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城終於算是陷入了黎明前的寧靜,那血腥之氣中,送葬者軍團的人輪班把手。

再加上黃泉小隊的人配合警戒,外邊也沒有在發動什麼偷襲。

大戰之後終於可以得到短暫的休整,當天色放亮之後,瘋子則安排人員再一次打掃戰場。

將屍體收集到一起,用烈火焚燒,這樣可以避免屍體發臭而引發什麼瘟疫。

大叔寵嬌妻 這種烤肉的香味,真是讓人心裏有些犯惡心,但是身爲戰士,他們必須要忍受。

好在這控制室內有食物儲存,雖然泛着噁心,可人是鐵飯是鋼,不吃飯又怎麼打仗呢。

天色放亮,天空中傳來了一陣呼嘯之聲。

雲天擡起頭,望着遠處一點點變大的身影。

那是一架大力神運輸機,越降越低的它,正緩慢的落向了空曠的機場。

“看起來,敵人的援軍到了!”

那麼大的運輸機,明顯是帶來了援兵。

“那又怎麼樣,來一個殺一個,只要他們不開炮,咱們就擋得住!”

牛博宇伸了個懶腰,自信滿滿的對着雲天說道。

“你有沒有想過,咱們還都沒有撤離計劃呢!”

雲天轉過臉來,看着牛博宇。

這慘烈的戰鬥讓送葬者兵團的人有些難受。

但是對於出生入死太多太多次的黃泉小隊,絕對是小菜一碟。

況且他們也剛剛從一場更加慘烈的戰鬥中撤出來,對於那些屍體,根本就不足爲懼。

“是啊,難道你是說?”

牛博宇點了點頭,同時又擡起頭來看了看藍天。

突然明白過來的他,看着雲天,難道說他想搶飛機嗎。

“沒錯,這絕對是離開的最好方法,但是咱們搶不到,唯一有機會的就是老爹們了!”

雲天點了點頭,他確實是這樣想的。

但是被重重包圍的他們,想要殺到相隔甚遠的機場,幾乎上是不可能的。

一旦他們離開這裏,對方架設的重機槍就會幹掉他們。

就算是他們實力強橫,但是又不是那末日戰士。

即便是,也會被那足以洞穿坦克的重機槍活活震死。

“可是咱們和他們根本無法溝通,也沒有辦法告訴給他們咱們的想法啊!”

牛博宇撇了撇嘴,現在被困在這裏,信號屏蔽器徹底斷絕整個城市的通訊。

不僅是他們,就連對方傳令都只能用面對面的方式了。

“你覺得咱們想得到,他們就想不到嘛?找機會吧!”

雲天微微一笑,轉身向着中控室走去。

他堅信天龍和飛天虎他們,一定也會想到這個方法。

中控室內,敲擊鍵盤的聲音持續不斷。

忙碌了一夜的潘瑤,看着那電腦上的信號。

一個個文件都在被破解,最後的攻堅戰應該在傍晚就可以到來了。

ωwш⊙ TTKΛN⊙ ¢○

沒有棒棒糖的時候,她喜歡含着一顆子彈。

而就在這時,身後被人一把抱住了。

“怎麼樣了?”

趴在潘瑤的肩膀上,雲天看着電腦屏幕。

只不過那一串串的電腦字符,他是一個都不認識。

“今天晚上絕對可以完全破解!”

潘瑤轉過身來,看着自己的情郎,蜂鳥的本領絕對不是假的。

“好,那就等到今晚,在和對方溝通談判,恐怕到時候,他們也會給咱們來一招狠棋了!”

雲天點了點頭,昨晚的驚魂只是熱身,今天晚上纔是好戲上演的時候。 ?鐵城之中,早就沒有了往日的寧靜。

所有工廠全部停止生產,而各個城門更是把守嚴密。

高射炮、重機槍,時不時還有直升機在空中呼嘯而過,進行着偵查。

工人們被要求禁足在宿舍裏,任何人都不得隨意走動,否則一律格殺勿論。

昨天的爆炸,已經讓這些工人們各種猜測。

可以說他們又驚又喜。

心情複雜的他們,一邊期盼着得到解救。

但是一邊又擔心會被招募去參戰。

就懷着這種錯綜複雜的心情,他們帶在宿舍裏不敢出門。

卻不知道,此時那核電站的地下,天龍等人還在忙活着。

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城南的核電站內部核心位置攻佔。

飛天虎坐在電腦前,也在不斷的敲擊着鍵盤。

要想引爆核電站,絕對不是想象中放鞭炮那麼簡單。

核分子裂變容易產生的是泄漏,但是無法被點燃。

所以他們需要通過幾個過程,讓核電站開始超負荷運轉。

只有這樣,在高速運轉下的核電站,纔會有爆炸的可能性。

這個過程如果簡單粗暴,只需要一天的時間就足夠了。

可一旦核電站超負荷,自然就會引起外邊的警覺。

到時候雖然有機會擋住他們衝進來,但絕對沒有機會跑出去。

這就造成他們必須用另一種緩慢而卓有成效的方式來解決這個難題了。

時間轉眼間就過去了一天的時間,好在城東的聲音夠大,而且相隔甚遠,對方焦頭爛額,又怎麼會想到還有隱藏的部隊呢。

潛入地下的四個人,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

當飛天虎在忙碌着的時候,天龍、金鋼熊則分別守住其他的入口。

很快,走廊裏傳來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這讓守衛的天龍握緊了手中的匕首。

“喵!”

嚴陣以待間,一聲惟妙惟肖的貓叫傳來,這才讓天龍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緊跟着,閃電豹一閃而入,關上門後,他來到了天龍的身邊。

“我說豹子,你學貓叫的本事越來越強了!”

安靜的地下核心區,天龍微笑着看着走進來的閃電豹。

這傢伙模仿動物的聲音,真的可以以假亂真了。

“別開玩笑了,今天早晨,城東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應該是唐曦的震爆弩箭!”

曾經在峽谷中見識過唐曦的厲害,閃電豹可以肯定,只有她才能製造出這麼大的聲音。

“後來,槍聲就停止了,看樣子他們被打的很慘,連進攻都放棄了。”

閃電豹一直負責再外監聽,畢竟這核電站裏面,什麼聲音都穿不進來的。

“按照推測,對方應該是這種反應,在查到我們真實身份之前,他們不會拼命強攻的。”

天龍點了點頭,這一切也都在他們事前的預料之中了。

“還有,今天早晨,一架大力神運輸機降落了,看樣子是送來援兵。”

閃電豹把自己再外監聽的所有情報都一一告訴給了天龍。

“運輸機!”

聽到這個事情,天龍情不自禁的揉了揉下巴。

這是他的標誌性動作,眯着眼睛的他,嘴角還掛着微笑。

“把運輸機搶到手,咱們不就可以逃出去了嘛!”

一旁的金鋼熊立刻興奮的說道。

這大力神運輸機,載重量絕對是非常大的。

豪門總裁的灰姑娘 只要搶到運輸機,他們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但是我們和裏面聯絡不上,怎麼通知他們呢!”

閃電豹看着天龍,這個主意雖好,但是裏面的雲天他們並沒有商量。

這樣他們可是非常的難做。

“放心吧,只需一個暗示,他們就會知道了,我兒子沒那麼笨!”

天龍卻是一臉的堅定,拍了拍閃電豹的肩膀開口說道。

他相信雲天一定也會聽到飛機的聲響,那麼這個援兵的交通工具,就是他們逃出去的最好方法。

相信他們也一定想到這一點,只是苦於沒有辦法和自己聯絡。

但只要暗示到位,一切就都不是問題,而眼前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搶下運輸機。

“金鋼熊,你留在這裏,配合飛天虎的行動,我和閃電豹去看看,能不能搞到運輸機!”

現在整個城防戒備森嚴,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是城東的事情也讓他們如臨大敵。

一個人行動恐怕有危險,於是天龍決定,和閃電豹一起出發。

“好,放心吧,這裏交給我!”

金鋼熊點了點頭,兩個人立刻向外走去。

鐵成之內,天龍發威,戰局總是讓人無法預計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鐵城依舊是把守森嚴。

在昨夜吃了大虧的守軍,現在不再襲擾,但是時不時對天開炮,爲的就是干擾。

沒有人知道,他們會什麼時候衝進來,所以這種精神襲擾是必要的。

雙方沒有溝通,一方面不肯聯絡,而另一方面卻在苦苦等待。

僵持不下的戰局就持續到了日落西山。

當電腦的屏幕上現實,主機被完全攻破,老狐狸立刻做起了身子。

果不其然,電話就在這一刻響了起來。

“喂,恭喜你打開了所有的電腦!”

追魂者拿起電話,靠在椅子上,兩天一夜,主機終於被攻破了。

“謝謝,看樣子之前我想的有些簡單了,這麼多科技資料,如果隨便賣給某個大國,豈不是要吃幾輩子都吃不完嗎?”

雲天拿着電話,靠在潘瑤的懷中。

鬥智鬥勇是這場戰鬥的關鍵,誰能沉得住氣,誰才能得到最好的。

“但是很明顯,你是沒有機會帶它們離開的,所以你唯一的賣家就只有我!”

追魂者冷笑着,眯着眼睛的他並不擔心情報泄漏。

“無商不奸,果然沒錯,這可是不良的競爭喲。”

雲天口氣輕鬆的玩笑着,搶來別人的東西做生意,他這纔是空手的買賣。

“說吧,你想要什麼?”

追魂者知道,現在纔是剛剛開始,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能夠打鐵城主意的傢伙,絕對沒有幾個。

“這個世界,最好的東西不就是錢嘛?就像你士兵衝鋒的時候,不也帶着的嘛。”

雲天冷笑着坐直了身體,對着追魂者說道。

“沒問題,說吧,準備要多少?”

追魂者就等着對方所要贖金呢,現在他們也終於開口了。

“三千萬,怎麼樣?”

那紅的人生 雲天笑了笑,看起來對方早有準備。 魅影隨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