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IT專業以外,葉渝汐還額外修了一門醫學,醫學是她的老本行,現在醫學技術並沒有領先多少,因此更是學的輕鬆。

另外,她還將手裡的錢留出生活費,進行投資,利用錢生錢來賺更多的錢。

一切都向著葉渝汐計劃的正軌發展,但是她在遊戲上的時間大大減少了。

一開始葉渝汐只是夜裡玩一個小時左右,後來就漸漸不玩了。

鍾簡歐在遊戲上勾搭葉渝汐勾搭了一個寒假都沒能拿下她,現在遊戲時間減少更是沒轍。

他的遊戲技術還是沒提高多少,畢竟心就不在遊戲上,當初能那麼快升到可以和葉渝汐組隊的等級也是因為請了代打。

等葉渝汐不玩遊戲了以後,他也放棄了《故人行》遊戲,不過沒卸載,指不定哪天葉渝汐心血來潮再上遊戲他還可以用上。

時間慢慢過去,轉眼一學期馬上就要結束,葉渝汐和鍾簡歐也慢慢不那麼忙了。

一個是將畢業的所有東西準備好了就等著畢業,一個是進入考試月所有課程都漸漸停了。

葉渝汐在考試月這段時間每天都要去圖書館自習,一直到晚上九點才回宿舍。

鍾簡歐在通過葉渝汐宿舍「內奸」吳雲琅的告密,每天晚上在圖書館門口等著,等葉渝汐從管內出來後送她回宿舍。

經過快兩個學期加一個寒假的追求,葉渝汐雖然現在還沒有答應做鍾簡歐的女朋友,但是對他的態度緩和了很多。

基本算是普通朋友,對於他每天晚上自覺來接自己在一開始反對過後無效后就聽之任之了。

但是送歸送,自己背的書包葉渝汐從來不讓鍾簡歐幫她拿,為此鍾簡歐多次深表遺憾。

「墨墨。」

又是一天自習到九點,在葉渝汐準備收拾東西回宿舍時,不不皺著眉頭出來。

「今天就是鍾鐘被同學殺害的日子。」

不不口中的鐘鍾就是鍾簡歐,對於葉渝汐身邊的人,不不每一個都有起簡稱。

「嗯? 那妞你真拽 今天?」

聽到不不的話,葉渝汐收拾書包的手頓了一下。

「嗯,」不不點點頭,「而且兇手現在正在來的路上。」

「……那我們快出去吧。」

對於不不提供的信息,葉渝汐稍微沉吟了一下,道。

如果一開始兩人都是不認識的人,葉渝汐是不會管鍾簡歐怎樣的,但現在兩人都這麼熟了,還不提他為了追求自己做過什麼。

葉渝汐不是草木,即使陌生人在眼前也不會就這樣無動於衷見死不救,更何況一個已經當成朋友的人。

她手下收拾的速度加快了,一些書本文具顧不得分類擺好一起放進書包,這在葉渝汐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還是第一次。

不到一分鐘,她就收拾好東西,將書包一背,小跑著從圖書館出來。

「學長,久等了嗎?」她跑到鍾簡歐面前小小喘著氣笑著問。

剛才寫這章的時候有一瞬間,我想把男主寫死()

這是不是有點可怕啊?啪,男主死了,女主完成任務,本位面完結!() 鍾簡歐頭一次看到葉渝汐這麼急著跑向自己心頭雖然疑惑,但是卻萬分開心。

「沒等多久。」

他開心,在回葉渝汐的話時臉上也帶出了大大的微笑。

葉渝汐向他跑來的這個樣子,讓他恍惚間以為兩人就是男女朋友了。

鍾簡歐手下意識的抬起來想在葉渝汐的頭上揉一揉,但剛舉起正要放在她的頭上,在看到心愛的女孩眸中帶著清冷的理智,立即回過神來。

他手下的動作頓時停住,在葉渝汐頭頂懸了一下,而後慢慢收回,臉上帶著笑容轉移話題,「慢點,別跑這麼急。」

說完,他第N次伸手要接過葉渝汐背在肩上的包。

「謝謝學長,不用。」

葉渝汐在鍾簡歐手抬起時就微微側頭準備躲過他的手掌,在看到他沒有進一步行動之後眼睛閃了一下。

但還是無情的拒絕了他為自己拿包這一好心。

「墨墨,兇手來了。」

就在兩人還站在圖書館門口沒有行動時,不不再次冒出提醒葉渝汐。

她飛到葉渝汐眼前對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跟著自己看。

「就是他。」

在葉渝汐跟著不不扭過頭時,不不指著一個運動服打扮的男同學道。

男生不是特別高,一米七多,容貌長得一般,但是眉心帶著一股戾氣,這股戾氣直接為他的容貌拉下一大檔次。

葉渝汐看去的時候,他朝著兩人站著的地方走過來,面色看起來如平常人一樣,但是一隻手一直揣在褲兜里。

「學長我們快走吧。」

葉渝汐看了男生一眼后就若無其事的轉過頭,主動伸手拉上鍾簡歐的手臂,不動聲色的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他和男生之間。

她這次從圖書館出來不同以往,是單肩背包,背包的那隻手一直攥著書包的肩帶。

鍾簡歐在葉渝汐小手朝他伸過去時又是一愣,緊接著心臟怦怦跳的劇烈。

他不知道自己正面臨什麼危險,只知道這一小會兒自己受到的刺激太多了。

莫非她被他的誠心打動了?現在在暗示他自己的心意?

在被葉渝汐拉著走時,鍾簡歐心裡猜著葉渝汐今天這一連串的舉動,並不斷找著各種理由鞏固自己的猜測。

女孩子一般臉皮薄,就算喜歡也不好意思說出口,他理解。

男生在看到葉渝汐擋在他和要殺的人中間時並未覺得有什麼奇怪。

他今天是一定要殺了鍾簡歐的,哪怕自己會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

他沒有懷疑葉渝汐提前知道了他的計劃,葉渝汐擋住了,他就換個方向朝鐘簡歐這邊過來。

就這樣,在葉渝汐的極度戒備,鍾簡歐的心花怒放和男生的堅定不移中,三人迎面相遇。

鍾簡歐在走路時一直不停的用測光偷看葉渝汐,那隻被葉渝汐拉住的手臂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動一下葉渝汐就撤回了手。

在他又一次偷看時,餘光忽然發現前方一道反光在自己眼前一閃而過,緊接著胸前扔過來一個書包,正砸在胸口上。

書包砸過來的力度很大,鍾簡歐被砸的倒退一步,懵逼的扭頭看向砸他的葉渝汐。

「學……」

「學長小心!」

正當他準備問葉渝汐為何砸他時,只聽葉渝汐一聲提醒,然後看到她快速擋到自己身前,一抬頭,踹向前方蹲著要撿東西的男生的頭。

美女救……美男!救下了!

沒死,但是也短時間完結不了這個位面了(〒﹏〒;) 鍾簡歐獃滯的看著蹲在地上的男生被踹的向後一仰,飛出二十厘米。

在男生剛蹲著的不遠處,一把鋒利的水果刀赫然在地面上。

「學長,他想殺你。」

葉渝汐踢倒男生后,轉過身微笑著面對鍾簡歐解釋。

在她身後,被踢倒的男生掙扎著想爬起來。

鍾簡歐此時已經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了,那個在葉渝汐身後的男生,是他前兩天剛吐槽過得。

和他一個年級,前兩天因為一件小事他們爭執起來,當時他和舍友吐槽的是這個男生度量太小,睚眥必報,不像男人。

誰知道真被睚眥必報了!

九點的圖書館正式學生集體出來的時候,在男生一開始掏出刀刺的時候大家還沒反應過來,但是等葉渝汐踢倒他以後已經反應過來了。

有熱心的男同學這時自發的過來幫兩人控制住想行兇的男生,有人已經拿出手機撥打報警電話。

「學妹,謝謝!」

鍾簡歐后怕的向葉渝汐道謝,他不敢想象要是今天葉渝汐不用書包給他擋一下會出現什麼後果。

他完全沒有注意到那個男生,因而這個謝道的真心實意,就是被自己的女神救了,讓他有點沒面子。

不過鍾簡歐更愛葉渝汐了!

「學妹,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

道完謝,鍾簡歐又說了千古不變的報答語錄,無時無刻不想著把自己送給葉渝汐。

「學長,」葉渝汐沒聽鍾簡歐說完就打斷他,套路她都已經熟悉了。

只見她兩眼彎彎的看向鍾簡歐,嘴裡毫不留情的吐出著名拒絕語錄,「不過舉手之勞,我不是趁人之危的人。」

「可是學妹,」鍾簡歐深情的看著葉渝汐,「我喜歡你,想讓你趁人之危!」

兩人就站在原地對視,誰也不讓誰,就看哪一方先服輸。

一直幫忙按著行兇男生的其他同學:mmp!

因為校園監控連著警局,在發現有行兇行為時就自動報了警,所以警方很快到來。

之前兩人眼神對決是鍾簡歐先堅持不下來認了輸,警方到來以後兩人正一起站著等待。

他們被一起帶到警局錄筆供,筆供錄完已經十一點多了。

鍾簡歐親自將葉渝汐送到宿舍門前才回自己宿舍。

「怎麼這麼晚?」

從九點半開始就一直等著葉渝汐回來的舍友坐在沙發上,看到葉渝汐進門擔心的問。

三個舍友都在等待著,沒有人去睡覺,中間還給她打了電話,只是葉渝汐當時不方便接聽。

葉渝汐看到這一幕很暖心,「鍾學長出了些事,我們去警察局錄完口供才回來。」

「警察局?」苗白鎖著眉問,「你沒有事吧?」

她說著眼睛上下打量著葉渝汐,看她是否受傷。

「沒有。」葉渝汐搖搖頭,「鍾學長也沒事。」

「那就好。」阮之央舒了一口氣說道,「既然回來了,那就趕快去睡吧。」

雖然她很好奇葉渝汐口中的事是什麼事,以至於驚動了警察,但考慮到現在已晚,先暫時放過了葉渝汐。

阮之央的這句話其他兩個人也是同意的,她們一人和葉渝汐道了一句晚安后,就進入卧室準備休息了。

葉渝汐也聽話的進入浴室,簡單洗漱一番後上床。

在手機上給鍾簡歐道了一句平安后,就收起手機閉上眼入睡。 其實今天就算葉渝汐不趕著出去救鍾簡歐,鍾簡歐的命運也改變了。

當時鐘簡歐被殺的地方是一條僻靜無人的小道,是活生生流血死亡的。

而現在是在圖書館門口,即使葉渝汐不攔著那一下,被兇手得手,那之後也會有學生上去攔著。

影后的總裁助理 而鍾簡歐最終的結果,不過是住幾一段時間院,最壞也只是ICU走一趟。

第二天早起,葉渝汐和室友們詳細說了昨天的經過,大家一陣唏噓后就不了了之了。

不過對於葉渝汐的看法,她們又有了一個新的印象,貼心、溫柔、美麗、學霸、廚藝好、安全!

刺殺風波過了之後,葉渝汐和鍾簡歐等人的生活繼續恢復到了平靜無波的狀態。

妄圖刺殺鍾簡歐的兇手被以故意傷害罪未遂起訴,在鍾簡歐畢業后正式開庭審理。

而鍾簡歐,本科一畢業,就被學校招為研究生,跟著IT界的一位大能的實驗團隊搞科技研發。

因此他暑假也沒回家鄉,直接就住在帝都,剛畢業就緊接著進入實驗室工作。

「學妹……」

在畢業當天,鍾簡歐愁眉苦臉的找到葉渝汐。

「你家是在帝都嗎?」

「是呀。」葉渝汐疑惑的看著鍾簡歐,不知他想幹什麼。

「那你家有多餘的房子嗎?或者知道有誰想租房子嗎?」

鍾簡歐可憐兮兮的看著葉渝汐,他畢業了,又還不到研究生開學的時間,因而要先從本科的宿舍搬出來,所以現在要另找住處。

但這不是他找葉渝汐的理由,他還是可以憑自己一個人找到房子的,但他想向葉渝汐賣可憐。

這也是他追求的另一個計策,適當在心愛的人面前裝可憐,以激發她們的母性,從而讓母性再進化成別的情感。

但如果還能再達到別的目的就更好了,比如住的離葉渝汐近一點,甚至直接「同居」。

現在的他就是利用找不到房子這事在向葉渝汐裝著可憐。

訴說自己怎樣委屈,怎麼可憐,學校怎樣沒有人性……

葉渝汐到了最後還真讓鍾簡歐裝成功了,答應給他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房子。

「謝謝學妹。」在葉渝汐鬆口答應的一瞬間,鍾簡歐立即收起可憐的表情,笑嘻嘻的看著她。

「不用謝。」葉渝汐勉強朝他露出一個笑容,順便問他對於房子有沒有要求。

「有一點。」鍾簡歐想了想,對葉渝汐說,「我希望能和學妹住一個小區。」

「好的,我儘力。」葉渝汐笑著答應,但心裡暗暗注意。

她準備回去就在網上給鍾簡歐看房子,地方離她住的地方越遠越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