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領域,華國沒有任何人,比得過她的父母。

顧曼寧並不蠢,她在霍氏也有她的眼線,雖然不是核心層,可霍氏一些大事,她還是清楚的。

霍驍想要攻陷的那位省部書記,前段時間患上大病,都是她父母給治癒的。

所以,對顧家,是感恩的。

霍驍今天請她當女伴,大概也是這個原因。

閃爍的鎂光燈照射過來,似乎沒完沒了。

門口的動靜早就驚動大廳里的人,不少人好奇地側目看著。

冰冷的眸子,毫無波動,沒有一絲一毫的情感。

精壯的手臂微微屈著,表明他的態度。

顧曼寧羞紅著臉,親昵地挽著他的手,斜著身子,豐滿的胸部往他手臂蹭了蹭。

今晚顧曼寧穿的是低胸蕾絲黑裙,如同黑夜的精靈,散發著誘人的嫵媚。

美艷的眉目勾了勾,盡顯風情,「驍,我們進去吧!」

身子,無骨似的,貼在霍驍身上,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走得了路。

紅色地毯,四周瀰漫著花香,閃耀的鎂光燈,對著他們狂拍。

大廳內,所有人的視線,都定在他們身上。

「真登對,霍總和顧小姐,天生一對呢。」

「如果我能嫁給霍總那樣的人就好。」

「顧小姐肯定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不然怎麼撈到這種好老公。」

「啊啊啊,我好嫉妒啊,怎麼辦,看,霍總那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無死角的俊臉,我腿都軟了。」

不大不小的討論聲傳進顧曼寧耳中,挽著霍驍的手,越發的用力。

明媚的眼眸瞥了那幾個對霍驍想入非非的女人。

她的男人,什麼時候輪到啊貓啊狗來窺視。

見那幾個女人不敢再把目光定在霍驍身上,她才收回視線。

抬眸溫柔地看向霍驍,含情脈脈,眸光熾熱。

倏然,踮起腳尖,貼在霍驍耳畔,吐氣如蘭道,「驍,周書記在那邊呢。」

「嗯。」

冷冷的單音。

沒有片刻的逗留,快步走過去。

顧曼寧盯著霍驍那張清冷的俊臉,柳眉微微蹙起。

為什麼,他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難道她的暗示還不夠?

換了別的男人,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挑逗。

心裡嫉恨慕初笛奪走她的機會,如果不是慕初笛,當初跟霍驍發生關係的人是她,懷上霍驍孩子的人也是她。

名門就該配名門。

慕初笛這種上不了檯面的戲子,就該永遠消失在他們的世界里。 「顧小姐,好久沒見了。」

當初顧父顧母給周書記治療,顧曼寧也去過幾趟。

「周書記身體硬朗,這樣我就放心了,回去也能跟爸媽交代。」

顧曼寧向來出席這樣的宴會,熟悉各種扯熱乎的手段,更別說周書記本來對顧家就存在感恩。

他話語里都是真心實意,更好應對。

周書記想起當初的一幕幕,熱淚滿腔,「難得顧小姐記掛。」

「啊驍,等下可要記得提醒我給爸媽電話,不然,我就要當大話王拉。」

顧曼寧嬌澀地吐了吐小粉舌,靈活地把霍驍介紹給周書記,倒是讓霍驍多看了她幾分。

周書記這才發現,顧曼寧身邊挽著的,可是容城的大主宰,霍驍。

來人身份不小,周書記有禮地打著招呼,「霍總。」

「啊驍,你們先聊,我去跟林夫人打下招呼。」

顧曼寧機靈,她知道霍驍將會有很多話要跟周書記談,她直接給他鋪好路。

她要讓霍驍知道,只有她,才能給他帶來利益,給他鋪橋搭路。

顧曼寧雖然離開,可周書記已經得知霍驍與她的關係,對霍驍,也不如一開始的公事公辦,現在,稍微有點回暖。

兩人交談融洽,項目的事情,也稍微有點眉目。

大家都是聰明人,各自的意思,也都清楚。

趟開來說,反而更清晰。

霍驍手段強,再加上顧曼寧在這鋪橋搭路,很快,兩人基本都能談妥下來。

豪門:和總裁私奔的日子 今天的顧曼寧,難得的乖巧聽話,而且,一步一步地給他展現,她的價值。

當初他正是看中她的潛在價值,才答應訂婚的。

顧曼寧給足了他們時間,當她再次回去,就不只有霍驍與周書記,今晚的主角林先生也在。

一見顧曼寧過來,林先生笑嘻嘻地向她招了招手。

「顧小姐終於回來了,剛才我們還說到你呢。」

林先生是聰明人,得知周書記對顧曼寧溫和,而且還有霍驍那層關係,當然得把她當成最重要的人物。

「說我什麼了?驍,他們該不會說我壞話吧?」

顧曼寧嬌嗔地挽著霍驍的手臂撒嬌,眉目含春,攝人心魂。

在場的,微微失神。

除了霍驍,清醒如常,似乎,完全沒有把她看在眼內。

寂靜,靜得有點尷尬。

林先生率先打破尷尬,「怎麼可能,別說我們不會說美女壞話,再說,霍總那麼心疼顧小姐,我們說顧小姐壞話,霍總能饒過我們才怪呢。」

「我只是想擺脫顧小姐,等下與霍總給我們跳第一支舞,我人老了,膝蓋疼,跳不動了。」

林先生最多也只是六十來歲,膝蓋疼也不至於跳不動,顧曼寧知道,他這是給自己示好。

「好呢,那我跟啊驍就厚著臉皮了。」

顧曼寧才剛應下,窗外狂風呼嘯,冷風從陽台吹了進來,窗帘被吹得搖曳生姿。

漆黑的夜空,一道閃電劃破黑暗,緊隨著便是隆隆隆的打雷聲。

霍驍微微失神。

「驍?」

顧曼寧輕輕地喚了幾聲,不知怎麼的,她有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那幾個雷聲,會毀掉她努力奮鬥的成果。 終於,那雙幽深的眸子里,有了她的身影。

顧曼寧再次提醒,「林先生腿痛,等下的開場舞,就由我們來跳。」

「好久沒跟驍一起跳舞了呢,我好期待呢!」

顧曼寧一臉期盼地看向霍驍,明眸里閃爍著亮光。

除了正式場合,霍驍根本就不給她碰。

她與霍驍跳舞只有一次。

畫著精緻妝容明艷的臉,與腦海里那張梨花帶雨的小臉重疊在一起。

大唐地主爺 窗外的雷聲,似乎在催促著他。

幽深的眸子沉了下來。

霍驍把手抽出。

冷冷地交代,「想要什麼,跟喬助理說。」

顧曼寧今天起到很大的作用,這是對她的獎勵。

他從不欠任何人,看上去像是恩賜,其實,只是無情。

顧曼寧還沒反應過來,霍驍已經轉身離開,她能看到的,只有他那決絕的背影。

登著高跟鞋小跑兩步,「驍!」

清脆的聲音很快便淹沒在音樂聲中,霍驍,並沒有轉身。

林先生與周書記剛與別的賓客打完招呼,回來便發現霍驍不在。

「霍總呢?」

小手死死地揪成麻花,可面對林先生他們卻蕩漾著幸福的笑容。

「霍氏有急事,他先回去,抱歉呢,林先生,今晚幫不了你。」

霍驍忙,很正常。

林先生並沒有多想,笑著應道,「這不還有顧小姐嗎,現場那麼多青年才俊,霍總不在,顧小姐可以隨意挑呢。」

顧曼寧羞澀地垂下眼眸,「驍剛才特意交代,不許我跟任何男人跳舞呢,怕且這個忙,我真的幫不了。」

林先生怔住片刻,這才回過神來,「霍總對顧小姐還真是好啊。」

在意,佔有慾才會那麼強。

竟然連跳支舞都不允許,真沒想到,霍總是這種人。

太霸道強勢了!

林先生說著各種讚美霍驍對顧曼寧一往情深的話語,聽在她耳中,卻是那樣的諷刺。

垂下的眸子,閃爍著滔天的恨意與殺意。

霍驍根本什麼都沒跟她說,可女人的第六感覺卻告訴她,霍驍的離開,與慕初笛肯定脫不了干係。

嫉妒已經啃噬她的內心,此時,她根本抬不起頭,唯恐一抬眸,就被看穿眼底的殺意。

只能故作羞澀,抬眸隱藏著自己的情緒。

江岸夢庭

慕初笛捧著書籍在床上看著,可眼角越不受控制地粘著手機。

剛才,她刷微博,看到霍驍與顧曼寧上了熱搜。

他們現在出席林氏的宴會。

不少網民對他們各種吹捧,什麼郎才女貌,名門登對。

就連掛上去的照片,也是親密恩愛。

熱搜上的說說,十來分鐘就刷新一次,就像一個直播。

不清楚是什麼人掛上去的,可一下子,在這寂寞的夜晚,成為網民的精神食糧。

各種野貓子,全都盯著微博在刷熱搜。

似乎,熱衷於吃狗糧。

換了平時,慕初笛只會覺得這群人無聊,好好的不去睡覺,唰什麼熱搜。

可是現在,她也成為這號人物之一。

她控制不住自己,總是忍不住去刷新。

他與顧曼寧,還真是挺登對的。

男俊,女俏。 工作的男人,特別有魅力。

慕初笛雙手捧著書籍,臉微微垂下,目光卻偷偷地黏在霍驍身上,似乎,怎麼拉都拉不回來。

「需要我脫掉衣服,嗯?」

霍驍驀然抬眸,把她逮個正著。

慕初笛嚇得連忙收回視線,尷尬地頭壓得更低。

見她困窘地埋頭,他卻莫名的有了好心情。

靜,卧室一片寂靜,窗外的雷聲響得越發大聲。

不過有他在,再大的雷聲她也不怕。

只是,她再也不敢偷看他工作。

這次,真的把注意力放在手中的書籍上。

那是一本法語的書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