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靜在聖風大廣場就說過,她進入天鳳炎谷必有所報,白瑜當初就懷疑她在天鳳炎谷有什麼秘密。現在陳文靜重新提起,更讓他確定自己想的沒錯。不過這種事情,還是只有兩個人的時候說好些。

「哈哈哈……」一陣爽朗的大笑傳來,一名身材修長的男子已經落在了白瑜幾人旁邊。

在這身材修長男子身後,還有兩男一女,加上這名大笑的男子,一共是四人。

白瑜臉色如常,似乎並沒有在意這名過來的男子。他只是若無其事的撿起地上的乾坤袋和法寶。這才平靜的看著來人,並不說話。這名身材修長的男修已經是四天地仙境修為,身上氣息很是危險,應該比吳友道強大許多。

在他身後的三人,除了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修只有二天地仙境之外,其餘兩人都是三天地仙境了。

「朋友好本事,我是來自平育賈奕天玄月星宗的洪非皇。想要邀請你加入我們小隊。大家互相借力,一起尋找仙靈如何?」洪非皇不但長相英俊,身材修長,說話也是讓人如沐春風。

白瑜皺了一下眉頭:「一起尋找仙靈?」

他已經看見了這裡許多有仙靈的葯圃,而且也看見了許多人在對付一個葯圃。葯圃似乎有禁制。不過具體的情況,他並不清楚。他一來就和白鹿學院的仙人衝突,直到剛才才消停了一會。

洪非皇見白瑜不明白,連忙解釋了一句:「我小組一共是六個人,之前的吳友道和聞結衣嫵隕落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代替他們加入我們小組,我們採集的仙靈平均分配。」

看見白瑜依然不明白,在一旁的初九非說道:「白瑜師兄,是這樣的。這裡的葯圃都有許多仙靈,但是這些葯圃似乎被天鳳炎谷中的一種強大殺意包圍。如果不能用氣勢或者是別的辦法破開藥圃前的殺意,更別說破陣,沒有辦法破陣,就沒有辦法進入葯圃採集仙靈的。如果強行攻擊,不但不能破開這葯圃前的劍意。而且還會讓殺意越來越強大。」

「所以這裡的地仙境前輩都組成了小隊一起對抗護住葯圃的這些殺意,剩下一個禁制或者陣法高深之人負責破陣,一旦破開了葯圃前的殺意,就可以進入葯圃採集仙靈。真仙境仙人實力稍差,只能一擁而上,憑藉人多氣勢疊加強破開藥圃。只要葯圃前的殺意被破開,然後集體爆發強攻,最後大家就一起搶奪,也是實力越強大搶奪的越多。文書師妹就是因為跟在後面。撿了一枚果子……」

初九非一解釋,白瑜立即就明白過來,原來這裡的仙靈藥圃全部被殺意包裹。

「多謝洪兄看重。只是我暫時還沒有打算和別人組隊。」白瑜委婉的抱拳說道。

洪非皇有些遺憾,依然不死心的勸說道,「朋友,這裡的殺意一個人絕對無法對抗。之前有幾個修為比較厲害的地仙境仙人,要靠一個人對抗這裡的殺意,結果直接被這裡的殺意給轟殺,連半分反抗能力都沒有。」

洪非皇剛才看見了白瑜的出手,白瑜的破劍帶著強大的劍殺之意,如果白瑜加入他們的話,他們破開藥圃前劍意的成功率肯定是成倍上升。效果絕對不會比吳友道和聞結衣嫵兩人加起來差。

白瑜還是笑了笑說道:「謝謝,我確實是沒有組隊的打算,再說我還有幾個師弟師妹,就是要組隊的話,也是和他們一起。」

洪非皇遺憾的看了一眼邊上的初九非等人,這才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白瑜雖然不錯,但是要因為白瑜帶上初九非等人一起組隊,那他可不願意。幾個人不做事,卻要分配仙靈,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白瑜兄,恭喜突破地仙境。」看見洪非皇離開,早就想要過來打招呼的南宮雨笑容滿面的上來說道。

「白瑜師兄,之前文靜師姐和九非師兄重傷,只有這位師兄過來幫忙了。他給了兩枚療傷丹藥……」陳文書一直很感激南宮雨,現在南宮雨過來,她連忙在白瑜耳邊說道。

南宮雨卻尷尬的說道:「實在是慚愧,我實力有限,只能留下兩枚丹藥,然後眼睜睜的看著九非師兄和陳師妹被人欺負。」

白瑜連忙說道:「多謝南宮兄了,以南宮兄的修為,能這樣,已經是盡顯援手之情,白瑜記下了。」

這裡的情況白瑜很清楚,他不會去怪宗飄天其餘的人不出手,因為人家出手那是必死的結局。正因為如此,南宮雨能拿出丹藥來幫忙,足見援手之情了。

姑且不管出去如何,此時白瑜在這裡盡顯威風,已經足以震攝這裡的任何人。

白瑜將初九非和陳文靜的傷勢穩定后,就準備的動手搶仙靈。

「白瑜師兄,我也去尋找一些仙靈。」南宮雨見初九非的傷勢穩定后,這才過來說道。

白瑜抬起手要拍南宮雨的簡單,南宮雨會意連忙將肩膀故意放低,方便白瑜拍。

「儘管去吧,誰敢搶奪你的仙靈,就來找我。」

南宮雨心裡大喜,他要的正是這句話,以白瑜現在連殺兩名白鹿學院的地仙境仙人。還真的沒有人敢找南宮雨等人的麻煩。

見南宮雨離開,陳文靜主動說道:「白瑜師兄,我們去別的地方,還是也去弄一些葯圃的仙靈?」

白瑜嘿嘿一笑,「既然來了,當然是先弄些仙靈。這裡正合我意。」

這裡的仙靈都被葯圃外的殺意包圍。而這種殺意居然還蘊含著天鳳仙焱和各種鳳凰的仙焱或者神通,白瑜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破開這裡的殺意和鳳凰神通,畢竟他可是擁有純正的天鳳血脈。

實在不行的話,那就去找些人組隊。

白瑜帶著陳文靜離開,其餘圍觀的仙人也都轟然散開。各自去尋找仙靈藥圃,尋找破開藥圃殺意的辦法。

至於白鹿學院弟子被殺的事情,在這天鳳炎谷,顯然不是什麼大事。就算是要找白瑜算賬,也是離開天鳳炎谷以後的事情了。

「就選擇這個。」白瑜和陳文靜站在一個青翠鬱郁的葯圃之前說道。 將有關於夢旋的所有信息一股腦兒對著少年傾瀉出來,說到最後,狐媚兒突然抬起了頭,凝視著少年的眼睛,臉色上露出從未有過的嚴肅表情,對他說道,

「林寒,你一定要小心夢旋師姐,現在的她同樣很可怕,如果你和她遭遇到,可能……」

「我會小心的,」

林寒點點頭,對著前者露齒一笑,笑容溫和,只是那對睥子中,卻同樣有著猛烈戰意在燃燒。

夢旋的實力的確很強,在進入幻境之前的那一劍,使得少年直到現在還仍舊有些震驚,那種劍法或許並不算特別凌厲,然而其中所蘊含的冰冷,卻第一次使得少年生出一種,與死神一同跳舞的感覺。

不過,越是有趣的對手,方才能越發逼迫出自身的潛力,使得少年能在劍道上往前不斷邁動步伐,對於夢旋的邀戰,林寒顯得遠比對方更加迫切。

而通過這場談話,林寒突然意識到自己所接觸到的世界實在太小了,一輩子呆在這裡,只怕終身都難以有太大的成就,因此心中倒生出了一種想要去外界遊歷的想法。

游龍只有脫出大江,馳騁在萬里無垠的大海之中,方才能夠盡顯出自己的猙獰。

結束了與狐媚兒的談話,林寒直接走到了仍舊在進行著操練的兩隻小隊前面,瞧見這幫傢伙全都按照著陣法上面的介紹,各自依照著一定次序排列,換身縈繞著淡淡的勁氣光芒,正不停嘗試著將之融匯在一起。

數十道勁氣光影同時升騰,在空氣中形成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絢麗光柱,形同遊走的長蟒,蜿蜒橫折,彼此相匯,橋上去倒顯得極有聲勢,只是落到林寒的眼裡,卻使得後者的眉頭卻不由自主地皺了起來。

這點進展,可連當初徐斌小隊的十分之一都沒達到,眼前這看似讓人眼花繚亂的勁氣巨網,雖然看上去算是勉強有了雛形,然而論起實際效果,卻實在脆弱得不堪一擊,即便不用置身於火中取栗的狀態下,林寒也分明瞧見了好幾個分外明顯的缺陷。

當然,林寒心中其實也知道,這種事情是急不得的,在輕輕嘆了一口氣之後,便朗聲朝著這幫小隊成員說道,

「好了各位,天已經黑了,大家先暫時休息一下,明天再繼續練習吧。」

這話一出,對面的小隊成員全都送了一口氣,渾身鼓盪的勁氣回落,緩緩沒入身體之中,隨即全都像是要虛脫了一般,直接就地坐在了地上。

「娘的,不行啊,白白浪費了這麼久時間,還是在原地踏步!」

短暫的休息之後,林寒小隊的成員們全都圍攏了上來,紛紛以負責教授陣法的虎岳為中心,盤成一個大圈,小聲商量著修鍊這種陣法的細節。

這幫人,單個放在內宗里,都絕對算得上是真正的天才,在修鍊陣法之前,一個個也是心性爆棚,自以為集合那麼多人的力量,區區一道小型陣法,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而一到上手的時候,卻才發現自己先前的想法究竟有多麼的天真,想要將源自不同人體內的勁氣交融在一起,並且不產生排斥的話,實在是一件極難辦到的事情。

不過即便是這樣,倒也沒人表現出任何泄氣的意思,反而全都加緊時間討論,連吃飯睡覺,都在捉摸著到底應該如何凝聚出真正的幻蛇方陣。

這場討論大概持續了有一個左右的時辰,最後,一直緊鎖著眉頭的陳凡突然站了起來,眼神有些奇怪地望著距離自己不遠處的鳳閣殿弟子,遲疑了半晌,突然說道,

「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的人太多了,反而變得不好控制?」

「對了!」

聽他這麼一說,身邊的汪長沖也頓時一拍大腿站了起來,嘴裡大聲道,「我說呢,一定是這樣!」

突然傳來的大吼聲將所有人都嚇得不輕,林寒因為沒有參與過他們的陣法修鍊,因此也沒有加入到討論中去,此刻聽到汪長衝激動的表情,忍不住抬頭問道,

「陳凡,汪長沖,你們想到什麼了?」

「林寒,你交給我們的幻蛇方陣雖然沒有人數限制,但卻需要極為有默契的人才有可能真正使用得出來,白天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雷門那幫傢伙僅僅用了幾天時間就能將陣法運用到那種地步,先前陳凡的一句話,突然讓我想到了!」

對於這個發現,汪長沖明顯表現得非常興奮,眼神發亮,一臉興奮地朝著林寒繼續說道,

「我們整隻小隊朝夕相處,互相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與鳳閣殿的各位師姐師妹們,卻沒有太大的默契,一上來就混合在一起排練,肯定不可能有任何效果,不如明天我們分成幾隊,互相先找幾個配合最默契的人來試試……」

剩下的話,汪長沖沒有繼續說完,不過在場的所有人,卻都在第一時間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神頓時就變得發亮了起來。

「草,我怎麼沒想到呢!汪長沖師弟說得對,沒有共同經歷過戰鬥磨合的弟子,怎麼可能能在短時間內直接配合在一起完成陣法?是我太心急了!」

這建議一提出來,立刻便獲得了所有人的響應,虎岳更是一臉懊惱地站起了身來,伸出寬大的手掌撓了撓頭,有些悻悻地說道。

而聽到汪長沖的建議,林寒與狐媚兒頓時對望了一眼,內心深處也都覺得這種說法的確很有道理,之後,林寒便直接朝著對面的小隊成員們笑道,

「大家不要慌,組合陣法,自然是沒有那麼容易修鍊的,不過汪長沖師兄既然找到了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我們倒不妨遵照他的建議來辦,反正距離幻境結束的時間還很長,我們可以多花費一些時間。」

有了突破口,一直鬱結在這幫小隊成員心裡的疙瘩頓時便舒展開了,除了留下必須守夜的小隊成員,大多數都早早睡了過去,期待養足精神,明天一早再繼續修鍊。

次日清晨,在林寒與狐媚兒的分別指導下,整支隊伍被重新切割成了兩半,鷹門的十幾名弟子另外尋找了一處地方,開始再次嘗試著修鍊幻蛇方陣。

果然如同汪長沖所預料到的那般,排除掉鳳閣殿的女弟子,修鍊陣法立刻便有了長足的進展,第一次嘗試的時候便直接成功了一半,只不過僅僅只堅持了幾秒鐘不到,由眾人協力凝聚出來的陣法便直接宣告破碎。

不過對於這樣的結果,大多數人心裡都還是有所預料的,因此倒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失望,在短暫的休息之後,便再一次開始步入方陣之中,重新進行著演練。

一次次的努力宣告失敗,一次次鍥而不捨,在這般堅持之下,直到第二天夜幕即將來臨的時候,林寒突然一臉驚喜地發現,原本有些渙散的陣法在這幫小隊成員的努力之下,居然開始逐漸朝著合攏的趨勢發展。

雖說這陣法仍舊比不上徐斌小隊施展出來的時候那般穩固,不過僅僅一天時間,便有如此喜人的進步,倒也足夠讓少年喜出望外了。

相比鷹門這邊的進步,狐媚兒領導的那支小隊,也同樣進步得十分明顯,她們那邊的人數眾多,不好掌控,然而論起心齊,卻也不會比林寒這邊的成員差上多少,再加上狐媚兒對於陣法似乎頗有天賦,在她的指導下,鳳閣殿的進步倒顯得更大一些。

瞧見這種情形,林寒的心中也算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這次尋找到的異獸聚集點太過危險,倘若無法依靠法陣,恐怕一番捕獵下來,小隊必定會損失慘重,這可不是林寒希望看到的。

所幸以眼下的趨勢來看,林寒這種擔憂倒顯得有些多餘了,應該不需要再過多久,他們這兩支小隊便可以直接進入到那片山谷,去捕獵那人人都感覺嚮往的獸靈了。

在這之後,林寒也算是徹底放下了心,將整個鷹門小隊放在一邊,專註於自己的事情,總是天一亮便直接獨自離開,往往要天色徹底黑下來之後,方才默默地走回來。

就這樣一直過了五天時間,直到兩隻小隊都已將陣法修鍊到了小成階段,而林寒也突然臉色蒼白地自密林中走了出來,臉上全無血色,看起來慘白弱紙,將狐媚兒嚇得不輕,還以為他獨自一人去獵殺那頭獸靈了。

不過對於後者的關切疑問,少年卻僅僅什麼都沒說,只是輕輕笑了笑,臉色雖然蒼白,然而神色中洋溢著的自信卻並未有絲毫的減少。

等到第六天的清晨,恢復過精力的林寒特意起了一個大早,將所有小隊成員集合起來,目光巡視著前方那群精神抖數的成員一圈,口中朗聲道,

「各位,接下來,我便打算要帶領你們去獵殺山谷下面的那頭獸靈,不過在行動之前,我必須先說清楚,這必定會是一場極其危險的對碰!」

凌厲的睥子掃視,林寒的臉上浮現出嚴肅的表情,接著說道,

「裡面那頭獸靈,我會和狐媚兒隊長聯手對付,不過,還有三頭二階異獸,需要有人站出來替大家分擔。」 聽到白瑜指示,陳文靜三人應了一聲,就要祭出各自法寶。他看見很多仙人都是祭出法寶,然後憑藉法寶的殺勢,去對抗這些仙靈藥圃的神通或者殺意。

白瑜攔住了陳文靜:「你們跟在我後面,如果憑藉法寶去對硬抗這裡的殺意和神通,我們幾個人肯定打不開一個葯圃,我先一個人試試看再說。」

白瑜往前走了數步,當他靠近葯圃的時候,一股強大連綿不絕的殺意轟然而至。如果是猝然不及,說不定會被這股殺意轟成碎渣。

陳文靜緊跟著白瑜身後,葯圃散發出來的殺意全部被白瑜擋住,她反而覺察不到。

重生之錦繡緣 就在她疑惑不已的時候,卻看見白瑜全身顫抖起來。不等她開口詢問,白瑜突兀的祭出破劍一劍斬下。

一道雪白色的劍痕猶如要劃破天際一般,在陳文靜的眼前劈了下去。陳文靜獃滯的看著這一道雪白劍痕,心裡還在發愣。白瑜不是說不能憑藉法寶硬攻嗎?為什麼他要硬攻?

此時白瑜早已不記得他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了,他感覺到了這股殺意對於人族仙人的仇恨,彷彿眼前的殺意就是一個強者活著的時候凝聚而成,如果他不反抗的話,最後被這種強大的殺意轟殺。

他的反抗完全是處於下意識的。

白瑜因為一來就殺了四名白鹿學院的弟子,其中還有兩個地仙境強者。 首富從地攤開始 對這裡所有的人來說,白瑜也算是一個名人。他的一舉一動都有人注意,有人看見白瑜一個人就想破開仙靈藥圃前的殺意,並未在意。剛來這裡的人都這樣做過,等會那種殺意湧來,做這件事的人就知道是多麼愚蠢,會主動退下來,然後找人組隊。

可是這些關注白瑜的人想不到的是,白瑜不但不退下來,反而祭出了自己的人法寶。 不周記 一些人甚至不忍再看,只要退下來,反而沒有事情。一旦祭出法寶和這裡的殺意對抗,那是找死的下場。之前幾個仗著自己厲害的地仙境仙人,已經骨頭渣子都沒有了。就是因為敢祭出法寶對抗這裡的殺意。

白瑜祭出破劍對抗這裡的殺意可不是衝動,他清楚的感受到這一股殺意對人族仙人的仇恨。他隱約明白自己體內的天鳳血脈和這裡的殺意已經形成了一種共鳴,讓他和別人完全不同。如果他後退的話,很有可能被這葯圃的斧意轟殺。天鳳炎谷的殺意既然以天鳳命名,就算還有其他鳳凰族,但是應該是以天鳳為主導,既然如此,擁有天風血脈的他,應該不會成為打擊目標。

天鳳仙焱爬到的身上,然後向破劍涌去,然後一接觸殺意,天鳳仙焱將屬於白瑜的天風血脈氣息散發開來。

「咔……」一聲輕不可聞的細響,讓所有的人都沒有預料到。

白瑜的劍意厲害,按照道理說,他的這一劍可能會造成一個極大的真元炸響,然後白瑜被強大的殺意轟殺。

卻沒想到白瑜的這一劍只是造成了一種輕微的細響,如果不是注意力集中,甚至聽不到這一聲細響。

一種模糊的意念在在白瑜的意識中升起,這種感覺一閃而逝,白瑜甚至來不及抓住,就消失不見了。

白瑜嘆息一聲,他明白這肯定是一種新的意境,可惜他竟然沒有抓住,要不然或不定可以就此領悟天鳳仙焱的火勢。

這模糊的感覺消失后,白瑜感覺到眼前豁然開朗,他前面的殺意竟然消失不見,就好像出現了一條看不見的大路一般。

「殺意消失了,我們趕緊進去採集仙靈。」白瑜驚喜的說道,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簡簡單單的一劍,就可以劈開一個仙靈藥圃前的殺意屏障。

「咦,他沒有被殺意絞殺,反而進去了。」白瑜和陳文靜一進入葯圃,立即就有人注意到了。

一些想要貪小便宜的人,趕緊跟著沖了過去,他們想的很簡單,不和白瑜搶奪前面的高級仙靈,搶奪一些白瑜不要的低級仙靈總是可以吧。

不過這些人還沒有衝到葯圃的山腳,立即就被強大的殺意轟飛了出去。

「葯圃前的殺意還在,他們怎麼進去的?」有人明白了這一點后,立即驚駭的叫了出來。

之前所有的葯圃,只有殺意被眾多仙人聯合在一起的氣勢轟開后,這才能夠進去。而且一旦轟開,這裡的殺意就會消散。完全沒有白瑜這般,只是一劍劈開了眼前葯圃前的殺意,卻並沒有讓這裡的殺意消失。

「我明白了,他收服地火榜天鳳仙焱,而這裡又叫天鳳炎谷,在天鳳仙焱掩護下,他才能夠這麼快破開這裡的殺意與禁制。」這裡的仙人沒有一個傻的,之前白瑜用過天鳳仙焱,顯然他們已經將握鳳仙焱,當成破陣的關鍵。

現在白瑜又用同樣的一道劍痕轟開了仙靈藥圃前的殺意屏障,這根本就不難想到。

「沒錯,肯定是這樣,所有掌握了地火或者鳳凰族火焰的仙人站出來,破陣的關鍵,不是憑藉人多氣勢勝出。」

立即就有人明白了這葯圃前的殺意如何破開,有些仙人甚至找到了一個有殺意屏障的葯圃,坐下來閉上眼睛細心的去領悟。

而此時白瑜已經和陳文靜在大肆採集仙靈了,這裡的仙靈豐厚,只有兩個人採集,這簡直就是白瑜夢寐以求的事情。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等從這裡出去后,他就可以大肆煉丹了,儘快將自己的仙藥師提升到巔峰,他已經準備好要試試衝擊葯神這個稱號了。

「白瑜師兄,為什麼你連一些一級二級仙靈也不放過?」陳文書見白瑜只要是仙靈就會收集起來,根本就不分等級。

事實上在葯圃裡面有太多的好東西,一級仙靈到四級仙靈都有,甚至還有一些五級仙靈。

白瑜嘿嘿笑了一句:「我本來就是一個仙藥師,所以這些仙靈對我來說都是有用處的。」

「你是仙藥師?」陳文書睜大眼睛看著白瑜,半晌才反應過來。她是因為知道煉丹是多麼艱難,對資質的要求有多高,這才如此驚異。

姑且不論煉丹需要的無數仙靈資源,就不是普通人承受的起的,就是煉丹的先天條件,也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幹的事情。

煉丹最好的靈根是主火靈根,木靈根為輔,而且靈根還不能多雜。除此之外,還要有極強的煉丹天賦。正因為如此,整個宗飄天,仙藥師才少的可憐,高級仙藥師更是不常見,就算偶爾會出現,也會被周圍幾個強大的仙域給挖走。

白瑜似乎知道陳文書會是這種態度,也不以為意,隨意的說道:「等會低級仙靈你可以給我,我煉丹要用。」

初九非忍不住笑起來,陳文書不知道白瑜是仙藥師很正常,可是初九非卻很清楚,白瑜出生於與仙藥家族,年紀輕輕就是三極仙藥師,前途不可限量。

「文書師妹,你可別看白瑜師兄年紀小,他可是我們聖風學院第一天才仙藥師,最少也是三極水平。」

「什麼,三極仙藥師,白瑜師兄你好厲害啊······」

初九非跟陳文書兩人都有話癆的潛質,一點小小的問題,兩人就可以聊個半天。

陳文靜已經緩和過來,也笑了笑:「我不要仙靈,我進來不是為了仙靈的,這些仙靈等會我都給你。」

陳文靜這樣說,白瑜反而有些不大好意思。正想解釋一下,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陳文靜要仙靈確實是沒有任何用處。 看著白瑜接受仙靈,陳文靜立馬趁熱打鐵。

「我一直一個人,所以性格有些孤僻。說話做事都學不會正確的方法。之前在聖風大廣場有冒犯的地方。還請白瑜師兄不要介意。」

陳文靜一直想要真誠的向白瑜說一句歉意的。現在聽到白瑜說本身還是仙藥師的話,她的心情一下放鬆下來,反而說出來了。

實際上她一點也不相信,因為白瑜實在太年輕了,就算打從娘胎起就練習煉藥,也沒有那麼快成為三極仙藥師,在她眼裡,根本就是初九非在抬高白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