幾乎一直是冬天,所以少時其他成員,尤其是人氣高的幾個成員,都比較照顧她,而且大家心照不宣,也不會讓她覺得難受之類的。

「行,那就先這麼定,不過現在還早,將來節目立項以後,會有人具體給你們通知的。」鄭宰元看其他少女們都沒什麼意見,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既然是party,自然不可能只是吃飯,喝酒這次也喝的不多,最終大家決定一起去唱K。

其實鄭宰元是不太想去的,但是耐不住金泰妍興緻比較高,自然也就跟著一起去了。

到了練歌房,鄭宰元拉著金泰妍找了個角落坐下。

「之前是誰給你打電話?」依偎在鄭宰元懷裡,金泰妍輕聲問道。

「還記著呢?之前當著她們的面不是很囂張的不在乎嘛?」鄭宰元笑著說道。

「切!不說算了~!」金泰妍手掐他腰一下,抿著嘴唇開口。

鄭宰元憨笑承受,半晌后把杜月打電話的事情跟她簡單說了一下。

「還真的要收購楽華娛樂啊?」金泰妍驚訝問道,

鄭宰元哭笑不得的說道:「那你之前以為我是說著玩的啊…..」

金泰妍嗯了一聲,半晌后突然說道:「想起那天開會的場景,就好像你們一群大男人,聯合起來欺負一個弱女子!」

「哈?還能這麼理解的?」鄭宰元失笑開口。

「所以明天你要去見她?」金泰妍繼續問道。

鄭宰元點點頭:「肯定是要見一面的,畢竟,還是協商能解決問題最好。」

「呀!你倆要膩歪回家去好嘛!快來唱歌了!」金泰妍剛要再說些什麼,sunny突然走過來說道。

金泰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直身子開口:「你們唱就行了唄,我一開口怕你們自慚形穢。」

「哈哈哈!」鄭宰元看著一臉不敢置信看著金泰妍的sunny,忍不住笑了出來。

其實也是玩鬧,最後肯定也是要唱歌的。

「也別就單獨唱歌,還是來點對抗?」Jessica翹著腿,開口說道。

「好啊!怎麼玩!」Tiffany馬上附和道。

鄭宰元一本正經的開口:「不管怎麼玩!我拒絕參加!」

老是喜歡唱歌呢怎麼,這麼欺負一個五音不全的人,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很顯然,拒絕無效,鄭宰元還是得跟著一起唱歌…..

反正唱的不好聽,分數不夠,最後也就是喝酒。一群人一直玩到凌晨一兩點,才各回各家。

「車停咱家車庫了,牌照可能還得過幾天。」臨走前,鄭宰元對著Jessica說道。

Jessica也喝了不少,此時白皙的臉頰已經浮起了紅暈。

「嗯。」輕輕的小奶音,聽的鄭宰元心都一顫。

鄭宰元也沒回鄭家,而是和金泰妍一起回了她家。說白了,兩人現在基本就等於是同居了,最近好像一直就買車了,鄭宰元準備等收購楽鏵的事情告一段落後,是要在高麗買套房子了。

這套房子倒是不能糊弄,到時候他準備拉著小短身一起去挑,不要精裝修,就買毛坯房,然後自己裝修。

進了家門,鄭宰元和金泰妍簡單洗漱了一下,接著就上床準備休息了,玩了一天,也確實比較累。

摟著金泰妍,鄭宰元聞了聞她的頭髮,半晌后輕聲開口:「過兩天回天朝,你不能一起了吧?」

金泰妍又往他懷裡鑽了鑽:「嗯,歌曲demo已經有了,後面要開始錄製,包括MV拍攝之類的。而且這次是舞曲,還要練習舞蹈。」

「可憐我又只能回去獨守空房咯!」鄭宰元嘆息一聲。

金泰妍頭輕輕撞他胸口一下:「好好說話~」

鄭宰元輕笑一聲:「你哥的事情,考慮的怎麼樣了?去不去天朝?」

「前幾天阿爸給我打電話了,oppa好像這次真挺想去的。」金泰妍開口回應道。

「那行,報個漢語班吧,先把語言搞定了,剩下的都好說。」鄭宰元略微思索后說道。

金泰妍嗯了一聲,然後開口:「oppa去的話,你準備讓他幹什麼啊?」

「呵呵,果然還是向著娘家吧?不是一開始都不願意讓他來我這麼?」鄭宰元玩味的開口。

「那是我親oppa!既然去了,你要是照顧不好….我就…..」

不等金泰妍說完,鄭宰元翻身壓住她,低聲問道:「你就怎樣?」

金泰妍手支著他胸口,半晌后突然拽著他睡衣領口貼近自己,嗷嗚了一聲。

「我就咬死你!」

鄭宰元湊上前吻了吻她跳動的睫毛,沉聲問道:「咬哪?」

金泰妍抬手拍了他胸口一下:「老是說混賬話!」

鄭宰元笑了出來:「這可是自己猜的,我有說什麼嘛?」

「呀!」金泰妍這次沒客氣,直接掐向他腰間。

「好了好了,趕緊休息吧,今天晚上就放過你。」鄭宰元吃痛,翻身下來抱著她攬著開口。

金泰妍切了一聲,但還是找到他懷中最舒服的位置靠著。

一夜無話,沒多久兩人就漸漸進入夢鄉。

第二天兩人睡到日上三竿,本來還要繼續睡,但是鄭宰元不行了,他得去赴約了。

讓金泰妍繼續賴床,他起來稍微收拾了一下,隨後來到了杜月選擇的一家咖啡廳。

「是杜總吧?」走到一個靠窗邊的位置,鄭宰元開口問道。

此時中年女子緩緩轉過臉來,雖然上了年紀,但是看得上去妝化的比較濃,整個人的打扮也是頗為幹練。

「鄭總吧?快請坐。」杜月笑著站起身說道。

鄭宰元也沒客氣,在杜月對面坐下。

「杜總是天朝人,選的這地方可不差,這家店的拿鐵可是不錯。」鄭宰元笑著打趣道。

杜月笑了笑,不等她說話,服務員端著兩杯拿鐵就上來了。

替嫁甜寵:霍少,別鬧! 「鄭總也的確準時,我是卡著點要的咖啡,現在的時間基本是絲毫不差。」杜月伸手示意鄭宰元隨意,然後自己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呵呵,我這人說話比較直,咱也別繞彎子了,杜總請說吧,找我什麼事情?」鄭宰元也是拿起杯子,不過沒著急喝,而是直接問道。

杜月點點頭:「早聽說鄭總為人爽快,果然名不虛傳。我來找鄭總,其實您應該很清楚。此時此刻我只有一個問題,為什麼看上我們楽鏵了?」

鄭宰元本以為她會說不要想收購之類的話,沒想到這女人會這麼問。

他略微思索后,直接開口:「其實很簡單,縱觀天朝的娛樂公司,楽鏵是最適合華高娛樂的。」

「是嗎?哥倆好、乘風天下等等,這些難道不比楽鏵的名氣要大的多?」杜月不解的問道。

「杜總可能還不了解,不管是哥倆好,還是什麼乘風天下,確實現在在業內名氣不小,旗下藝人也都是潛力股,但是……那不是我們需要的藝人。」鄭宰元平靜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