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口走來一個老人。是孟奶奶回來了,兩隻銳利的眼神兒落到跑向門口的隆隆。隆隆看到孟奶奶,又嚇得坐在了地上繼續哭。

「養這麼胖?養豬呀這是?」孟奶奶說。

隆隆是胖,比同年紀的孩子都要顯得噸位重。孩子的媽孫五妹卻覺得,這個年紀的孩子越胖越有福氣,兒子胖是福氣是好事。

孟奶奶皺皺眉頭,別人家的孩子養得怎樣懶得她出聲。回屋先看看自己家的娃。

小丫頭吞著口水,可以感覺到眼前的小侄子渾身冒著低氣壓,宛如暴風雨來臨前的節奏。

孟奶奶挑起眉:這娃兒她早說了,像他爸。

磊磊猛地站了起來,朝向隆隆走過去,小指頭往隆隆的鼻頭上一指。

這娃兒的動作像極了武林高手出鞘的寶劍,隆隆聞劍仰面倒下,哭都不敢哭了。

現場其他人全看呆了。

看到對手倒下的磊磊,收起小指頭,回到自己原來的座位上,繼續重新搭建積木城堡。

元寶:「呵呵,呵呵。」對於自己小堂弟那副可憐巴巴的表情無話可說來著:這不是你自找的嗎?

「隆隆!」這會兒,孫五妹找自己的娃找過來了。看到元寶,孫五妹順手就要捏元寶的耳朵:「你又把我兒子弄哪裡去了?」 元寶一閃避過去。孫三嫂殺到:「你動我兒子?」

「他先動的我兒子?」孫五妹扯著嗓子喊。

「我是怕你扔東西砸到他,才把他抱到這裡來。」元寶委屈地解釋著。

「我兒子的好心被你這隻狗咬了。」孫三嫂抱著兒子的腦袋心疼兒子說。

孫五妹哼哼,才不信他們母子有好心,回頭進屋裡看見躺倒在地板上的兒子,尖叫起來:「隆隆你怎麼了?」

小丫頭孟晨橙立馬告狀:「他欺負我侄子!」

孫五妹看看那邊氣定神閑的磊磊:「你說誰欺負誰?」

這個場面,怎麼看都是磊磊欺負隆隆。哪有欺負了他人自己先倒下的。

孫五妹越發吃定:「你孩子欺負了我家孩子是吧?」

「元寶在這裡,他也看見了,可以作證,誰欺負誰。」小丫頭說。

「他和你們一夥的,當然替你們說話。」孫五妹咬定。

孟奶奶走過來把還要吵架的小丫頭拉一拉,對孫五妹說:「有什麼話,找他爸去。」

想到孟晨浩,孫五妹登時蔫了,但是一口氣吞不下:「我這就找部隊首長彙報。」

孟晨橙一聽緊張地要死,抬頭看著奶奶:「奶奶!」

「做錯事的又不是我們,有什麼好怕的。」孟奶奶邊說,邊進廚房裡張羅吃的。不管怎樣,孫五妹先是把隆隆抱走了。這屋裡清凈了。

飯做好了,孟奶奶叫著所有孩子準備吃飯。

老三和小四走出房間,所有孩子坐在飯桌旁邊,等大人回來。孟奶奶對孩子們說:「先吃吧。你們大哥大嫂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說著,孟奶奶捧起磊磊的小碗,要給娃兒喂飯。

磊磊搖搖小腦瓜,此時他的小耳朵聽見了什麼聲音,自己從椅子上爬了下來。

其他人才發現院子里進來一輛自行車。

看見是大嫂回來了,幾個孩子全部離開飯桌出去迎接。

磊磊走的最快,走到了門口的地方,一腳跨過門檻撲出去,剛好撲在媽媽回來的腿上,小手緊緊抱住媽媽的腿。

被兒子抱住腿的寧雲夕,彎下腰雙手把兒子抱起來,從她身上落下來的書包,三個孩子搶著拿。寧雲夕只好喊了一聲:「不用急,給小四拎吧。他力氣大。」

孟晨熙看了弟弟一眼,什麼時候開始,弟弟已經快長得和她一樣高了。

這半年,孟晨峻開始拔高,個子長得飛快。以前朱玲玲都要比他高一些,現在被他徹底碾壓。洋洋得意地抱起大嫂的書包,孟晨峻朝三姐的目光望回去,嘴角得意地一勾。

孟晨熙轉身,不睬他。

孟奶奶走了過來,說起最小的小布丁:「磊磊,你媽媽剛回來,累著呢。你也是,抱著他寵著他做什麼。」

「沒事,奶奶。我不累。」寧雲夕道,手裡抱著兒子顛顛,一天不見回到家能抱會兒子,再怎樣對媽媽來說都不算累。

磊磊的小手抱住媽媽的脖子,小嘴巴在媽媽的臉上親著。寧雲夕一樣親了一下兒子的小臉蛋。 那邊,孟晨橙挪來一張椅子放好在磊磊的凳子身邊,給寧雲夕坐。

「謝謝,晨橙。」寧雲夕坐到椅子上,騰出了一隻手摸下小丫頭的腦瓜。

小丫頭只要被寧老師安撫一下,小兔牙子嘻嘻樂開了花。

兒子如今快兩歲,分量重很多了,寧雲夕把兒子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坐著。

看他們母子倆親熱,孟奶奶把曾孫子的小碗拿過去放在孩子的媽媽面前。

和孟奶奶不一樣,寧雲夕拿起一把勺子放在兒子面前引誘著:「你自己吃,媽媽不給你喂飯。」

磊磊點點頭,接過媽媽手裡的小勺子。這勺子是苗心紅專程在國外給寧雲夕買的,專門給兒童用的塑料勺子,一般家裡人還沒有這個東西。

邪魅王爺嬌寵狐 孟奶奶看著都說:「這東西好,孩子摔不爛。以前不敢給他們拿,掉一根摔一根的,哪有那麼多錢給他們買勺子。」

寧雲夕笑一笑,對老人家說:「科技越來越進步,給孩子用的東西會越來越好,減輕我們的負擔,奶奶。」

孟奶奶和這個大孫媳婦相處近兩年來,和其他人一樣,越發感覺寧雲夕的話只要不是畫大餅就是個神婆。對於寧雲夕的話,信了比不信好。

「奶奶,你自己吃吧。我來看他吃。」寧雲夕讓老人家吃飯。

孟奶奶輕鬆下來,但是沒忘記盯著另外三個孩子:「快吃飯,吃完飯你們負責洗碗。」

「是,奶奶。」三個孩子齊聲應道。

聽到姑姑叔叔們應聲,磊磊學話的小嘴巴跟著張一張:「是,奶奶。」

孟奶奶怔了一怔后,樂得長滿皺紋的臉上笑開了,一邊吃飯一邊又和大孫媳婦說著:「他在家裡你不在的時候,都不說話的。你一來,他開始開口說話了。像他爸那個鋸了嘴巴的葫蘆。和他爸爸小時候一模一樣,和他爺爺更像。」

磊磊聽到奶奶說自己爸爸爺爺的故事,小臉蛋轉了過去,烏亮的小眼瞳亮了亮,好像認真在聽。

寧雲夕將肉啊菜啊用筷子弄碎了放兒子碗里,和米飯摻雜在一起。

香噴噴的米飯和菜肉的香味混雜在一起后,引著孩子飢腸轆轆。磊磊拿起小勺子往飯菜里一戳,挖了半勺放進自己的小嘴巴里。一些米粒和油脂從他的小嘴唇邊流下來。

寧雲夕拿帕子給兒子的小嘴時刻擦一擦。

慢慢來,不急。

聽見媽媽小聲這樣對自己說,磊磊努力地抓穩小勺子,再來一勺,自己來,吃得更香。

小四叔和兩個姑姑看著他自己吃飯,若有所思的。

「像你以前那樣。比你以前好。」孟晨熙對妹妹小五說。

小丫頭孟晨橙皺皺小鼻子:哪有的事,她自己也能吃飯。

哪裡知道旁邊的四哥又踩了她一腳:「你當時,三歲了還要媽媽喂,二哥喂。你前年吃得滿嘴都是飯粒,要大嫂給你擦嘴。」

孟晨橙趕緊轉過頭看看小侄子。

磊磊又抓起一勺,給小姑姑看看他自己怎麼吃得棒棒的。

孟晨橙拿起碗也啃了一大口飯,然後,米粒全粘在她嘴巴上一圈。 孟奶奶哎呦一聲:「你看你這個臭丫頭,幾歲了,一個女孩子吃飯都吃成這樣,以後你能嫁的出去嗎?」

馬失前蹄,孟晨橙急忙拿袖子擦擦嘴,結果又挨孟奶奶批:「你是男孩子嗎?拿衣服擦嘴?我在這裡看了你要兩年了,儘是學你四哥!」

被老人家突然拉了一把下水的孟晨峻,呆了呆:「奶奶,這關我什麼事?」

「你看你自己,吃得衣服上都是米飯。你們這是給磊磊做好榜樣嗎?」孟奶奶一個接一個數落著這些當姑姑和叔叔的。

那頭看著姑姑叔叔挨批的磊磊,小手更努力地抓緊小勺子,儘可能做到不被孟奶奶批。

小四和小五垂下腦袋,真是夠一臉晦氣的。

「好了,吃飽了,再喝點湯。」寧雲夕看兒子碗里那小碗飯吃完了,讓兒子雙手捧著小碗自己喝湯,她自己的手放在碗下面幫兒子扶著。

磊磊自己努力地喝完湯,揚起英俊的小臉蛋成就感十足。

媽媽給他鼓鼓掌。

孟奶奶說:「你可以下來了,你媽媽要吃飯了。」

磊磊點點小腦袋,從媽媽腿上自己爬下來,走到旁邊繼續玩自己的積木。

寧雲夕迅速地吃完晚飯,晚上還有其它事情要做著。

門口此時孫五妹拉著隆隆的手走進來了:「寧老師!」

這個孫五妹,走了半圈找不到可以告狀的首長,總算明白了孟奶奶支開她的伎倆,因此氣沖沖跑了回來。

「寧老師,你兒子把我兒子推倒在地,你打算怎麼做?」孫五妹瞪瞪坐在那兒堆積木的磊磊。

見磊磊在堆積木,隆隆馬上又甩開媽媽的手走過去,一腳要去踩上磊磊的積木城堡。

孫五妹的眼珠子圓了一下,當看到自己兒子干出的事兒后,她立馬轉過頭裝作自己沒有看見。

寧雲夕起身走過去,在兒子要生氣前把兒子抱起來。磊磊趴在媽媽的肩頭上,鼓著小腮幫子,小臉蛋怒紅紅的。

「你還說你們家孩子欺負我侄子,誰欺負誰?你現在看清楚了沒有?」小丫頭孟晨橙兩隻小手叉著腰,對著孫五妹大聲說道。

孫五妹想捂住自己眼睛,換口氣,回過頭對寧雲夕說:「那也是因為之前你兒子推了我兒子,所以我兒子生氣了,才會這麼做。」

寧雲夕不用異眼看,都知道兒子肯定沒錯,手掌心安撫地摸摸兒子的小腦袋,對孫五妹說道:「不是有目擊證人嗎?」

「他們說的不算,和你們家一夥的。」

「這樣的話,我也只信我兒子沒有做錯。」

「哪有這樣的事,你不是當老師的嗎,能偏袒你兒子嗎?」

「你都不信你們孫家自己孩子說的話,誰偏袒誰?」

別看寧老師溫溫柔柔的,但是絕對是非分明,不會說因為誰怎樣去偏袒誰。誰敢欺負到她兒子腦袋上,她更是不會允許的。

「我這就去找人,找人證實。」孫五妹轉過身,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元寶爺爺,一愣,「爸。」

元寶爺爺後面跟著孫三嫂和元寶。

孫五妹咽了咽口水道:「爸,你怎麼來了?」 「我說過,寧老師說的話,誰敢說不是,我懟誰。」元寶爺爺道。

「爸?」孫五妹訝異,「你不幫我說話,幫她說話?誰是你女兒?」

「寧老師說的話是真理,你說的是屁話。你不看看你自己,怎麼給你兒子當榜樣?」元寶爺爺如今謹記住了寧老師教孩子的訣竅,言傳身教。

孫五妹噎著哭音:「爸,我招惹誰了我?我做錯什麼事了我?明明她兒子推了你外孫子。」

「元寶說的,你兒子欺負人家的孩子,你不道歉?」

「元寶胡說八道!」

「我只知道你才胡說八道,你別以為你要揪元寶的耳朵我沒有看見!」

孫五妹吃住了口水,沒想她爸在暗地裡早瞄著她做了些什麼了。

要不是因為被部隊首長們約法三章,元寶爺爺這會兒只想脫下鞋子打這個不會當媽的閨女。

「給寧老師好好道歉,再回家去。」元寶爺爺向女兒下令。

孫五妹恨恨地看了看寧雲夕和她兒子。

「你道歉不道歉?你不道歉等著部隊首長來抓你,我告訴你!」元寶爺爺放話道。

想到以前部隊首長來過她家說的話,說是不準有誰在家屬院里生矛盾為非作歹,否則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孫五妹臉色一個慘白,轉回身向著寧雲夕:「對不起。」

寧雲夕是看著胖嘟嘟的隆隆,皺了皺眉頭。孟奶奶在旁邊看著也說:「這孩子我看是越長越胖了。」

孫五妹一個瞪眼向著老人:「我孩子長得胖福氣,關你什麼事。你們家孩子瘦巴巴像猴子似的,沒有我們這個福氣呢!」說完,她拉起隆隆就走。

隆隆被媽媽拉著,小腳步邁的並不穩當,好幾次像是要跌倒。

孟奶奶哼了一聲:「我家孩子能跑呢。你家孩子連走路都這樣。」老人家伸手抱過媽媽懷裡的磊磊。磊磊兩條壯實的小胳膊小腿兒讓老人家很滿意。

孫家人剛走不久,孩子的爸爸們回來了。

孟晨浩走進家裡。磊磊看見爸爸回來,跑過去,和抱媽媽腿腿一樣,小手去抱爸爸腿腿。孟晨浩任兒子抱著,也不伸手去抱兒子,因為他手臟,需要先洗手。

磊磊因而拉住爸爸的褲腿,像是爸爸的小尾巴一樣,跟著爸爸來來去去地走。

孟晨浩洗完手,自己拿了廚房裡的飯出來吃。

父子倆一塊坐在沙發上。

看兒子小眼珠子巴巴的,知道兒子吃過飯了,孟晨浩偶爾夾一點菜放進兒子的小嘴巴里給兒子解解饞。

「慢慢嚼。」孟晨浩溫聲對兒子說。

磊磊聽著爸爸的話,小嘴裡的乳牙努力地咬碎食物再咽下去。

出來看到他們父子倆這樣,寧雲夕不急著給兒子洗澡了,先叫了其他三個孩子去洗澡。她自己回房間里先備點課。

吃完飯,洗了碗。孟晨浩把兒子拎了起來,拎到屋外的院子里。

大院里現在多了一些健身器材,有單桿在那裡給大家健身。孟晨浩舉起兒子。磊磊伸出的小手抓在了單杠上。 「堅持。」孟晨浩有力的聲音對兒子說。

磊磊一張小臉蛋憋得滿臉通紅,兩隻小手在單杠上用力,小腿在半空里蹬蹬兒,小屁股上爸爸有力的手掌心撐著他。

屋裡的孟奶奶從窗戶里看見都被嚇了跳,要走出去。寧雲夕在後面拉了下孟奶奶:「沒事,奶奶,他爸爸看著呢。」

在兒子快堅持不住時,孟晨浩雙手輕而易舉把兒子接住。

磊磊的小嘴巴里喘出一口氣。

爸爸溫柔的手給他小額頭上擦擦汗,再把他放到了大院里新建的平衡木上。

磊磊的小腿兒在平衡木上走著,走了幾步有點猶豫,回頭看到爸爸在身後,又往前繼續走。對於這麼小的孩子來說,要走完一整根平衡木是十分不容易的。磊磊幾次停在中間,小腿兒都快堅持不住要跳到爸爸懷裡。

爸爸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堅持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