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和護士擔心她剛小產,身體支撐不住,隨時有可能從天台邊掉下去,撥打了報警電話,又趕緊聯繫了慕家。

慕老太太先趕到,勸不下來慕婉如,不得已通知了慕洛琛。

慕洛琛的到來,的確讓她的情緒穩定了一些,但依舊不肯從上面下來,只是不斷的懇求,慕洛琛幫她說話,她再也不任性了,也不會追究陸少安和葉簡汐的事情……

「哥,我不要離婚,你幫我求求爺爺奶奶,我不要和陸少安離婚。」

慕婉如一遍遍的說著,說到最後聲音沙啞,淚如雨下。

慕洛琛面色冷若冰霜,單手插在衣兜里,「婉如,你覺得你現在這樣像是不胡鬧的樣子嗎?你若是下來,我還會考慮幫你,若是你再繼續鬧下去,我絕不會幫你說一個字。」

「你在騙我,你根本不會幫我的!哥,我是你的親妹妹啊,連你都不幫我,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慕婉如抬手抹眼淚,慕洛琛對著旁邊的人,微微的點了點頭。

幾乎是同一時間,站在慕洛琛身側的幾個人,迅速的衝上去。

慕婉如反應過來,激動的大叫:「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跳下去了!」

可那些人像是沒聽到她的話似的,徑自衝上去。

慕婉如一咬牙,往下跳了下去。

天台上的人發出一陣驚叫的聲音,慕洛琛的臉色不變,看著慕婉如跳下去,安慰慕老太太說,「奶奶不用緊張,下面的氣墊已經準備好了。」

剛才拖延時間,不過是想為下面的人爭取時間。

這裡是七層,從七層跳去,落在氣墊上不會出任何事情。

慕老太太聞言,長長的嘆了一聲氣,「這都是做的什麼孽啊!早知道鬧成這樣,我就等她身體好了再說這事情!」

扶著慕老太太下了天台,下面鬧哄哄的人群已經被驅散開,而慕婉如也被立刻送進去做檢查。

約摸半個小時候,慕婉如被縛在單車上,送回了病房。

醫生走到慕洛琛的跟前,先是和他、老太太打過招呼,然後說:「慕小姐只是受到了點驚嚇,除此以外並沒有大礙。」

慕洛琛點了點頭:「她現在可以在家裡進行治療嗎?」

醫生說:「可以倒是可以,不過我擔心,她的情況強行被困在家裡,會引發一些其他的癥狀。」

慕婉如現在看起來已經有癲狂的徵兆,正常的人誰會三天兩頭的自殺,作踐自己的身體?若是以她現在的狀態,強行把她關起來治療,只怕不是得抑鬱症就是精神病了。

醫生的話隱藏著沒說出來,可在場的人也都聽的明白。 「先把她從了醫院轉到療養院治療,等病情稍微穩定后,再做別的打算。」慕洛琛沉吟了片刻后說道。

療養院的監管措施要比醫院強得多,到哪裡哪怕婉如想做什麼,也不會那麼輕易地得逞。

「那我去安排。」醫生點了點頭說。

「嗯。」

醫生和護士退出房間后,陸亦丞看著床上躺著的慕婉如,剛才醫生已經給她注射了鎮定劑,現在她看起來平靜了很多,只是她過於蒼白的臉色,依舊顯示了她身體狀況有多麼的差。

慕洛琛皺了眉頭,黑眸中閃過心疼。

婉如說了那麼多話,唯有一句戳中了他的心,她是他唯一的妹妹,他不能就這麼看著她死了。陸少安是婉如心裡的毒瘤,只要和他繼續在一起,婉如的心病只會越來越重,最後的結果只有一個,毀了她自己。

現在讓她離婚還來得及,再遲一些就晚了。

慕洛琛看了她一會兒,踱步出了房間。

門外,慕老太太坐在長椅上,雙眼通紅,見他出來,連忙站起來,問:「你準備怎麼處理婉如的事情?」

「先把她送到療養院,治療一段時間再接出來。」慕洛琛說著,頓了頓,問:「奶奶,婉如離婚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吧,接下來別讓家裡人再插手這件事情。」

慕老太太哪裡還敢管,剛才就是自己多嘴了一句,才有了這一出。

「你看著辦吧,我也管不動了,只是我怕你媽那裡怕是瞞不住了。」

「我媽那裡,我會去說的,你放心。」

「你辦事我一向放心。」

慕老太太又說了一會兒,想起葉簡汐,說:「對了,你別讓簡汐知道婉如的事情,她還在懷孕,我怕她知道了這些事情,再動了胎氣,我們慕家已經失去了一個重外孫,不能再失去一個重孫了。」

「嗯。」

安撫了慕老太太,勸她離開,慕洛琛叫來了助理。

「慕總。」周文生恭敬的說。

「婉如會轉到平安療養院,你去療養院那邊打理一下,別讓婉如受到委屈。」慕洛琛邊走邊沉聲吩咐,「還有,處理一下媒體那邊,別讓關於婉如的報道進一步擴大。」

「是,慕總。」

周文生快步跟上他的步伐。

「你先去處理這些,接下來讓黎曼跟著我。」

周文生走了之後,慕洛琛走到了另一間病房,推開門走進去,裡面的陸父、陸母見到他立刻站了起來。

剛才慕婉如跳樓的事情鬧得那麼大,他們自然也聽到了動靜,只是頂樓被封鎖了,他們沒被允許進入,站在樓下看到婉如從樓上跳下來,他們的心也跟著沉入了谷底。

「洛琛。」

陸母和陸父極不自然的打招呼。

「婉如她……」

陸母想要問一下慕婉如的情況,可剛開了個頭,便被慕洛琛打斷。

「徐慧蓮,陸祥天,」慕洛琛沒有任何客氣,直接稱呼兩人的名字,「剛才的情形你們也看到了,婉如的精神狀況已經經不起任何折騰,我現在只想讓婉如和你們兒子離婚,這是離婚協議,今天內讓陸少安簽了。」 「明天,我會讓黎曼過來拿協議,如果我沒見到這份協議上籤陸少安的名字,我不介意讓你們試一下我的手段。」

最後一個字出來,慕洛琛從黎曼那裡拿過離婚協議書,然後啪的扔在了兩人跟前。

陸母看到那份離婚協議書,眼前一黑,雖然之前鬧得凶,但她一直覺得這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現在慕洛琛這麼說,清楚而明白的告訴了她,婉如和少安再無可能。

沒了慕家的支持,陸家將會面臨什麼,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當初千方百計的搭上慕家,就是為了能讓陸家度過危機,可現在卻會讓陸家陷入更大的危機……

陸母悔不當初,早知道落到這步田地,她還不如不讓少安娶慕婉如,而直接娶了簡汐。

可千金難買後悔葯,她再後悔也沒用了。

處理完一切,慕洛琛再沒看陸家的人一眼,走出了病房,然後往家裡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嘟嘟兩聲接通,接電話的是葉簡汐,「事情都處理好了?」

「嗯,已經處理好了,現在準備去公司。」慕洛琛邊說著,邊坐進了車裡。

葉簡汐擔心的問,「婉如她沒事吧?」

慕洛琛想到剛才見到婉如的情形,眉頭皺了一下,但聲音鎮定的說,「沒事,我已經把她安置到療養院了,那邊會有專人醫生和護士照顧她的,你就放心吧。」

「那就好,既然事情解決了,晚上你早點回來。」

葉簡汐鬆了口氣,若是婉如真的出了什麼事,她的心可真沒辦法放下了。

慕洛琛邊上車邊說,「陸太太如果不介意的話,可否幫我再做一頓飯?」

慕早上是她第一次給自己做早餐,卻沒能吃上,他心裡抱著深深的遺憾。

「嗯,可以啊啊,只要你不嫌棄我廚藝不好。」

「怎麼會,無論你做什麼,我都喜歡。」

聽到他這麼說,葉簡汐心頭的陰霾一掃而空,「那……慕先生,晚上我會準備好晚餐等你回來,你記得下午要好好的工作。」

「好。」

慕洛琛滿口答應。

葉簡汐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又聊了一會兒,葉簡汐依依不捨的掛斷了電話,抬眸看著眼前站著的王媽,臉上的笑容斂去,五官皺巴巴在一起,可憐兮兮的拉住王媽的裙擺問:「真的要喝嗎?」

安胎藥那麼苦……

王媽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說:「少奶奶要是不想喝,也可以。」

葉簡汐眼睛一亮。

王媽既好氣又好笑點了點她的額頭,繼續說:「我會告訴少爺,你今天消失了半個小時。」

「王媽……」

葉簡汐苦著臉,就知道王媽沒那麼好說話。

「別懇求了,少奶奶應該知道,我不會鬆口的。」王媽笑著說,真沒見過這麼害怕苦的。

在告訴慕洛琛今天發生的事情,和喝葯之間,葉簡汐咬牙選擇了喝葯。

接過葯,葉簡汐捏著鼻子,把黑乎乎的葯往嘴裡灌。

王媽在一旁,說:「下次少奶奶再這麼不打聲招呼就跑出去,我絕不會幫著少奶奶隱瞞這些事情了,不然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把我這條老命賠上都不能彌補。」 說話間,葉簡汐已經喝完。

王媽把蜜餞遞到她跟前,「吃幾個,沖沖藥味。」

葉簡汐拿了兩個,吃下去,覺得好受了很多,起身往廚房裡走,「我去做飯,洛琛快回來了。」

「需不需要我幫忙?」

「不需要。」

葉簡汐擺了擺手。

暮色十分,慕洛琛的車停在了院子里,王媽趕緊到門口去迎接。

「簡汐呢?」

「在廚房裡。」

慕洛琛換了拖鞋,大步走到廚房跟前,入目的是她正在攪拌著高湯鍋,午後的陽光透過明凈的玻璃斜射入房間里,在她身上度了一層淡淡地暖色,一切美好的像是一幅畫一樣,讓人忍不住破壞。

似是察覺到了他的注視,葉簡汐抬頭,看到他嘴角彎了彎。

慕洛琛走上前,摟住她的腰肢,下巴抵著她的肩頭,低聲說:「老婆,我回來了。」

葉簡汐聞言,臉刷的一下紅了。

慕洛琛俯首,親了親她的臉頰,「讓我看看都煮了什麼?」

「幾道家常便菜。」

葉簡汐回答,以前父親還在的時候,葉家家境還過得去,自然不會讓她去學做飯,後來家裡出事了,請不起廚師了,可她也沒了時間,因為每天都在學業和工作之間忙碌,偶爾自己做一次,也是湊合著吃。

現在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幾道菜罷了。

慕洛琛看了一眼,走到流離台前,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湯,「很香……」

這也太捧場了!

葉簡汐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慕洛琛說這些無非是哄她開心,但即便明白又有幾個女人不喜歡自己的丈夫誇獎自己了。

葉簡汐抿了唇,說:「還剩下最後一道湯,你先出去等一下。」

慕洛琛望著她說,「我就在這裡陪你。」

說著,打開冰箱,拿了水杯接了一杯水,慢慢的喝著,視線一瞬也不瞬的落在她身上,像是要把她每一處都吸在自己的眼底。

葉簡汐有些彆扭,可轟了他幾次,都沒能把他轟出廚房,只好作罷。

飯做好了,慕洛琛吃了很多,葉簡汐一共做了四菜兩湯,大半都進了他的肚子里,弄到最後,葉簡汐都擔心他會不會積食了,讓王媽給他拿一些消食片,可慕洛琛一點也不在意。

飯後,慕洛琛坐在沙發上看育兒書。

抬頭看著說,「簡汐,我們明天去挑選婚紗吧。」

婚紗其實已經在法國定製好了,都是著名的設計師製作的,原本應該在幾天前就去挑選的,可這幾天事情接連不斷,也就把這事情耽擱了下來,而且婚禮之前是交給陸母辦的,現在慕家和陸家的交惡,自然也不會再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到她手上。

前兩天,老太太便把婚事全權接管了過去,婚紗的事情老太太又加了幾件已經成品的婚紗,這才通知他們去試婚紗。

還有三天就要結婚,其他的都能倉促,唯獨婚紗的事情不能。

慕洛琛想了想,無論如何明天都要把婚紗先定下來,所以特地排空了明天所有的事情,專門去挑婚紗。

葉簡汐愣了一下,他不說,自己都快忘記婚紗的事情了。 「好啊,不過其實我也沒什麼講究,都是老太太親自挑好的,隨便哪一件都應該沒問題。」

慕洛琛抬手,輕輕的捏了她的臉頰一下,笑著打趣:「有你這樣對自己婚禮這麼不上心的新娘子嗎?」

「我這不是第一次結婚,沒有經驗嘛。」葉簡汐說到這個,神情有些黯然,別人結婚都有母親在一旁指導要做什麼,可她母親早在幾年前,就嫁給了別人,她最後一次聽到她消息,是她懷孕的消息。

現在那個她叫了十幾年母親的人,早已經是是別人的母親,又怎麼會管她的死活。

慕洛琛察覺到她的不開心,也就沒在這事情上多說,岔開話題說:「第一次沒經驗,難道你還想第二次?」

「我沒有。」葉簡汐為自己辯解。

慕洛琛摟住她,霸道的宣布:「有也不許想,以後都不許,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都不許想第二個男人!」

「那等以後我們有了兒子呢?」葉簡汐看著這個獨佔欲極強的大男人,忍不住笑出聲。

「那也不許,你只需要想我一個人就行。」

葉簡汐:「……」

「你可以再霸道點。」葉簡汐半晌說。

慕洛琛笑了笑說,「當然可以,你以後只對著我一個人,二十四小時跟在我身邊……」

「你乾脆買條鏈子,把我栓在你身上得了。」葉簡汐怒了努嘴說。

「嗯,這條建議被採納了,明天我就買條鏈子。」慕洛琛托著下巴,故作認真考慮的模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