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售人員微笑着介紹道:“我們這兒經營範圍很廣,進口車和國產車都有,如果二位追求性能的話,我建議選擇進口車,只是價位要稍微貴一點,如果二位希望經濟實惠的話,國產車也是相當不錯的。”

銷售人員說完頓了頓,又緊接着說道:“不過我看先生小姐都是追求生活品質的成功人士,我建議二位可以考慮一下進口車。”

林婉兒也不懂車,只能轉頭看着張誠,張誠毫不遲疑的點點頭,“好,那就帶我們去看看進口車。”

“二位請跟我來。”銷售人員的笑容更甚,連忙在前面引路,走到右邊的一個展區前,一邊走一邊介紹。

進口車展區在4s店的右邊,大概佔了全店三分之一的面積,粗略一看有幾十臺車,從微型車到商務車,從轎車到越野,什麼型號都有。

這些車子都是按檔次排列,越往裏面走價錢越貴,張誠拉着林婉兒一邊走,一邊聽着銷售人員介紹。

林婉兒此時都快看花眼了,按她先前的想法,買個合資車也就行了,反正只是代步而已。

但是沒想到張誠直接把她拉到了進口車展區,還一直往裏走。

林婉兒拽住張誠,輕聲說道:“這裏車太多了,要不我們分開看吧,一會兒我再過來找你。”

“哦,好吧。”張誠想了想,也沒什麼意見。

林婉兒轉身就走,準備先去國產車那邊選輛便宜的,免得張誠又亂花錢。

張誠依舊在進口車展區閒逛,當走到第三排的時候,才終於停了下來,不是看上車了,而是遇見熟人了。

只見前面的一輛紅色跑車旁邊,正站着一個身材火爆的美女,不是別人,竟是許久沒見的華凌菲。

華凌菲此時也看見了張誠,愣了一下,隨即走來。

“你怎麼到這兒來了?”

“呃?”一見到華凌菲那張絕美的臉龐,張誠心裏就是一突,硬着頭皮說道:“這麼巧啊?我來買車。”

“買車?”華凌菲嬌哼一聲,幽怨的說道:“你倒是有閒心,這麼久了,也不知道聯繫我……”

說完她俏臉一紅,偷偷看了張誠一眼,又緊接着說道:“你可別多想,是我爸老提起你,我都聽煩了……”

“最近有點忙,改天改天……”張誠只能嘿嘿傻笑,都不敢正眼看對方。

上次在洞穴裏,華凌菲被胡玲兒上了身,自己使出畢生所學,最後才用手指解救了她。

之後因爲怕尷尬,所以也一直沒有聯繫,沒想到今天居然在這兒碰上了。

“你……你在這幹什麼?”張誠不敢繼續說下去,連忙岔開話題。

“還能幹什麼,到4s店當然是買車了。”華凌菲白了他一眼,“上次我的車底盤被刮變形了,要送回原廠去修,一時半會兒回不來,我就又訂了一臺,今天來提車。”

“哦……”對方這麼一說,張誠纔想起來,上次去石洞村救華龍的時候,華凌菲的紅色跑車陷在土路上了。

華凌菲看着張誠,抿了抿豐潤的嘴脣,假裝不在意的說道:“你也是來買車的,選好了嗎?”

“還沒呢。”張誠撓撓頭,“我對車也不怎麼懂,先隨便看看。”

“那……我幫你選,女人的眼光總是比你們男人好的。”華凌菲眼睛一亮,主動走了上來,指着旁邊的一輛黑色商務車說道,說道:“你看這臺怎麼樣?你現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不能掉份,我覺得這臺就挺適合你的。”

一旁的銷售人員此時是滿臉的驚駭,華凌菲可是他們這兒的老客戶了,很多人都認識,華龍集團的執行總裁,身價數億的商界嬌女。

平時對待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一個字都不願多說,今天居然如此和顏悅色?還主動幫人選車?而且這語氣……聽起來怎麼像深閨怨婦似的。

這……這……這不科學啊?

銷售人員都快嚇傻了,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張誠。

難道說……華總跟這位先生……是情侶?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剛纔跟他一起來的那位美女,又算怎麼回事? 華總跟剛纔那位小姐,可以說都是人間極品啊!

一個冷若冰霜,一個溫婉可人,可以說各有千秋。

像這樣的美人,只要能擁有一個,那簡直就是豔福無邊、祖宗積德了。

而你……居然還腳踏兩隻船!你也太貪心了吧!

銷售人員目光凜冽,猶如冬日寒霜,張誠在她眼中已經變成一個十足的渣男,現代陳世美。

要不是因爲身份的原因,她簡直想站出來,在華凌菲面前揭露對方醜陋的真面目。

“怎麼樣?喜歡嗎?”華凌菲看着張誠,微笑着問道。

“這……”張誠有些犯難了,眼前這車的確是豪華大氣,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完美座駕。

但是自己現在是給林婉兒選車啊,買一臺商務車回去算怎麼回事?

不過他也不好直接駁了華凌菲的面子,想了想問銷售人員,“這車多少錢?”

銷售人員冷着一張臉,程式化的介紹道:“先生,這臺是賓利雅緻72,4擋自動變速箱,4門5座三廂,軸長六米一,車寬兩米一,空間寬敞,售價是59萬至2萬。”

“多……多少?”張誠一聽售價頓時嚇了一跳。

好傢伙!我還以爲買輛悍馬就算貴的了,沒想到你這兒的車這麼離譜!

我買套別墅才花了600萬,你這車一個頂配都可以換兩套別墅了!

見張誠不說話,華凌菲轉頭看向銷售人員,“就這輛吧,訂一臺頂配版的,我來付錢。”

什麼?

銷售人員嚇得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跪在地上。

一千多萬的車,就這麼送出去了?我沒聽錯吧?

見華凌菲從包裏掏出支票本就要填,張誠連忙伸手按住了她。

“你這是幹什麼!我買車爲什麼要你付錢。”

華凌菲的小手被張誠抓住,心中頓時小鹿亂撞,俏臉上飛上了兩朵紅霞。

“這有什麼,你在我這賺得還少嗎?再說了,你救了我爸一命,這點錢就當是感謝了。”

“不行不行!”張誠連忙搖頭,“一碼歸一碼,你爸的事已經兩清了,現在我們互不相欠,要是我再收你的錢,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見張誠堅持,華凌菲也沒辦法,一臉幽怨的看着他,喃喃說道:“你……就非得跟我算這麼清嗎?”

“呃……”張誠實在是忍受不了這種目光,連忙偏過頭,訕笑着說道:“還是算清點好,免得以後出麻煩……”

張誠現在只想趕緊逃,要是一會兒林婉兒過來看見了,保不準又會鬧出什麼誤會。

然而就在他準備找藉口閃人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林婉兒的聲音。

“誠哥,你在這兒啊,咦,這是你朋友嗎?”

張誠頓時頭皮發麻,心裏涌起一種被人捉姦在牀的感覺。

“張誠,這是誰?你妹妹?”華凌菲見到林婉兒,雖然同是女人,但也忍不住一陣驚豔,待聽到對方的稱呼,才微微放下心來。

“華總,這位小姐是這位先生的女朋友。” 影帝是個嗲精 誰知銷售人員回頭見到林婉兒,頓時是一臉的興奮,立刻主動介紹,女朋友三個字還特別加重了語氣,生怕別人沒聽清。

張誠一臉詫異的看着銷售人員,暗想我以前沒得罪過你吧,你這時候跑出來落井下石算怎麼回事?

“女朋友?”

華凌菲的表情頓時變了,目光灼灼的看着張誠,“你有女朋友了?”

張誠沒說話,徑直走到林婉兒身邊,牽起了她的手。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林婉兒。”

“婉兒,這是華凌菲,華龍集團的執行總裁,我的一個客戶。”

林婉兒雖然絕對華凌菲的表情有點奇怪,但是還是走過去,禮貌的伸出手。

“你好,謝謝你以前照顧誠哥的生意。”

華凌菲整張臉都有些泛白,沒有理會林婉兒,只是死死的盯着張誠。

“客戶?我在你心裏就只是一個客戶……你這個沒良心的!”

張誠差點暈過去,連忙爭辯道:“大小姐,你可別亂說話啊!我怎麼就沒良心了!”

銷售人員站在旁邊,鄙視的看着張誠,內心憤概不已。

裝吧!都露陷了還裝!真是個渣男!現在華總跟那位小姐都知道你的真面目了,你小子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有你受的!

“哼!”華凌菲低哼一聲,不理會張誠,轉頭看向林婉兒,瞬間恢復了女總裁的冷傲。

愛上離婚女人 “林小姐是吧?你跟張誠認識多久了?”

林婉兒就算再笨,此時也明白眼前這女人肯定跟張誠有什麼事,於是收回手,不卑不亢的說道:“我跟誠哥認識三個月了?”

“三個月?”華凌菲嘴角不屑的一挑,“我還以爲認識多久了呢,才三個月能有什麼感情。”

說完她又從包裏掏出支票本,唰唰幾筆寫了幾筆,撕下來遞到林婉兒面前。

“這裏是一千萬,離開張誠,這筆錢就是你的了。”

“我去!”張誠險些罵人,“你這是當我不存在啊!有沒有問過我的意見。”

林婉兒看着面前的支票,也是滿臉的驚訝,右手一擡制止了張誠,左手緩緩接過了支票。

華凌菲的眼神裏瞬間露出一絲鄙夷。

毒醫悍妃 一千萬,普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她有信心對方一定抵禦不了這種誘惑。

就算再漂亮又怎麼樣,還不是愛財,說不定這個林婉兒就是看上了張誠的錢,所以故意勾引,張誠這人心軟,一不小心就上了她的當。

“同意了?”華凌菲冷傲的問道。

林婉兒微微一笑,一雙美眸直視着對方的目光,沒有絲毫退縮。

“嗤……”

讓華凌菲沒有想到的是,林婉兒修長的手指輕輕一動,就將這張價值一千萬的支票撕得粉碎,沒有絲毫遲疑,彷彿手中的不是一千萬,只是一張白紙。

“你……”華凌菲的表情瞬間變得複雜起來,驚異、惱怒、遲疑、慌亂混合在一起。

“我和誠哥的感情,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別說一千萬,就是十億百億又怎樣?你這樣做……只會讓我瞧不起你。”

唰……

林婉兒手一揚,紙屑漫天飛舞,猶如一場大雪一般灑在華凌菲的心頭。

張誠愣在了原地,傻傻的看着林婉兒的背影,良久之後緩緩的在心中挑起一根大拇指……

不愧是林老師,平時不聲不響的,真要裝起逼來,我就是坐高鐵也趕不上啊! 華凌菲深深的看了林婉兒一眼,長吸了一口氣,點點頭:“好,我倒是低估你了,看來你有資格跟我公平競爭。”

“公平競爭?”林婉兒笑了起來,“我爲什麼要跟你競爭?現在誠哥是我的男朋友。”

華凌菲哼了一聲,自信的說道:“你怕了?心虛了?因爲你自己心裏也清楚,你沒有我優秀!”

“我沒你優秀?”林婉兒也有些惱火,提高了聲音說道:“我怎麼沒有你優秀了?比身材比長相,我哪點比你差?你不就是有幾個錢嗎?誠哥現在也不缺錢!”

華凌菲呵呵一笑,“他是不缺錢,但是你知不知道,他現在的錢有一大半都是我給他的,你也好意思花?”

林婉兒毫不示弱的說道:“話別說得這麼難聽,什麼叫你給他的,誠哥是憑真本事賺回來的,有能耐你就別來求他啊!”

“你!”華凌菲面色一冷,咬牙道:“別說這麼多,既然你覺得你配得上張誠,那咱倆就公平競爭一下,你敢不敢!”

“少來激將法。”林婉兒哼道:“誠哥現在是我男朋友,而且我們現在已經木已成舟,我爲什麼要跟你競爭,你大小也是個總裁,公然搶人家男朋友,不知羞!”

此時銷售人員驚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這是什麼鬼?

按正常劇情發展,接下來不是應該暴打渣男嗎?

就算再不濟你們也一人賞他一個耳光,然後在他悔恨的目光中揚長而去啊!

但是現在是搞什麼飛機……怎麼你們兩個還搶上了?

上帝啊!佛祖啊!觀音菩薩啊!

這到底還有沒有天理!還有沒有王法!

銷售人員感覺自己的三觀瞬間支離破碎……

華凌菲此時氣得俏臉緋紅,大聲說道:“反正我今天通知你了!我要跟你公平競爭!”

“我不同意!”林婉兒立刻叫道。

“我管你同不同意!反正這事我已經決定了!我勸你還是識趣一點,早點離開張誠,要不然到時候被甩了,可就太丟人了。”

一聽這話,林婉兒也氣得是俏臉通紅,大聲說道:“你這女人怎麼這麼霸道,還硬強人家的男朋友!你這是小三!”

“說話注意點,什麼小三,你們現在還沒結婚呢,只是男女朋友關係而已,現在這個時代,可不是談戀愛就一定要結婚的!”

冥之帝后逆襲 “你……”林婉兒氣得全身發抖,壓住火氣說道:“好,你要競爭是吧,那就來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能把誠哥搶走!”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別後悔!”華凌菲哼了一聲,滿臉的得意。

“那啥……”張誠見兩個女人像鬥雞一樣,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當成了獎品,連忙舉起手弱弱的說道:“這事……你們是不是應該徵求下我的意見?”

“你閉嘴!”

“沒你什麼事!”

華凌菲和林婉兒同時瞪眼,怒喝了一句。

“哦……”張誠嘴角抽了抽,不敢吭聲了。

……

龍灣別墅區。

一個戴着鴨舌帽的女人沿着小區公路緩緩走來,帽檐下的目光不停打量張誠的別墅,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這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孟琪,這段時間她把張誠的祖上三代都查了個遍,根本沒發現任何問題,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