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的時候我也奇怪,後來我到後去特意看了一下,發現了根源所在,原來你在精絕大巫驀地中發現的女人就是春姬。當你成功破解了春姬星靈迷情後,她睜開眼睛看了你一眼,可你那時候沒有回頭,只是被過身去拿了他的面紗而已,隨後他就讓她的老部下,到處追殺你,目的就是讓你在肌體不損壞的情況下死亡,好給蚩尤準備肉身,至於他爲什麼看上你,我想這跟你用兩大傳奇法寶鍛鍊過的身體有關吧,想那密星羅棋和混沌圖單拿出一件就可以驚動神界,你小子揣着兩個大定時**恐怕自己還不知道吧!”小幻一邊說,石嵩嘴巴一邊張,等小幻說完後一擡爪子,推上石嵩張的都可以裝下他身體五六個大的嘴巴最後又加了句:“你可真幸運!”

石嵩喃喃道:“這真算幸運嘛?”……小幻說的時候石嵩一直在想着事情的過程,正如小幻說的那樣,十八外行的追殺確實是在他從沙漠出來後纔開始的。而且他們殺自己的手段確實也是在不像損壞自己機體和內臟功能的前提下。什麼放血呀,撒奇怪的麪粉等等。那個女人竟然是春姬……也這確實認證了見到春姬像的時候石嵩的想法。自己的身體強大的到什麼程度他自己沒發現,不過現在小幻這麼一解釋他明白不少。他的頭部充滿了混沌內最奇特也是最爲難得的星靈。他的上身由密星羅棋練化,下身由混沌圖煉化……可能真的是很強……

“那我們就去2062年吧!我要去找龐德公。但我這靈魂體可怎麼去?”石嵩看着沒有個固定形狀的身體無奈道:

小幻用小爪子輕輕拂拭了下頭前的那幾跟比較長的小金毛道:“放心!現在你沒有肉身,到2062年就有了,現在的問題就是2062年龐德公回來後,他回去7道輪迴的那一道。到時候恐怕你還要找上陣,不過時間不是問題。不管你找多久,找到後,跟他說好事情的原因,他是不受三大法則限制的,竟可以在蚩尤復活的時候出現,也就是回到54年前對他很輕鬆。到時候我在把你順利的送到你死的時候。”

“那就開始吧!”

“好開始吧!”

“開始呀!”

“我X!你不站起來跟我走,怎麼開始。”小幻喊道:

“走?”

“在時間裏。對待時間就跟你們在空間中對待空間一樣,是走出來的,飛出來的,爬出來的!”小幻擺了個很酷的造型。如狼嚎一般的喊道:

石嵩看了看自己的狀態好半天才笑聲道:“那咱開始爬吧……”


小幻當然不能着石嵩跟着自己爬,跟雅觀不雅觀的關係不大,關鍵是那樣太不效率了。最後在小幻的牽引下,一人一年很快來到在這個光彩靡麗的世界中來到一個黑洞的邊緣,

小幻道:“從這裏出去就是2062年衆神之卵!哦!也就是你們說的地球。現在我把你送到地球上的那裏?”

石嵩急忙道:“中國!中國!外國我找不到路!”

小幻點了點頭隨後道:“這個時間正是哈雷彗星光顧的時間,你有26天可以用,你必須在這26天內找到龐德公,要不等彗星過去,他就從新回到彗星上走。。那咱就要去2138年在找了。以我的能力帶着你能走兩個時間隧道就不錯了!”

石嵩點了點頭很不放心的又問道:“你確定我一定有肉體?不會是老頭的狀態吧!”小幻怪叫幾聲後道:“怎麼可能就你拿幅身體怎麼可能老邁!不會的!對了還有就是我可沒別的信息提供給你了。你到下邊就要自己打聽了哦。”

石嵩點了點頭說道:“一會一直跟着我?”小幻伸起小爪子做了個鄙視的手勢說道:“我要是會一直跟着你,現在還會不聽的囑咐你麼。你腦子怎麼變笨了!”經過他這麼一說,石嵩感覺自己確實變笨了。靈魂這東西不能把大腦帶出來,看來是影響智商了……

看着黑漆漆的大洞,石嵩回頭道:“小幻你能告訴我,你那怪叫是什麼意思麼?是嘲笑還是感慨!”小幻聽完石嵩的問題先是一楞隨後又怪叫了幾聲才道:“我感報了!咳嗽呢……”石嵩也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笑了幾聲後石嵩嚴肅的說道:”小幻謝謝你!”


“我喜歡你摸我腦袋的感覺!”

石嵩微笑着用不時變化形態的手摸了摸了小幻的毛絨絨的腦袋。小幻很享受的扭了屁股。最後石嵩輕輕的拍了一下小幻的腦袋後,轉身挪進通向2062年的時間隧道。

小幻看着石嵩消失在空間空洞中背景,又怪叫了兩聲。隨後喃喃道:“這次我不是咳嗽,我是在爲你祝福!”

感情就是這樣奇怪東西,小幻接管了主空間的任務後,就來調查打傷他哥哥的兇手,也就是石嵩和高劍。可他沒有想到,他竟然在石嵩的撫摸下,找到父親的感覺,“小時候。父親也是這樣摸着我的頭的!我能感覺到,他對我的疼愛是真的!” 做個友情,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25866同編MM力作《第三滴魔血》大家有時間可以去看看,特別是喜歡紫川的,這本紫風很濃。

———————————————————————————————–

(加更)

石嵩進到黑洞當中的時候,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自己往回拉。

“我草!小環雜沒跟我說,這有這情況!”現在跟着拉扯力回去問吧?太丟份了!石嵩是個要強的人,就在漂浮中跟着拉力叫上勁了,本來人在空中是無處借力的,可石嵩有混沌圖在,世間萬物原於混沌。在怎麼變化也脫離不了混沌當中,他龐德公和盤古牛不,不還是混沌所生,石嵩把腳下混沌圖跟虛空緊密相連。做成了個三角拉桿,藉着這個拉力一點點的像前飛去,可剛飛出沒多久。這阻力忽然就變成了推動力,在加上石嵩自己用的混沌圖做成的槓桿拉力,兩個強大力量一起的作用下,石嵩就像炮彈一樣被射了出去。

超高速的飛行中,石嵩就覺得自己身體猛然一重,多了種充實的感覺,隨後就是咚的一聲巨響。石嵩感覺到腦袋可能跟某些堅硬的物體做了個親密接觸。幸好體內的靈氣自動發應,這才免去了出現水滸中的經典描寫,什麼紅的白的好像開了什麼染坊什麼顏色都出來了。那這一下也摔的石嵩半晌爬不起來。耳朵中轟鳴一片。隱隱好像聽到周圍有很多人在說話,但確有聽不清楚。隨後身體好像本人擡着放進了車裏。現在石嵩眼睛裏全是星斗,當下也不理會,趕緊調整一下。恢復過來也就好了。

“超人醒了!超人醒來!”石嵩六覺剛剛恢復,剛一掙眼就見眼前很多人在往自己身邊擠,還一邊喊着超人如何如何,這些人大多拿着攝像機,照相機,話筒。還有幾個穿綠色衣服的可能是警察一類的維安人員圍在自己的身前。攔截着衆人。在看周圍的環境,自己好像是在醫院當中,白牆白被白褥子。

“什麼情況!”石嵩急忙坐起身來。

“哇!他會說中國話,超人先生,您能談一下,您是那個星球來的麼?你這次出現是爲了拯救什麼?還有您着陸的時候,怎麼會出現失誤的!”

“超人?”石嵩一聽馬上明白了,這是自己在落地的時候降落到有人的地方了,從腦袋撞地這衝勁來看,自己絕對是從高空掉落下來的,別人看人竟然拿自己當超人了,在想到超人石嵩急忙拉開被子往自己的身上看,看自己是不是把內褲穿外邊了。不想這事情的時候石嵩還沒注意,可這一看石嵩才發現,自己竟然寸縷未掛。這肉身也回來。(讀者問:石嵩爲什麼沒照鏡子看臉就知道是自己的身體?戀雨答:“自己的傢伙能不認識麼?”)估計是回來的時候跟本就沒帶着衣服一起,或者在高空中高速度墜落摩擦生熱結果衣服燒光了。

“超人先生!聽着您地道的漢語,我想您一定是從外星來了以後就一直在中國生存,那您能說說你變幻後的身份嘛?跟我們一樣是記者?或者”說到這裏那女人望石嵩身上望了望,嚇的石嵩急忙把被子撩下,“或者是健美教練?還是別的什麼職業!”正當石嵩不知道如何解釋的時候,一羣同樣穿着綠色裝束的人衝了進來,進來二話不說,就拿着發光的藍色短榜像衆人身上戳。那藍色的棒子看上去應該是釋放低壓電的精裝電棍,棒子還沒有接近這羣記者的人體,人羣中就開始有人哇哇大叫的往出跑。等石嵩明白情況,這是警察在趕人的時候,屋子裏已經空蕩蕩的了。

隨後就有一羣人擁着一個兩個老頭走了進來。兩個老人一個花白的頭髮,帶個眼睛,另一個頭發稍顯灰色,身穿軍裝,腰板挺的溜直。一看年輕的時候就是一個訓練有素的軍人,石嵩正像先張嘴要件衣服穿上,在跟他們解釋這是什麼情況的時候,就忽然那個穿軍裝的老者一步跑到石嵩跟前盯着石嵩一陣猛看。手中微微顫抖,看這手的朝向,竟有揭開被子一看究竟的打算,

“這位大叔好!可以先幫我找件衣服麼?”石嵩苦笑道:

“啊?石嵩!你是石嵩!”聽到石嵩說話後那穿軍裝的老人直接跳將了起來。拉着石嵩的手喊道:這舉動把四周的人搞的莫名其妙。石嵩看了半天也沒瞧出這老人是誰。正迷糊間老人自己開口道:“我是馬行龍啊,石嵩你這妖怪,竟然一點都變。幾乎和50一樣!”

“啊!”這回輪到石嵩張大嘴巴了。馬行龍?這老頭竟然是馬行龍。石嵩猛的拍了下自己的腦袋纔想到自己這是來到2062年了!可能剛纔一下摔的有點暈,“馬隊長!竟然是你,我都沒認出來!”

說到這裏。又輪到屋子裏的其他人驚嚇了,這啊的聲音幾乎同時發出。馬司令竟然認識超人?別人啊問也只能看着身份不夠不能上前說刷,跟馬行龍一起進來的那個老頭,看上去是馬行龍的朋友急忙做到馬行龍跟前,剛要說話,在看看石嵩,急忙又後退兩步跟石嵩拉開距離這才道:“馬老弟竟然認識這超人先生?”

石嵩和馬行龍一起哈哈大笑。馬行龍高聲喊道:“這是我妹夫是個屁超人!”剛說到這裏馬行龍彷彿想起什麼,馬上又改口道:“我妹夫就是他奶奶的超人!你們全都給我出去,我都跟我妹夫有話說!”隨後又跟那帶眼睛的老者道:‘韓老哥!我想這是個誤會,還記得五十四年的大遷移吧。我妹夫也是他們其中的人物。這樣說你明白了吧!”那老頭聽完頓時做了個恍然大捂的表情。隨後一個個推着目瞪口呆的其他走出病房。

馬行龍這翻話可有把石嵩聽的迷茫了夠嗆,妹夫?天我不會在未來的日子了真娶了那個什麼馬影了吧!她。。。還有什麼五十四年前的大遷移,五十四前年不正是2008年嘛,什麼大遷移?但這些問題都不能問,雖然馬行龍也接觸過不少關於修真超科技的事情,但這穿越時空的事情可萬萬不能跟他提起,年獸管理小幻雖然認識自己,但是要是讓馬行龍知道後,小幻在清理的時候會不會給自己面子可不好說。石嵩正研究這些的時候,馬行龍看衆人出去了就小聲問道:“你怎麼出來了!難道你們沒跟着一起遷移?還是你們的那什麼命令取消了,你們又可以在地球上行動了!”

石嵩還一時不知怎麼回答纔好只能說道:“哦!沒什麼!我辦點事情而已,那個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

馬行龍雖然快進80的人了,但身體依然健郎異常,聽石嵩問完登時一臉壞笑還打了石嵩一拳後才道:“雖然影子被你娶了,但別忘記我是他哥哥。你們走的時候影子打電話都跟我說過了,影子她還好吧!”

“啊!都還好!都好!”石嵩真不知道自己改說點什麼。

這時忽見馬行龍長嘆一聲後才道:“50年過去了,你還這麼年輕,看來這修仙是比科技發展要快一點,現在基因研究再生器官的課題才發展了一小部分,估計在等20年才能出來最後的結果,這長生之道本就逆天,發展的道路坎坷。影子他也跟你學了這仙法了吧,現在沒變老吧?”

“沒來!一點也沒老!”石嵩苦笑着應付着,心裏還在想着我要不問問馬行龍我有幾個老婆。不過問完這個問題,估計就不會被當作超人了。是被當做精神病送走,自己有幾個老婆還要問別人?看着石嵩眼神飄忽不定馬行龍才從感慨中清醒過來,想起正事便問道:“你回來這辦理什麼事情?需要幫忙不。我知道先你跟本不需要什麼幫忙,但人多總不比你一個人強不是!”

石嵩現在正需要幫忙的時候,不過馬行龍可能知道龐德公的事情麼?當然不可能了。“我現在需要一個內褲!”石嵩說出了請求,隨後石嵩和馬行龍二人一起哈哈大笑。石嵩換好衣服後。兩個老朋友還出去小喝一杯,50年過去了。科技發展還是很顯著的,馬路上跑的多都是太陽能汽車。或者其他能源的小汽車,劇馬行龍說材油或者汽油的汽車之能在鄉下看到了,城市裏跟本不讓跑。路上還有不少打杆子,拉扯着不少繩子,剛開始的石嵩石嵩還以爲是電線,可等石嵩看到這電線上也跑汽車才明白。這是拓寬馬路的一種手法啊,兩旁沒有地方就向上下二個空間發展,估計這小汽車一定是特殊製造的,要不也不可能就在幾根繩子上開。像這樣高科技的東西還有很多。以前人手一部的手機,現在也全都變換成可視通話了。而且都小的很,按鍵這些東西,都在一個可以摺疊20多層還不到一釐米厚的光板上。馬行龍告訴石嵩現在手機可以說基本已經和電腦合成一體了,

二人在去飯店的路上,各自感慨着歲月啊,歲月啊,成了這二人的口頭蟬。石嵩想着第一次見馬行龍時候那筆挺的身姿,俊郎的面容,在看眼前這個老人,雖然身形依然筆挺,但可以看的出他是刻意的,在維持着軍人本色的同時,馬行龍正咬牙挺着身板在告訴衆人,我沒老。

飯店的點菜設施也全變成電腦的了,服務員雖然還不少,但忙的都是陪客人吃飯,或者跟客人打趣了,有的客人甚至在讓服務員給餵飯吃,石嵩點了幾個自己沒聽過的菜名,要了一瓶叫神仙水的酒後又跟馬行龍聊了起來。石嵩多問的是這50多年來,國家和世界的變化,而馬行龍則多問的是妹子馬影的情況,石嵩那裏知道2007年到2062年這時間馬影的情況,所以只能含糊的答應着,說什麼都好,很好,非常好,很美很漂亮一類的,

等菜上來的時候石嵩愣住了,這。。“現在大家都吃這些?”看着滿桌子不知名的青菜。石嵩一陣迷茫,雖然自己不知道這菜名是什麼東西,但自己也都是分散着點的,原本在單字上就沒看到一個肉菜,所以才選擇了點自己不知道名字的,希望是肉的,隨知道還是素的。馬行龍乾笑一聲道:“現在人都惜命了,吃素食的人多了,咱進這家就是素食館!現在這有樣的飯館可比賣大魚大肉的多!你要想吃肉的話我給你問問廚房看看他們那裏有沒有!”

石嵩急忙擺手道:“不用了!我就奇怪問問,”石嵩聽馬行龍這麼說自己也明白個大概,現在吃素的人真可能多了,但怎麼也不會全民都吃素了吧,估計是馬行龍自己吃素了,算了隨人家吧,雖然剛纔在路上石嵩摸了一筆。但沒摸到先進,就是一張水晶卡而已。還有個電話。看來這噸飯還要馬行龍請,飯菜雖然不怎麼樣,但酒卻好喝的很,二人正一邊吃一邊聊吃的高興的時候,忽然店中闖進一羣警察。直接就向石嵩和馬行龍這張桌子來了!

石嵩和馬行龍二人都沒有理會,誰知那幾個警察竟然直接走到二人桌子邊上伸手就向石嵩抓去,石嵩那裏能讓他抓到,身體一側就躲過,反手拿筷子一架,又架住另一個人的攻擊,“你們幹什麼?”馬行龍雖然老了,但火氣依然不減當年,他一胳膊肘撞開要拉他的警察站起來高聲喊道:


“我懷疑你們兩個涉嫌一起偷竊案件,要帶你們回去調查!”其中一個像帶頭的一人說道:

“偷竊?我們偷什麼了!”馬行龍看來不想亮出自己的身份,但警察們也注意他了他這身軍裝,剛纔這些人進來就動手,也沒仔細看人,現在馬行龍站起來才仔細的觀察,馬行龍身穿的是一身特製的軍裝,並不在國家正規編制之內,現在高科發展迅速,這樣轉攻科技研究的特種軍人,也不全是什麼祕密了。一看軍裝不認識,但確實有國家的軍人浮標,當然這浮標普通人是看不出來的。

“首長好!”幾個警察跟着領頭人一起高聲喊道:

“什麼情況!說說!”馬行龍看對方認出自己也就不在隱瞞,坐下後慢慢道:

我們剛纔借到報案,一人丟失了通訊器和人民卡,通過電腦追蹤,我們發現這兩件東西就在這個飯店當中,我們借了實足的人民卡尋找儀器,到了飯店中後,這儀器就。。。“說到這裏那警察不說了,低着頭偷眼看着馬行龍的反映。

“說呀!儀器就指着我們兩個?”

“恩!”一個看起來就有點傻頭傻鬧的警察木訥的高聲喊到,喊完頓時遭來同事的一羣白眼,那隊長馬上解釋說道:“可能是儀器出錯了,對不起打擾首長進餐,我們這就在去尋找嫌疑人!”

“等等!把通訊器拿來,我看看!”馬行龍一邊吃着一邊道:

“這!可能是通訊器……”那隊長還在說一遍就把馬行龍的大聲一喊,嚇的乖乖拿出通訊器。

”你看這是指向那裏的!“馬行龍接過通訊器看了一眼後,就交給那隊長,那隊長拿過通訊器後,驚嚇非常,剛纔命名看到箭頭是指向這邊,現在怎麼會。。。”對不起首長!是我的失職!我一定向上級遞交檢討加報告!”那隊長跟馬行龍解釋完後,跟身手的人高聲喊道:’把那個讓人餵飯的男子給我抓起來。

那個石嵩進飯店後就一直讓服務員餵飯,一邊吃還一邊揩油的老頭子被抓起來了。警察從他的口袋衝搜尋出失主丟失通訊器和人民卡!

那人被警察拉着一直大叫冤枉,但人贓具在,誰會聽太的辯解。

警察走後,石嵩才暗叫一聲,還險要不是自己把東西趁亂彈到那個人的口袋,這次天下第一盜門的弟子,就真要在小警察手裏栽跟頭了,現在的科技這麼發達,這盜門可還怎麼混呀,石嵩不僅爲兄弟門戶門擔心上了。 友情推薦同編強書《雷神影》xuanhuan.17k.com/book/26767.html

雷電掌控者,同時又是可以控制你影子的人,有這樣一個對手,我想任何人都會心驚膽戰。

———————————————————————————————–

警察走後,馬行龍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老頭子笑的前仰後合.笑了好一會才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道:"就憑他們這些人還想抓到一代盜王."石嵩這時候正撅着屁股給馬行龍拍背後,他怕這麼大歲數的人在笑背過氣去,誰知道馬行龍此話一出,差點把石嵩聽背後氣去.

"我草!這!他都知道?"不過轉念石嵩就明白了.據說怎麼是娶了那麻煩的丫頭馬影,那樣她哥哥知道也就不稀奇了.隨後石嵩跟着露出個尷尬的笑容,誰知道馬行龍這話還沒有說話喘了半天,後邊跟着又來了一句,"最可樂的是,盜遍天下的盜王石嵩.竟然差點失手栽在小警察手裏!哈哈"說完平以平息一點的大笑又開始了.

得!石嵩乾脆把手收回來,不給他拍了,笑去吧,笑死你個老東西.等他發現全飯店的目光都看向這邊的時候,馬行龍才慢慢止住了笑聲.經管表面上不笑了,但身體還日一顫一顫的,看上去比大笑更大氣人.石嵩實在無奈了說道:老馬!別寒蟬我行不!"

馬行龍"……呵呵!不是寒蟬,現在的科技技術有點不適應吧?”

石嵩很配合的點了點頭,馬行龍接着道:“現在幾乎要杜絕現金交易了!那人民卡現在跟身份證一樣,人手一張,比銀行卡更加全功能,更加保障,更加方便。20年前國家同時發射66顆小衛星上天,目的就是爲了這人民卡的保障,每一張人民卡都有相應的編號在衛星上。只要失足掛失,警察總部就可以查詢到丟失卡在全世界的位置,精確到方面100米。另外配卡的時候還帶着一個跟卡片特有磁性相吸的尋找器,確定大方圓後,在拿着尋找器找那麼一圈,安全係數增加了很多。”

這些高科技的發明聽的石嵩一愣一愣聽馬行龍說石嵩不由自主的問道:“全世界現在都是這樣麼?”

“差不多吧!中國不是最先啓動的,也不是最後啓動的,怎麼了爲天下的小偷擔心?"馬行龍當笑話的這一說,他沒想到石嵩還真是擔心這個,雖然不能說爲天下的小偷,但確實爲盜門弟子擔心,這高科技都出來了盜門弟子還怎麼吃飯.祖宗留下來的幾千年的手藝可別就這樣丟了.石嵩哈哈一笑道:"發展是同步.盜門存在世上幾千年必有他的道理.小偷小摸的不說,要真是沒有了盜門這隻劫富濟貧的門派,那社會發展也很難平衡的!"

啪啪!馬行龍一邊鼓掌一邊笑道:"精闢!精闢!妹夫我能有你這樣的妹夫我真是高興."石嵩一聽妹夫這稱呼就感覺到腦子疼,怎麼不會真的娶了那個馬影吧,感覺對他沒什麼想法呀,但現在當然不能問馬行龍,現在問人家.我自己娶的你妹子呀.我啥時候娶的她呀,估計直接就把這80多歲的老頭子送到閻王那裏了.不過看着馬行龍花白的頭髮,石嵩暗暗決定,自己要是真娶了馬影的話,那一定也把修真的功法跟她哥哥介紹點,或者乾脆介紹個門派給他入,也免去這他要面對衰老死亡的痛苦.

"馬隊長!"石嵩剛要問問關於哈雷彗星的事情,剛喊個名字就被馬行龍拿筷子拍在手上."還馬隊馬隊的喊!"石嵩哦了一聲拍了下自己的腦袋在次說道:"馬司令.你知道."這次纔多說出三個字,馬行龍筷子又輪過來了."叫大舅哥!"

"……”這稱呼石嵩還真叫不出口,要真是他跟馬影發生過什麼也可以,但現在他們可還沒什麼呢。石嵩尷尬的笑了笑這次省略稱呼直接說道:“這次哈雷彗星經過地球,發生過什麼離奇的事情沒有?”

馬行龍看石嵩嚴肅的問到正事就沒有在強調稱呼的問題,看石嵩的樣子也一定是衝着這事來的。於是馬行龍正色道:“哈雷慧星在太陽系會經過26天的時間,今天正是進入太陽系的第一天,雖然這哈雷慧星通常本人叫做掃帚星,也就是湊巧有幾次經過地球的時候,發生過幾件大事,但多在古事了,近幾百年來,沒有書史記載發生過什麼離奇的事!怎麼了?有問題!”

石嵩心道:“最近沒有那是沒發生在人道當中。這祖猴七道隨意出入,那是沒來人界耍而已。”但嘴裏卻笑道:“沒什麼!就是問問,馬……恩那個我還有事情要辦,就先去辦事了。改天在來看你!”

馬行龍一想石嵩出現就一定有大事便小聲道:“到底出了什麼大事了,你跟我說說,還有可能我能幫上忙呢?”石嵩搖了搖頭。馬行龍看石嵩不說也就作罷,他也知道自己能幫上忙的可能真是太小了。於是囑咐道:“小心點,幾十歲的老妖怪了,雖然一點也沒變老,畢竟年齡在那放着!”

石嵩跟馬行龍告別的時候,還真有點小傷感,時間呀,你是每個人的對手,所有人都會被你磨剎。就算壽命能於輪迴同在,也會被時間磨沒激情,磨光幹勁,更何況生命只有短短几萬天的人。馬行龍努力的讓自己的腰板挺的很直,但石嵩可以看出他全身的筋都在顫抖,老了,老了。

石嵩的這個降落地點很巧就在北京。他也不知道這黑洞的門開在那裏,他怎麼會從天上掉下來,但最後在飯桌上聽馬行龍說,他的瀟灑降落地點是現在北京最繁華的商業街道。他一頭撞到一個大廈門前的水泥標誌上,這纔沒有傷到絡繹的人羣。當馬行龍問到石嵩爲什麼會從天下飛下的時候頭先着地的時候。石嵩很尷尬的說道:“歲數大了,難免失誤!”這句話把馬行龍笑了夠嗆,也可以看的出他心理平衡了不少。

其實現在石嵩很想去高家的山莊去看一下,50多年裏都發生過什麼他不知道,我娶了馬影,那因夢……我要非因夢不娶的呀?難道我娶了兩個老婆?但時間緊迫26天都不到的時候,要在7道的浩瀚世界中找一個人,這任務貌似太難了,還那裏有時間讓他幹別的。石嵩整理了一下思路決定先去鳳凰鎮。去找那個老和尚。那個看守鎮壓蚩尤法寶的老和尚,祖猴的事情估計在現在的修真界知道的人絕對不會太多,但那個老和尚不一樣,他是專門看守鎮壓蚩尤法寶的人,他對上古的事情知道的不少。看來只有找他問問眉目,要不一點信息都沒有怎麼找。飛機火車還是現在的主要交通工具。石嵩並沒有看到小說裏出現的什麼可以空間跳躍的飛船,飛在天上的汽車,他也知道這東西絕對不會出現,空間和時間這個法則,是永遠不會對普通人開放的。

馬行龍可能是看出了石嵩的顧慮所以在走的時候給石嵩留下一張人民卡,又把自己的電子身份徵借給了石嵩。他工作於國家的祕密機構,所以電子是身份證上的照片,是隨時在知道密碼的情況下可以調換的。二人在酒店的時候,就拿點菜電腦上的攝像頭給石嵩拍了一張照片,隨後換到馬行龍的身份卡上,石嵩在北京國際機場買票的時候,剛拿出身份證準備刷卡的時候。就被機場工作人員如護送****一般接到裏邊,航空總公司的經理塞名揚親自接待了石嵩,

“馬司令!你這出行都是有專機的,怎麼這行!”塞名揚今天五十多歲,看着眼前這20多歲的司令讓他有點麻木,國傢什麼時候有這麼年輕的司令,但電子身份證是不會錯的。這電子身份證發明後的二十多年來,還沒在市面上見過一張假的。

“我這是辦點私人事情!”石嵩笑道:隨後又簡單的閒談幾句後,賽名揚給石嵩安排了專機。雖然石嵩一在推託,但賽名揚說什麼也要讓首長坐專機走,當然了,這是司令,要是在他的客機上出點事情,他這產業可就算完了。

“馬司令,您先休息一下。專機馬上準備好,現在已經通知所以航線避路。20分鐘後就可以起飛了!”賽名揚帶着和藹的微笑說道:

石嵩點了點頭,忽然問道:“賽先生,祖籍是那裏人?”

賽名揚很隨意的把石嵩這個問題歸納到閒聊的範疇笑着回道:“我祖籍是山東的。”

“山東?”石嵩很敏感的驚嚇道:這九銘老哥不也是山東人麼,不會這麼巧合吧,但轉念一想賽九銘之只有一個女兒,估計不會是那一隻。賽名揚看到石嵩驚訝的表情嚇了一跳,這年輕的司令不會有毛病吧。我說我老家山東有什麼問題。就問道:‘馬司令這是?”

石嵩急忙道:“哦!沒什麼。忽然想起我一個醒賽的朋友,他老家也是山東的,不過,看年紀不跟他不會有什麼關係!”

“哦?賽這個姓本來就不多,馬司令說說看看,我還有可能跟貴友認識。”賽名揚一邊給石嵩加茶水一邊微笑道:

“他叫賽九銘也是山東人,過來在新疆發展事業!”石嵩還沒等說完,就見賽名揚的手裏的茶壺忽然脫手,石嵩一個側身把茶壺接在手裏,剛要問怎麼了,就見賽名揚嘴巴里嘎巴半天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道:“馬司令家父或者祖一輩的朋友吧!怎麼可能……”

石嵩也聽出賽飛揚話裏的意思,急忙問道:“難道你認識賽九銘,賽老哥!”這句話一出,殺傷力目前要不上一句還大。老哥二字剛一出口,就見賽飛揚直接從椅子上滑了下來,身後的女祕書急忙上來攙扶,石嵩也趕緊伸手把賽飛揚攙扶起來。塞飛揚的目光都有點呆滯了盯着石嵩道:“馬司令你不是玩笑吧,這賽九銘正是我的外公,我是隨母親姓的,我外公連我都沒見過。。。”

這會輪到石嵩張大嘴巴了。他竟然是賽飛凰的兒子……想到賽飛凰的兒子時,石嵩竟然有陣莫名的心痛。這奇怪的感覺來的太突然,竟然都把自己嚇到了。“馬司令真的認識我外公?馬司令?”看着石嵩眼神發直賽飛揚急忙又喊了幾聲

“你母親還好吧?”石嵩問的很小心,彷彿是怕驚動什麼,賽名揚看這個司令官忽然這麼溫柔的問候自己的母親,要是一般心裏素質不好的,直接就會抽過去。看到賽名揚呆滯的表情石嵩又問了句:“飛凰她……賽飛凰她好麼!”

“啊?你真認識我母親!”賽名揚的神情怎麼看也不像中國最大的航空公司的董事長。石嵩點了點頭。賽名揚幾乎全身顫抖的看着石嵩道:“你怎麼會認識我母親,你今天才……”

這事情讓石嵩怎麼解釋。難道說我是58年前飛回來的?只是默不做聲。好半天才道:“她好麼?”

“她去年過世了!”賽名揚神色暗淡了下來。石嵩費勁的嚥了一口吐沫。想去拿桌子上的茶水喝上一口,可竟然發現自己手有點不受自己的控制。賽名揚的狀態跟石嵩差不多,兩個年輕的祕書看着自己老闆跟這個年輕的司令二人跟抽風一樣的表情,都不知道幹什麼好了。兩個人一個給石嵩拍打背,一個給賽名揚順氣。二人沉默了好久,一個機場的工作人員從外邊跑了進來,進到屋子後看到這氣氛就是一愣。賽名揚也只是驚奇這個二十多歲的人認識自己的母親和外公而已,現在多少也從驚嚇和迷茫中清醒過來,見那人進屋急忙問道:“準備好了?”那人點了點頭。

“馬司令!飛機已經準備好了!請登機吧!”賽名揚說道:

石嵩現在都說不清楚,他爲什麼會有這個狀態,賽飛凰他之是一直當做一個妹妹的角色,甚至在叫賽九銘老哥的時候,他真有把賽飛凰認做晚輩的意思,可現在聽到她的消息怎麼會這樣。

“你父親呢?”這個問題石嵩想了好久,最還問了出來。58年裏可能發生的太多了,他想不到的也太多了。誰知道這個問題問出後,賽名揚沉默了一會。好半天才喃喃道:“我不想提起我的父親,對不起馬司令。雖然我不清楚你爲什麼會認識我的外公和我的母親,但我看的出,你對他們一定有感情方纔那一切都是真的!我知道!請上飛機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