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恢復了黑虎妖魂本體狀態,顯然很是有點狼狽,臃腫的身材沒有了,顯然之前得到的好處已經在短短時間全部被幻鬼給吸收了回去。

我看着黑虎妖魂實在是有點狼狽想着讓他回到玉印之中,讓韓德稍微抵擋一陣,然後我就直接開溜,韓德是我的契約鬼物,我心念一動,他也會被我收回到了玉印之中可以輕鬆脫離幻鬼的掌控。

不過,我的計劃卻並沒有最終的實施出來,因爲黑虎妖魂拒絕。

它不退。

大聲咆哮,身上虎毛根根倒豎起來,像是鋼針一樣,倒刺蒼穹,一時間竟然威勢無邊。

幻鬼看了都有點愣神。

臉色陰晴不定。 「是,族長!」兩個長老聞言,直接走向陣法內,他們想進去試試,是因為剛才看到了徐老和第五贏進入陣法內,沒有用多少時間就過去了。

這讓他們覺得是不是陣法現在變得容易過了,所以兩人想試試,兩個南族長老來到陣法邊,對視一眼,先是服下一些解毒的丹藥,然後直接走了進去……

南澗等人緊張的看著兩個南族的長老,很希望他們過去,也很擔心他們出事,於是十分緊張的看著盯著陣法內的兩個老者,之前那些人進入陣法內什麼樣子,他們都是知道的……

因此一個個都很想知道,到底是不是陣法變化了,才讓徐老和第五贏能過去的!很快兩位進入陣法的南族長老,就有些狼狽不堪了,都沒堅持到一炷香的時間,其中一個想出來已經晚了……

另一外雖然跑出來了,也是滿身血肉可怖至極,不過瞬間就徹底失去的呼吸,死的不能再死了,因為他們沒有解藥,也救不了對方,只能看著對方隕落……

這讓南澗等人大怒,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結果會是這樣的,現在看起來對方讓第五贏和徐老直接走過去,分明就是一次誘餌行動,對方算到了如果徐老兩人安全過去了,他們定然也會找人嘗試的,這樣的話他們的人就會折損,對方真是陰險啊……

「冥殿,我南族和你們不死不休!」南澗瞪著對面的錦年說道。

「隨便!」 錯愛總裁的復仇契約 錦年聞言笑著說道。

南澗等人冷哼一聲轉身回到帳篷內,這一次其餘幾人也沒有辦法,各自回到帳篷內,看起來他們都要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再這樣下去的話,怕是他們這些人真的要一直守在這裡了,一個毒陣真的是讓他們幾千人都束手無策,不得不說冥殿的人太厲害了啊……

徐老看著對面的南澗等人也知道微微點頭笑了笑,他倒是覺得這冥殿的人,並非像傳言那般,只是徐老很好奇帝溟寒就在這旁邊的聚靈陣閉關……

難道就是為了讓他們這些人困在這裡么?

「小子,你們就這樣不打算出去?」徐老看著錦年問道。

「出去幹嘛?我們又不缺磨刀石,難道出去跟他們幾千人打架嗎?我們又不是傻子?」錦年笑著問道。

「可是這樣長久下去也不是個事情吧,事情總是要解決的啊!」徐老聞言說道。

「那似乎跟我們沒有關係,想要解決的事情的也不是我們,我們是被冤枉和陷害的一方!反正扯家帶口堵在冥殿門口的人都不急,我們又什麼可急的!

這樣沒事喝喝茶,聊聊天,偶爾還能看到對方如何送死,我覺得這日子不錯,很喜歡……」錦年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這毒陣怕是一天不能破解,就算來幾萬人也是枉然啊!」徐老感嘆的說道。

「都說蒼穹界能人無數,他們那麼急著陷害我冥殿,就應該拿出資本,請點能用的人來幫忙!」錦年聞言說道。 上架感言(大家都看看吧)

在我的感覺中,爲了理想奮鬥是一件很不錯的事兒,至少,我覺得很有激情。不過真的去做,才知道,這件事情其實並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

家裏人的不理解,不支持,周圍人的怪異眼光,壓得我快要喘不過氣來,有種崩潰的感覺。

我不敢給家裏人說我在幹什麼,甚至,老婆也不知道。

成天都把自己關在家裏面,不出房門一步,爲的就是能夠得到一點成績,得到大家的認可。

但是,因爲這樣,大家就更加懷疑和擔心我,因爲他們不知道我究竟在做什麼,甚至,以爲我加入了網絡傳銷。

還清楚的記得,我給一個以前工作還不如我的朋友說過,我想要寫書,靠着寫書養家的時候,他不屑的表情,和他很乾脆的評語:異想天開。

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喜歡一個職業,難道就不能爲此奮鬥?

爲什麼我不能因此得到別人的認可?

我的夢想和渴望,其實相當簡單,能夠得到一定的成績,讓我可以大聲的說,我現在究竟幹什麼,不求父母朋友爲我感到驕傲,但是至少,不讓他們會爲我擔心。

也要讓那些笑話我的人看看……一個人,與其整天行屍走肉,把時間浪費在一些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上,渾渾噩噩的一輩子,還不如爲了自己的夢想,努力堅持,這一世,就只爲活個精彩,至少,我也曾經努力過。

很羞愧,兩年了,悍將在這一行上,仍然沒有做出太多的成績,很驕傲,畢竟我在這種壓力之下堅持了兩年了,而且還將繼續堅持下去,因爲,我寫的東西,有很多人看,有很多人支持,有很多人願意花錢支持我的創作。

在這裏,我要感謝一下你們,我親愛的讀者們,你們是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和動力所在。

上架之後,一千個字五分錢,一章一般是在十三分錢的樣子,也就是一毛三分錢,不過這也意味着收費之後,悍將會更加認真的創作,對得起大家花的訂閱錢,更新數量上也肯定會大量提升,保證會讓大家滿意,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在這個就算五毛錢掉在地上都不見得有很多人會去撿的今天,花個幾毛錢支持一下悍將真的不難,只要大家覺得悍將寫得東西還算不錯,真心希望大家能夠一個月花個半包煙錢支持一下悍將的創作,讓我們一起走完這一趟道術江湖。

現在,我再將充值的方法給大家說一下:

1、首先登陸賬號,沒有黑巖賬號的可以直接用QQ。新浪微博賬號一鍵登錄,這是黑巖最新開發的,不用註冊。

2、接着是充值,點擊站上的充值按鈕,就能進入充值界面,可以選擇,支付寶,網銀,點卡,話費卡,財付通,國外的朋友可以通過Paypal來進行充值

充值完成之後,就可以進行訂閱了,建議書迷朋友直接選擇自動訂閱,這樣就省去了一章章訂閱的麻煩,訂閱過一次的章節,回看是不收費的也就是說買了之後,這些章節就全部屬於你了,看多少次都只有一次的費用。

(友情提示:建議用財付通,支付寶,網銀,最划算,1元=100巖B!都沒有買手機充值卡點卡也成!短信雖然可以充值,但比例低了!還有不方便的親,也可以到網吧,讓網管代充,這也相當方便,)

還有不懂的朋友,可以加客服妹妹問,QQ:2814551419,是一個漂亮的軟妹子哦,隨意騷擾調戲,妹子人很好的! 徐老聞言沒有說話,蒼穹界能人不少,但是陣法師卻不多,他的師父也是半路出家學習的陣法師,雖然天賦不錯,也只是道了陣法中級而已……

而且,據他所知蒼穹界的陣法師,加起來都不到100個,何況有些陣法師根本就找不到!

外面徐老和錦年兩個人隨意聊著天,喝著茶,對面的南澗等人也都縮在帳篷內,不知道在密謀什麼!帝溟寒和武老在陣法內修鍊,武老只是在打坐,對於外面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而帝溟寒是真的在修鍊,因為他要快一點提升實力,因為他知道墨九狸也在空間內修鍊,他們出來就和墨九狸商量好了,在對方沒有破陣之前,在對方幕後的黑衣女子出現之前,他們夫妻會爭取時間提升實力……

至於南澗等人,墨九狸夫妻兩人,壓根就沒把他們幾千人放在眼裡……

空間裡面

墨九狸仔細看著對面,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動靜,本來她可以讓小書駕馭空間化為塵埃,潛伏道對面的,但是想了想之後墨九狸又放棄了……

因為她想如果對方真的隱藏在幾千人中的某個角落,觀察著自己,等待自己出現,那麼對方的實力定然強過自己,如果對方又是來自上界,能感應到小書的存在,到時候就後果不堪設想了……

最後,墨九狸還是決定按照之前和帝溟寒商量的那般,以靜制動,等待敵人出現,比耐性嗎?他們不比誰差,現在他們的家人幾乎都在一起,就算她心急,想去找女兒寶寶,但是實力不夠急也沒用……

因此,他們所有人現在最為著急的就是提升實力,既然對方不願意出現,那他們就安心修鍊好了!

「小書,有事就通知我,我去閉關了!」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主人,放心吧,找到對方我就喊你!」小書說道。

「嗯,好的!」墨九狸說完,轉身回到了修鍊的地方閉關去了!

另一邊,南澗等人思來想去,都覺得繼續下去不行,再這樣下去,他們根本拿對方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這樣干坐著嘆氣無奈,必須想辦法破陣解毒才行……

現在不管是他們這邊的任何人,就連實力強悍如自己,從上空都無法跨越陣法,一旦飛到空中,就會瞬間中毒跌落陣法內,死的透透的……

這時,南族的族長南木帶著馴獸盟的盟主王天華走了進來南木看到南澗行禮道:「見過老祖宗!」

「嗯,坐吧,有事?」南澗看向南木和王天華問道。

「老祖宗,王盟主說有事想跟大家商議,我已經通知其餘幾位了,我和王盟主先過來的!」南木看了眼王天華說道。

「好,那等人來了再說!」南澗聞言說道。

王天華雖然是馴獸盟的盟主,但是年紀跟南木差不多,因為王天華是馴獸盟新任的盟主,年紀比第五贏和煉器盟的盟主都要年輕很多……

王天華是馴獸盟前盟主的弟子, 黑虎妖魂突然之間這麼威風凜凜讓我都有點不適應。

從一開始我的確覺得這老虎好像挺厲害的樣子,畢竟這傢伙的確是相當的拉風,給我的震撼感很強,不過到了後面我對它的印象就只剩下了猥瑣兩個字而已。

現在黑虎妖魂突然發飆。我才突然從黑虎妖魂一直以來對我逆來順受的狀態之中清醒過來,突然意識到:這是一隻大老虎,一隻很是厲害的大老虎?

剛出現就將韓德給差點弄死的大老虎。

幻鬼雖然厲害不過,卻還沒有逆天。

能贏!

癡情總裁:藍色愛琴海之戀 我的信心一下子就膨脹起來了,幻鬼吞噬夜叉的確厲害。不過他畢竟在之前的湮滅爆炸之中受了重傷。未必見得有太過厲害。

幻鬼見到黑虎妖魂威風無邊的樣子,下意識的就朝着後面退開了一段距離,將自己的黃泉舌給收了回來小心戒備。

顯然,對於黑虎妖魂還是很是忌憚。

不過很快幻鬼就放鬆下來,突然大笑,很是得意的那種,開口說道:“我還差點被你給騙了,的確是一頭好老虎,可惜。以前似乎受了重傷,到現在還沒有恢復,要不然,今天我還真的就被你給收拾了。紙糊的老虎我可不怕。”

不知道幻鬼爲什麼突然下了這樣的評語,一下子就淡定了起來,甚至顯得很是囂張。

然後黃泉舌再次倒卷出來,朝着黑虎妖魂發動攻擊。布夾邊血。

吼!

黑虎妖魂戰役瀰漫,哪裏還有以前那種猥瑣無邊的樣子,很是兇殘的衝了上去。和黃泉舌爭鬥起來。

幻鬼的黃泉舌在吸收了夜叉之後威力上升了許多,靈動異常,像是一條青黑色的大蟒蛇,隨時準備着一擊致命,發動死亡纏繞,而黑虎妖魂則是表現出和以前截然不同的靈活和超強的戰鬥經驗。

跳躍之間,往來如風。我感覺倘若換成茅龍的鐵甲屍,恐怕早就被黑虎妖魂給直接撕碎了。

一來一去,看起來還真有點龍虎鬥的意思。

我在旁邊看的心跳加速,覺得自己這一次肯定是撿到寶了。

這麼厲害的一個傢伙,竟然被我那樣虐待?欺負,而且我到現在都還一直安然無恙。

想一想都覺得自己其實真的是相當的拉風厲害的了。

一時間,黑虎妖魂竟然和幻鬼鬥了一個難解難分,勝負難料。

我的心思一下子就活泛了起來,心想這是不是要將韓德給放出來,一二對一肯定能夠收拾了幻鬼了吧。

畢竟幻鬼現在也只不過是和黑虎妖魂鬥了一個旗鼓相當而已。我可沒有什麼江湖道義一對一單挑的概念。

不過很快我就放棄了這個打算。

因爲幻鬼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黃泉舌,看着黑虎妖魂,說道:“好老虎,你是我的了。我讓你成爲我的第三主魂。”

說完,黃泉舌再次伸出,猶如靈蛇盤龍,倒刺翻卷,邪氣滾滾,然後從那裏面不斷的有怨魂跑了出來,這些冤魂都沒有了自己的意識,已經成爲了幻鬼黃泉舌的一部分,只剩下一個大張着嘴巴想要吞噬一切的鬼腦袋朝着黑虎妖魂吞噬過去。

短短時間就將黑虎妖魂給淹沒了進去。

原本黑虎妖魂還覺得這是給自己送菜來了,大喜。

我也是一樣。

不過在吞吃了幾隻怨魂之後,黑虎妖魂就發覺了不對,大聲咆哮,將之前吞下去的怨魂又吐了出來。

豪門盛寵,我的千金小姐 剛吐出來一個,那一隻怨魂腦袋就直接猛然一下子爆炸開來,黑氣瀰漫,威力竟然相當不下。

像是受到了鼓舞,連鎖反應頓時爆發開來,無數的怨鬼腦袋撕咬在了黑虎妖魂的身體上面,然後一瞬間全部爆炸開來。

鬼氣瀰漫,濃厚程度讓人心驚。

天知道幻鬼這傢伙這些年到底吞吃了多少的怨鬼,竟然厲害到了這種程度。

鬼氣散去之後,黑虎妖魂顯露出來,狼狽無比,魂體之上,出現無數傷口,竟然朝着外面流着殷殷血跡。

魂體流血

這是什麼個情況?

這不是鬼物那種鬼氣外泄的狀態,我看着,能夠確定這就是正兒八經的血液。

原本黑虎妖魂表現出來的一切都讓我有點意外了,現在看到這種場面我就更加的驚訝起來。

魂體能夠有這種表現,類似於接近了本體的狀態,天知道魂體已經凝練厚實到了什麼樣的可怕程度了。

但是,要是真有那麼厲害的魂體修爲的話,爲什麼面對幻鬼,黑虎妖魂表現出來的餓戰鬥力竟然也才這種程度而已?

我這樣想着,卻感受到了一雙幽怨無比的眼神,然後一個相當猥瑣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虎爺我養到了這種程度了,我容易麼?現在一切都要毀在你個衰仔身上了,命真苦,以後要是不給我找個十隻八隻母老虎,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個聲音讓我驟然一愣,大腦都停止了,有點反應不過來,下意識的看着黑虎妖魂,發現他的眼神來了一個是這個樣你沒有看錯的表情。

我頓時就愣住了。

黑虎妖魂會說話?

天啊,這到底是一隻什麼妖怪啊?張佐臣的祖師爺到底是收服了怎樣的一隻怪物?

“別看了,就是你,要不是你的實力太弱,我怎麼會受到連累?連這樣一隻用來塞牙縫都不夠的傢伙把我 欺負成這個樣子?”

我頓時無語。

看來這黑虎妖魂不但能夠說話而且還是一個話嘮。

我目瞪口呆。

而幻鬼也是被嚇了一跳,嘶吼:“不可能,這不可能,難道你是鬼王級別?不對,就算是鬼王也不可能擁有實體,這不是鬼氣,你不可能流淌血液的”

看幻鬼都有點精神不正常的樣子了,我不由得有點同情這個傢伙了,要是他知道黑虎妖魂還能說話的話不知道作何感想。

隨後幻鬼臉上就露出了相當興奮的神情,還帶着一絲絲的貪婪,說道:“吞了你,你的就是我的。”

說完,黃泉舌倒卷,之前那些怨鬼爆炸之後產生的鬼氣也都被吸入了幻鬼口中,然後,幻鬼震顫,夜叉緩緩掉落下來,睜開眼,發出無意識的兇殘吼叫。

豪門劫:權少的天后妻 和之前比起來,失去了自己的意識,失去了背後邪佛的印記,不過夜叉一族本來就戰鬥力彪悍,現在光是存留的本能也已經足夠的強悍。

“吞了他。”

幻鬼很是冷淡的開口說道。

看出來黑虎妖魂有點不對,他竟然躲在後面,並不想要自己冒險。

真是一個陰險的傢伙。

黑虎妖魂站在原地不動,看着幻化出一把鬼頭大刀朝着自己砍過來的夜叉沒有絲毫的反應。

看來,被幻鬼吞噬之後,夜叉連鬼咒都已經無法使用了。

這樣倒還好,至少對手的戰鬥力應該不算很強。

我鬆了口氣。

不過很快就擔心起來,因爲黑虎妖魂一直到夜叉的鬼頭大刀都要砍到他的腦袋上的時候都沒有絲毫的反應像是被嚇傻了,我頓時就無語了,心想,這大老虎莫不是又是外強中乾純粹裝樣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