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孫無忌雖然身居高位,見過不少的世面,但是看着眼前白花花的銀子,還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前些日子不是已經跟您說了,我現在跟着駙馬在做食鹽生意,這都是駙馬給我的分紅,一共將近十六萬貫!”

長孫渙略顯的意跟自己老子彙報着。

“短短一個月,居然分了這麼多?”

長孫無忌一雙老眼瞪的溜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次糧食的分紅他已經感覺賺的很多了,可自己兒子一文錢沒掏,竟然賺回好幾大箱銀子!

這可相當於他近二十年的全部收入啊!

“其實,這次就屬我和杜構、房遺則賺的最多,其它人蔘與的晚,也就分個八萬貫左右!”

長孫渙坐在凳子上,得意的翹起二郎腿!

“少在那得意,要不是駙馬將這個機會讓給你,別說十六萬貫,就算是十六貫你都賺不到!”

見他滿臉的驕傲,長孫無忌一點情面都不給,直接一盆涼水就澆了過去!

“對了,你下次再有機會的時候,將你妹妹與駙馬往一起撮合撮合,上次不是跟你說了嗎,你怎麼不上心呢?”

“我最近忙的很,還經常去外地,根本沒有時間啊!”

長孫渙苦着臉,無奈的搖搖頭,不過,隨後他話鋒一轉,繼續說道:“我覺得,駙馬對妹妹應該不是完全沒興趣!”

“你可是發現什麼端倪了?”

聽到兒子這句話,長孫無忌的心算是放下一點,隨後好奇的詢問。

雖然趙寅已經被李二霸佔了,但只要鋤頭揮的好,沒有牆角挖不倒。

“這個嘛,感覺……!”

長孫衝隨口敷衍着。

如果再不想辦法結束這個話題,自己老爹非將他墨跡死不可! “嗚嗚……!”

“我家老太爺死的好怨啊!”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正準備追問緣由的長孫無忌,忽然被門外的吵鬧聲打斷了!

“什麼情況?”

兩人一臉懵逼的對視一眼後,朝門外走去!

只見一羣人披麻戴孝,扛着棺材,正朝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怎麼會是這些鹽商?”

見到帶頭人之後,長孫渙頓時心跳加速,不是別人,正是被他坑的很慘的竇家與各大鹽商!

這怎麼還帶着棺材?

不會是要自己的命吧?

自己確實是坑了他們一把,但也不至於鬧這麼大吧?

“諸位,你們這是要幹嘛?吾乃朝廷命官,站住!”

見上千號人要硬闖他的府邸,長孫無忌頓時慌了,趕緊叫侍衛上去阻攔。

“趙國公,你縱容兒子出來行騙,今天必須得給我們大家一個說法,若是不把錢還給我們,那你府上就永無寧日!”

“你這好兒子竟然連皇親都敢坑,現在好了我們老太爺讓他活生生氣死了,你們當我們竇家好欺負是不是,真當我們竇家沒人了?如若今天不我們一個交待,你就別想安寧!”

“老子如今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家產沒了,外面還欠好多銀子,今天你若不把錢拿出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一千多號人一邊怒罵,一邊往府內闖,有些氣性大的,還跟侍衛動起了手。

“各位,各位,先別激動,有話慢慢說,別動手,這裏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竇老太爺辭世,這跟我兒子又有什麼關係?”

衆人你一嘴他一句,長孫無忌一句也沒聽明白。

竇家老頭每次被氣暈,不都是因爲報紙嗎?

這怎麼還跟自己兒子扯上關係了?

“你自己看看這是什麼……?”

竇剛怒氣衝衝的將報紙甩到長孫無忌的身上!

“大家要相信無神論……!”

長孫無忌拿起報紙,眯着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念道,然後擡起頭一臉蒙圈的表情問道:“說我兒子跟你們老太爺有關係也就算了,怎麼還跟這無神論又扯上關係了?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呸,化成灰我都認得!”

竇剛氣的呸了一下,指着報紙說道:“你看的那是什麼東西,我讓你看的是頭版頭條……!”

長孫無忌把報紙翻了過去,看到了頭條,皺着眉,眯着眼念道:“善惡到頭終有報,三俠士爲民除害,坑奸商,平鹽價”

咦?

他看到三壯士名字時,眼睛都看直了!

這壯士怎麼寫成自己兒子了,這不是趙寅給出的主意嗎?

難不成……?

他擡頭看看站在旁邊的傻兒子,又看看前面的人羣,頓時忽然恍然大悟,他們這是讓趙寅在背後捅一刀啊!

怪不得趙寅這麼好心,將如此賺錢的生意交給他們三人來做,原來是爲了給他背黑鍋!

零風險,高回報!


登報讚揚!

原來就是爲了給他背黑鍋!

“哎……!”

明白過來怎麼回事的長孫無忌,一臉不情願的把報紙扔到一邊,長長的嘆了口氣!

明知道自己讓趙寅算計了,但事到如今,這黑鍋不背也得背了!

現在是惹誰都行,唯獨不能惹這小子不痛快!

他現在可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要論算計別人,他那手段真是絡繹不絕,做事那更是滴水不漏!

這次雖然是被他算計了,但好歹也給了十幾萬兩的補償!

以後若是還想發財,就不能跟他撕破臉,還得繼續指望他呢!

萬般無奈的長孫無忌,就算知道自己兒子是清白的,也只能認栽!

“看清楚了,這上面說的是不是你家的寶貝公子……!”

看他愁容滿面,竇興指着長孫衝的鼻子說道:“這事今天必須有個了結,否則,我們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爹,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要相信我,爹……!”

看到自己老爹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長孫衝趕緊解釋!

他也沒有料到,只是做個生意,竟然會給家裏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就他爹這暴脾氣上來了,估計不被打死也得脫層皮!

所以看到自己爹臉色鐵青,可把他嚇壞了!

“衝兒不怕,爹保護你,這些黑心的奸商,坑害百姓、哄擡物價,你奮勇對抗,做得對,如果換成是我爲父也會這麼幹!”

然而,他爹的這些話倒是讓長孫衝始料未及,原本以爲他爹定不會輕易繞過他,但是並非如此,不但沒有責怪他,還站在他這邊支持他乾的好!


我是在做夢吧,還是老爹氣糊塗了?

“你這意思,就是跟你兒子同流合污了?”

看長孫無忌態度大轉變,竇興楞了一下,然後語氣囂張的問道。

“什麼叫同流合污?我兒做的事乃是造福百姓、懲奸除惡的大事,你等這些奸商哄擡鹽價、坑害百姓無惡不作,如今我兒站出來懲治你們,乃是大丈夫所爲,老夫深感自豪!”

長孫無忌看此情形只能跟他們對着幹,如若妥協不光英雄光環沒了,長孫家也是顏面無存!

既然趙寅惹不起,還錢也是不可能的,何不跟他們抗戰到底!

這樣不光臉面保住了,趙寅那邊也不得罪,還能給自己兒子賺個好名聲,何樂而不爲!

再加上現在報紙上已經報道了,現在他們長孫家所做之事,在長安城已經是人盡皆知,搞不好此事還會寫進史書!

所以左右權衡之下,他決定這個黑鍋長孫家背了!

“好,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那就別怪我等沒給你機會……!”

竇興說完,從袖子裏拿出一些爛菜葉,“兄弟們,動手……!”

話音剛落,菜葉便扔在了長孫無忌臉上!

“嗶哩啪啦……!”

近千人全都拿着各種爛蔬菜、水果、還有臭雞蛋,如同下雹子一樣都落在了長孫無忌與侍衛的身上!

沒有任何防備的衆人,趕緊往府裏逃竄,迅速關門!

“各位,我們衝進去,既然我們活不下去,也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

也不知道誰突然說了這麼句話,衆人直接衝了進去!


“把長孫無忌抓住,還有那小王八蛋……!”

“把值錢的東西都搬走!”

“掘地三尺也得把我們的錢拿回來……!”

“帶不走的東西都砸了!”

近千人如同土匪一般,開始瘋狂的搬砸起來。

長孫無忌父子被侍衛圍住,還沒什麼大事,但家裏已經面目全非!

“額,這……!”

看到場面已經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的,竇興瞬間懵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