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

不容你思量!

用劍說話!

冰與火、雷與電 並存的忘情劍,閃閃一亮,劍體上躁動的真火,劃破了黑暗的夜空。

呼!

秦蕭一舞,冰凍九尺,九尺寒冰,一層一層、一疊一疊,小六小七立即被困在了寒冰的世界中,移動不得。

寒氣襲人胸肺!


與此同時,寒冰元力下,晶白的雪花飄飄而下,藹藹的白雪,厚厚的堆積了一丈多高,將兩兄弟深深地埋葬在了下面。


嘭!

突然間,一束束赤紅的火焰,從冰層中爆破而出,被深深埋葬的小六、小七兩人,化爲兩道火影,沖天而起。

這兩兄弟,打破了秦蕭的冰封!


靈體三變,豈是吃素的?小六小七雖然整天瞎混,不學無術,但仍是修到了靈體三變,雖然是初期,但對付秦蕭的寒冰元氣,還是綽綽有餘的。

轟!

小六、小七剛纔只是被秦蕭弄了個措手不及,現在回過神來,重手還擊!

只見,漫天的紅色氣浪翻滾起來,紅色氣霧,似乎比秦蕭的大日真火溫度還高,也不知道他們採用了何種品質的源晶,能煉製出這般霸道的氣息流。

滔天的紅色氣霧,如同滾滾的血水、如同血海潮涌,瞬間將秦蕭的寒冰元力瓦解,一層層地寒冰融化成了水汽,蒸發殆盡。

本來漆黑的夜空,在紅色氣霧的映射下,猶如黃昏晚霞時,猶如落日餘暉灑江波…

血潮翻涌,欺壓秦蕭!

滾滾的熱浪撲面而來,秦蕭的頭髮瞬間被烤爲灰燼,熱浪的溫度,甚至超過了大日之心內的溫度。

秦蕭似乎有點經受不住了!

紅色的氣霧後面,是小六和小七兩張充滿嘲笑的臉龐,兩張嘲笑秦蕭無能的臉龐!

“冰莽出!”

秦蕭大嘯一聲,數條冰莽咆哮而出,冰莽護住,圍繞着秦蕭不停地轉動,使盡全身解數,保護秦蕭這個主人。

秦蕭頓時感到了一絲清涼,乾涸的嘴脣也稍微有了潤色。

但是,小六、小七兩人的氣霧十分邪狠,漸漸地,秦蕭釋放的冰莽就像在沙漠中一連奔走數月的駱駝,氣力不支,垂垂欲死,終於閉上了眼睛,倒在了紅色血浪裏。

小六小七暗自加力,秦蕭周圍的血霧漸漸凝聚起來,凝合成了一個紅色魔人,巨大的紅魔,渾身都是滴滴的血水,飄揚的頭髮,也是血紅色的。

紅魔,遠遠看去就像一個小太陽,溫度之高可想而知!

大地的泥土,碰到紅魔都不免被炙烤的焦黑冒煙,空氣中茲茲冒着的全部是火花。

嘭!

紅魔伸出了一個拳頭,掄砸向了秦蕭。

秦蕭知道,抵抗紅魔的拳頭,唯有用寒冰元力才行,假如使用大日真火,那就是火上澆油,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秦蕭體內的寒冰元力幾乎虧空,即便是寒冰元力滿盈地時候,也難以與邪狠的紅魔相抗衡。

紅魔威逼下,秦蕭壓力巨大!

“艹,剛纔說讓他們一瘸一拐的回家,真是說大話了!靈體三變的人,真他孃的不能小看!”

秦蕭暗罵自己,以後再也不吹牛了!

欺逼人的紅魔拳頭,馬上就要落在身上!別說力道,單單是那溫度,碰到什麼、便可以融化什麼!

熱浪卷席而來,秦蕭的瞳孔收縮了!

“哥哥,勿慌張!”

呼!

櫻盈的聲音剛到,一面深藍的盾牌飛旋而至,削斷了紅魔的手臂。

深藍色的盾牌,乃是寒冰元力凝華而成,小小的盾牌內,彙集的寒冰力十分巨大,足可以撲滅一片森林大火。

嘭!

盾牌爆開,化成上百條冰鳳凰,白條鳳凰圍繞着紅魔翩翩而舞,舞動出的嚴寒之氣,像是一把把無形的利劍,頓時獵殺了那隻可怖的紅魔。

小六小七和櫻盈都是靈體三變,但是他們兄弟整天遊手好閒、不學無術,並不是櫻盈的對手。

三變和三變之間也有強弱之分,小六小七也就是靈體三變初期的水平,而櫻盈,看樣子已經達到了三變的巔峯期。

小六、小七見櫻盈過來援助秦蕭,臉上露出了懼色!

“櫻盈,你是女的,我們從不跟女的打,告辭!”小六和小七跑開了。

其實,小六和小七怕的並不是櫻盈修爲高,實際上,他們怕的是劉威和劉武,這兩個公子爺看上的女生,小六小七這兩個跟班的,怎敢去招惹?

“盈兒妹妹,我以爲自己很牛了,卻沒想到…”秦蕭摸了摸被燒焦的頭髮,滿臉羞愧的笑了一下。

“哥,你是比別人聰明,什麼都是一學就會、一教就懂,但是,修爲是靠長期積澱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嘛!不過,你今天的表現也很好,起碼在開始的時候壓制住了他們!”

櫻盈看着秦蕭的光頭,笑了,“哥哥,我幫你把頭髮生出來!”

秦蕭摸了摸自己的禿頭,遲疑片刻,心道,我的頭髮也能像那些花草一樣,春風吹又生嗎?

櫻盈向前邁了一步,一手攬住秦蕭的腰,一手撫摸着他的光頭,眼睛中釋放出的情愫,秦蕭一眼就能看明白。

櫻盈的手,突然變得透明發亮,木屬性的真元全部堆積到了那隻手上,無盡的暖風從她指尖中吹拂而出,秦蕭毛囊內的髮根,就像深埋凍土中的草根,遇到春風的滋潤,立即有了生機,絲絲柔順的頭髮緩緩地冒了出來,眨眼,秦蕭就擁有了一頭淺黃色的頭髮。

秦蕭忍不住往自己頭上摸去,果然摸到了新生的頭髮,立即笑道:“盈兒妹妹,我一直覺得自己的鼻子不夠好看,不夠挺拔,這樣,把我的鼻子挖掉,換一個新的怎麼樣?”

秦蕭的手,無意中,碰到了櫻盈那隻聚滿能量的手,頓時感到電流過體、渾身發麻,立即縮了回來。

“別開玩笑了,我沒那個本事!”櫻盈吃吃一笑。

櫻盈今天兩次‘誘惑’秦蕭,都沒有成功,不免失落,兩人短暫的散步之後,騎着小金雕回家了。



櫻盈一到家,立即找到了自己的母親,莫名其妙的哭訴道:“娘,我們不要收養秦蕭了,把他送到二姨家吧!”

櫻盈的意思很明確,就是想和秦蕭擺脫‘哥妹’關係,然後建立一種正常的朋友關係,然後再繼續發展…

櫻盈的母親眉頭一皺:“盈兒,當初是你執意要收留蕭兒的,今天爲何…?”

櫻盈撒嬌似的在她懷裏晃了晃,“不,我不管,我就是想讓他去二姨家,還有,別讓他叫你乾孃了!”

櫻盈的母親被櫻盈說的一頭霧水,但她一直嬌寵櫻盈,見她執意不肯收留秦蕭,也只好答應道:“好吧,過些日子,我就去跟你二姨說,你二姨家的媛兒妹妹,也正想找個乾哥哥呢!”

櫻盈一聽到媛兒,立即改口了,“不,把他送到三姨家!”

媛兒,雖然沒有櫻盈漂亮,雖然不是校花,但也是霧靈學院三級五班的班花,櫻盈的心思,可想而知。

櫻盈的母親更是一頭霧水了,看着櫻盈的眼睛,好像明白了點什麼,但仍是點點頭:“嗯,都依你,都依你!你這個鬼丫頭!”




敗給了小六和小七,雖然沒有受到重傷,但仍讓秦蕭感覺擡不起頭來,竟然連兩個流氓都打不過!而且,還是當着櫻盈的面,敗給了他們二人,這讓秦蕭臉面往哪裏擱啊!

不僅如此,小六小七隻是狗腿子,只是劉威劉武的小跟班,厲害的對手還在後面,假如進入霧靈學院以後,就更少不了他的欺負。

劉威劉武那樣的惡霸,又狠又壞,搞不好,自己真的有性命之危!

想到這裏,秦蕭膽戰心驚,運了運氣,毛孔一開,‘騰’的一聲吹走了身上的灰塵泥土,滿心惶恐的睡去了。 在夢中,秦蕭被劉威叫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他帶着好多跟班、打手,生生的把秦蕭撕碎了,撕的渾身血氣飛濺…

“啊…”

在那一剎那,秦蕭驚叫一聲醒來了,發現天已經大亮,拍着胸脯站了起來:“駭死我了,駭死我了!看來,我要做好充足的準備,迎接劉威劉武的挑戰!”

“在他沒弄死我之前,我必先弄死他!”秦蕭穿上衣服,又自言自語起來,而且語氣十分恐怖,眼睛裏都是竄竄的火焰。

“吱呀”

門開了,櫻盈走了進來。

“你要弄死誰?”

櫻盈一臉的惶恐疑惑,看着秦蕭的眼睛,感到了一絲絲寒意。

“噩夢,我做了個噩夢,沒有誰,我說的是夢中的惡魔!”秦蕭遮遮掩掩的說道。

“嗯,好吧,我要去學院了,你要跟我一起出去麼?”

櫻盈今天穿了那件百花織成的衣服,看上去十分豔麗,隔着三丈多遠,都能聞到濃濃的香氣隨風撲鼻而來。

“嗯,我正好想去見老吳,走吧!”

秦蕭、櫻盈,坐上小金雕,直奔霧靈學院。

秦蕭絲毫不避諱和櫻盈的關係,高調的載着櫻盈來學院,這讓劉威的好多爪牙都看到了,紛紛露出了敵殺之意。

“哥哥,看來以後我不能跟你一起來了,若給你惹出麻煩,我會自責的!”櫻盈知道劉威兄弟兇狠,眼中露出了懼色。

櫻盈說完,轉身走近了學院,消失在人流中。

秦蕭看着一個個的爪牙混混兒,攥緊了拳頭,“早晚有一天,我會用血,讓你們認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

沒過多久,老吳迎面走來了。

秦蕭連忙上前打招呼。

“吳導師,鴛兒她們,什麼時候能夠醒來,還有,我什麼時候能夠進入霧靈學院?”秦蕭迫不及待的要進入學院,語氣聽上去很激動。

“跟我到孵嬰場去看看吧,假如有三個人能蛻變成靈體,我就安排你們一同進入學院。”老吳道。

秦蕭點點頭,隨着老吳來到了孵嬰場。

黃導師跟以前一樣,又提前來了,觀察着黃鴛悉達多他們的蛻變過程。

“老吳,出來了,他們快出來了!除了那個禿頭以外,其他的三個人馬上就能蛻變出來!”黃導師一臉興奮的喊道。

果然,沒過多久,黃鴛體外的氣殼炸響開來,炸出一片片的絢爛煙花,炸的大地震顫,樹木搖擺。

陣陣彩光過後,通體閃光的黃鴛,睜開了眼睛。

擁有靈體之身的黃鴛,變得更加漂亮了,甚至不輸於櫻盈。原始大陸美貌第一,有可能變成靈元界容貌無雙了!

而且,她也只有十六歲的樣子,也變小了一點。

黃鴛和秦蕭剛蛻變出來的時候一樣,都是一臉的驚奇之色,對靈元界充滿了好奇,四處的打量那些會發光的石頭,會笑的花草以及高聳入雲的龐大建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